赴台講學總結

 

 

(中國社科院歷史所副研究員)

 

應臺灣中興大學歷史系邀請,我於200767日至76日赴台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講學訪問,這次訪問得到臺灣“國科會補助邀請大陸地區重要科技人士來台短期訪問”之補助。在中興大學歷史系主任宋德熹教授的細緻安排下,此次講學相當成功,我個人也有很多收穫。

在台期間,我先後訪問了中興大學歷史系、彰化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中正大學歷史系、逢甲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嘉義大學史地系等,並分別以“石刻所見隋唐民間之佛道關係”、“禮制與信仰之間——以唐代的嶽鎮海瀆為中心”、“唐代的地方祠祀與社會”等為題進行了6次正式演講。我個人以前的研究以隋唐時期的國家祭祀與民間社會為重點,涉及禮制史與宗教史的內容,這也是目前隋唐史學界的熱點方向之一。我所使用的材料除了傳統文獻資料外,主要強調了石刻史料與敦煌文書在研究中的重要意義。應該說,無論是材料還是內容,對於臺灣中古史方向的碩、博士生有一定的啟發性,因此頗受學生們的歡迎,在講座之後引發的討論也相當熱烈。

宋德熹教授目前擔任著臺灣“中國唐代學會”的理事長,與學界的聯繫極廣,在他的細心安排下,我拜訪了一些臺灣中古史研究的重要學者,例如前中研院史語所研究員毛漢光先生、臺灣大學歷史系的陳弱水、淡江大學的何永成等教授等。毛漢光先生早年以《中國中古政治史論》、《中國中古社會史論》等著作享譽學林,是臺灣五十餘年來最有貢獻的中古史學者之一,他的一些代表作已經在大陸出版了簡體字版。目前,毛先生已從吳鳳技術學院校長的職位上退下來,集中精力研究中國古代的人權史,而且已有專著出版,這也是值得重視的動向之一。

臺灣中古史學界在近年來出現了幾個頗為有名的跨校研讀班,比如由臺灣大學歷史系高明士教授主持的“唐律研讀班”,以及中興大學宋德熹教授主持的 “中國中古社會與國家史料典籍研讀會”。前者參加者多為臺北地區各高校的中古史教師,也有些中部和東部的學者趕去參加;後者則以中興大學為基地,由中部多所高校的教師和博、碩士生參加,學生占了相當比例。這種研讀班對於促進原典閱讀,引發相關領域的研究有很大的促進作用。事實上,“唐律研讀班”已經取得了豐碩的成果,出版了兩部論文集,也帶動了臺灣中古法制史的熱潮,頗得學界矚目。後者則在研究生的史學訓練方面多所用力,不少博、碩士生的學位論文的選題就是在研讀會的討論中完成的。這種研讀會的方式非常值得大陸學界借鑒。在台期間,我與多位參與這兩個研讀會的學者進行了詳談,比如在唐代法制史領域嶄露頭角的新生代學者陳登武(中興大學)、陳俊強(臺北大學)等,研究中古禮制史的張文昌,以及最近在中古婚姻家庭史研究領域成績頗豐的翁育瑄(東海大學)等先生,與他們的交流加深了我對當前臺灣史學界的瞭解。

收集臺灣中古史方面的研究成果是我此次赴台的另一項任務,除了在中興大學圖書館翻閱資料之外,我還在台中、臺北兩地的書店媔R到了一些重要的學術著作,為以後的研究工作進行了良好準備。最為得意的是,在舊書店買到了一本訪求已久的舊書——1984年出版的劉兆祐著《宋史藝文志史部逸籍考》,連一些臺灣的學者也羡慕不已。

值得一提的是,中興大學歷史系還專門安排了一場我與本系研究生的座談,內容既有關於中古學術的問題,也包括海峽兩岸的經濟發展、青年學生的生活、就業等問題,從座談中可以看出,臺灣學生非常關心大陸的發展,對於環境污染、懲治貪腐等問題也相當關注,這當然也是與當前臺灣社會自身所面臨的各種問題密切相關。應該說,這種座談也加深了彼此之間的瞭解。

總而言之,此次赴台講學活動取得圓滿成功,雖然以前我曾數度訪台,但大多在臺北訪問,此次則更加深入地瞭解了臺灣中部地區各高校的學術生態,特別是中古史研究領域的情況。與此同時,也向臺灣學界同仁介紹了大陸最新的研究趨勢以及年輕一代學者的動向,這對於加強相互瞭解、共同促進學術進步具有積極意義。

 

 

 

                                          2007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