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歷代家訓檢視傳統士人

家庭之經濟生活模式之摘要

 

尤雅姿

 

(一)歷代家訓建構的社會文化功能概述

家庭倫理是人類社會文化規範的綜合縮影,它涵攝著婚姻、 經濟、政治、教育、法律、道德等活動的基本定律,也蘊藏著歷代管理者的精心佈置的價值體系,透過這個價值體系的傳輸佈達,可以將每個家庭單位收編為社會與個人的結構鏈,從各個結構鏈出發,個人、家庭、社會三者形成了聲氣相通的文化網路,也架設出龐大的社會組織體系;在這個組織中,人既是獨立完整的社會組織,同時也是國家民族的構成元件;這三者之間的相互為用和脣亡齒寒的密切關係,,,,,,促使歷代管理者不得不研擬出一套執簡馭繁的行為準則,以便能「執轡如組,兩驂如舞」 (《詩經‧鎮風‧叔于田》)。以傳統士人家庭而言,家庭倫理是天地君親師一貫下達的生活綱領,以「仁人志士」相信,若能確實遵行這套生活綱領,那麼消極而言,也足以保證個人與家庭的良性發展;積極而言,則有助於社會、國家這個龐大組織的管理與營運;所以,家庭倫理實可視為人類社會文化的集體反映;先聖先賢一方面從道學上積極佈道、國家冢宰再從政治賞罰上統御引導,而士人家庭中的父祖兄長也從家庭教育上恩威並施地詳細督勉,這三類不同社會組織的領導者之所以合力扛起各自的歷史使命與文化任務,其共同的目的是為了精確落實執行「君臣有義、父子有親、夫婦有別、長幼有序」的人倫秩序,並期待這人倫秩序在充量發揮其功能後,各單位均能獲致他們所想要的社會利益。

推動人倫秩序最力的機構自然是非家庭莫屬了,而提供給士人家庭單位主管作為教訓藍本的,除了經典書籍之外,最委曲詳盡的參考資料就是歷代家訓,從明人薛瑄在〈誡子書〉中耳提面命的內容中頗能窺見這套體系:

……汝曹既得天地之理氣凝合,祖父之一氣流傳,生而為人矣。其可不思所以盡其人道乎!欲盡人道,必當於聖賢修道之教、垂世之典,若小學,若四書,若六經之類,頌讀之,講貫之,思索之,體認之,反求諸日用人倫之間;聖賢所謂父子當親,吾則於父子求所以盡其親;聖賢所謂君臣當義,吾則於君臣求所以盡其求所以盡其義;聖賢所謂夫婦有別,吾則於夫婦求所以盡其別;聖賢所謂長幼有序,吾則於長幼思所以有其序;聖賢所謂朋友有信,吾則於朋友思所以有其信;於此五者,無一而不致其精微曲折之詳,則日用身心,自不外乎倫理,庶幾稱其人之品,得免流於禽獸之域矣。其或飽煖終日,無所用心,縱其耳目口鼻之欲,肆其四體百骸之安,耽嗜於非禮之聲色臭味,淪溺於無禮之私欲晏安,身雖有人之形,行實禽獸之行;仰貽天地凝形賦理之羞,俯為祖父流傳一氣之玷;將何以自立於世哉!汝曹其勉之敬之,竭其心力以全倫理,乃吾之至望也。

 

由此可見,家訓是士人家庭推行社會集體價值意識的教科書,裡頭詳細記載著能見容於世的和不能見容於世的言行舉止,所以是士人社會文化模式的拓本,透過家訓的指揮安排,各家家長可以在有效的時空範圍內,積極形塑新生一代的人生樣態,也可以調教他們的價值意識,以故,家訓文籍不但是中國傳統士人家庭教養兒孫的文化百科全書,實際上也是重要的文化學、民族學和社會學的相關研究素材。

(二)援用文化人類相關理論的研究動機

長久以來,由於家訓文籍外顯的通俗性和實用性偏勝,導致其內在深沉的社會意涵及外在廣闊的文化功能受到掩抑,所以有關於歷代家訓的研究,常侷限在道德教育的範疇之中,較少獲得其他的知識體系從更廣的研究視角為它進行充分的探索,這個情況自然已偏離了當代知識體系朝向多元交叉及科際整合的發展趨勢,因此,對於歷代家訓的研究,我們不宜再故步自封,應當努力開闢出它的學術新範疇。此外,現代學術也已經不再滿足單一學科、單一文化和單一時空的本位思考,而主張從時間縱軸和空間橫軸上,以地球共同體及人類活動的樞機,作宏觀而綜合的文化交流研究。所以,在這個世界性的時代思潮中,有關傳統家訓的研究,就值得我們借鏡新興的知識體系以進行積極而開放的深層探析,其中,人類學理論系統便是一條可以取道的研究路徑。

美國文化人類學者基辛(Keesing , R. M.)曾說:「人類是動物,但又是轉化了的生命。人類在其生物基礎上建立起意義的習尚的框架,這些意義和習尚是人類創造,可以有無窮的變化,也可以有不斷的修正。人類並不是發現了他們的世界,而是創造了他們的世界。」以家庭組織而言,它植基於婚姻與血緣的關係,所以,性與繁榮的生物基礎就成為家庭制度的主要特徵;此外,家庭功能的榮枯興廢還必須仰賴經濟合作的執行成效,如此,又會涉及生活權利與義務的相互限定;再者,教育與經驗的傳遞既是對兒女的扶養義務,同時也是家庭經濟利益的長期投資,因此,若要研究家訓的文化意蘊,就必須兼顧人類的生物基礎及人類所設計的執行社會制度,如此才能全面地理解家庭活動及其功能與意義。由於人類學的特點就在於它是從各個方面綜合地考察人類文化的一門學科,既能掌握人類的自然屬性,也能深入到人類的社會屬性,而這兩種屬性的欲求與發展因可在家庭組織之內作充量的表現。所以,援用人類學的理論來探討傳統家訓的方法理應值得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