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題目:略論中國中古社會結構與社會觀念的變遷

——以敦煌所出唐寫本《二十五等人圖》為線索

 

 

 

演講者:武漢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凍國棟

要旨:

弁言:學術史回顧與本講題之旨趣

一、略說《人圖》及其“人等序列”劃分之由來——與《文子》及《五行大義》之關聯及其改易之情狀

二、關於《人圖》對“四民”之詮釋問題

三、唐代相關判文及“對策”文中所見跡象——與人圖之比較

四、唐代律令有關“四民”規定及其矛盾

五、關於宋人對工商業者身份問題之認識

六、後論

附一、資料舉要

敦煌出唐寫本《二十五等人圖並序》摘錄

人有二十五人等,實常標舉之最,遂使愚智可鑒,涇渭殊源,優劣不同,淺深區異,雖書綱目,竟未指諭。況夫人即品類最靈,有長生之質,無求備於一人。假如越錦青裂,甘瓜苦蒂,明月必晦,白玉有瑕,故知天下無全美者也。但錄其行善,采之一材,則可佳焉。無所棄用。餘複率爾,遠替先賢,苟欲增深,非能潤色。人雖蓋土,各有等倫……凡人二十五等,但看景行……是以薄言得失,各舉端倪。計未合儀,但為來者之撫掌耳。目其注及異類於後□者,鑒之以為機要云爾。

上上五等人  神人  聖人  真人  道人  志人D

上五等人    德人  賢人  智人  善人  辨人D

中五等人    公人  忠人  信人  義人  禮人D

次五等人    士人  工人  庶人  農人  商人D

下五等人    眾人  奴人  肉人  小人  愚人

(中略)

士人第十六

士人者,餘緒人志也。未墮弓裘之業,無乖婚宦之義。守則灌園育蔬,隱則漱流臥石,居必擇地,交則近仁,委命順理。此士人之尚也。

工人第十七

工人者,藝士也。非隱非仕,不農不商。雖有操持之勞,信謂代耕之妙。或專粉繢之最,或在醫巫之能,百技無妨,濟身之要。莘他負千古之譽,般垂有百代之名,祿在其中。工人之上,雖無四人之業,常有濟世之能。此工人之妙也。

庶人第十八

庶人者,白屋之士也。家無軒冕,世□縉紳。既曠士風,或不知禮,輸十一(人)之稅,役丁年之夫,牧豕負薪,其體若一,井邑相望,其流實繁。或有業在典墳,心惟孝悌,競從鄉賦,自致青雲,何物之能諧?豈常途之有!計既非脫落,並庶人之疋也。不然,則謹身節用,以養父母。此庶人之本也。

農人第十九

農人者,平人也。習四人之業,耕二頃之田。上律天時,下順地理,審五土之肥瘦,察高下之所宜,誅除草茅,長我禾黍。雖日計不足,而歲計有餘。或倉廩至多,機梭盈足,卒致千箱。此老農之業也。

商人第二十

商人者,見利人也。善於貨易,常榮滿堂之珍,趨日中之市,莫不厭多。居則相比於財,交乃榮及於義。促思潤屈,豈假懷仁?遂意不出於錐刀,經求未越於方寸,助喪家之奢祭,爭供主之盛名;朋社賭錢,必為眾首,鮮裝華服,亦過於人。遇晦跡文儒,失路君子,一拔一毛,涓滴無施;別有大隱,高流漂泊之士,苟且失家,屠賈之問□玉石,不有殊異,即眾商人儔也。

《文子》卷7《微明篇》引述中黃子語:

天有五方,地有五行,聲有五音,物有五味,色有五章,人有五位。故天地之間有二十五人也。上五有神人、真人、道人、至人、聖人;次五有德人、賢人、智人、善人、辨人;中五有公人、忠人、信人、義人、禮人;次五有士人、工人、虞人、農人、商人;下五有眾人、奴人、愚人、肉人、小人。上五之與下五,猶人之與牛馬也。

蕭吉《五行大義》:D

(前略)故天地之間二十有五人。上五有神人、真人、道人、至人、聖人;次五有德人、賢人、善人、中人、辨人;中五有仁人、禮人、信人、義人、智人;次五有仕人、庶人、農人、商人、工人;下五有眾人、小人、駑人、愚人、完人。上五之與下五,猶人之與牛馬也。聖人者,以目視,以耳聽,以口言,以足行;真人者,不視而明,不聽而聰,不言而云,不行而從。故聖人之所動天下者,真人未嘗遇焉;賢人之所矯世俗者,聖人不嘗觀焉。所謂道人者,無前無後,無左無右,萬物玄同,無非無是。

《白居易集》卷67《判》:

業有四人,職無二事。如或居肆,則不及仕門。甲爰有周親,是稱工者:方恥役以事上,且思祿在其中。有慕九流,雖欲自遷其業;未經三載,安可同升諸公?難違甲令之文,宜守吏曹之限。如或材高拔俗,行茂出群,豈唯限以常科,自可登乎大用。以斯而議,誰曰不然?

同上:

惟賢是求,何賤之有?況士之秀者,而人其舍諸?惟彼郡貢,或稱市籍:非我族類,則嫌雜以蕭蘭,舉爾所知,安得棄其翹楚?……揀金於砂礫,豈為類賤而不收?度木于澗松,寧以地卑而見棄?但恐所舉失德,不可以賤廢人。況乎識度冠時,出自牛醫之後,心計成務,擢于賈豎之中。在往事而足征,何常科而是限?申州有據,省詰非宜。

元結《次山集》卷7《問進士第二》:

今商賈賤類,台隸下品,數月之間,大者上汙卿監,小者下辱州縣。至於廊廟,不無雜人。

《韓昌黎集》卷11《原道》:

古之為民者四,今之為民者六,古之教者處其一,今之教者處其三。農之家一,而食粟之家六;工之家一,而用器之家六;賈之家一,而資焉之家六。奈之何民不窮且盜也?古之時,人之害多矣,有聖人者立,然後教之以相生養之道。為之君,為之師,驅之蟲蛇禽獸,而處之中土。寒然後為之衣,饑然後為之食。木處而顛,土處而病也。然後為之宮室,為之工,以贍其器也,為之賈,以通其有無……民者,出粟米絲麻,作器皿,通貨財,以事其上者也。

《通典》卷15《選舉三·歷代制下》注引禮部員外郎沈既濟語:

永隆中始以文章選士。及永淳之後,太后君臨天下二十餘年,當時公卿百辟無不以文章達,因循遐久,浸以成風。以至於開元、天寶……百餘年間,生育長養,不知金鼓之聲,爟燧之光,以至於老……父教其子,兄教其弟,無所易業。大者登臺閣,小者任郡縣,資身奉家,各得其足。五尺童子,恥不言文墨焉。是以進士為士林華選,四方觀聽,希其風采,每歲得第之人,不浹辰而周聞天下。

王定保《唐摭言》卷9:

三百年來科第之設,草澤望之起家,簪紱望之繼世,孤寒失之,其族餒矣,世祿失之,其族絕矣。

《全唐文》卷168裴守真《請重耕織表》:

夫穀帛者,非造化不育,非人力不成。一夫之耕,才兼數口,一婦之織,不贍一家。賦調所資,軍國之急,煩徭細役,並出其中;黠吏因公以貪求,豪強恃私而逼掠。以此取濟,民無以堪。又以征戍闊遠,土木興作,丁匠疲於往來,餉饋勞於轉運,微有水旱,道路遑遑。豈不以課稅殷繁、素無儲積故也。

《大唐六典》卷3《尚書戶部》戶部郎中員外郎條:

辨天下之四人,使各專其業。凡習學文武者為士,肆力耕桑者為農,巧作貿易者為工,屠沽興販者為商(原注:工商皆謂家專其業以求利者。其織紝組紃之類非也),工商之家,不得預於士,食祿之人,不得奪下人之利。

《大唐六典》卷7工部尚書》原注:

少府監匠:一萬九千八百五十人;將作監匠:一萬五千人。散出諸州,皆取材力強壯、技能工巧者。不得隱巧補拙,避重就輕。其驅役不盡及別有和雇者,征資市輕貨納於少府、將作監。其巧手供內者,不得納資。有闕,則先補工巧業作之子弟。一入工匠後,不得別入諸色。其和雇鑄匠有名解鑄者,則補正工。

《唐會要》86《市》景龍元年十一月敕:

諸非州縣之所,不得置市。其市當以午時擊鼓二百下,而眾大會;日入前七刻,擊鉦三百下,散。其州縣領務少處,不欲設鉦鼓,聽之。車駕行幸處,即於頓側立市,官差一人權檢校市事。其月,兩京市諸行,自有正鋪者,不得於鋪前更造偏鋪,各聽用尋常一樣偏廂;諸行以濫物交易者,沒官;諸在市及人眾中相驚動,令擾亂者,杖八十。

《嘉定赤城志》卷37《風土門·重本業》

士勤于學業則可以取爵祿,農勤於田畝則可以聚稼穡,工勤於技巧則以易衣食,商勤於貿易則可以積財貨。此四者,皆百姓之本業,自生民以來,未有能易之者也()。

袁采《袁氏世範》卷中“子弟當習儒業”條:

士大夫之子弟,苟無世祿可守,無常產可依,而欲為仰事俯育之計,莫如為儒。其才質之美,能習進士業者,上可以取科第致富貴,次可以開門教授,以受束修之奉。其不能習進士業者,上可以事筆劄,代箋簡之役,次可以習點讀,為童蒙之師。如不能為儒,則巫醫、僧道、農圃、商賈、伎術,凡可以養生而不至於辱先者,皆可為也。子弟之流蕩,至於為乞丐、盜竊,此最辱先之甚。然世之不能為儒者,乃不肯為巫醫、僧道、農圃、商賈、伎術等事,而甘心為乞丐、盜竊者,深可誅也。

 

 

附二、參考文獻

1P2518號《謹案二十五等人圖》,原件現藏法國巴黎,圖版見《敦煌寶藏》,錄文參見羅振玉《雪堂叢刻·續佚籍叢殘》第4冊“謹案二十五等人圖”,上虞羅氏鉛印本1915年印行,複收于《羅雪堂先生全集》三編第17冊,文華出版公司印行1970年版。

2、劉師培《敦煌新出唐寫本提要》,《國粹學報》第7卷,1921年版,複收于甯武南氏校印本《劉師培(申叔)遺書》,1936年。

3、王重民《巴黎敦煌殘卷敘錄》第2輯,北平圖書館1941年版。複收于同著《敦煌古籍敘錄》卷3《子部上》,商務印書館1958年版,中華書局1979年新1版。

4、王利器《敦煌本〈二十五等人圖〉跋》,《北平圖書館圖書季刊》第93-4期,194812月,後收於同著《曉傳書齋集》,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1997年版。

5、池田溫《中國古代的奴婢觀》,收於《中村治兵衛先生古稀紀念·東洋史論叢》,刀水書房1986年版。

6、唐長孺《魏晉至唐官府作場及官府工程的工匠》,收於同著《魏晉南北朝史論叢續編》,三聯書店1959年版。

7、姜伯勤《從判文看唐代市籍制的終結》,載《歷史研究》1990年第3期。

8、張澤咸《唐代階級結構研究》,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

9、凍國棟《吐魯番出土文書中所見唐代前期的工匠》,收于《敦煌吐魯番文書初探二編》,武漢大學出版社1990版。

10、凍國棟《讀敦煌所出唐寫本<二十五等人圖>論漢唐間社會觀念的某些變遷(上篇)》,中古社會歷史變遷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20008南開大學。複收于《中國中古史論集》,天津古籍出版社2003年版。

11、凍國棟《唐宋歷史變遷中的“四民分業”問題》,唐宋制度變遷與社會經濟學術研討會論文,200210月于廈門大學,複收于《暨南史學》第三輯,暨南大學出版社2004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