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郭湜撰,〈高力士外傳〉研讀心得

 

一、     前言

高力士,潘州人,原姓馮,為馮盎曾孫。聖歷年間為嶺南討擊使所獲送入宮中,後因小過被逐,被高延年收為假子,因而改姓高。由於高延年出自武三思家,因此高力士也經常往來於武三思家,後又被武則天召入禁中,隸司宮臺。景龍時期,當玄宗尚未為王儲時,高力士便傾心於玄宗,此後一直在玄宗身邊侍奉,成為玄宗的心腹。每當四方進奏文書時,小事高力士便決之。因而玄宗曰:「力士當上,我寢乃安。」

本文由唐太原郭湜所撰,郭湜曾於大歷年間擔任登封縣縣令,後為大理寺司直,全唐文收錄了他的一篇文章。郭湜同高力士一樣得罪了李輔國,因而被眨巫州,得以和高力士有所接觸,此文即為流放於巫州時,高力士口述給郭湜所寫成。郭湜於文中提到「況與高公俱嬰譴累,每接言論,敢不書紳。」可見郭湜是親自聽聞高士力談及開元天寶年間之事,因而此文雖為小說,但是由於高力士常伴玄宗左右,所以史料價值令人重視。

 

二、     內容摘要

高力士外傳涉及的時間自玄宗開元到代宗寶應元年,內容主要集中於開元天寶時期,在這段時間內,高士力一直侍奉在玄宗身邊,因而由他們兩人的對話中可以知道當時的政治情形。內容大致可區分為五部分,前四部分從開元二十餘年一直到高力士被貶流放於巫州,後於寶應元年八月十八日死於朗州,最後一部分則為高力士和其母相認之情形。

 

(一) 

(玄宗即位)二十三年後,上忽言曰:「朕親主六合二十餘年,兩都往來甚覺勞弊,欲久住關內,其可致焉?」三問羣臣卿士皆云:「江淮漕運轉輸極難,臣等愚蒙未知為計。」上甚不悅。後李林甫用紫曜之謀,爰興變造,牛仙客取彭果之計,首建和糴,數年之中甚覺寬貸。

從文中的描述可以知道當時玄宗透過變造、和糴之法,免除了到洛陽覓食的需要。而後玄宗竟意將「軍國之謀,委以林甫」,以此詢問高力士的意見。

林甫用變造之謀,仙客建和糴之策,足堪救弊,未可長行。恐變正倉盡即義倉盡,正義俱盡,國無旬月之蓄,人懷饑饉之憂。和糴不停,即四方之利不出公門,天下之人盡無私畜,棄本逐末,其遠乎哉?

從高力士的回答中可以看到變造、和糴之策僅能短暫施行,不利於長久實施。高力士以此向玄宗建言,希望玄宗能夠明白錯誤的政策會帶來的危機。後高力士又言「軍國之柄,未可假人」,強調國家不能讓權臣專擅,不然一旦施政有問題,將會沒有人敢諫言。

        對於高力士的回答,玄宗卻不甚滿意,只言:「卿十年已來,不多言事,今所敷奏,未會朕心。」當時李林甫得到玄宗的寵信成為朝廷中最有權勢的人,雖然高力士有心向玄宗勸諫,但玄宗不認同時,他也只能叩頭請求原諒而已。而後開元末到天寶初,政治敗壞更為明顯,外傳就提到當時的政治情形。

貴妃受寵,外戚承恩,羅吉張俞興黨錮之獄,楊裴韋秀受無狀之誅,五六年間,道路以目,祿山之禍,自此興焉。

 

(二) 

天寶十載時,玄宗又再次的和高力士談論政事問題。

上又言曰:「朕年漸高,心力有限,朝廷細務委以宰臣 藩戎不讋,付之邊將,自然無事,日益寬閑,卿謂如何?」高公曰:「比在內宅,不知時議,近於閤門外見諸道奏事人,說雲南頻有喪律,陛下何以禦之?北兵近甚精強,陛下何以制之?……臣恐久無備於不虞,卒有成於滋蔓,然後禁止,不亦難乎。」

高力士對於玄宗的「自然無事,日益寬閑」感到憂心,因而向玄宗進言雲南軍事進展並不順利,北邊安祿山兵強馬盛,國家軍隊卻因未操練而趨於散漫。一旦發生亂事,想要禁止就很困難了,因此必須平常做好準備。而後從玄宗的回答,可知玄宗已有所惑,因而才會說高力士的言論「雅符朕意」。

天寶十三載時,玄宗更為明確的表示他看到政治的紊亂,反問高力士為何總是沒有對他明說。於是高力士才更為清楚的解釋為何會有這樣的結果。

高公伏奏曰:「開元二十年已前,宰臣授職,不敢失墜,邊將承恩,更相戮力。自陛下威權假於宰相,法令不行,災眚備於歲時,陰陽失度,縱為軫慮,難以獲安。臣不敢言,良有以也。」上久而不答。

由於玄宗寵信李林甫、楊國忠而不修政事,就算有心勸諫,皇帝也聽不進去。當李林甫死後,楊國忠日焰更加囂張,朝廷無人敢上諫,因而使得朝政更加敗壞,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三) 

天寶十四載冬安祿山自范陽起兵,開啟了安史之亂的序幕。然而國家不修兵甲,烏合之眾難以阻擋安祿山的精銳大軍,因此天寶十五載六月十三日時玄宗帶著太子亨、楊貴妃楊國忠等人悄然的離開皇宮。

十三日有詔幸巴蜀,至延秋門外駐馬,謂高公曰:「卿往日之言是,今日之事,朕之曆數尚亦有餘,不須憂懼。」扈從至馬嵬山,百姓驚惶,六軍奮怒,國忠方進,咸即誅夷,虢國太真,一時連坐。

在馬嵬山楊氏兄妹被認為是引起禍亂的元兇,為了撫平眾怒,於是將他們殺掉。後來太子亨減隨駕兵馬到朔方,後即位於靈武,尊玄宗為太上皇。玄宗對於肅宗即位相當的放心,認為肅宗應天順人,因此不需要憂鬱。然而高力士卻對玄宗的想法不甚贊同,他說:「陛下躬親庶務,子育黔黎四十餘年,天下無事。一朝兩京失求,萬姓流亡,西蜀朔方皆為警蹕之地,河南漢已盡為征戰之場,天下之臣莫不增痛。陛下謂臣曰卿之與朕復何憂哉,臣未敢奉詔。」高力士忠於玄宗,因而對於玄宗這樣的言感到有所憂慮,強調國家戰亂百姓流亡,皇帝怎能不憂慮。

        安史集團發生內訌,至德二載正月安祿山被其子慶緒所殺,後又被史思明所殺,內部力量大減。而肅宗在郭子儀的領導下,平定了安史之亂,使玄宗得以回到長安。

 

(四) 

玄宗被尊為太上皇後,安置於興慶宮,由於興慶宮易於和百姓交通,因而經常有百姓經過大呼萬歲而去。李輔國在安史亂事發生後,建議肅宗分隨駕兵馬至朔方,又支持肅宗即位,因而備受寵愛。玄宗回到長安後,其身邊的人對於李輔國也未曾有尊敬之意,因而使其懷恨在心。而李輔國又怕玄宗復辟,因而相當猜忌玄宗的一舉一動。上元元年太上皇移仗西內安置,即為李輔國意使玄宗深居內宮便於監視,移仗之爭即由此而生。

上皇在興慶宮先留廄馬三百疋欲移仗,前一日輔國矯詔索所留馬惟留十疋,有司奏陳。……明早向北內,及曉,至北內,皇帝使人起拜云:「兩日來疹病不復親起拜伏,伏願且留喫飯。飯畢又曰:「伏願且歸南內。」行至夾城,忽聞戞戞聲,上驚迴顧,見轉國領鐵騎數百人便逼近御馬,輔國便持御馬,高公驚下爭持曰:「縱有他變,須存禮儀,何得驚御。」輔國叱曰:「老翁大不解事。」且去,即斬高公從者一人,高公即櫳御馬,直至西內安置。

從外傳的描述中可看到李輔國憑藉著肅宗對其的信任,散播對玄宗不利的言論,其行事之囂張,甚至率領軍士強行逼迫玄宗移至西內休息,而後高力士也於同年被流放到巫州。寶應元年高力士聽聞玄宗駕崩,悲痛難忍,後於八月十八日終於朗州開元寺之西院。

 

(五) 

文章最後提到高力士和其生母相識的情形。杜文玉,〈高力士家族及其源流〉一文中,對高力士的家族做了詳細的考述。外傳中提及高力士和其母初時並不相識,後來從高力士胸前七黑子,和其母臂上的雙金環,終於使分隔的兩人得以相認。從杜文玉的研究中可知,高力士的家族在唐朝為嶺南地區當地的豪族,卻在武則天朝遭受到嚴重的打擊。長壽二年高力士為李千里獻入宮中,一直到高力士得勢後,在開元五年時,其生母麥氏才由嶺南節度使送到京師,母子才得以相認。後來高力士的兄弟也到京師投靠他,也都改姓為高。從其血緣上來看,高力士和他的兄弟具有漢族、鮮卑、越族的血統,因而,他曾對玄宗說:「臣生於夷狄之國,長自升平之代。」就是表明了他雖然具有其他民族的血統,但小時已生長在長安,接受漢族儒家的文化。

 

三、     心得

 

()高力士的忠誠之心

從外傳中的描述,可知高力士雖然長期侍奉在玄宗的身邊,但其個人相當的有見識,當玄宗詢問其意見時,總能有其獨特的見解。在開元天寶年間外廷為權臣所掌握,高力士仍然誠實的回答玄宗的疑問,並不因此而退縮。從他們的對話中可以感受到高力士對於玄宗的忠誠之心,他忠於玄宗,因而能誠實回答玄宗的問題。

 

()玄宗後期怠於政事

從玄宗與高力士的對話中,也可看出玄宗在開元末天寶初已經逐漸怠於政事,使得權臣李林甫、楊國忠得以專擅政事。起初玄宗對於高力士的勸諫仍然不相信,隨後於天寶十載,一直到安史之亂發生,玄宗才明白高力士所言極是。外傳的價值就在此處,從兩人的對話中可理解為何開元天寶為唐代政治由盛轉衰的分期。

 

()楊貴妃之死

外傳中提到:扈從至馬嵬山,百姓驚惶,六軍奮怒,國忠方進,咸即誅夷,虢國太真,一時連坐。從內容來看,安史之亂的發生是由於政策失當所造成,因而楊國忠成為首當其衝該負責的對象,由於他是依靠楊貴妃姊妹的裙帶關係取得權勢,因而,當眾人將罪怪在楊國忠的頭上時,楊氏姊妹也成為被譴責的對象。因此,楊國忠、楊貴妃姊妹之死即由於此原因。

 

()移仗之端

李輔國強迫玄宗移仗到西內之事,外傳描將玄宗的驚惶,高李輔國的強硬和高力士護主之心生動的描述出來。從字裡行間,可以看出玄宗在安史之亂回長安後,為李輔國所制,就算有不滿之處也莫可奈何。


 

 

《東城老父傳》研讀心得

 

參考資料:

周紹良,〈《東城老父傳》箋證〉,收入氏著,《紹良叢稿》,濟南:齊魯,1984,頁112-165

陳寅恪,〈讀《東城老父傳》〉,收入氏著,《金明館叢稿初編》,北京:新華,2001,頁333-342

 

一、          架構:分三部分。

第一部分:賈昌生平以鬥雞見寵及玄宗時期鬥雞風氣之甚。

老父,姓賈名昌,長安宣陽里人……恩澤不渝,豈不敏於伎,謹於心乎?

第二部分:安史亂後賈昌遭遇。

上生于乙酉雞辰,使人朝服鬥雞,兆亂於太平矣……遂俱去,不復來。

第三部分:作者訪賈昌,作者與賈昌的對話。

  元和中,潁川陳鴻祖攜友人出春明門……鴻祖默不敢應而去。

 

二、          說明:(〈東城老父傳〉下文稱〈傳〉)

第一部分:盛唐時期,連鬥雞皆規模龐大,呈現鬥雞風氣之盛。〈傳〉提及:

治雞坊於兩宮間,……選六軍小兒五百人,使馴擾教飼。

諸王世家、外戚家、貴主家、侯家,傾帑破產市雞,以償雞直。

都中男女,以弄雞為事,貧者弄假雞。

生兒不用識文字,鬥雞走馬勝讀書。

不僅只玄宗有鬥雞癖好,唐代皇帝、諸王皆酷愛鬥雞。

諸王鬥雞,互有勝負,勃戲為〈檄英王雞文〉。(《舊唐書‧王勃傳》)

玄宗好鬥雞,貴臣外戚皆有之。(《新唐書‧五行志》)

諸王日朝門,既歸具樂縱飲,擊鞠鬥雞,馳鷹犬為樂,如是歲月不絕。(《新唐書‧三宗諸子傳》)

威遠軍子將臧平者,好鬥雞。高於常雞數寸,無敵敢者。威遠監軍與物十匹,強買之。因寒食,乃進十宅諸王,皆好鬥雞。此雞凡敵十數,猶擅場怙氣,穆宗大悅。(《酉陽雜俎‧支動》)

文宗常觀鬥雞,優人稱嘆大好雞。(《因治錄‧》)

僖宗好蹴毬鬥雞為樂。(《唐語林》卷7)

〈傳〉云:「上之好之,民風尤甚。」重臣寵倖及豪俠也多以鬥雞為務,開民間鬥雞風氣。

(玄宗召蛟)入臥內,……問以擊毬鬥雞。(《舊唐書‧姜蛟傳》)

鎮子淮,衛尉少卿,亦鬥雞供奉。(《舊唐書‧王鉷傳》)

主人功業傳國初,六親聯絡馳朝車。鬥雞走狗家世事,抱來皆配黃金魚。(《唐摭言》卷9秦韜王〈貴公子之行〉)

魏豪人,少以義氣任俠,專為擊球鬥雞戲。……遂亡滑,與滑中少年雞毬相得。(《馮燕傳》)

鬥雞為當時普遍的娛樂活動,文人墨客以鬥雞為題者,比比皆是。

寒食東郊道,揚韝競出籠。花冠初照日,芥羽正生風。顧敵知心勇,先鳴覺氣雄。長翹頻掃陣,利爪屢通中。飛毛遍綠野,灑血漬芳叢。雖然百戰勝,會自不論功。(杜淹〈詠寒食鬥雞應秦王教〉)

秦地平如掌,層城出雲漢。樓閣九衢春,車馬千門旦。綠柳開複合,紅塵聚環散。日晚鬥雞場,經過狹斜看。(宋之問〈長安路〉)

…風流少年時,京絡事遊遨。腰間延陵劍,玉帶明珠袍。我昔鬥雞徒,連延五陵豪。邀遮相組織,呵嚇來煎熬。…(李白〈敘舊贈江陽宰陸調〉)

鬥雞初賜錦,舞馬既登床。簾下宮人出,樓前禦柳長。仙遊終一閟,女樂久無香。寂寞驪山道,清秋草子黃。(杜甫〈鬥雞〉)

何曾解報稻梁恩,會距花冠氣遇雲。白日梟鳴無意問,唯將芥羽害自群。(韓偓〈觀鬥雞偶作〉)

少年從出獵長楊,禁中新拜羽林郎。獨到輦前射雙虎,君王手賜黃金鐺。日日鬥雞都市里,贏得寶刀重刻字。… (張籍〈少年行〉)

行樂三春節,林花百合香。當年重意氣,先占鬥雞場。(張仲素〈春遊曲〉)

卜洛成周地,浮杯上巳筵。鬥雞寒食下,走馬射堂前。垂柳金堤合,平沙翠幕連。不知王逸少,何處會群賢。(孟浩然〈上巳洛中寄王九迥〉)

…初其教以自然,誘之不懼,希漸染而能化,將枯槁而是喻。…(浩虛舟〈木雞賦〉)

第二部分:安史亂時,安祿山也曾刻意追求玄宗的娛樂享受。故「千金購昌長安洛陽市」。安史亂後,變動極大,賈昌皈依佛門。反映世局動盪時,人心極需慰藉,故宗教盛行。

第三部分:陳鴻祖問賈昌安史之亂事,亦即口述歷史,以賈昌個人經歷來呈現安史之亂前後的差別。

1.    老人見黃門侍郎杜  出為磧西節度史……從郎官千乘萬騎,不食於民。

屬於描述開疆拓土、物產豐盛的盛世狀況。()

2.      老人歲時伏臘得歸休……見白衫者不滿百,豈天下之人皆執兵乎?

唐時一般人服色為白,軍卒衣皂。老人所言,說明先前天下兵少,賣白布者一家接一家,連一匹祈禱用皂布都買不到。可見社會上不知兵事甚久。呈現昔時兵少,今日兵多的武裝藩鎮割據型態。

比量天寶供稅之戶則四分之一,天下兵戎仰給縣官者八十三萬,然人比量天寶士馬則三分加一,率以兩戶資一兵。(《舊唐書‧憲宗本紀》元和2(807)12月己卯史官李吉甫撰《元和國計簿》條)

至德、乾元之後,迄於貞元、元和之際,天下有觀察者十、節度二十有九、防禦者四、經略者三。掎角之師,犬牙相制,大都通邑,無不有兵。約計中外兵額至八十餘萬,長慶戶口凡三百三十五萬,而兵額有約九十九萬。通計三戶資奉一兵。(舊唐書‧文宗本紀)開成2(837)正月庚寅戶部侍郎判度支王彥威撰《供軍圖略序》)

3.      開元十二年,詔三省侍郎有缺……皆慘然不樂朝廷沙汰使至郡。

(1)   內外官員的選用辦法,以及當時重京官輕外官的看法。

開元2(714)春正月壬申,制選京官有才識者除都督、刺史,都督、刺史有政績者除京官,使出入常均,永為恆式。(《資治通鑑‧唐紀》)

緣沙汰之色,或受此官,縱便超資,尚多懷恥。亦有朝廷勛舊,蹔鎮外台,卻任京都,無辭降屈,且希得入,眾以為榮。(《唐大詔令集‧京官都督刺史中外選用詔》)

(開元)十二年六月二十四日敕:自今以後,三省侍郎有缺,先求曾任刺史者,郎官缺,先求曾任縣令者。(《唐會要》卷68)

(2)   「四十三省郎吏」一詞,陳寅恪認為為歇後體之先驅。用當時人所共知之詩句或成語,留取前部分,而省略其後部分。

4.    復言曰:「上皇北臣穹盧,東臣雞林……鴻祖默不敢應而去。

用對比方法「上皇都中無留外國賓」對照「今北胡與京師雜處」。說明賈昌視為「妖」胡風所帶來的影響。

昭武九姓國與回鶻同來,往往留京師至千人。(《新唐書‧回鶻傳》)

中外雜處既是事實,對社會即有影響,故「長安中少年有胡心矣」。日常生活、衣著飲食皆有外來物,反映在賈昌這類老人眼裡,即視為「妖」。

 

三、          作者:《宋史‧藝文志》、《太平廣記》將作者題為陳鴻,傳文裡卻書為陳鴻祖。

周紹良:作者應為陳鴻祖。

        〈傳〉本載《異聞集》,《太平廣記》、《宋史》由此書轉錄,可能再原本《異聞集》上即少一「祖」字,故由這一來源者皆成為陳鴻。

陳寅恪:作者為陳鴻阻絕無疑義。

題陳鴻,乃因〈長恨歌傳〉之撰者為陳鴻,故假托。

同時認為《清修全唐文》,錄陳鴻文章有三篇,錄陳鴻祖文章有一篇(即〈東城老父傳〉),故陳鴻與陳鴻祖兩者應有所區別。

尹占華〈唐無陳鴻祖其人與《卓異記》作者考〉,認為作者為陳鴻,而無陳鴻祖。

 

 

 

 

 

 

 

 

 

《唐太宗入冥記》研讀心得

 

參考資料:

卞孝萱,〈「玄武門之變」與《唐太宗入冥記》〉,收入氏著,《唐人小說與政治》,廈門:鷺江,2005,頁3-30(另收入《敦煌學輯刊》,2000年第2期,頁1-15)

 

一、          簡介:

敦煌寫本,斯2630,使用黃紙,正面行書,無四界,殘缺頗多。為唐太宗遊地府生魂被勘,在陰間所經歷的事。

 

二、          內容:在佛教果報掩護下,譴責唐太宗的政治小說。

編造建成、元吉在陰司告狀,閻羅王勾太宗生魂入冥對質的故事。實際是為建成、元吉喊冤。辨明玄武門之變的是非。表現太宗囚父殺手足的一面。

 

三、               寫作時間:(〈唐太宗入冥記〉下文稱〈記〉)

卞孝萱:武后以周代唐之時。

1.      〈記〉稱太宗,為廟號,知為太宗死後所編。

2.      武后同情姨姐的前夫元吉冤死,知為元吉鳴冤的〈記〉為迎合武后的產物。

3.      〈記〉講《大雲經》,而講《大雲經》之風始於武后建周。

4.      〈記〉告誡太宗須修功德,乃針對太宗崇道抑佛而來,知只有在武后時期,佛教居優勢才可能。

5.      改朝換代本屬不易,而唐初以太宗威望最高,故以此降低太宗威望,有政治需要。故應在以周代唐之初撰寫,武周政權鞏固後即無必要。

程毅中:武后時期或稍晚。

林聰明:太宗生前已有此故事,而不以為忤。

王國維:唐初已有太宗入冥傳說,而後張鷟寫入《朝野僉載》。

蕭登福:寫於武后朝。

1.      《大雲經》為證。

2.      刻意醜化太宗君臣,意在取媚武后,以便為武氏奪取政權及誅殺宗室作解說。

《西遊記》:「萬古江山幾變更,歷來數代敗和成。周秦漢晉多奇事,誰似唐王死復生?」知從唐初以來,太宗入冥的傳說在民間流行甚廣。

張鴻勛:上限不過玄宗開元21(733),下限可能在憲宗元和、穆宗長慶年間(806-824)

高國藩:初唐時代產生,上限在高宗時代,下限在玄宗時代。

 

四、          意義:

1.      表現當時官場貪贓枉法營私舞弊的形象,有現實意義。崔判官的詭詐和太宗的卑躬相應,顛倒陽間的身分和權位,太宗行賄以求生,判官藉機勒索貪財求官。暗喻當時社會有不屑官吏,居高位者互相利用謀取私利,民眾只能透過小說揭露並反映不滿。

2.      因果報應的看法,現實中無法實現的意念,寄望在死後的幽冥世界。將道德價值繫在佛教地與的懲戒教訓觀,以平衡現實世界制裁力量的不足。體現佛教輪迴思想。

3.      當時盛行抄經作功德的積德方法,講頌佛經而能復活、延壽、減罪,抄經蔚為一時風氣。積德方法為佛教式,可見佛教思想與佛經在當時流行之盛。

4.      對太宗形象的反動。一國之君的氣度對照膽小怯懦、卑躬求全,正直、公平對照貪生畏死、行賄關說。

5.      太宗與閻王的對話,表示陰陽兩界對峙成立,各有管轄範圍,也有平行相應的尊卑位份,是對立的,故無誰屬於誰。

 

五、               影響:流傳甚廣,且流行極早,並深入民間,故偏遠敦煌有此寫卷。

王國維:宋以後通俗小說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