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恨歌傳》研讀

 

 

一、 《長恨歌傳》版本考略

 

    長恨歌傳主要有四個本子:

    1. 《文苑英華》本卷七九四《傳》三

    2. 《太平廣記》本卷四八六《雜傳記》三

    3. 《白氏長慶集》卷十二《感傷》四。今通行本《長恨歌傳》,大多以宋紹興刻七十一卷本《白氏長慶集》為底本。因為紹興本為現存最早的白集刻本。

    以上三個本子,是一個來源,今統稱為甲本

    4.《麗情集》本。今稱之為乙本

    其實各本文字歧異雖多,內容差異並不特別大,應都本自陳鴻原作而都以不同原因有所改易。

    《太平廣記》約成於978年,500卷;《文苑英華》約成於987年,1000卷。均為宋初李昉等人奉旨編纂,屬於較有信度的官方文獻。

    《麗情集》編著者張君房為北宋真宗時進士。《麗情集》為個人編著而非官方文獻,且原書已散佚,部分內容散見於他書,其《長恨傳》僅見於明刻本《文苑英華》卷七九四附錄中,時間較前兩本為晚出。

 

二、作者陳鴻

陳鴻的生平

永貞元年,登進士第。始修《大統記》。

    元和元年稍後,撰《長恨歌傳》。

    元和七年,《大統記》修成。

    元和十三年,撰胡珦諡。「擬諡」是太常博士的職掌。

    長慶元年,由太常博士遷尚書虞部員外郎,充入回鶡婚禮使判官,未行。

    大和三年,為尚書主客郎中。撰《廬洲同食館記》。

   要理解《長恨歌傳》的立意,關鍵在於探索陳鴻的「史識」。可分三點來談:

1.      陳鴻是史家和禮官

2.      「明勸戒」的史學傳統哺育了陳鴻的史識

3.      重史的文化氛圍,「以古為鏡」的時代思潮對陳鴻的影響

 

三、陳鴻意在以「女禍」開悟憲宗

   

    卞孝萱認為,作為《大統記》作者的陳鴻,對前代《女禍》有過研究,對本朝《女禍》記憶猶新,他以史家的深邃目光,觀察憲宗不立皇后的反常行為,其見識一定高於一般人。略舉憲宗以前的幾次「女禍」以及當時史臣的評論,以證明此觀點。

  1. 高祖時的女禍
  2. 玄宗時的女禍
  3. 《舊唐書‧后妃傳》中對女禍的激烈批判反映了唐人的觀點
  4. 《新唐書‧后妃傳序》「禮本夫婦,《詩》始后妃,治亂因之,興亡繫焉」                                                                                      

    史臣把唐高祖、玄宗兩朝「女禍」的釀成,歸結為沒有皇后,姑且不論這個意見是否正確,卻是當時的正統觀點。以「通諷喻,明勸戒」為宗旨的陳鴻,有鑒於高祖以來「女禍」的教訓,對憲宗不立皇后的反常行為,深為擔憂。且陳鴻不僅是史官,又是禮官。其對憲宗不立皇后的違禮行為,一定比一般人敏感。

    在陳鴻眼中,憲宗後庭的私愛是應「懲」的「尤物」,憲宗因後庭多私愛而不立皇后,是應「窒」的「亂階」。「垂於將來」者,借玄宗嬖幸楊貴妃釀禍的歷史,開悟憲宗。

 

四、《歌》與《傳》的差異,是因「文士之識」與「史識」有別

 

    可以見詩筆之部分,白氏之歌當之;可以見史才議論之部分,陳氏之傳當之。將《歌》與《傳》的種種差異歸結為一點,就是《傳》比《歌》多一些揭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