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隱娘〉、〈紅線〉、〈崑崙奴〉、〈無雙傳〉之研讀

易慶和

 

一、作者簡介

《傳奇‧聶隱娘》、《傳奇‧崑崙奴》作者:裴鉶

裴鉶懿宗咸通中為靜海軍節度使高駢掌書記,加侍御史內供奉、後官成都節度使副使、加御史大夫(《全唐文》卷八○五)。鉶為高駢客,故其書多記神仙詼譎之事,駢之惑於呂用之,未始裴鉶輩導諛所致(晁公武《郡齋讀書志》)。《傳奇》大致有異人、鬼神及妖怪三種主題環繞其書。 

 

《甘澤謠‧紅線》作者:袁郊

袁郊,蔡州朗山人,憲宗朝宰相袁滋之子。(《新唐書》卷一五一〈袁滋傳〉)。袁郊於懿宗咸通年間官祠部郎中(《唐詩記事》卷六五)昭宗朝為翰林學士,官至虢州刺史(《新唐書‧宰相世系表》)。

 

〈無雙傳〉作者:薛調

薛調為懿宗時翰林學士,調美姿貌,人號為「生菩薩」。頃之暴卒,時以為中鴆,卒年四十三(《唐語林》卷四〈容止〉)。

 

二、故事內容介紹:

〈聶隱娘〉一文可分為以下幾段情節:

1、魏博大將之女聶隱娘,描述小時候被神秘的尼姑看中,帶其至山中教授其武技、幻術等神奇之技的訓練的過程。

2、描述學成歸家後,隨意找一磨鏡少年嫁之。魏博節度使知其本領,聘納為手下。在一次刺殺的任務中,聶隱娘折服暗殺對象陳許節度使劉昌裔,自擇明主,反為其效命。

3、描述魏博節度使派出殺手精精兒與刺客妙手空空兒對付劉昌裔,聶隱娘以奇技化解對手的過程。

4、元和八年劉昌裔入朝,聶隱娘遁入江湖,於劉昌裔死之際,乃至靈柩悼哀,並告知劉之子有其災難發生,後遂不知其去向。

 

〈紅線〉一文可分為以下幾段情節:

1、紅線的身份與特徵描述。

2、敘述魏博節度使田承嗣計畫侵犯併吞潞州節度使薛嵩領地的過程。薛嵩手下紅線欲報主人恩,挺身而出為主人解憂,並期消彌戰火,避免禍及無辜。

3、描寫紅線執行重要的任務,夜半至魏城偷取田承嗣枕邊之金合,以達嚇阻田入侵潞州野心的過程。

4、紅線報達主人之恩後,說明一些事情,便隱遁江湖,不知去向了。

〈崑崙奴〉一文可分為以下幾段情節:

1、敘述崔生與紅綃妓的相遇過程。

2、崔生奴僕磨勒解開紅綃妓的手語,為幫小主人之忙,決定夜闖官僚一品之宅。

3、描寫崑崙奴夜闖一品宅,並帶回紅綃妓的經過。

4、事洩之後,敘述官僚一品率兵圍捕崑崙奴,崑崙奴逃出的經過,後遂有人見崑崙奴於洛陽賣藥。

 

〈無雙傳〉一文可分為以下幾段情節:

1、敘述王仙客、劉無雙姻緣,因家長間的約婚、拒婚的曲折受阻過程。

2、德宗涇原兵變之際,兩人因戰火失離,爾後因故相會的過程。

3、王仙客求助古押衙,古以奇法、殺人滅息來搭救無雙。

4、事成之後,古押衙自刎,仙客、無雙二人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結局。

 

三、故事內容意涵與反映之事:

聶隱娘、紅線均反映唐代中後期藩鎮割據,藩鎮之間互相惡鬥的情況。

〈聶隱娘〉一文:

1、聶隱娘的故事反映了唐代藩鎮割據的一個側面,同時也蘊含著豐富的文化信息;從民俗心理角度出發,其創作體現了人民大眾與作者的英雄崇拜、劍崇拜和母系社會心態。另外,本篇內容也充滿著神秘的宗教色彩。

2、聶隱娘在女尼派遣任務中,「某大僚有罪,無故害人若干」聶隱娘「見前人戲弄一兒可愛,未忍便下手」,因此拖延任務的時間。女尼回答聶「以後遇此輩,先斷其所愛,然後決之」在伸張正義的同時,並需壓抑其同情心,以期能達成任務。《酉陽雜俎‧盜俠》中的僧俠與其有些類似,兩文有些諷刺佛教,把和尚、尼姑都當做反面人物來寫之,這也與中國古典小說有尚奇好怪的傳統有關。

3、聶隱娘嫁磨鏡少年為妻,反映兩種情形,一是表現作者對當時門閥制度的反抗的心態思想,二是可能與鏡子的神秘文化意義有關。文中一句話「至門,育有鵲前噪,丈夫先以弓彈之,不中;妻奪夫彈,一丸而斃鵲者。這段文字把聶隱娘和丈夫的權勢高下表露無遺。

4、聶隱娘棄暗投明,與梁上刺客、義俠、李龜壽等刺客皆相同,表現出了極特別的「自擇人倫」行徑。

5、劉裔昌欲收攏隱娘,而她每日僅只要兩百文錢矣,反映聶隱娘並不奢求豪福富貴的生活。另外,聶隱娘是騎驢的,驢在隋唐時期是最普通的交通工具,騎驢者多是下層民眾,但聶隱娘身手不凡,挺有資本,卻以驢為工具,或許有可能是作者把隱娘描寫成不騎駿馬,不慕虛榮的一個女俠。

6、〈聶隱娘〉作者區別對待劉昌裔與魏帥。

7、聶隱娘史實無其人,據推測為作者仰慕聶政之義,賦予聶姓,與荊十三娘賦予荊姓與荊軻相對照。

〈紅線〉一文:

1、〈紅線〉一文雖是不合實際的幻想,卻反映了唐代中後期藩鎮割據、互相吞併的黑暗現實,反映了百姓人民渴望剷除暴虐、安居樂業的理想,表現了受壓迫婦女爭取人身自由的願望。這也是〈紅線〉作者的抱負,此文也具有較深刻的審美內涵。

2、在描寫紅線為執行重要任務,整衣束裝的面貌,表現出的執行任務的莊嚴性與重要性,也顯示出紅線的任務不是為個人,而是為主人,為廣大的百姓人民著想。

3、關於僕報主恩而言,紅線的報恩實係交換自由的條件。因此紅線必須以報恩的方式來取得個人人身的自由,以符合時代社會背景的要求與限制,在他們之中也有所謂的社會束縛與制約,不過法律就在其外了。崑崙奴之所以私自逃去的原因在於主人之事已敗露,遭受圍攪,不得已而離去的。

4、〈紅線〉、〈聶隱娘〉皆在讚揚對朝廷忠誠的藩鎮節度使,貶低不服從朝廷,於地方作亂的魏博節度使田氏一族,也在具有反對暴力的意識存在。

5、唐代俠義小說描寫的女俠形象時,紅線與崔慎思之妾、賈人妻有很大的不同。紅線不是報私仇,而是執行重大的政治任務,所以紅線形象文武俱全,不像崔慎思妾、賈人妻具有容色,裝扮莊嚴,不像上述兩者簡單描寫。另外上述兩者敘寫女俠殺死親生兒子,以表現其個性之殘忍,紅線則相反,歌頌其之仁。

6、女俠攜帶的是匕首和絹練,不同的武器和交通工具顯示出了俠客的性別。唐傳奇女俠絕大多數練就的都是輕功,雖輕功高手並非全是女性。但是刻畫女性著力描寫她們的輕功,乃因這種技藝更符合女性的特徵。

7、聶隱娘與紅線的女俠形象幾點: eq \o\ac(,1)1女從男業,從內室走向社會:紅線與聶隱娘參與了政界事務的活動,實際上與男人無異。 eq \o\ac(,2)2女共男權,握持豁達健康的婚戀態度:聶隱娘的擇夫既無媒妁之言,也無父母之命,完全依照自己的意思嫁夫,父權的尊嚴與威信完全蕩然無存。

 

〈崑崙奴〉一文:

1、〈崑崙奴〉一文特別可以注意到黑人奴僕這一方面的事情。

2、另外也描寫出官僚一品擁有歌妓一群,顯示唐代狹妓、養妓之風盛行。文中也透露出官僚豪富在地方上掠奪良家婦女的黑暗面。

3、顯示出中國傳統的報恩觀念。

4、顯現官僚子弟崔生的紈袴無能,反襯出紅綃的情深意重的一面。

5、容顏如舊似乎崑崙奴都不會老,帶有幾分的神秘性。

 

〈無雙傳〉一文:

1、從此故事可以瞭解唐人處於困苦與扼難的時候,內心是多需要有人幫助的,而游俠這一英雄形象的理想化人物就此誕生了,能做凡人不能為之事,路見不平,為恩義而全力以赴,有「俠客不怕死,怕在事不成」的豪烈精神。

2、〈無雙傳〉中王仙客母在其臨終遺言託付劉震促合無雙、仙客二人姻緣,劉震未以允諾,仙客求婚也遭拒絕,系有可能劉震有門當戶對的濃郁觀念,唐代門閥制度在當時仍有相當程度的影響。恰好也與聶隱娘行徑完全相反。

3、〈無雙傳〉中的王仙客母為一寡婦,但也未再嫁,寡婦有子與寡婦無子是有差別性的。從唐代公主再嫁比率高來看(據史料分析,唐代公主代宗以前的有73位,再嫁人數高達25人,暫5分之2強。)唐人對於貞潔觀並不是很重視。前期公主改嫁者佔5分之2強,至唐代中後期公主寡居再嫁者見於記載者僅肅宗女蕭國公主和郜國公主二人而已,兩者相差之懸殊。這兩者差異之大在於中後期的史料記載較缺乏外,但更重要的原因是由於傳統禮教的興起,朝廷乃至社會上對女性(包括女性本身)貞節觀日益重視的緣故。如唐宣宗時曾明確下令:《唐會要》卷六〈雜錄〉:「起自今以後,先降嫁公主縣主,如有兒女者,並不得再請從人;如無兒者,即任陳奏,宜委宗正等準此處分。」在晚唐社會生活的筆記小說中,還可看到寡婦再嫁的現象仍繁,但大多是無子寡居的婦女,有子的寡婦再嫁者較為少見。

4、古押衙的捨生行為,也點出中國人報的觀念很深厚,有以死報恩的境界。

5、從這四篇俠義小說可瞭解一些唐代社會文化的心理現象: eq \o\ac(,1)1崇尚俠義,嚮往自由的人生。如〈崑崙奴〉、〈無雙傳〉,雖然崑崙奴與古押衙的行為違反了當時的法律,但符合當時追求個性自由的社會風尚。 eq \o\ac(,2)2快意恩仇,對抗黑暗的現實。如〈紅線〉、〈聶隱娘〉、〈無雙傳〉報恩的觀念很濃郁,前兩篇反映了唐代藩鎮惡鬥的情況。 eq \o\ac(,3)3愉悅性情,追求新奇的刺激。唐人尚奇,市民階層好奇,文人在自己的創作活動中不知不覺地表現了這種心理傾向文人著意好奇,假小說以寄筆端。

 

四、故事錯誤之處與考證:

1、〈紅線〉故事中薛嵩為潞州節度使,實際史實上薛嵩是相衛六州節度使。

2、〈紅線〉故事中田承嗣侵薛嵩之轄地,為薛嵩時,但史實上為薛嵩死後田才侵略的。

3、〈聶隱娘〉作者未言魏博節度使是何人,據考證為田季安。

4、〈聶隱娘〉作者應為袁郊而非裴鉶。

 

  

 表一:唐代筆記小說中游俠行刺分析表

游俠人物

   

                       

     

聶隱娘

魏博大將聶鋒之女。魏帥派遣之刺客。

原為魏帥派遣之刺客,刺殺陳許節度使劉昌裔。聶佩服劉神算,自擇明主,反投劉昌裔

《傳奇‧聶隱娘》,亦收入《廣記》卷一九四〈豪俠二〉

梁上刺客

   

原為故囚所派之刺客,刺殺故囚恩公李勉。知其本末後,反回殺故囚夫妻。

《唐國史補》卷中〈故囚報李勉〉

義俠

   

原為縣宰所派之刺客,刺殺恩人。知其本末,反回殺縣宰。

《原化記》,收入於《廣記》卷一九五〈豪俠三

李龜壽

   

受人指使,欲殺晉公白敏中,因感公之德又事不成,反求為白事焉。

《三水小牘逸文》,亦收入於《廣記》卷一九六〈豪俠四〉

 

表二:唐代筆記小說中游俠報恩分析表

受恩者

施恩者

     

    

聶隱娘

陳許節度使劉昌裔

收為己用,給其所需,待若知己。

以奇技殺精精兒,計退空空兒。在劉死之際,預言劉子將有災難,需防範

無復見隱娘者。

《傳奇‧聶隱娘》

紅線

潞州節度使薛嵩

為潞州節度使薛嵩家青衣,受其蓄養。

夜半潛至魏城偷魏博節度使田承嗣枕邊金合,以達阻赫侵犯潞州之野心。

遂亡所在。

《甘澤謠‧紅線》

崑崙奴磨勒

崔生

為崔生家之奴僕,受其蓄養。

撾殺猛犬,竊出紅綃妓,成全崔生與紅綃的男女私情。

事洩逃離一品的追捕,不知所向,十餘年洛陽見之容顏如舊。

《傳奇‧崑崙奴》

古押衙

王仙客

有所願,必力致之,贈無數的錦帛寶玉。

以奇計、殺人助王仙客奪回無雙,成全其姻緣

為防洩漏秘密,自殺身亡。

〈無雙傳〉

李龜壽

晉公白敏中

白公原諒李刺殺之事,應諾其留在身邊效命。

以餘生事白公。

白公薨,龜壽盡室亡去。

《三水小牘逸文》

三鬟女子

王超

待之如甥女般。

幫助其尋回玉念珠。

空室亡去。

《劇談錄》卷上〈潘將軍失珠〉

小僕

龍武二蕃將王敬弘

王敬弘之奴僕,受其蓄養。

幫助主人抓偷白玉枕田膨郎歸案。

歸蜀,尋之不 可。

《劇談錄》卷上〈田膨郎偷玉枕〉

 

 

表三:唐代筆記小說中女俠分析表

 

 

 

特殊本領

   

   

聶隱娘

魏博大將聶鋒之女。本為魏帥刺客。

 

奉魏帥之命刺殺陳許節度使劉昌裔,服劉神算,反為其效命。報恩殺魏帥之殺手精精兒,又以幻術計退空空兒。

能飛天之術(輕功)、神行術、幻術及用化屍藥水。

告退劉昌裔,漸不知所之。及劉薨,預測劉子有災難,告知預防。自此無復有人見矣。

《傳奇‧聶隱娘》

紅線

潞州節度使薛嵩之青衣(婢女)

善彈阮咸,通經史。梳烏蠻髻,貫金雀釵,衣紫繡短袍,繫青絲輕履。胸前佩龍文匕首,額上書太一神名。

夜潛魏博節度使田承嗣寢帳盜其金合,當夜漏三時,往返七百里。以是報主恩。保兩地藩鎮免於戰火,萬人全其性命,使亂臣知懼。

能神行術、飛天之術。

嵩知不可留,乃廣為餞別。紅線因偽醉離席,遂亡所在。

《甘澤謠‧紅線》

荊十三娘

女商寡婦

 

荊見不平為李三十九報愛妓被奪之仇,後以囊盛妓,兼致妓之父母首於李。

 

復與趙中行同入浙中,不知所止。

《北夢瑣言》卷八〈荊十三娘義俠士〉

蜀婦人

僱用女工

其貌與其服皆常人也。其色莊,其氣顓,莊顓之聲四馳

一夜,舉先置人首於囊者,告其夫報父仇,今已報之。

能飛天之術。

後殺其子,與夫決,疾如翼而飛云。

《全唐文》卷七一八崔蠡〈義激〉

長安客之妾

小妾

 

一夜,提人首而至,告其夫曰:「我有父冤,故至於此,今報矣!」

 

俄頃却至,斷所生二子喉而去。

《唐國史補》卷中〈妾報父冤事〉

崔慎思之妾

崔慎思妾

年三十餘,亦有容色。

父昔枉為郡守所殺,入城報仇。右手持匕首,左手攜一人頭。

以白練纏身,能飛天之術。

言訖而別崔,遂踰棤V舍而去。且殺其子以絕其念也。

《原化記》,收入於《廣記》卷一九四 豪俠二〈崔慎思〉

賈人妻

商寡婦

美婦人。

報冤仇,割仇人之首置於皮囊,後遂挈囊踰垣而去,身如飛鳥。

能飛天之術。

斷其小兒身首,俄而復去。久之,竟無所聞。

《集異記‧賈人妻》

三鬟女子

 

年十七八,衣裝藍縷,穿木屐。

疾若飛鳥至慈恩寺塔上,報恩取珠還原主。

能飛天之術。

取珠報恩後,空室亡去。

《劇談錄》卷上〈潘將軍失珠〉

車中女子

賊首

年可十七八,容色甚佳,花梳滿髻,衣則紈素。

盜宮苑寶物。

以絹纏身,能飛天之術。

盜寶牽連吳郡舉人,車子女子夜入禁宮,救其飛出宮城。

《原化記》,收入於《廣記》卷一九三〈豪俠一〉

惡新婦

逆旅老嫗兒媳婦

狀貌無異,壯無敵,眾皆畏懼。

張季弘欲替老嫗教訓惡婦,但與其每言一事,引手於季弘所坐石上,以中指畫之,隨手作痕,深可數寸

內力深厚,指可劃石。

季弘汗落神駭,闔扉假寐,伺晨而發。及回問之,新婦以他適矣

《劇談錄》卷下〈張季弘逢惡新婦〉

 

 

表四:唐代愛情小說中男女主角與游俠關係分析表

男主角

女主角

游俠者

游俠行事  動機

游俠行為

行為效果

  

王仙客

劉無雙

古押衙

報王仙客禮遇之恩。

以奇計、殺人助王仙客奪回無雙,成全其姻緣

兩人終能白髮結首五十餘年

〈無雙傳〉

韓翊

柳氏

許俊

路見不平,仗義行俠。

為韓翊自藩將沙吒用計奪回柳氏,送歸韓翊。

經由侯希逸上奏,詔言柳氏還歸韓翊終在一起

〈柳氏傳〉

李益

霍小玉

黃衫客

路見不平,仗義行俠。

用謀騙李益探訪臥病之小玉,又贈酒肴數十盤

無所幫助,霍小玉仍飲恨而死,李益婚姻終生曲折。

〈霍小玉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