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中記》

                                                                                                                                                                                                                   林佳慧

 

 

一、作者

沈既濟。建中元年﹐宰相楊炎荐其有史才﹐召拜左拾遺、史館修撰。次年冬﹐楊炎貶逐﹐沈既濟亦被貶為處州司戶參軍。後又入朝﹐官終禮部員外郎。他博通群籍﹐尤工史筆﹐撰《建中實錄》10卷﹐為時所稱﹔又撰有《選舉誌》10卷﹔二書今皆不傳。《全唐文》錄其文六篇。傳奇作品有《枕中記》和《任氏傳》。

 

二、內容簡述

玄宗開元年間,在邯鄲道上的旅店裡,盧生慨歎自己不能建樹功名,出將入相。道士呂翁就遞給他一個瓷枕,說此枕能一切如願。當時店主正在蒸黃粱米飯,盧生就枕入夢,便娶了清河崔氏女,隨後中進士,做地方官,開河打仗,屢建奇功,步步高升。一度因宰相妒忌被貶,不久又得重用,直至宰相,極受恩寵。忽遭同僚陷害,因而入獄、流放多年。平反後封燕國公,子孫滿堂,兒子也多為官。他生活奢侈、放蕩,享盡榮華富貴,最後老死家中。至此,盧生從夢中醒來回到現實,這時店主的黃粱米飯還未蒸熟。

 

三、研讀討論

(一)唐代社會現象

1、盧生夢中的第一件榮事如志之事乃是娶清河崔氏之女,表現當時士人以娶五姓女為主要。

2、登進士第,以進士最為榮耀顯貴,且服官的順序,是節節向上攀升,而非一步登天。

3、盧生為相,被誣與邊將交結,罹者皆死,生獨為中官所保而減死罪。文中只的宦官並非是高力士,而是作者鑒於肅宗以後的宦官弄權。

4、呂翁帶有神仙色彩。結尾「夫寵辱之數,得喪之理,生死之情,盡知之矣。此先生所以窒吾欲也,敢不受教。」表現出道家思想。

5、中唐現實官場的腐敗與黑暗:官吏追逐功名利祿和奢侈的享樂;同僚之間嫉賢妒能、互相傾軋。

 

(二)文中與史實錯誤之處

1、夢中之事並非是開元七年。

2、河西節度使是蕭嵩。

3、蕭嵩、裴光庭執政是開元1621年,且兩人並不和睦。

作者是史家,無理由寫錯,文中錯誤之處是為了表現盧生即楊炎。

 

 

盧生與楊炎對照分析表

 

《枕中記》盧生

《舊唐書》楊炎

結果

吾嘗至於學,富於游藝

“文藻雄麗,汧、隴之間,號為小楊山人。…自開元已來,言詔制之美者,時稱常、楊焉”

相似

獻替啓沃號爲賢相

“初,國家舊制,天下財賦皆納於左藏庫,…及炎作相,…請出之以歸有司,…炎以片言移人主意,議者以為難,中外稱之。”

“炎因奏對,懇言其弊,乃請作兩稅法,…自是輕重之權,始歸於朝廷。”

相似

兩竄荒徼

大歷十二年貶道州、建中二年貶崖州

相似

同列害之

第一次貶謫受劉晏排擠、第二次貶謫係盧杞陷害

相似

飛語中之

“開元中,蕭嵩將於曲江南立私廟,尋以玄宗臨幸之所,恐置廟非便,乃罷之。至是炎以其地為廟,有飛語者云:“此地有王氣,炎故取之,必有異圖。”語聞,上愈怒…。”

相似

生性好土功,自陜西鑿河八十里,以濟不通。邦人利之,刻石紀德。

“又獻議開丰州陵陽渠,發京畿人夫於西城就役,閭里騷擾,事竟無成。”

補償

會吐蕃…築三大城以遮要害。邊人立石於居延山以頌之。

“及炎得政,建中二年二月,奏請城原州,先牒涇原節度使段秀實,令為之具。…原州竟不能城。”

補償

 

(卞孝萱先生《唐人小說與政治》(名師講義叢書,廈門鷺江出版社,2005年)

 

 

 

 

 

 

 

 

 

 

 

 

〈南柯太守傳〉

                                                                                                                                                                                  林慧佳

 

 

一、作者簡介:

  李公佐,字顓蒙。隴西(今甘肅東南)人。《舊唐書‧宣宗紀》載有李公佐,於武宗會昌初為揚州錄事參軍,宣宗大中二年因事削兩任官。其自作傳奇今存《南柯太守傳》、《謝小娥傳》、《廬江馮媼傳》、《古岳瀆經》。魯迅曾在《中國小說史略》評:“多所著作,影響亦甚大而名不甚彰者曰李公佐。”

 

二、內容簡要:

      游俠淳于棼,家住廣陵郡東邊,住宅南邊有一株大古槐樹,平時喜歡和一群豪客喝酒。有天大醉,由二友人扶回家中,昏睡。看見二使者,說奉槐安國王之命邀請。遂出門搭車,向古槐穴而去。進入大槐安國,拜見國王,做了駙馬,取了金枝公主,又拜為南柯郡太守。守郡二十年,推行教令,改善民生,頗有政績。於是遷官進爵,位居台輔。後檀蘿國軍來侵,淳于棼失利;而公主也病逝。於是盛傳:「天象出現譴責的現象,國家將有大災難。都城遷徙,宗廟崩壞。禍端起於他族,事情從內部發生。」國王猜忌其心懷不軌,便將他送回家鄉。一進入家門,夢就醒了。後尋找槐樹下洞穴,看見群很多螞蟻聚集在裡面,積土為城郭台殿之狀與夢中所見相符。當天晚上起了暴風雨,螞蟻都消失了,也映證了之前的傳言。於是感慨夢境的虛幻和人生短暫,就潛心入道,戒絕酒色。

 

三、故事內容意涵與反映之事:

1、影射封建官場盛衰無常的現實,表達了富貴如雲、浮生若夢的思想。

2、真實的反應了中唐的社會現象,尤其對權貴們生活的描寫更為真實。

 

四、內容分析:

1、關於《南柯太守傳》的寫作年代:

   ()李肇的《唐國史補》。

   ()李肇為《南科太守傳》寫贊的時間。

   ()永貞元年十二月,姓淳于者改姓于。

   ()故事中有涉及年代。

2、傳中的大槐安國(懷安)影射安史之亂後對藩鎮採取姑息的政策,以至下嫁公主來鞏固中唐王朝。

   ()建中時,代宗女永樂公主下嫁魏博節度使田承嗣子田華。

   ()貞元元年,代宗女嘉誠公主下嫁魏博節度使田承嗣子田緒。

   ()貞元十一年,德宗女義陽公主下嫁成德軍節度使王武俊子王士平。

   ()貞元十二年,代宗女新都公主下嫁魏博節度使田承嗣子田華。

   ()貞元十三年,德宗女義章公主下嫁義武軍節度使張孝忠子張茂宗。

   ()貞元間,太子(順宗)女(後封雲安公主)下嫁涇原節度使劉昌子劉士涇。

   ()貞元間,太子(順宗)女清源郡主(後封陽安公主)下嫁成德軍節度使王士真子王承系。

   ()貞元二十年,太子(順宗)女晉康郡主(後封襄陽公主)下嫁義武軍節度使張茂昭子張克禮。

3、大槐安國的官名、制度,也多與唐朝符合。如:

 右相-《舊唐書》卷四十二〈職官志一〉:“天寶元年二月,侍中改為左相,中書令改為右相。”

 太守-《舊唐書》卷四十四〈職官志三˙州縣官員〉:“武德改郡為州,州置刺史。天寶改州為郡,置太守。”

 司憲、司農-司憲即司法一類的官職,司農及司倉一類的官職。

 食邑、爵位-《新唐書》卷四十六〈百官志一〉:“凡爵九等,一曰王,食邑萬戶,正一品……

除此之外台輔、門蔭也都與當時依樣。

4、故事中所看到公主下嫁的儀式中也符合唐代的習俗。如“弄女婿”的風氣。

5、故事最後,李肇為《南科太守傳》寫贊。話中用“蟻聚何殊”表示對“貴極祿位,權傾國都”的駙馬之流的蔑視,連槐安國王也不過是一個螞蟻,有什麼了不起?

 

 

 

〈枕中記〉、〈南柯太守傳〉故事內容意涵與反映之事

篇目

寓意

反映時代

影射

枕中記

官場盛衰無常的現實,表達了富貴如雲、浮生若夢的思想。

現實官場的腐敗與黑暗。反應了中唐的社會現象,尤其對權貴們生活的描寫更為真實

盧生即楊炎

南柯太守傳

大槐安國(懷安)影射安史之亂後對藩鎮採取姑息的政策。

 

 

 

 

 

 

 

 

 

〈唐晅手記〉

林慧佳

 

 

一、作者-唐晅

《新唐書˙宰相世系表》中載有兩個唐暄,皆為晉昌人,與故事中唐晅的身世是約略相同的。但史料不足,無法斷定這兩人之一為故事作者;就算這兩位唐暄中真有一位是作者,那犯錯的就是〈宰相世系表〉或譜牒,將「晅」寫成「暄」了。

 

二、內容簡介

1、唐晅和他姑姑的小女兒結婚,後有事去了洛陽。

2、解夢者替唐晅解惡夢,斷言妻子已死。

3、唐晅回到衛南莊,時常半夜吟詩來悼念,因而感動了妻子,遂帶著已過世的女兒相見。

4、兩人相見時的對話。

 

三、內容探討

1、婚姻與家族

(1)晉昌唐氏

   如:《冥報記》作者唐臨、中宗宰相唐休璟皆出身這個宗族。

(2)安定張軌

   北魏 張猛龍 八代祖為張軌,七代祖為張軌三子張素

   唐  張琮  稱張軌之後

   唐  張齊丘 張軌第十三代孫

   →南陽白水張氏之謎

    張猛龍是南陽白水人,似乎意謂南陽白水是這一家族的郡望。

      但:南陽白水屬於南朝的疆域,又這一郡望的的來源極廣,從河北到吐魯番都有,加上未與魏晉南北朝的任何大族有任何牽連。

     所以,南陽白水起自民間的想像郡望。

(3)隴西辛氏、安定梁氏

   →唐代著名的辛氏只有一族,是隴西名族。

   →漢唐之間,漢人梁姓這大都出身自安定。

      一郡望在魏晉南北朝時,主要在關中活動;到了西魏建國,才以土著豪族的身分被吸收進宇文政權。

(4)圈內婚

   →關隴士族高門長期互相通婚到晚唐,但這不限於山東士族。

     →雖描寫關攏士族的圈內婚,但文中的景況只是作者的理想,而非現實的反映。

2、婦女與本家

(1)夫隨妻居

   因為是近親婚,所以夫家與妻家的界線變模糊了。

   但真實社會卻是不合儒家禮教。

(2)冥中居何處? 在舅姑左右。

3、習俗、生死問題

(1)放置隨葬物供死者在陰間使用

   如:燒紙錢、紙奴婢或使用真品。

(2)佛與道孰是非

   儒家(士人)對生命、人生問題上,大都以佛、道為談論範圍。

(3)合葬-夫妻、夫妻和小孩子

   →妻子:人死後魂魄易處,都離開了身體,墓祭與合葬是沒有意義的。

   →小孩子與父母合葬是為了在泉下能夠再相聚,以及方便照顧幼兒。

(4)改嫁

      夫亡再婚普遍,但在大部分的傳世唐代婦女墓誌中發現士族婦女再婚幾乎絕無僅有。

(5)士族婦女作詩

    忌諱。

    理由:文才並不是作家事的婦女所需要的。

       寫作不免情思亂想。

       丈夫忌妒。

 

 

 

 

 

 

 

 

 

 

 

 

 

 

 

 

 

《酉陽雜俎․夢》

嘉琪

 

 

.《酉陽雜俎․夢》篇為條列式文章,較為繁瑣,整篇文章共分為十五條,包括解夢等十三條及相關解夢之史料二條。以下將文中所述之夢境及解夢之言列為表格,以方便閱讀:

 

解夢者

被解夢者

夢境

解夢之言

現實結果

楊元慎

廣陽王 元淵

著袞衣倚槐樹

死後當得三公耳,槐字木傍鬼

為爾朱榮所殺,贈司徒

楊元慎

許超

盜羊入獄

當得城陽令

封城陽令

楊子孫(一作于,又作玉)

二人,無名

松生戶前,棗生屋上

松丘壟間所植,棗字重來,重來呼魄之象

二人俱卒

 

侯君集

夢二甲士錄至一處,見一人高冠鼓髯,叱左右取君集威骨來。俄有數人操屠刀,開其腦上及右臂間,各取骨一片,狀如魚尾

 

自是心悸力耗,至不能引一鈞弓。欲自首,不決而敗

女道士 康紫霞

 

自言少時夢中被人錄於一處,言天符令攝將軍巡南岳,遂擐以金鎖甲,令騎,道從千餘人,馬蹀虛南去。須臾至,岳神拜迎馬前,夢中如有處分。岳中峰嶺溪谷,無不歷也。

 

恍惚而返,雞鳴驚覺,自是生鬚數十根

司農卿 韋正貫

汝州刺史 柳浚

有一人呈案,中言欠柴一千七百束

柴,薪木也。公將此不久乎!

月餘,柳疾卒

秦霞霽

道士 秦霞霽

嘗夢大樹,樹忽穴,有小兒青摺鬐髮,自穴而出,語秦曰合土尊師

此修行有功之證

 

 

盧有則

夢看擊鼓

 

小弟戲叩門為街鼓

 

裴元裕

夢女遺二櫻桃食之

 

及覺,核墜枕測

秘書郎 韓泉

衛中行舊子弟

夢乘驢蹶,墜水中,登岸而靴不濕焉

衛生相負,足下不沾

及榜出,果駁放

梅伯成

李伯憐

夢洗白馬

洗白馬,洩白米也,君所憂或有風水之虞乎?

數日,弟至,言渭河中覆舟,一粒無餘

王生

賈客張瞻

炊於臼中

君歸不見妻矣,臼中炊,固無釜也

賈客至家,妻果卒已數月

 

2. 占夢為中國傳統術數內容之一,是古人解釋夢象吉凶的一種占卜之術,《周禮․春官》中的〈占夢〉即有記載於周代時已設有專門負責占夢的官員:

 

占夢掌其歲時,觀天地之會,辨陰陽之氣,以日月星辰占六夢之吉凶,一曰正夢,二曰噩夢,三曰思夢,四曰寤夢,五曰喜夢,六曰懼夢,季冬聘王夢,獻吉夢于王,王拜而受之,乃舍萌于四方,以贈惡夢,遂令始難歐疫。

 

 又《漢書․藝文志》:

 

眾占非一,而夢為大,故周有其官。

 

  《古今圖書集成․庶徵典․夢部彙考》第一百四十四卷〈解夢〉及第一百五十       二卷〈夢部雜錄〉中對於解夢之事更是多所著墨,可見古人對於解夢之重視程度。 《酉陽雜俎․夢》中第319條即引用《周禮․春官》中關於〈占夢〉之記載。而古人認為夢中所見與社會現實有著極大的關聯性,於是便努力對夢中所見做出合理的解釋,以求趨吉避凶,直至今日,仍有許多人深信解夢之結果。《酉陽雜俎․夢》中所列相關於占夢之十三條大部是在被占夢人對自身有所疑惑,進而求助占夢予以解惑(或者說是尋求一種安慰?)

 

3. 有關於唐代占夢的著作並不多見,反而是敦煌文書中相關於占夢的作品相當豐富,得以由此窺見唐代占夢習俗的原貌。根據王顏的〈敦煌占夢文書與唐代的占夢習俗〉一文所統計,敦煌文獻中的占夢文書共有16件,其中藏文文書1件,《新集周公解夢書》3件,《周公解夢書》3件,《解夢令》甲類4件,《解夢書》乙類2件,《占夢書》甲類2件,《占夢書》乙類1件。[1] 鄭炳林於〈敦煌寫本解夢書概述〉亦相當詳盡的整理有關敦煌解夢書的相關問題。[2]

 

4. 幾點思考:

(1)                由《酉陽雜俎․夢》一文,對應至敦煌所出土之解夢書,可知解夢  的習俗普遍存在於唐代民間以及上層社會,解夢之法大體上有聯想(如夢臼中炊,固無釜也)、拆字(如槐字木傍鬼)、諧音(如洗白馬、瀉白米也)、象徵(如登岸靴不濕,象徵足下不沾)等等,無論男女老幼、達官貧民,都有求解夢象的相關記載存世。唐人對於夢象的解釋是十分重視的,並且將之視為關乎於生活、前途、命運,甚至進而影響國家的政治生活(如《新唐書․狄仁傑傳》中武后詢問夢境中鸚鵡折翼一事,進而影響武后改立太子),然這些解夢的行為並無科學根據,除了預卜吉凶,或為政治服務外,同時亦反映了古人對於自然的崇拜觀念。

(2)                《酉陽雜俎․夢》中第312條之校勘當爾朱榮為葛榮,然根據《周書․帝紀》中所載「會爾朱榮擒葛榮」一句,爾朱榮和葛榮實為不同之二人,可見校勘之錯誤。

(3)                319條中先寫蜀醫昝殷言「藏氣陰多則數夢,陽壯則夢少,夢亦不復記」,再寫《周禮》,這兩段之間是否有直接之關係?何以這兩段論述要同置於一條之中?

 


 

[1] 引自王顏,〈敦煌占夢文書與唐代的占夢習俗〉,《華夏文化》2005年第3期,頁19

[2] 鄭炳林,〈敦煌寫本解夢書〉,《敦煌學輯刊》1995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