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語林》〈德行〉、〈言語〉導讀    

 

汪天成

 

    南朝宋的世說新語共分為〈德行〉、〈言語〉等三十六門,而宋孔平仲的《續世說》則分為〈德行〉、〈言語〉等三十八門[1],王讜的《唐語林》亦分為〈德行〉、〈言語〉等五十二門[2],這三書大部份的門目都相去不遠,但是收錄的內容其實大相逕庭,本文即以〈德行〉、〈言語〉二門為例,分析三書收錄內容的差異同。

這三書的分門都是從〈德行〉、〈言語〉、〈政事〉、〈文學〉開始,所以如此分,主要應該是根據孔門四科[3]

 

      《世說新語》、《續世說》、《唐語林》門目、篇數比較表

 

 

 

          

          

 

世說新語[4]

續世說[5]

唐語林[6]

德行

   47

   35

   44

言語

  108

   46

   40

政事

   24

   52

   92

文學

  104

   35

  108

方正

   66

   55

   64

雅量

   42

   38

   23

識鑒

   28

   32(9)[7]

   37

賞譽

  156

   25(12)

   23

品藻

   88

   12(8)

   13

規箴

   27

   20(7)

    9

捷悟

    7

   16(11)

 

夙慧

    7

   24(10)

   11

豪爽

   13

 

   23

容止

   39

   20(15)

   11

自新

    2

   12(19)

    6

企羨

    6

   10(20)

   51

傷逝

   19

    8(28)

   10

棲逸

   17

   29(23)

   13

賢媛

   32

   27(25)

   21

術解

   11

   40(16)

 

巧藝

   13

   42(17)

 

寵禮

    6

   35(13)

 

任誕

   54

   22(14)

 

簡傲

   17

   15(21)

 

排調

   65

   67(18)

 

輕詆

   33

   28(24)

 

假譎

   14

   21(35)

 

黜免

    9

   15(27)

 

儉嗇

    9

   23(34)

 

汰侈

   12

   38(29)

 

忿狷

    8

   14(31)

 

讒險

    4

   26(37)

 

尤悔

   17

   24(22)

 

紕漏

    8

   24(33)

 

惑溺

    7

   11(26)

 

仇隙

    8

   21(32)

 

直諫

 

   80(30)

 

邪諂

 

   40(36)

 

姦佞

 

   19(38)

 

 

 

而論語中所指的「德行」,主要包括了:任、孝、忠……,但是如果細讀《世說新語》,就會發覺《世說新語‧德行》所收的四十七則敘述,包含了以下幾方面:

1.    禮賢  如:      

陳仲舉言為士則,行為世范。登車攬轡,有澄清天下之志。為章太守,至,便問徐孺子所在,欲先看之。主簿白:群情欲府君先入廨。陳曰:武王式商容之閭,席不暇暖。吾之禮賢,有何不可![8]

 

2.       如: 

       王祥事後母朱夫人甚謹。家有一李樹,結子殊好,母琩浀u之。時風雨忽至,祥抱樹而泣。祥嘗在別床眠,母自往暗斫之。值祥私起,空斫得被。既還,知母憾之不已,因跪前請死。母於是感悟,愛之如已子。[9]

3.    仁厚  如:

       庾公乘馬有的廬,或語令賣去。庾云:賣之必有買者,即當害其主。寧可不安己而移于他人哉?昔孫叔敖殺兩頭蛇以為後人,古之美談,效之,不亦達乎![10]

4.    恤親  如:

       梁王、趙王,國之近屬,貴重當時。裴令公歲請二國租數百萬,以恤中表之貧者。或譏之曰:何以乞物行惠?曰:損有餘,補不足,天之道也。[11]

5.      如:

       殷仲堪既為荊州,值水儉,食,常五碗盤,外無餘肴。飯粒脫落盤席間,輒拾以啖之。雖欲率物,亦緣其性真素。每語子弟云:勿以我受任方州,云我豁平昔時意,今吾處之不易。貧者士之常,焉得登枝而捐其本!爾曹其存之![12]

已和論語所重有了不小的差異,而到了《續世說》又有了更進一步的改變,在《續世說‧德行》所收的三十五則,則包括了

1.    孝友   如:

梁庾域母好鶴唳,域孜孜營求。一旦雙鶴來下,人以為孝感;子子輿亦有孝行,父卒于蜀,子輿奉喪歸,至巴東灩澦石瞿塘大灘,秋水猶壯。子輿撫心長號,其夜五更水忽退減,安流南下。及度,水壯如舊。時人為之語曰:灩澦如襆本不通,瞿塘水退為庾公。[13]

溫大雅改葬祖父,筮者曰:葬于此地,害兄而福弟。大雅曰:若得家弟永康,我將含笑入地。葬訖歲餘卒。弟彥博官至端揆,年六十四;大有為中書侍郎。[14]     

2.    清廉不貪   如:

      宋郭世通於山陰市貨物,誤得一千錢。當時不覺,分背方悟,追還本主。錢主驚歎,以半與之,世通委之而去。[15]

3.    問獄清平   這是《續世說》最常敘述的,如:

   唐臨為萬泉丞,有輕囚十數人。會春暮時雨,臨令歸耕種,與之約,令事已自歸。令爭之,臨曰:請自當其罪。令在假,臨出囚,囚皆感恩,貸至時畢集詣獄。臨由是知名,後為大理卿,高宗親錄死囚,前卿所斷者叫號稱冤,臨所入者獨無言。帝怪問狀,囚曰:唐卿所斷,既非冤濫,所以絕意爾。帝歎曰:為獄者不當如此耶。[16]

相較之下,減少了禮賢和恤親的份量,而推崇清廉不貪和問獄清平。而《唐語林‧德行》中所重視的包括:

1.    孝友

        王咸少監,舊族之後。少入仕。遭喪,服除數年,不飲食酒肉。后因会聚,人劝勉之,咸捧肉欲啗,泪下盈盘,竟不食而離席,一坐為憯怛。後有人傳於獨狐公者,慕其獨行,遂聘其女[17]

        宣宗天資友愛,敦睦兄弟。大中元年,作雍和殿於十六宅,數臨幸,諸王無少長,悉預坐。樂陳百戲,抵暮而罷。諸王或有疾,斥去戲樂,即其臥內,躬自撫之,憂形於色。[18]

2.    清廉不貪   這是《唐語林‧德行》中例子最多的,如:

        天寶中,有一書生旅次宋州。時李汧公勉年少貧苦,與此書生同店。而不旬日,書生疾作,遂至不救。臨絕,語公曰:「某家住洪州,將於北都求官,於此得疾且死,其命也。」因出囊金百兩遺公,曰:「某之僕使無知有此,足下為我畢死事,餘金奉之。」李公許為辦事。及禮畢,置金於墓中,而同葬焉。後數年,公尉開封。書生兄弟齎洪州牒來,累路尋生行止。至宋州,知李為主喪事。專詣開封,請金之所在。公請假至墓所,出金以付焉。[19]

        李師古跋扈,憚杜黃裳為相,未敢失禮,乃寄錢物百萬,並氈車一乘。使者未敢進,乃於宅門伺候。有肩輿自宅出,從婢二人,青衣襤褸。問:「何人?」曰:「相公夫人。」使者遽歸以告,師古乃止。[20]

3.    儉樸    此類的數量也很多,尤其是著重於玄宗的事,如:

        肅宗為太子,嘗侍膳。尚食置熟俎,有羊臂臑。上顧太子,使太子割。肅宗既割,餘汙漫刃,以餅潔之,上熟視,不懌;肅宗徐舉餅啖之,上大悅,謂太子曰:「福當如是愛惜。」[21]

相較之下,雖然同樣是推崇清廉不貪,但是《唐語林‧德行》中則數較《續世說‧德行》增加了很多,而儉樸(尤其是對於君王的稱揚)則更是《唐語林‧德行》所特別著重的部份。

 

    至於言語方面,論語中主要指的是使者適時的應對,如:

      子曰:「誦《詩》三百,授之以政,不達;使於四方,不能專對;雖多,亦奚以為?」(子路第十三)

      蘧伯玉使人於孔子。孔子與之坐而問焉,曰:「夫子何為?」對曰:「夫子欲寡其過而未能也。」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憲問第十四)

    但是,《世說新語‧言語》中所記載的已和這些完全沒有關係了,《世說新語‧言語》中所記載的主要是:

1.    俊語     所謂俊語,指的是非常雋永耐人尋味的話,如:

       孔融被收,中外惶怖。時融兒大者九歲,小者八歲。二兒故琢釘戲,了無遽容。融謂使者曰:冀罪止于身,二兒可得全不?兒徐進曰:「大人豈見覆巢之下,復有完卵乎?」尋亦收至。[22]

2.    解嘲    這一類的話,照理應該歸之於〈排調〉篇,但是〈言語〉篇中仍有不少,如:

       中朝有小兒,父病,行乞藥。主人問病,曰:患瘧也。主人曰:尊候明德君子,何以病瘧?答曰:來病君子,所以為瘧耳。[23]

但是到了《續世說‧言語》則減少了俊語的成份,主要是直諫,如:

      周容清貧寡欲,終日食蔬。雖有妻子,獨處山舍。甚機辯。王儉問曰:卿山中何所食?答曰:赤米白鹽綠葵紫蓼。文惠太子問容:菜食何味最勝?答曰:春初早韭,秋末晚菘。[24]

宋武帝永初二年祀南郊,大赦。裴子野論曰:夫郊祀天地,修歲事也;赦彼有罪,夫何為哉。[25]

《唐語林‧言語》中雖說也以直諫為多,但是所偏重的多是精闢之語,如:

      太宗射猛獸于苑內,有群豕突出林中,太宗引弓射之,四發,殪四豕。有一雄豕直來沖馬,吏部尚書唐儉下馬搏之。太宗拔劍斷豕,顧而笑曰:「天策長史,不見上將擊賊耶,何懼之甚?」儉對曰:「漢祖以馬上得之,不以馬上理之。陛下以神武定四方,豈複逞雄心於一獸?」太宗善之,因命罷獵。[26]


 

[1] 去〈豪爽〉,而增〈直諫〉、〈奸佞〉、〈邪諂〉。

[2] 去〈捷悟〉而增〈嗜好〉、〈俚俗〉、〈記事〉、〈任察〉、〈諛佞〉、〈威望〉、〈忠義〉、〈慰悅〉、〈汲引〉、〈委屬〉、〈砭談〉、〈僭亂〉、〈動植〉、〈書畫〉、〈雜物〉、〈殘忍〉、〈計策〉等十七門。

[3] 《論語‧先進第十一》:子曰:「從我於陳、蔡者,皆不及門也。」德行:顏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言語:宰我、子貢;政事:冉有、季路;文學:子游、子夏。

[4] 影宋紹興本,北京,中華書局,1999.2一版。

[5] 分則據全宋筆記二編排校本,大象,2006.1二版。

[6] 分則周勛初,《唐語林校證》,北京,中華,1997.12二刷。

[7] 括孤( )中為《續世說》之目次。

[8] 同註4,卷上,一頁上~~下。

[9] 同註4,卷上,五頁上。

[10] 同註4,卷上,頁十下~~十一下。

[11] 同註4,卷上,頁六下。

[12] 同註4,卷上,頁十三上。

[13] 孔平仲,《續世說》,大象,2006.1二版,卷一,p6

[14] 同註13,卷一,p7

[15] 同註13,卷一,p7

[16] 同註13,卷一,p8

[17] 周勛初,《唐語林校證》,北京,中華,1997.12二刷,卷一,p21

[18] 同註17,卷一,p17~~18

[19] 同註17,卷一,p7

[20] 同註17,卷一,p9

[21] 同註17,卷一,p5

[22] 《世說新語》(影宋紹興本),北京,中華書局,1999.2一版,卷上,頁十八上。

[23] 同上註,卷上,頁二十八上。

[24]孔平仲,《續世說》,大象,2006.1二版,卷一,p15

[25]同上註,卷一,p14

[26] 同上註,卷一,p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