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PowerPoint演講稿]

 

小S的正史化

——以《新唐E保安》o例

 

o瑞和

 

 

    《新唐》采用小S材料S修史,憟N都有人Vb。比如宋代EQ《新唐_F》,就Po《新唐》“多采小S,而不精”,是它的一大缺。但甚么是“小S”?甚么是“史”?《新唐》又是以何种方式Sb用小S材料。它如何把小S“正史化”?惆_目前x呇啋怜結`入的研究。章群教授的近作《通、新唐慾犍@茪pS研究》,可S{了先端。[1] 此暱I它h有用的原始材料,但x缺乏n一步的分析。本文想用一r的例子,SS明《新唐》中的《E保安》,是如何根据唐代牛L《rG》中的《E保安》一文嬰芋A并且想藉爸狺l,S探晜藃漸H至c代史家,如何看待小S和史艙_。

 

一、牛L的《E保安》

    据我言堳e所能N的觛u,在所有^E保安故事的文R憭丑A漸N最早的,戭O唐代牛L的《rG》一慾予狾洩《E保安》。惇O一篇以半誑b散体嬰赤漪G事,形式和其它唐惟_文或唐人小S相似,因此它也被收ㄕb好几种今人所C的唐人小S集中。[2]

    牛L在《鰣》或《新唐》中都呇。我薔L的生平事暀L乎一は所知。民鰝鴞~的啋怢L辟疆S他“或o|元元和}人”(785-820[3],但劃搡搕w指出此S有R,并且考V出牛L是河X怀州人,大u生活在唐玄宗到代宗朝(即712-780)。[4] 日本啋X山知也根据《rG》一慾云滬Y干E索,亦得出相同的Cb。[5]

    可以D充的是,据《元和姓纂》,牛L曾謋X任岳州(今湖南岳ㄐ^刺史。他的先祖是西魏太常丞,他家中有好几爬偃ㄣ憍x,可S是版x宦之家。[6] 刺史是一州的首c,在唐代是狀撠牧漫x。

          牛L的《rG》一慼A和唐代它h此搧菃@一煄A今天都早已失惜F。幸b的是,北宋太平U鬗G年(977)所C成的一本大部釭《太平な》,收ㄓF大量唐和唐以前的此搧菃@,才使它角ㄕ雂_完全失。c悼@的《太平な》,仍收有出自《rG》的大u一百二十篇文章,而其中最有名的,就是《E保安》惜@篇。[7]

         《E保安》可S是一篇含有很深教化意味的“典范”故事。它要諝萿漕摮S,是“感恩”那种忠騢諯。E保安和郭仲翔秘M是同p,可是他U人GS不P縑A也GS呇Ne面。撜╞繺李蒙的大~S到垂n滿AE保安屨HH他,希望郭能皏L在李蒙~中c版x。郭仲翔收到信后,心想E保安是他的同p,于是他便擗OE保安在~中c到了一狙t事。后S,郭仲翔被南r俘@,屨H向E保安求救,E保安也就o了珛玟╞繺慦皏Lc得一差事,而替郭奔走忙碌了整整十年,E了猼驉A才把他G南r中騉洏XS。o了珖式A郭仲翔后S在E保安夫死后,]自赤魖B行了几千里,把他赤x骨G四川C回到E的家p河北魏州邽。更感人的是,郭仲翔x}疝E保安的儿子,皏L娶],甚至在天韝Q二年(753),向皇帝[求,把自己的官HXHE保安的儿子,而得到漱H的i。

         我身薊熔臚@_是﹕《E保安》掃g作品,到底是r羲漱撜飽Ax是出自作者R构的想象ロ@?抑或是一篇根据真人真事改尷漣@品?然而,惆_在今天恐怕都不易回答。我豏`N到的情晙O,憟N啋怍鼎僧O以相憟Ds的看法,SK定惆ン惟_是r罹R构的。通常,一炙v家或文Tb家如果需要引用某篇唐惟_S支持他的b滿A那他便悝漼瑤g唐惟_憪@是r羲漣@品,是足以反映憟v真羲。而如果那篇唐惟_薔L的b誘ㄖQ,那他往往就悗它是R构的,是不足o信的。

         唐惟_之所以能如此RR縑A和它本身的性q有。唐惟_不p于憟v撰述的范洁F它的作者也不以史家自居。然而,唐惟_又和憟v撰述有很深的]源。Gc悼@的作品看S,唐惟_明F的麰L自正史或Y史的列捩^。[8] 形式上,它刻意模仿列悸@`和尷k,以人物o中心,而且蟑Y干憟vm謔p人名、地名和官名的z理也是仿照正史的。X容上,它可以是作者]身体J的,也可以是“道听涂S”的,更可以是神怪超凡的。

         膆yOS,唐代文人是以他貝瓞翿x的史惕峖﹛AS壎L赤漫N所G,或漭L赤熒Q象力。在后代搌怓S,惆ロ@品便不免似真似幻了﹕搯_S既像史情A又像R构的想象作品。宋代的\U曾形容唐惟_“此等文g体,可以N史才、J@、Vb”[9],正好誑X唐惟_救文搌漲h功能性q。

         牛L的《E保安》便是爬n例子。一{始,它介j主角E保安出滿A完全是一派史悸@`﹕“E保安,字永固,河北人,任遂州方饃L。其p人郭仲翔,即元振G侄也。……”主角的名字、籍咿M他的官穧p此明确,甚至畦L任官的地說]遂州方鞳A今四川なO)都那么具体而真縑A朁レZ代搌怴]甚至史家)都要把他憒足O确有其人的憟v人物了。

         然而,《E保安》掃g惟_所H人的救憟v真蕙P,j只是表象的。一旦我掃g作品作比]@的分析,它便謅ㄟ_考J,漏洞百出了。

         故事一{始,作者介jE保安出煽ㄗ鴘漱L炊H物,除了宰相郭元振之外,都是憟v上はG查考的。郭元振在唐史上撋M是赫赫有名的一位宰相,[10] 可是他在掃g惟_中并呇釦篝t甚么角色。作者只告\我言L有一“G侄”叫郭仲翔,和E保安同p,并且把G侄推荐H一爬W叫李蒙的都督,禰[征晛nr的一菬。

         但郭仲翔和E保安U人,他赤漲W字就畦Xc在掃g惟_了,而不N于唐代的任何其它文R。不b是《鰣》或《新唐》的《郭元振》,都不曾提到郭元振有惜\一“G侄”。《V治通》也G未^此事。看S,本篇惟_的作者,似乎有意把E保安和郭仲翔U人和唐代有名的宰相拉上蚳t,藉此增加U人的可信度和憟v真罹。

         文中第一段S﹕“悗nr作砥A以李蒙o姚州都督,l梐j。”惜]是其它唐代文R所呇^的一件事。李蒙在新《唐》中都呇。他的名字也只N于本篇(以及根据本篇改尷《新唐唐E保安》)。《V治通》在ㄜ藆N大小菃苳霅悼iS是非常Hm的,但jGS呇悝齠Xl晛nr的菬ヾA令人怀疑\的真罹。

         在牛L的《E保安》中,李蒙都督死后,代替他的是一爬W叫啀~安的都督。和李蒙一煄A啀~安的名字也只出c在本篇惟_小S,而不N于其它唐代文R,令人怀疑憟v上是否真有其人。而且,他在前往姚州上任途中,竟“巧遇”漱]正在赶往姚州痐猁E保安妻子,似乎太巧合了。

         撋M,《E保安》一文的重說A并不在于憟vr事,而是在E保安V家牏捧P人的情諵W。它的憟v背景只是一种釣お堿[,只o了方便呈c文中的U炙D角和他豕坁]人。惜]是唐惟_小S常用的釣々隤k。在搨惟_滿A我貝鼎髡爬L象﹕中鬘vi的影楔茞`a了,唐代的文人在撰作惆惟_作品滿A似乎都逃不鴷v惕峖〞u束。即使在壑@篇鬼故事,他角]非得把人物和故事放在一憟v的框架上S壑ㄔi,否h便好像晱H成篇,晱H令人信服一。救釣け曳中]j予一篇想象的作品一种]外的憟v真蕙P,秘M那往往是一种R幻的憟v感。

         掃g惟_作品慦鴐O如何嬰赤滿H它是否ㄓF一狗u羲漪G事?猼_撋MはG回答。但牛L那本憐W叫《rG》,或奶洉M了他此慾予狾洩漣@品的性q﹕它貝“r”的都是作者所N所“G”的。

         在我足S,E保安惇G事憭]源自作者的听G。漱]左窪怞e惜\一“牏”的故事。但扈u翱G事到了牛L的@下,作者o了突F惇G事的“教化”意味,而夸大了或R构了若干m。比如,或慦鴔@者所听到的,只有“牏”惜@情諢A而呇“g妻离子”惜@段。那完全是惟_作者在救文体下所R构的。但作者把掛R构的故事,放到一炙v悸漁堿[上S嚏AC果d生了惜\一玨V合了憟v和R构的作品。

         然而,牛L掃g惟_小S的憟v真罹坌O很薄弱的。我角W面已指出,他所提到好几~人物和那菬ヾA都は法G其它唐代文R求V。我T得,掃g小S的R构成分很颸p。但它所呈c的“感恩”惆摮S,j在宋代吸引了史家的注意,而把它Cn憟v的殿堂。

         除此之外,牛L的《E保安》x有另一奇异的插曲。那就是E保安和郭仲翔慦鴠璈鼎尷漕U封信。U封信都以銘^文嬰芋A和惟_陪z部分所用的古文相映成趣。或它]o蚳t,清代C修《全唐文》滿A竟把U封信憪@是真人所尷U篇文章,而收n了《全唐文》之中。[11] 于是,E保安和郭仲翔不疏n了憟v,也然成oU位唐代作家,作品被收ㄕb《全唐文》中。我潀b下面第四諡搰搘LU人如何“成o”唐代“作家”。

 

二、《新唐E保安》

         牛L壑UE保安的故事后大u三百年,到了北宋年},他的事棓K被《新唐》的C者注意到,而把它C入掖〝x修的正史之中,G此把掃g小S“正史化”了。[12] 于是,c代啋怞A也不能确定,E保安到底是R构的小S人物,x是确有其人的憟v人物,而且也不肯定,他到底是G小S走n史慼Ax是G史憎咫J小S。在二十一世r的今天,我谷^eS看E保安,可以c他x是一e猼漱H物。c代啋薔Lx是呇酗@版wb。研究i小S的啋怴A和研究唐史或南X史的啋怴A薔L的看法可能很不一。

         c代的搌怍T得惇O不可思V的事。他貝挬ㄔX一畢磢_﹕何以一惟_小S中的人物能n入正i的史慼H《新唐》的C者椐D竟可以如此“草率”地相信了牛L的^滿H既然《新唐》^了E保安的故事,那惇G事戭O真羲滿A不悇OR构的吧?

         甚至,至少有U位d研究中i小S的c代啋怴APoE保安的故事是“源出于《唐》”的。[13] 救看法很有意思,反映了若干有趣的c象。第一,在c代小S啋戽握丑A中鬘縞v的衎竅O至高は上的。但研究小S的啋怍鼎髡}不了解正史C修的e程。那是一种薔v料重迭的复Ye程。[14] 所以他薔縞v更是“敬畏”的,不敢q疑正史的衎。第二,c代小S啋怍鼎馴Ho,i小S和史憚蚳t是豸霅悸滿R小S家必定是G史慾W取材,j呇雪N縐鴩鴠i史家也可能利用小S的材料S“Ёy”憟v,把小S“正史化”。[15] 在救情掑U,c代小S啋呇陴`考惇G事的源部A而以oE保安的故事源出于《新唐》,也就不足o奇了。

         但E保安的故事明F的并不是G《新唐》{始的。《新唐》的C修年代很晚,晚到北宋憟|年(1044)才{始C纂,一直到嘉佑五年(1060)才C成,前后花了u十七年。那滬薴w暀`一百多年了。牛L的《E保安》文中提到一版确的日期天韝Q二年(753)。它戭O在大u那嬰芋A而且它在北宋大平U鬗G年(977)就已豲Q收ㄕb《太平な》中。膆yOS,在《新唐》C修滿AE保安的故事已謢b人}至少流惜F超e三百多年之久了,因此惇G事不可能是“源出于”《新唐》的。

         相反的,《新唐E保安》戭O根据牛L的《E保安》一文嬰赤。[16] 惇O正i史憚鬘峇pS材料C憟v的一爸狺l。幸b的是,在唐史主要觛u上,c代啋怚i以b用的史憎縣ㄔu《新唐》一部,而是至少三部﹕除了《新唐》外,x有《鰣》和《V治通》。犑迄N有了比]和查V的机。《鰣》成慾_五代后{b二年(945),比《新唐》早了大u一百年,而且大部分X容x是S自早在唐代就C成的几部ㄘM鬘v,[17] 但《鰣》并呇oE保安立。同猼滿A在《V治通》中我角]找不到任何蚺_E保安的^。因此,《新唐E保安》,看S并非根据正i的“行]”和“家”等史料,而是改C自牛L的惟_作品。

         我m心比]U篇文章,憟icU者不b是在釣戍リW或m諵W,都是极o相似的。《新唐》C者所做的,主要是漼瑤g惟_文D,改得更o短小精。而其中有U爭薱怚i注意。

         第一,牛L的《E保安》一文壑_唐代中期。健U所倡晡漸j文bx呇{始,所以牛L采用的x是初唐銘^文和古文交Y的那种特文体。其中E保安和郭仲翔所尷漕U封信,更全是銘^。但到了北宋C修《新唐》滿A古文已謢o主流典范,成o“獄”的文体,所以《新唐E保安》便完全把U封銘^文的憤Hf去,而以古文H述信的大要。

         第二,正如我谷b前陷ㄗ鴘滿A啀~安都督在前往姚州上任的途中,遇到E保安的妻子在路妘畯,可S太“巧合”了。《新唐》的C者F然也T得救事太“謋”了,在惟_作品中或氾荍哄A但在正i史慾仍N未免S不e去。因此他豆惜@m諢A改o堀ㄦ知道了消息(“堀ㄦ知]”……),T得奇怪,便派人去E保安。

         《新唐E保安》可S是正i史憚鬘峇pS材料C憟v的一爸狺l,但惘}不是唯一的例子。《新唐》中至少x有另一例子,那就是它的《列女k小娥》。[18] 史憚鬘峇pS的例子,也不痍迨_正史。在其它形式的史憐p通樀^也可以找到。比如司擖的《V治通》,就采用了不少小S的材料。[19]

         但值得注意的是,i史家采用小S材料,并非一件不光彩的事。在《nV治通慦》中,司擖甚至坦言,他“遍鬘v,旁采小S,互腹A浩如祚”。[20] F然,司擖并不以“旁采小S”o\,反而T得惇O史家撠答漕。

         司擖所S的“小S”,和我角竣悕S的“小S”也不一。i的小Ss念,憟i追溯到掍N班固在《楔憪》中所描尷滿R“小S家者流,I出于稗官,街X巷N,道听涂S者之所造也。”到了宋代,惜@搧菃@在i的公私家藏憧ㄓ丑A已自成一搷@品,io“小S”,p于四部分搕云漱l部。但i所i“小S”,往往和史部的Y史搣Y搌漣@品晱H韙嚏A以至小S、Y史和Y控`可通用。比如李德裕的《次柳氏G》,在《新唐楔憪》中被列入史部Y史搳A但《四極K目》j把它列入子部小S家。同猼滿A像L的《大唐新N》那猼慼A在《新唐楔憪》中被列入Y史搳A但《四極K目》j又把它列o小S家。惆ヮ狺lx有它h,可NY史和小S的分野相憟Ds,因人而异,亦因漲蚕。但大体而言,U者可以S都是比]次要的史料。       

         司擖S他“遍鬘v,旁采小S”滿A他的“小S”一U定韟乎更o嬴。他是以“小S”和“鬘v”[的。他呇陷ㄓY史等搷鰹。但我G他在《通憒疶》中所引用的那三百多种憧i以看出,他所i的“小S”,其翱O包含了Y史、Y接搷@品的。因此,我貝峊i仿照司擖的t法,把宋代史家修唐史的原始材料分oU大搳R

 

(一)   鬘v﹕悼]括唐代、鬘v、和正史等正i的,一般被Po可靠的^。

(二)   小S﹕悼]括i目ㄘS的小S、Y史或Y情A一般被Po比]蓁H、比]不可靠,但又能D充信史不足的材料。

 

         牛L的《E保安》p于以上第二搕pS材料。它跟c代中、英文所S的“小S”(fiction) 有些不同。Fiction 必定是R构的,但中i所S的小S,j不一定是R构的。它可能是真羲ㄐA也可能含YM一些R构的成分,撋M也可能是完全R构的。

         我S《新唐》的C者把小S的材料C入正史,把小S“正史化”,也并呇h抑的意思,只是想指出一爸縑R惇Oi史家很普遍的修史方法。但使用惆i史憚c代搌怴A漲酗@种警惕,妖d意惜@搘v慾云漱pS成分,因o即使像《新唐》或《V治通》那犍i的史慼A都包含了不少小S材料。[21] 而且,不b是《新唐》或《V治通》,都已謅ㄞS是糪璈w顗熔臚@手“原始材料”了。c代啋怢興ㄛO通e宋祁、ㄜ蚸M司擖惆ロ漸N史家的眼,通e他角we啎F一次的史料,S看唐代憟v的。因此,我憪饃K切追禲R他迄謒洏e哪些“鬘v”和“小S”的材料?他角S是怎犐洏“小S”材料S修史的?

 

三、小S、R构和史

         唐代初年,僑竅茷ヰ漲Z裔麂c回了一封信H他的朋友J人王E。事D王Eo了完成他的兄c王度未修完的《隋》(事N王度的《古》),曾屨HH麂c,商借鼎瓞尷《隋r》。麂c的回信中有一句O,很有意思,很能反映中鬗丰j漸N史家修史的一些t玊@央A很值得c代史家的注意和繴。他薑ES﹕

又恐足下r惜壯@,薺G,今更附王冑《大狻~注》往。[22]

 

麂c不但把自己所尷《隋r》借H王E,而且x主薵漯上王冑的《大珧_居注》,以便王E在修史漸i以有一些“异G”可V使用。《大珧_居注》今天已は悼說A我角wはG知道它的X容。但G憐W看S,它戭O一本ㄓj狾~}隋皇室“异G”、S的慼A搹我谷p今所N到那些唐人小S集。它看S不能跟正i史憔蛓ㄕ}b,但G麂c的回信看S,它j可以D充“r惜壯@”的不足。“r惜壯@”憳正史那一搌r捩^。它不但需要ㄔv縑A同漸忖]需要一些“异G”mS做E,才能使憟v釣ぃo生。

         唐宋漸N的史家,他赤滬蚰v幼F然和c代史家很不相同。他谷}不像c代史家那犐頝N回避“异G”一搌漣鰹。相反的,他Po史慾憒酗@些“异G”,才能使整憟v釣ぃo生藃。麂cH王E的信,正好透露了一狎藆N史家的救想法。《新唐》博采小S,看S也同猻Oo了“薺G”。          

         以《新唐E保安》o例,它F然是被憒角@篇典范故事而被收在《忠》惜@部分中的。《新唐》和其它正史一煄A它的列掖﹞尷釣ぉ說A仍然是撏簫垠n的政治和~事人物,如郭元振等人。而在z理惆ヲF~人物滿A《新唐》就往往不悀]呇野痍n使用小S的材料,因o其它正i的史料并不短缺。即使它在掖﹞尷漲C惜云鬘峇pS材料,那也只是o了增添一些生薵mM了。章群在《通、新唐慾犍@茪pS研究》一慾予珝j集到的材料,大体都p于“忖W添花”的m。如《新唐高力士》,S高力士蚰L胸前的七甽瞻l(黑痣)以及他生母的金齱A而跟他失散多年的生母相P。据章群的考据,惜C黑子、金曭漪G事,出自@茪pS《高力士外》[23]。然而,《新唐高力士》所依据的主要材料,依然x是前朝史官C成的ㄘM鬘v。

         但正史的列掖﹞嚏A除了政、~人物茈~,x照例有《忠》、《列女》、《孝友》等]“次要”人物的。在惆“骨”的茪丑A史家就往往只好采用小S的材料了,因o惆リH物的荂A并不像重要的政、~人物那煄A有家族所提供的“家”、“行]”或墓志g等材料可作依据。看S,《新唐》的C者就是在救情掑U,把牛L的惟_小S《E保安》改Co憟v的,以堨I《忠》的需求。但牏@S,把小S“正史化”的一些危洶]大大提高了,比如它很可能也把一些R构的人物和故事Cn正史。

         由此,我貝峊i穸X《新唐》修史采用小S材料的U种方式﹕(一)在确定的~、政大人物列惜W,它采用小S是o了增添一些生薵m。惆レC悼豪郊D要x是根据正i的信史材料。(二)在《忠》、《列女》等“骨”的小人物列惜W,如《E保安》和《k小娥》,《新唐》可能便完全采用小S材料SC憟v。搹C悸悼D身分和憟v真罹妘ㄓㄘ奱怍w。他言i能是憟v人物,也可能是R构的小S人物。

         在U搹C惜丑A《新唐》采用小S材料修史,可能造成U种不同的后果。第一,在《高力士》等重要~、政人物上,使用小S只是H惆リH物的生平故事增添了一些生薵m諢A如高力士蚽搦e黑痣跟生母相P等等,但不致于把一炙i能是R构的小S人物Cn史慼A因o像高力士那猼漱H物,他的憟v真罹呇迨w謋悃銗戎i史料,比如唐代的ㄘM鬘v确立了。使用小S材料并不X后代的搌怴A怀疑憟v上是否确有惆リH物,只是H他赤漸穸郎h添了一些生藀魚鴘漱p故事M了。

         但在《忠》、《列女》和《孝友》中使用小S材料,h很可能d生一爬Z果,造成史罹MR构的界E模糊。后代的搌怬捗鈭獺A惆ヮ鴝閉O确有其人的憟v人物,x是小S家的R构人物,因o像E保安、郭仲翔、李蒙、k小娥等人,他赤憟v真罹坌O未謒銗戎~史料确定的。《新唐》使用小S材料SH他言情A极可能把一R构的人物C入史。G爸井蚻搳A《新唐E保安》可S提供了一物雃n的縐牷AX我言i以P真S史憫滮pS“正史化”的若干_。

         以《E保安》o例,《新唐》不但可能o一R构人物立情A而且x因此d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

         第一,最妙的是,它可能因而“C造”出は中生有的事。我角WSe,不b是《鰣》或《V治通》,都呇ㄖ齠Xl晛nr的菬ヾA令人怀疑憟v上是否真有e\。但《新唐》既然把E保安的故事C入正史,h不得不妥善z理菬。C果,我c,《新唐玄宗本r》在{元元年十月W下,竟真的ㄓF\。[24] 但我谷p果m心查考《新唐》之所以悁釵ㄐA那完全是因o《新唐》的C者,相信了《E保安》掃g惟_文的^,而把此菬いt在此年之下。

         值得注意的是,牛L的《E保安》提到\滿A并呇S明它生的年月,看S惇O一R构的\,所以蓄意在年月上含糊。然而,《新唐》的C者,作o一部正史的C纂人,似乎感到有一种史家的“炙”,不能如此含糊,于是只好o挶膝X一篇小S^的\,考V出它“生”的年月﹕{元元年(713)十月。《新唐》C者考V出S的年份和月份很有意思,因o我赤器D,郭元振正是在{元元年十月,禰[一悀j~模的h武,~容不整,而被h到a的新州(今な[新U),然后不久就去世了。[25] r上,《新唐》的C者如果想要考V一篇小S中所生的R构\的年月,原本是不可能的事。但既然郭元振“曾”向李蒙都督推荐他的“G侄”禰[\,h\生在郭元振被h官和去世之前,也就是最v不捅We“{元元年十月”。于是,《新唐》便把菬茼b《玄宗本r》此年之下。

         第二,《新唐》采用小S材料,在它hc代搌怓S,等于H惆リpS^做了一道“憍wo真”的手。以E保安的故事o例子,最常N到的一种反堙A正像王騉訇穢S,“其事既C入正史,o”[26]。惇O一种深信正史衎穠漱堙A也是《新唐》采用小S,把小S“正史化”以后,在一般c代搌抶s中d生的一狙。但治唐史的啋怴A撋M不可`易相信《新唐》救把小S“正史化”的[臐A而必妍l究它的史料S源。

 

四、宋以后的E保安

         宋代以后,E保安的故事依然充皏糽R力,常以各种形式出c。到了明代,它便被改Co《古今小S》中所收的短篇小S《E保安V家牏》[27],以及惟_《埋》[28]。但U爭C大体上都很接近牛L的《E保安》,在故事m諵W并呇閉々\重大的增f,所以在E保安故事的演@上也就呇閉々\新意。我角]感U趣的一]_是﹕明代的U次改C,它赤C者所根据的材料,到底是牛L的《E保安》,x是《新唐E保安》?

         研究中i小S的啋怴A一般上都有一}T,以o明代的那些小S家和琣戛a,都依o史S做“故事新C”。前面我N到,有U位c代啋Po,明代的《E保安V家牏》“源出于《唐》”,便可S是救}T的好例子。他角妝狴H悁救}T,除了不熟悉史C修的e程外,更可能是受了明清那些h史小S的影楚A因o惆リpS往往是改C自憟v的,比如有名的《三鷅t》,取材自正史《三鬺》。

         不e,我走e面也已S明,E保安的故事并非最早“源出于《唐》”。它x有更早的一牧岩說A那就是牛L的《E保安》。甚至,我T得,明代小S《E保安V家牏》的改C者,在重新C狀G事滿A他未必就一定需要依据《新唐E保安》。他其縣j可以完全依o牛L的《E保安》,而不必理《新唐》的^。明代的那位改C者,甚至可以在毫不知《新唐》有惜\一篇E保安悸滷掑U,疏o牛L的惟_,就能C成E保安的故事。事縣W,牛L的《E保安》比《新唐E保安》包含更多的文字和m諢AX容更丰富。它薑@爭C者戭O更有用z的。G改C者的角度看,他呇陴z由舍V牛L的繁本不用,而去用《新唐E保安》炊wCfe的擖。撋M,他也可以同穧U牧岩S改C。但在救情掑U,牛L的《E保安》依然提供更多的m諢A戭O更有用的。

         我谷陴z由相信,明代小S《E保安V家牏》其翱O根据牛L的《E保安》改C,而不是根据《新唐E保安》。《E保安V家牏》中有太多m諡O得自牛L的《E保安》,其中有五例最可留意﹕(一)啀~安都督在赴姚州任上,中途遇到E保安的妻子;(二)郭仲翔被扣留在南r憟び滿A他的Z鰲豲Q他的主人鄏b木板上,以防止他逃跑;(三)郭仲翔被救后,曾g了十狀磲澈nr女子送H堀ㄦ以示感k;(四)郭仲翔后S在J收E保安夫的x骨滿A恐失次第,“逐諝徆茪”;(五)郭仲翔是在“天韝Q二年”[29] [求X官HE保安的儿子。惜m貐ㄛO《新唐》的^中所呇釭。《古今小S》的改C者,必然是看了牛L的《E保安》,才有可能C壎X惜m。如此看S,明代小S家薔縞v的依o,可能并呇c代啋抪Q象的那么多。事縣W,明代小S家可以利用的材料是多方面的。

         到了清代,E保安的故事最令人惊◥漱@H折,就是E保安和郭仲翔U人,竟然被清代啋憒足OU狎藆N作家。他憒~在牛L惟_小S中所尷漕U封信,竟被收入《全唐文》中。《全唐文》的C者,不但G牛L的《E保安》一文中把U封信一字不漏的照抄eS,而且x煞有介事在U封信之前,替E和郭U人立了一h小情A介j了他赤瘧y咿M官。撋M,Uh小悸觛u,全S自牛L的《E保安》。[30] 《全唐文》的C者并呇酗犍峔銗朵s出的材料。

         F然,《全唐文》的C者是把牛L的《E保安》憒角@篇r縣撜S看待。他豆E保安和郭仲翔憪@U狗u有其人的憟v人物,而似乎呇釵邡魽AU人可能是UR构的人物。G惜]可看出,《全唐文》的C者R构和史羲漱應它}不十分在意。他赤嶀F不少心思,搜棘峈x,G一惟_作者的某一篇文章中,掘出U炙i能是R构的人物,把他谷Co唐代作家,又把U人所尷U封R构的憤H,列oU篇唐文。惜ㄧTX我京鈭獺A《全唐文》恐怕x收了好些惜@搌漱撜。E保安和郭仲翔看S并非畢釭U爸狺l。

         e竟,史罹MR构的差g是微妙的。由于E保安的故事涉及南r,c代研究唐代南X史的啋怴A也惇G事深感U趣。c漯《南XX的部族o成和奴び制度》便是爬n例子。敼訇瞻犍帠╞繺噫Q俘后tHo奴的事,S澈nX“是一狀‘穸耵漸び社”。又引用郭仲翔被犌Z,曾pg奴婢十人襤e啀~安都督事,Po“G此可知憒ago奴婢以及襤e奴婢之布”。[31]

         敼訇礎b引用牛L的掃g《E保安》滿AF然把它憪@一篇r羲憟v文R看待,并未考邡鴗憭丰i能含有R构的成分。同猼滿A另一位研究南X史的美啋P克思 (Charles Backus),也在他那本《南X鰫M唐代的西南岋》一慾丑A引用了牛L的《E保安》,Sb唐代南X社悛漸び制度。[32] 惆ヶ答k都X我邢Q起美啋怐 (M. I. Finley),引用了古希腊荷撉U大史J,S研究上古希腊的社戙Sq。[33]

         撋M,引用@茪pS或其它“野史”的材料S作考V,惘b中鬘j代(甚至c代){界中是很常N的禸。[34] 在c代的唐代文史研究中,像《太平な》或《明皇Y》惜@搌@茪pS,依然是豏`被人引用的,而且往往是被憪@信史S接受的。G中我角c,不b是中外古今的史堔a,其豏`并不理悒v罹MR构的微妙差g﹕在他迆握丑A一切文R觛u(包括小S)都可以是有用的史料。

 

五、CN

         中鬘縞v撰述和小S的蚳tは疑是很密切的。《新唐》等正史都曾謇鬘峇pS材料S修史。牛L的《E保安》演@成《新唐》的《E保安》,可S是小S“正史化”的一e程。正史使用小S材料,在重要的~、政人物列惜W,往往可以o惆リH物的生平增添一些生薵m諢A悼D的憟v真罹呇}不构成_,但在《忠》和《列女》的]次要的“骨”人物列惜W,正史若使用小S材料,h有可能把一R构的小S人物C入史慼A因o忠、列女等情A其悼D的憟v真罹囥鼎馴謋i史料的确定。

         研究唐惟_或明清小S的c代啋怴A一般都以o正史都是ㄙ滿A而且一般以o只有小SG正史取材,正史不G小S取材。但E保安的故事jH了我邢s的Q示﹕小S也有影極縞v撰述的滬。就《新唐》那犍i的“正史”,都可能b用小S的材料S“Ёy憟v”。《新唐》oE保安立情A甚至影楊鴠扛《玄宗本r》部分。

         R构小S和史羲蚳t微妙。司擖S他“遍鬘v,旁采小S”SC《V治通》,o我釆幘M了宋代史家所i“小S”的性q。c代史家依然豏`使用《太平な》一搌漱pS材料S考史。研究南X史的c代啋怴A依然薑L的《E保安》深感U趣,而且把它憪@信史S引用。

         小S影極縞v撰述的例子撋M不只限于E保安的故事。悼u是我雃釣文RV据,能追W查考的少菬狺l而已。在《新唐》之前和之后的其它中鬘v籍,x包含不少的小S成分。惘釩搷n一步的研究。

 

注\


 

         本文初稿承蒙英鬗津大唭爧w (Glen Dudbridge) 教授、台o[E大h座教授王秋桂老階H及武掑j疇才教授p惘}提供f的改n意N,特此致k。

         [1]           章群:《通、新唐慾犍@茪pS研究》,台北文津出版社,1999年。

         [2]           最初收在汪辟疆C:《唐人小S》,241-245丑A1929年初版;香港中O憫翩A1985   年重印本,但近年比]好的一炙誘l收在王餺\﹕《唐人小S校\》,上銦A1-21丑A台北正中憫翩A1983年。本文引用的即王顒漲馱@校本。

         [3]           汪辟疆:《唐人小S》,239

         [4]           劃搡搳G《牛L与rG》,《c代文》(台北),第44期(19719月),148-164

         [5]           X山知也《牛Lと「rG」にっぃて》,《盛唐小Sb》264-288頁,[京求文堂,1976年。

         [6]《元和姓纂附四校》,林C,岑仲勉校荂A卷五,705丑A北京中O憫蔭誑說A1994年。卞孝萱:《牛L与《G》》,《唐代文史b》,106-109丑A太原山西人民,1986年,薑L的生平和作品有更H的考V。卞文原先表在《江海唹Z》19627月A。

         [7]《太平な》卷一六六,1214-1217丑A北京中O憫蔣あL本,1961年。《な》掖憚_相槸`Y,可坌悸漱T篇b文﹕《蚺_太平な茠漱L_》、《太平な茪犍謋vU部敵y考\》以及《太平な茪慾瑄oD正》,收在他的《古典小SbT》,3-98丑A台北幼滮憭ヾA1985年。

         [8]           b和潘建鬖b《唐惟_文体考》,《文xd》,1999年第6期,提出一疝ss說R唐惟_的]源是桼Q六朝的人物Y情A而非如癡釧S,麰L自六朝的志怪。但b和潘建鶶呇b及正史列捩^蟑惟_的影。我T得,正史列惇O一种比六朝人物Y惕“F”、更具“优”的文本,它憭Y惕饈鉏v楹藆N的惟_作者。

         [9] \U:《云麓漫q》卷八,135丑A北京中O憫蔭誑說A1996年。

         [10]          郭元振在《鰣》和《新唐》中都有。N《鰣》卷九七,3042-3049丑A北京中O憫蔭誑說A1975年;《新唐》卷一二二,4360-4366丑A北京中O憫蔭誑說A1975年。

         [11]          《全唐文》卷三五八,12-14丑A台北O文憫蝦v印1814年武英殿刻本,1961年。

         [12]          《新唐》卷一九一,5509

         [13]          Traditional Chinese Stories: Themes and Variations, ed. Y.M. Ma and Joseph S. M. Lau (New York: Columbia Univ. Press, 1978), p. 1. 此憐酗中慦屆R即擖悍、jg和胡万川C:《中i短篇小Su集》,台北T謘A1979年,但中文版依然沿菑F英文版的S法。擖悍悟Mjg在b及明代《古今小S》中所收的《E保安V家牏》S﹕“疝膝X于《唐》的故事,即使在中鰝“友情文”中,也F得极o特出。”他呇陷ㄗ鴗L的《E保安》。

         [14]          惜霅悸憬Mb文有好几种,但最Hm的bNDenis Twitchett, The Writing of Official History under the T’ang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2). 又Nk保成的T,在《唐研究》第二卷(1996),541-548

         [15]          例如,在Hsiao-peng Lu, “The Fictional Discourse of Pien-wen: The Relation of Chinese Fiction to Historiography,” in Chinese Literature: Essays, Articles, Reviews, 9 (1987), 49-70 一文中, 作者便假i小S和史啋蚳t是辿V的,即小SG正史取材,正史不G小S取材。救假忖]N于余鶱縑G《憟v、R构与中釣々啎》,收在他的b文集《余鶱縝韐b集》,221-255丑A台北T謘A1989年。蚺_中鬗pS、憟v和神O的蚳t,近年s有几种憧X版,例如Sheldon Hsiao-peng Lu, From Historicity to Fictionality: the Chinese Poetics of Narrative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4) 以及Deborah Lynn Porter, From Deluge to Discourse: Myth, History, and the Generation of Chinese Fiction (Alba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1996).

         [16]          汪辟疆在《唐人小S》,245丑A最早指出“宋祁撰唐慼A曾采其事,入唐憬情A文可互。”王韘b《唐人小S校\》,上銦A16-17丑A也S惇O《新唐》的C者,把E保安的故事“C入正史,o”。

         [17]          NTwitchett, The Writing of Official History under the T’ang 及k保成:《鰣憚漸v料S源》,《唐研究》第一卷(1995),353-376

         [18]          《新唐》卷二○五,5827-5828。根据李公佐的《k小娥》改C。N汪辟疆:《唐人小S》,93-97。王韘酗@文b]_﹕《k小娥故事正确性之探》,收在他的《唐人小S研究四集》,194-203丑A台北楔憒L間A1978年。

         [19]          N章群:《通、新唐慾犍@茪pS研究》。

         [20]          此《n憚》附于《V治通》卷二九四,9608丑A北京中O憫蔭誑說A1956年。

         [21]          奇怪的是,宋代的EQ和清代的\翼,都不曾S《鰣》采用小S材料修史。\翼在《廿二史札》卷十六,312丑A北京中O憫蔣あL本,1963年,S“《鰣》前半全用鬘v鬘”。b坌S薯Z代的啋怞釩雂j的影楚A以至大家都不再去追究《鰣》中的小S成分。其縑A《鰣》E非呇酗pS成分。且[一例。《鰣》卷一八四《高力士》,4759丑A提到高力士晚年被流放到巫州滿A“地多蠾茪ㄜ飽A因感揭ㄓ坐瞗R‘U京作斤o,五溪は人采。夷夏砟ㄕP,气味p不改。’”惜@m諰M高力士的戚J,F然源出于唐代郭湜的小S《高力士外》:“又于膜N驧獢A土人不解吃,便jJ曰﹕‘U京秤斤g,五溪は人采。夷夏祕陵瞴A气味堣ㄖ。’使拾之o羹,甚美。”N《{元天x事十种》,112丑A上海古籍出版社排印本,1985年。《高力士外》大u作于唐代宗大憛]766-779)中。《新唐高力士》呇惜@m。

         [22]          N《王EJ文集校注》,金O校注,卷四,298丑A台北新文丰,1998年。王E的信和麂c的回信,都收在王E的悼J文集中。

         [23]          N章群:《通、新唐慾犍@茪pS研究》,63-64 惜@m諵N于《鰣高力士》。

         [24]          N《新唐》卷五,122

         [25]          N《鰣》卷九七,3048-49丑F《新唐》卷一二二,4365-4366。又《V治通》卷二一○,6687-6688云^。其縑A郭元振原本是唐玄宗的一大功臣。他突然被解除兵虳M被h官,据U位c代啋怐漪膍s,是因o唐玄宗挾n基滿A想“痔T皇”的做法。和郭元振同熙Qz分的,x有另一位大臣唐j。唐j后S甚至被S。N旦D、\克苤G《唐玄宗》,87-88丑A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

         [26]          王鞢G《唐人小S校\》,上銦A16

         [27]          N《古今小S》(后改《喻世明言》)卷八。此憚鴠Z于明泰昌元年(1620)或天Q元年(1621),C者o禳A有台北世界憫1958年影印的一版刊本。c代跼あL本h有好几种,最可靠的是布F銂漁晡`本,北京人民文唹X版社,1958年。此校本近年也重印多次。

         [28]          《埋》的明刊本有一c代影印本收在《古本琣膝Z》初集,北京文唹j籍刊行社,1954年。

         [29]          事縣W,唐朝G天韝T^(744)正月起,就“改年o^”,N《鰣》卷九,217丑F《新唐》卷五,144。所以,牛L文中的“天韝Q二年”可S是@R,憪@“天韝Q二^”。有趣的是,《E保安V家牏》也沿用“天韝Q二年”,看S正是照抄牛L文中的@R所致。《新唐》只很邞S郭仲翔“后o蛈{c史,迎保安子,o娶而X以官”,呇陷ㄗ鴠LX官的年份。

         [30]          《全唐文》卷三五八,12-14

         [31]          c滿G《南XX的部族o成和奴び制度》,23-27丑A北京中O憫翩A1965年。

         [32]          Charles Backus, The Nan-chao Kingdom and T’ang China’s Southwestern Frontier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 Press, 1982), pp. 116-7. 此憐酗W本﹕《南X鰫M唐代的西南岋》,林超明W,昆明云南人民,1988年。

         [33]          M. I. Finley, The World of Odysseus, 2nd. ed. (London: Penguin Books, 1979). 芬鄍帣擖vJS考史的作法,在希腊上古史研究中s引起\V,N他在憤e序文中H自己所做的。

         [34]          比如,在繶拲瘙訇穠漱誑鉹j作《唐代交通隋》,台北中央研究院史N所,1985-2002年;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影印本中,他便引用了不少像牛L《E保安》惜@搌《太平な》V料S考史。

                                                                                                  (作者辿魽R台o清O大憟v研究所)

 

本文英文篇名﹕The Historization of Tang Fiction: The Story of Wu Baoan

作者英文姓名:S. F. Lai

作者地址﹕

oC 30013 台o新竹市清O大憟v研究所  o瑞和 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