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琊顏氏與《顏氏家訓》

張文杰

一、

《晉書》卷八十八〈孝友‧顏含傳〉

顏含字弘都,琅邪莘人也。少有操行,以孝聞。

郭璞嘗遇含,欲為之筮。含曰:「年在天,位在人,修己而天不與者,命也;守道而人不知者,性也。自有性命,無勞蓍龜。」(《治家篇》:「吾家巫覡禱請,絕於言議;符書章醮亦無祈焉,並汝曹所見也。勿為妖妄之費」。)

桓溫求婚於含,含以其盛滿,不許。(《治家篇》:「婚姻素對,靖侯成規」、《止足篇》:「先祖靖侯誡子姪曰:「汝家書生門戶,世無富貴,自今仕宦不可過兩千石,婚姻勿貪勢家」。《世說新語‧尤悔第三十三》王渾後妻,瑯琊顏氏女。王時為徐州刺史,交禮拜迄,王將達拜,觀者咸曰:「王侯州將,新婦州民,恐無由答拜。」王乃止。武子以其父不答拜,不成禮,恐非夫婦,不為之拜,謂為顏妾。顏氏恥之。以其門貴,終不敢離。)

與鄧攸深交。或問江左士優劣,答曰:「周伯仁之正,鄧伯道之清,卞望之之節,餘則吾不知也。」其雅重行實,抑絕浮偽如此。

致仕二十餘年,年九十三卒。遺命素棺薄斂。

《宋書》卷七十三〈顏延之傳〉

顏延之好讀書,無所不覽,文章之美,冠絕當時。……文辭藻麗,為謝晦、傅亮所賞。

延之好酒疏誕,不能斟酌當世,見劉湛、殷景仁專當要任,意有不平,……每犯權要。

閑居無事,為〈庭誥〉之文。

延之性既偏激,兼有酒過,肆意直言,曾無遏隱,……。

居身清約,不營財利,布衣蔬食,獨酌郊野,當其為適,旁若無人。

子竣既貴重,權傾一朝,凡所資供,延之一無所受,器服不改,宅宇如舊。

延之與陳郡謝靈運俱以詞彩齊名,自潘岳、陸機之後,文士莫及也,江左稱顏謝焉。所著並傳於世。

卷七十五〈顏竣傳〉

顏竣字士遜,琅琊臨沂人,光祿大夫延之子也。太祖問延之:「卿諸子誰有卿風?」對曰:「竣得臣筆,測得臣文,毚得臣義,躍得臣酒。」竣文集行於世。

卷七十七〈顏師伯傳〉

顏師伯字長淵,琅琊臨沂人,東揚州刺史竣族兄也。父邵,剛正有局力,為謝晦所知。

師伯少孤貧,涉獵書傳,頗解聲樂。

師伯居權日久,天下輻輳,游其門者,爵位莫不逾分。多納貨賄,家產豐積,伎妾聲樂,盡天下之選,園池第宅,冠絕當時,驕奢淫恣,為衣冠所嫉。

《梁書》卷五十〈文學下‧顏協傳〉

顏協字子和,琅邪臨沂人也。七代祖含,……。父見遠,博學有志行。

協幼孤,養於舅氏。少以器局見稱。博涉書,工於草隸。

舅陳郡謝暕卒,協以有鞠養恩,居喪如伯叔之禮,議者重焉。又感家門事義,不求顯達,恆辭徵辟,遊於蕃府而已。

協所撰晉仙傳五篇,日月災異圖兩卷,遇火湮滅。有二子:之儀,之推,並早知名。

《北齊書》卷四十五〈文苑‧顏之推傳〉

顏之推,字介,琅邪臨沂人也。九世祖含,……。父勰,……。世善周官、左氏,之推早傳家業。

虛談非其所好,還習禮、傳,博覽書,無不該洽,詞情典麗,甚為西府所稱。

好飲酒,多任縱,不修邊幅,時論以此少之。

之推聰穎機悟,博識有才辯,工尺牘,應對閑明,大為祖珽所重,令掌知館事,判署文書。……。兼善於文字,監校繕寫,處事勤敏,號為稱職。

有文三十卷,撰《家訓》二十篇,並行於世。曾撰《觀我生賦》,……。

《周書》卷四十〈顏之儀傳〉

顏之儀字子升,琅邪臨沂人也,晉侍中含九世孫。祖見遠,……。父協,……。

之儀幼穎悟,三歲能讀孝經。及長,博涉書,好為詞賦。嘗獻神州頌,辭致雅贍。……有文集十卷行於世.

《舊唐書》卷七十三〈顏師古傳〉

師古,雍州萬年人,齊黃門侍郎之推孫也。其先本居琅邪,世仕江左;及之推歷事周、齊,齊滅,始居關中。父思魯,以學藝稱,……。

師古少傳家業,博覽書,尤精詁訓,善屬文。……師古達於政理,冊奏之工,時無及者。……太宗以經籍去聖久遠,文字訛謬,令師古於祕書省考定五經,師古多所釐正,既成,奏之。太宗復遣諸儒重加詳議,于時諸儒傳習已久,皆共非之。師古輒引晉、宋已來古今本,隨言曉答,援據詳明,皆出其意表,諸儒莫不歎服。於是……頒其所定之書於天下,令學者習焉。貞觀七年,拜祕書少監,專典刊正,所有奇書難字,所共惑者,隨疑剖析,曲盡其源。

奉詔與博士等撰定五禮,……。

有集六十卷。其所注漢書及急就章,大行於世。永徽三年,師古子揚庭……,又表上師古所撰匡謬正俗八卷。

師古弟相時,亦有學業。……有諍臣之風。……性仁友,……。

師古叔父遊秦,……(廉州刺史)撫恤境內,敬讓大行。邑里歌曰:「廉州顏有道,性行同莊、老.愛人如赤子,不殺非時草。」……撰漢書決疑十二卷,為學者所稱,後師古注漢書,亦多取其義耳。

卷一百二十八〈顏真卿傳〉

顏真卿少勤學業,有詞藻,尤工書。開元中,舉進士,登甲科。事親以孝聞。……

卷一百八十七下〈忠義下‧顏杲卿傳〉。

顏杲卿,琅邪臨沂人。世仕江左。五代祖之推,北齊黃門侍郎、修文館學士,齊亡入周,始家關內,遂為長安人焉。父元孫,垂拱初登進士第,……。(杲卿)性剛直,有吏幹。開元中,為魏州錄事參軍,振舉綱目,政稱第一。

(唐)林寶撰《元和姓纂》卷四〈顏‧琅琊江都條〉

〈大唐故桂州始安縣丞雲騎尉顏府君(萬石)墓誌名并序〉(周紹良、趙超 編《唐代墓誌彙編》調露023

府君諱萬石,……琅琊人也。曾祖協,……。祖之儀,……。父昶,……。

〈唐故左內率府兵曹參軍顏府君(元貞)墓誌銘并序〉(周紹良、趙超 編《唐代墓誌彙編續集》開成016

公諱元貞,,……琅琊人也。懿哉聖賢之後,代有所稱,爰自兗公,至北齊黃門侍郎,盛列清風,輝煥史冊。公則黃門武世孫也。……夫人廣平程氏,有子二人:長曰還期,早亡;次曰仙期,自弱冠從舉京師,為宗叔魯公所留,旋遇羯胡逆亂,盜擾中原,未遂營舉。

〈世系譜序〉(顏真卿撰,《全唐文》卷337

〈晉侍中右光祿大夫本州大中正西平靖侯顏公(含)大宗碑〉(顏真卿撰,《全唐文》卷339

〈唐故通議大夫行薛王友柱國贈秘書少監國子祭酒太子少保顏君(惟貞)碑銘〉(顏真卿撰,《全唐文》卷340

〈秘書省著作郎夔州都督長史上護軍顏公(勤禮)神道碑〉(顏真卿撰,《全唐文》卷341

〈朝議大夫守華州刺史上柱國贈秘書監顏君(元孫)神道碑銘〉(顏真卿撰,《全唐文》卷341

〈正議大夫行國子司業上柱國金鄉縣開國男顏府君(允南)神道碑銘〉(顏真卿撰,《全唐文》卷341

〈左衛率府兵曹參軍賜紫金魚袋顏君(幼輿)神道碑銘〉,(顏真卿撰,《全唐文》卷341

〈朝議大夫行江陵少尹兼侍御史荊南行軍司馬上柱國顏君(允臧)神道碑銘〉(顏真卿撰,《全唐文》卷341

〈攝常山郡太守衛尉卿兼御史中丞贈太子太保忠節京兆顏公(杲卿)神道碑銘〉(顏真卿撰,《全唐文》卷341

〈杭州錢塘縣丞殷府君夫人顏君神道碑銘〉(顏真卿撰,《全唐文》卷344

〈曹州司法參軍秘書省麗正殿二學士殷君墓誌銘〉(顏真卿撰,《全唐文》卷344

〈祭姪季明文〉(顏真卿撰,《全唐文》卷344

〈祭伯父豪州刺史文〉(顏真卿撰,《全唐文》卷344

〈顏魯公行狀〉(殷亮撰,《全唐文》卷514

〈顏真卿墓誌銘〉(令狐垣撰)

《顏魯公年譜》(留元剛撰)

《顏氏家訓‧序致篇》

《顏氏家訓‧後娶篇》:思魯等從舅殷外臣,……。

《顏氏家訓‧勉學篇》:思魯等姨夫彭城劉靈,……。

《唐人軼事彙編》卷十二〈顏元孫〉條

顏元孫,字聿修,昭甫之子。少孤,養於舅殷仲容家。尤善草隸。……著《干祿字書》,行於世。

卷十四〈顏杲卿〉條。

卷十八〈顏真卿〉條。

卷三十六〈顏詡〉條

顏詡,魯郡公真卿之後,唐末徙居禾川。詡少孤,兄弟數人,侍繼母以孝聞。雅辭翰,謹禮法,多循先業。迨末年,一門百口,家法嚴肅,男女異序,少長敦睦。子姪二十餘人,皆服儒業,……。詡聞子弟有與賓客戲者,未嘗面責,手寫韋昭〈博弈論〉署于屋壁,使之自愧。家人未嘗見其喜慍。

《太平廣記》卷三二〈顏真卿〉條

卷三八三〈顏畿〉條

卷四五六〈顏含〉條

 

〈唐故顏君(弘憲)墓誌銘并序〉(周紹良、趙超 編《唐代墓誌彙編》永徽056

君諱□,字弘憲,魯國瑯琊人也。祖太和,……父伽……長子汾州孝義縣尉仁楚,次子潤州曲阿縣尉義玄,……。(《新唐書》卷六十〈藝文志〉載 :「《圖經》七卷,顯慶四年,英國工李勣、太尉長孫無忌……禮部主事顏仁楚、右監門府長史蘇敬等撰」。)

〈唐故顏君(人)墓誌銘并序〉(周紹良、趙超 編《唐代墓誌彙編》永徽072

君諱人,字婆仁,魯國人也。……曾祖黯,……祖端……父徹……。

〈唐故銀清光祿大夫和州刺史上柱國瑯琊縣開國伯顏府君(謀道)墓誌銘〉(周紹良、趙超 編《唐代墓誌彙編》開元123

公諱謀道,字宗玄,瑯琊臨沂人也。……曾祖慶,……祖亮……父顗……夫人會稽虞氏,隋內史侍郎世基之孫,簡州刺史遜之女,……。(《新唐書》卷六十〈藝文志〉載「《顏顗集》十卷」。)

 

二、

王利器《《顏氏家訓》集解》(增補本)(北京,中華書局)、王叔岷《《顏氏家訓》斠補》(台北,藝文印書館)、李振興等《新譯《顏氏家訓》》(台北,三民書局)、周法高《《顏氏家訓》彙注》(台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劉國石〈八十年代以來《顏氏家訓》研究概述〉(《中國史研究動態》1997年第4期),分別就(1)《家訓》產生的歷史背景(2)《顏氏家訓》教育思想(3)《顏氏家訓》經濟思想(4)顏氏家學文化(5)《顏氏家訓》反映當代社會習俗。

陸靜、蒙一丁〈從《顏氏家訓》看顏之推對門閥士族頹風的批判〉(《吉林師範學院學報》1987年第2期)。

封海清〈瑯琊顏氏研究—兼論文化在世族仕宦過程中的重要作用〉(《昆明師專學報》1989年第3期)。

唐長孺〈讀《顏氏家訓‧後娶篇》論南北嫡庶身分的詫異〉(《歷史研究》1994年第1期)。

三、

南北社會風俗

《顏氏家訓‧後娶篇》:江左不諱庶孽,……河北鄙於側出……。

《顏氏家訓‧治家篇》:今北土風俗,率能恭儉節用,以贍衣食;江南奢侈,多不殆焉。

《顏氏家訓‧治家篇》:江東婦女,略無交遊,……。鄴下風俗,專以婦持門戶,……。南間貧素,皆事外飾,車乘衣服,必貴齊整,家人妻子,不免飢寒。河北人事,多由內政,綺羅金翠,羸馬脺奴,僅充而已,……。

《顏氏家訓‧風操篇》:南人冬至歲首,不詣喪家;若不修書,則過節束帶以申慰。北人至歲之日,重行弔禮;禮無明文,則吾不取。南人賓至不迎,相見捧手而不揖,送客下席而已;北人迎送並至門,相見則揖,皆古之道也,吾善其迎揖。

《顏氏家訓‧風操篇》:江南輕重,各有謂號,具諸書儀;北人多稱名者,乃古之遺風,吾善其稱名焉。

《顏氏家訓‧風操篇》:江南人事不獲已,須言閥閱,必以文翰,罕有面論者。北人無和,便爾話說,及相訪問。

《顏氏家訓‧風操篇》:江南餞送,下泣言離。……北間風俗,不屑此事,歧路分離,歡笑分首。

《顏氏家訓‧風操篇》:江南風俗,字茲以往,高秩者,通呼為尊,同昭穆者,雖百世猶稱兄弟;若對他人稱之,皆云族人。河北士人,雖三二十世,猶呼為從伯從叔。

《顏氏家訓‧風操篇》:江南喪哭,時有哀訴之言耳;山東重喪,則唯呼蒼天,期功以下,則唯呼痛深,便是號而不哭。

《顏氏家訓‧風操篇》:江南凡遭重喪,若相知者,同在城邑,三日不弔則絕之;除喪,雖相遇則避之,怨其不已憫也。有故及道遙者,致書可也;無書亦如之。北俗則不爾。江南凡弔者,主人之外,不識者不執手;識輕服而不識主人,則不於會所而弔,他日修名詣其家。

 

《顏氏家訓‧勉學篇》:梁朝全盛之時,貴遊子弟,多無學術,至於諺云;「上車不落則著作,體中何如則秘書。」

《顏氏家訓‧涉務篇》:吾見世中文學之士,品藻古今,若指諸掌,即有試用,多無所堪。……晉朝南渡,優借士族;故江南冠帶,有才幹者,擢為令僕以下尚書郎中書舍人以上,典掌機要。其餘文義之士,多迂誕浮華,不涉事務,纖維過失,又惜行捶楚,所以處於清高,蓋護其短也。

《顏氏家訓‧涉務篇》:梁世士大夫,皆尚褒衣博帶,大冠高履,出則車輿,入則扶持,郊郭之內,無乘馬者。

《顏氏家訓‧省事篇》:齊之季世,多以財貨託附外家,諠動女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