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摭言》卷一、二導讀

                                                              宋德熹

 

一、《周禮》,鄉大夫具鄉飲酒之教:《周禮》卷9〈地官‧司徒〉:「鄉老,二鄉則公一人。鄉大夫,每鄉卿一人。…鄉大夫之職,各掌其鄉之政教禁令。正月之吉,受教法于司徒,退而頒之于其鄉吏,使各以教其所治,以考其德行,察其道藝。…以歲時入其書。三年則大比,考其德行、道藝,而興賢者,能者。鄉老及鄉大夫帥其吏與其眾寡,以禮禮賓之。厥明,鄉老及鄉大夫、群吏獻賢能之書于王,王再拜受之,登于天府,內史貳之。退而以鄉射之禮五物詢眾庶,一曰和,二曰容,三曰主皮,四曰和容,五曰興舞。此謂使民興賢,出使長之;使民興能,入使治之」。《儀禮》卷8〈鄉飲酒禮〉鄭玄注:「今郡國十月行此飲酒禮,以黨正每歲邦索鬼神而祭祀,則以禮屬民而飲酒于序以正治謂之說。然此篇無正齒位之事焉。凡鄉黨飲酒,必於民聚之時,欲見其化,知尚賢尊長也」。賈公彥疏:「凡鄉飲酒之禮其名有四。案此儠撖鉯蚺孜m飲酒,一也;又案鄉飲酒義云六十者坐五十者立侍是黨正飲酒,亦謂之鄉飲酒,二也;鄉射州長春秋習射於州序先行鄉飲酒,亦謂之鄉飲酒,三也;案鄉飲酒義又有卿大夫士飲國中賢者用,鄉飲酒四也」。關於鄉飲酒禮,詳參楊寬《古史新探》、姚偉鈞〈鄉飲酒禮探微〉,《中國史研究》1999~1、曾佩芬,《鄉飲酒禮的源流及其社會功能》,臺大中文所碩士論文(2000)。姜漢椿校注頁1。

二、鄉舉里選:詳參勞榦,〈漢代察舉制度考〉,《中研院史語所集刊》17(1948)、鄭欽仁,〈鄉舉里選——兩漢的選舉制度〉,收入《中國文化新論制度篇》(臺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82)、黃留珠,《中國古代選官制度述略》(西安:璁銴H民出版社,1989)。

三、孝廉:詳參邢義田,〈東漢孝廉的身分背景〉,收入氏著《秦漢史論稿》(台北:東大圖書公司,1987)、邢義田,〈允文允武:漢代官吏的一種典型〉,《中研院史語所集刊》75~2(2004)。姜漢椿校注頁2。

四、天下上計集於大司徒府:《漢書》卷6〈武帝紀〉師古曰:「計者,上計簿使也,郡國每歲遣詣京師上之。偕者,俱也。令所徵之人與上計者俱來,而縣次給之食。後世誤,因承此語,遂總謂上計為計偕。闞駰不詳,妄為解說,云秦漢謂諸侯朝使曰計偕。偕,次也。晉代有計偕簿。又改偕為階,失之彌遠,致誤後學。」,關於上計,詳參高恆,〈漢代上計制度論考——兼評尹灣漢墓木牘〈集簿〉〉,收入氏著《秦漢簡牘》中《法制文書輯考》(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8)、吳昌廉,《兩漢計偕考》(臺北:蘭臺出版社,1996)、嚴耕望,《中國地方行政制度史》甲部《秦漢地方行政制度》,中研院史語所專刊之四十五A(1963)。姜漢椿校注頁2。

五、所在監及官學唐代官學包括國子學、太學、四門學、律學、書學、算學(以上總稱為中央六學,玄宗天寶九載增設廣文館,改稱為七學,此外尚有弘文館、崇文館、太醫署所屬之醫、鍼、按摩、咒禁諸科等)及府州縣學(其後尚有鄉學、里學)。詳參高師明士,《中國中古的教育與學禮》第一篇第三章〈唐代官學〉(台北:台大出版中心,2005)。另參任育才,《唐型官學體系之研究》(台北:五南圖書公司,2007)。姜漢椿校注頁4。

六、雜文:詳參高師明士,《隋唐貢舉制度》第二章〈唐代的貢舉制度〉,徐松《登科記考》卷2指出「雜文兩首,謂箴、銘、論、表之類。開元間,始以賦居其一,或以詩居其一,亦有全用詩賦者,非定制也。雜文之專用詩賦,當在天寶之季。」另參《唐摭言》卷一〈試雜文〉。姜漢椿校注頁6、20。

七、觀察使:即觀察處置使,肅宗乾元元年改採訪處置使為觀察使,詳參池田溫,〈採訪使考〉,《第一屆國際唐代學術會議論文集》(台大,1989)。姜漢椿校注頁6。

八、進士登科記:《唐語林》卷四〈企羨篇〉載「進士張倬,濮陽王柬之曾孫也,時初落第,兩手捧登科記頂之曰:「此千佛名經也。」其企羨如此。」關於唐代登科記,詳參(清)徐松撰,孟二冬補正,《登科記考補正》(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2003)。卷首有趙傪《登科記敘》,孟二冬〈自序〉並詳列岑仲勉《登科記考訂補》、陳尚君《登科記考正補》及吳在慶《唐五代文史叢考‧登科年考》等多種參考書目。姜漢椿校注頁7。

九、侯君素:即侯白,《隋書‧侯白傳》載「(陸)爽同郡侯白 ,字君素,好學有捷才,性滑稽,尤辯俊。舉秀才,為儒林郎。通侻不恃威儀,好為誹諧雜說,人多愛狎之,所在之處,觀者如市。楊素甚狎之。素嘗與牛弘退朝,白謂素曰:「日之夕矣。」素大笑曰:「以我為牛羊下來邪?」高祖聞其名,召與語,甚悅之,令於秘書修國史。每將擢之,高祖輒曰「侯白不勝官」而止。後給五品食,月餘而死,時人傷其薄命。著旌異記十五卷,行於世。」姜漢椿校注頁7。

十、李肇撰《國史補》:參黃永年,《唐史史料學》(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2002),頁147。關於唐代貢舉陋習與弊端,詳參傅璇琮,《唐代科舉與文學》第十、十一、十二章(台北;文史哲,1994)、吳宗國,《唐代科舉制度研究》(遼寧大學出版社,1992)、李師樹桐,〈唐代科舉制度與士風〉,收入《唐史新論》(台北:中華書局,1972)、吳在慶,《唐代文士的生活心態與文學》第二編(合肥:黃山書社,2006)。姜漢椿校注頁8。

十一、三銓:《唐六典》卷二〈尚書吏部〉載「以三銓分其選,一曰尚書銓,二曰中銓,三曰東銓」,詳參寧欣,《唐代選官制度》第二章〈唐代的銓選制〉(台北:文津出版社,1995)。劉後賓,〈唐前期文官的出身與銓選〉,收入吳宗國主編,《聖唐政治制度研究》(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2003)。姜漢椿校注頁9。

十二、大宴於曲江亭子謂之「曲江會」:詳參宋德熹,〈長安之春-唐代曲江宴遊之風尚〉,收入《唐史識小-社會與文化的探索》(台北:稻鄉,2009),頁309-314、楊婷雅,〈盛世縮影-唐代曲江研究〉(中興大學歷史系碩士論文,2008),頁124-133。

十三、實錄:詳參楊家駱,《舊唐書述要》附載〈唐實錄表〉、邱添生,〈唐代設館修史制度探微〉,《台灣師大歷史學報》14期(1986),頁1-33。姜漢椿校注頁13。

十四、世祿:《史記》卷卅〈平準書〉曾提到「世家子弟」一詞,劉宋裴駰集解引魏。如淳曰:「世世有祿秩家」。姜漢椿校注頁14。

十五、律書、算學:參高師明士,《隋唐貢舉制度》,頁83-85舉實例為證。始置律學博士,詳參邢義田,〈秦漢的律令學──兼論曹魏律博士的出現〉,《中研院史語所集刊》54~4 (1983)。姜漢椿校注頁15

十六、博士、助教:學官名,詳參高師明士,《中國中古的教育與學禮》第一篇第四章〈隋唐的學官〉姜漢椿校注頁15

十七、兼習吉凶禮,公私有禮,令示儀式:吉凶禮為五禮之二,另三禮為軍、賓、嘉,詳參陳寅恪,《隋唐制度淵源略論稿‧禮儀章》、胡戟,《中華文化通志‧禮儀志》第十章〈隋唐禮儀的輝煌〉及下篇〈五禮分敘〉(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張文昌,《唐代禮典的編纂與傳承──以《大唐開元禮》為中心》第四章(台北:花木蘭文化出版社,2008)、〈唐宋禮書研究──從公禮到家禮〉(台大史研所博士論文,2006)。關於吉凶書儀、禮儀的問題,詳參吳麗娛,《唐禮摭遺-中古書儀研究》第二、七章(北京:商務印書館,2002)姜漢椿校注頁13

十八、私學:詳參高師明士,《中國中古的教育與學禮》第二篇第二章〈唐代的私學〉、第三章〈敦煌的私學〉姜漢椿校注頁13

十九、奉常(太常):為九卿(寺)之一,詳參郁賢皓、胡可憲著,《唐九卿考》卷二〈太常寺〉(北京:社會科學出版社,2003)。姜漢椿校注頁18

二十、考功員外郎:唐代前期(玄宗開元二十四年以前)貢舉主考官,詳參宋德熹,〈唐代前期吏部考功員外郎的身分背景〉,收入《唐史識小-社會與文化的探索》。關於考外人名的資料,詳參該文頁141所舉勞格、趙鉞,《唐尚書省郎官石柱題名考(二種)》(北京:中華書局,1995)、岑仲勉〈郎官石柱題名新著錄〉,《中研院史語所集刊》8-1。關於唐代知貢舉(後半期主要為禮部侍郎),另參傅璇琮,《唐代科舉與文學》第九章。姜漢椿校注頁18

二十一、答策(試策):詳參陳飛《唐代試策考述》(北京:中華書局,2002)。姜漢椿校注頁21

二十二、謁先師:即廟學制與釋奠禮制,詳參高師明士,《中國中古的教育與學禮》第三編第一、二、三章。姜漢椿校注頁 22

二十三、清資官:《舊唐書》卷42〈職官志〉載「職事官資,則清濁區分,以次補授」,《唐六典》卷二〈尚書吏部〉指出「凡出身非清流者,不注清資之官」;同書同卷又指出清望官,「謂內外三品已上官,及中書、黃門侍郎,尚書左、右丞,諸司侍郎,并太常少卿、秘書少監、太子少詹事,左、右庶子,左、右率及國子司業」。姜漢椿校注頁23

二十四、神州:廣義指中州,狹義指京兆畿府,相關討論可參伍伯常,〈「情貴神州」與「所業唯官」──論唐代家族的遷徙與仕宦〉,《東吳歷史學報》第二十期(2008),頁3註一。姜漢椿校注頁26、27

二十五、大尹:指京兆尹,詳參張榮芳,《唐代京兆尹研究》(台北:學生書局,1987)。姜漢椿校注頁27、28、29

二十六、公乘億:另參《唐摭言》卷八〈憂中有喜〉。姜漢椿校注頁29、165

二十七、羅隱(貌陋負冤):十舉不中,參《唐六典》卷二〈尚書吏部〉提及「以四事擇其良:一曰身,二曰言,三曰書,四曰判」,傳說中的鍾馗也因四事中之身的條件(德宗嫌其貌醜),宰相又出言相辱,鍾馗大怒,奪劍自刺,並撞柱而死。關於唐代下層士人失落的貢舉之路,可參黃雲鶴,《唐代下層士人研究》第一、二章(石家莊:河北人民出版社,2006)、尚永亮,《科舉之路與宦海浮沉》(台北:文津出版社)。姜漢椿校注頁30、33

二十八、薛渾:詳參宋德熹,〈唐代河東薛氏門風再探〉,收入《第四屆唐代文化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台南:成功大學,1999)。姜漢椿校注頁31

二十九、黃頗:《太平廣記》卷184〈貢舉七〉引李綽《尚書故實》載「有黃生者,擢進士第。人問與頗同房否?對曰:「別洞。」黃本溪洞豪姓,生故以此對,人雖咍之,亦賞其直實也。」姜漢椿校注頁33

三十、鎮三峰:三峰指華州,華山有落雁、朝陽、蓮花三峰。令狐楚於憲宗元和十三年為華州刺史,詳參郁賢皓,《唐刺史考全編》1第一編〈京畿道〉卷三〈華州〉(合肥:安徽大學出版社,2000),頁90。姜漢椿校注頁36

三十一、從事:州郡長官自辟僚屬謂之,詳參戴偉華,《唐方鎮文職僚佐考》(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1994)。姜漢椿校注頁36

三十二、丞郎:《唐國史補》卷下〈論尚書丞郎〉載「故今議者以(左右)丞(侍)郎為貴」,詳參嚴師耕望,《唐僕尚丞郎表》(中研院史語所專刊之三十六,1956)。姜漢椿校注頁37

三十三、江西:參黃玫茵,《唐代江西地區開發研究》(台大歷史所碩士論文,1994)。姜漢椿校注頁35、38

三十四、量移:參陳俊強,〈唐代量移試探〉,收入中國唐代學會、中正大學中文系、歷史系合編,《第五屆唐代文化學術研討會論文集》(高雄:麗文文化事業,2001)。姜漢椿校注頁43

三十五、公侯之淺深與著綠袍:《舊唐書》卷45〈輿服志〉載「貞觀四年又制,三品已上服紫,五品已下服緋,六品、七品服綠,八品、九品以青……上元元年八月又制……文武三品已上服紫,金玉帶。四品服深緋,五品服淺緋,並金帶。六品服深綠,七品服淺綠」,詳參周錫保《中國古代服飾史》第七章(北京:中國戲劇出版社,1984),頁177、原田淑人,《唐代服飾》(東文庫論叢第五十一1975),頁56-58、李怡,《唐代文官服飾文化研究》(知識產權,2008)姜漢椿校注頁4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