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摭言》卷一導讀

廖惠霖

 

一、計:所謂「計」,乃計薄也,即地方政府之政務報,每年由朝集使呈送至尚書戶部者也,。朝集使送「計」至京時,亦攜進貢之物,謂之貢篚。任育才,〈唐代科舉制度述論〉,《興大文史學報》,第7期,156

二、唐沿隋法漢:「隋文帝廢九品官人法,就動機而言,隋文帝此舉不能被視為朝廷欲廢止門閥制度,只能視為修正並改良。世襲享有政治特權的門閥子弟人數到了隋代已經過多,沒有那麼多的職位可供他占用,故門閥本身也必須制定一套客觀的出身入仕法,隋代的考試制度的主有功能是解決士族之間「圈內競爭」的問題。」高明士,《隋唐五代史》(臺北:里仁出版社,2006),頁47

問題:唐代哪些考試制度沿襲隋代?哪些是法漢?那因襲的原因有哪些?是否也包括「圈內競爭」的問題,為自己解套的方式?社會、經濟的不安才是真正鬆綁嚴格考試制度的主因,甚至是階級出現流動的現象?(例如鄉貢,中下層的地主階級,讓這些人聽話,屬於攏絡的手段-人事權?

三、上州歲貢三人,中州二人,下州一人:《通典》說:「大唐貢士之法,多循隋制,上郡歲三人,中郡二人,下郡一人,有才能者無常數」又說「其不在館學而舉者謂之鄉貢。舊令諸雖一二三人之限,而實無常」可知唐代的鄉貢人數承襲隋代。

四、行鄉飲禮:鄉飲酒禮」,引《通典》卷一30《禮》九○和《通鑑》卷二一二開元六年八月「頒鄉酒禮於州縣」條胡三省注,可以見其大概:『唐鄉飲酒於州縣,刺史為主人,先召致仕鄉有德者謀之,賢者為賓,其次為介,其次為眾賓,與之行禮。縣則令為主,鄉之老人年六十以上有德望者一人為賓,次一人為介,又其次為三賓,又其次為眾賓。年六十者三豆,七十者四豆,八十者五豆,九十者及主人皆六豆。主、賓、介三賓、眾賓既升,即席,王持瑟升自階就位,鼓《鹿鳴》。卒歌,笙入立於堂下北面,奏《南陔》。乃間歌,歌《南有嘉魚》,笙《崇丘》,乃合樂《周南‧關睢》、《日南‧鵲巢》。……』可知其禮至為繁縟。傅璇琮,《唐代科舉與文學》(臺北:文史哲出版社,1994),頁55

『唐代貢人的鄉飲酒禮,當始於開元六年,然後定於開元七年令及二十五年令。在開元六年以前,係依「舊章」而行其禮,此「舊章」即隋制,《隋書》卷9〈禮儀志〉有「州、郡、縣亦每年於學一行鄉飲酒禮。」』高明士,《隋唐貢舉制度》(臺北:文津出版社,1999),頁126

五、國子監:《新唐書‧選舉志》所載,國子學生徒三百人,「以文武三品以上子孫若從二品以上曾孫及勛官二品、縣公、京官四品帶三品勛封之子為之」;太學生五百人,「以五品以上子孫、職事官五品期親若三品曾孫及勛官三品以上有封子為之」;四門學生一千三百人,其中五百人「以勛官三品以上無封,四品有封及文武七品上子為之」;八百人「以庶人之俊者為之」;律學生五十人,書學生三十人,算學三千人,「五品以下及庶人之通其學者為之」。可知愈高品級官僚的子弟愈容易入仕。

六、孫伏伽:「太宗立,或告王陰養士,交境外.詔中書令宇文士及往代,蘋鰝活D士及繩之急,左右恐,欲劫王由間道趨長安自明,不即北奔突厥.士及露劾,帝復遣侍御史孫伏伽鞫視,無異辭,遂賜死.六世孫回,別傳」。《新唐書》,卷七十八 ,列傳第三 長樂王李幼良,頁3521

七、前進士:入仕在中國古代稱「釋褐」、「解褐」,有時又稱「褫褐」、「解巾」、「脫巾」、「脫麻」皆是釋去布衣穿戴官員衣冠之意。唐代舉人及第後未仕前稱「前進士」或「前明經」,有時也直接稱進士、明經。劉海峰,《唐代教育與選舉制度綜綸》(臺北:文津出版社,1991),頁108

八、座主:座主一詞,至遲在開元七年(719)已見於記載,《唐大詔令集》卷二九開元七年二十月《皇太子詣太學詔》,對參加皇太子齒胄禮的陪位官根據官品高低,賜物各有差,“座主加二等”詔令中特別申明“弘風闡教,尚德尊師”和詔令文義來看,此處座主是指“登座說經”的原國子祭酒,時任左散騎常侍,皇太子侍讀的褚無量,而不是掌貢舉的主司。吳宗國,《唐代科舉制度研究》,(瀋陽:遼寧出版社,1997年),頁210

九、合保:報考中央這時候,舉子有立好五人聯保的保證書。高明士,《隋唐貢舉制度》,(臺北:文津出版社,1999),頁100

十、曲江:「長安城的東西部的曲池附近是長安城內最有名的風景區,每年花季期間,王公庶人皆在此流連忘返。唐中後期,科舉考試的中第者也在這裡舉行曲江宴,得參與這類社交活動是士人身分的榮譽象徵。」高明士,《隋唐貢舉制度》,(臺北:文津出版社,1999),頁61深入了解「曲江」可參考傅璇琮《唐代科舉與文學》此書中討論至曲江的地理位置、文人的寫作題材、曲江宴所造成的風氣等等議題。和楊婷雅碩士論文〈盛世縮影唐代曲江研究〉。

十、進士科始於隋大業中:學者對於進士科的創建時間提出眾多異議,有的認為進士科始見於隋文帝,有的認為進士科始見於隋煬帝,有的認為進士科始於唐代。最早而且有系統探討貢舉制度起源是鄧嗣禹「科舉之制,肇基於隋,碻定於唐。…僅有策問,不能謂之考試」…總之,有貢舉制度之起源,迄今為止不外乎三種論點,1、就考試技術之改進而論,謂起源於隋,美備於唐,甚至斷定創立於唐;2、就廢棄德行、專重才學而論,謂起源於隋;3、就分科舉人而論,謂起源於隋。不論何種說法,起源於隋,仍是學界一般的看法。高明士,《隋唐貢舉制度》,(臺北:文津出版社,1999),頁8-11

十一、李肇:李肇國史補三卷,翰林學士,坐薦柏耆,自中書舍人左遷將作少監.《新唐書》,志,卷五十八 ,頁1463。

關於唐代士人對於科舉心態的相關文章可參考吳在慶《唐代文士的生活心態與文學》討論的議題涵括士人的一生,從小時候讀書,科舉求仕的心情歷程,官場的風習,求取功名成功與失敗的心態,看士人如何面對仕場而採用積極與消極的人生觀。吳在慶,《唐代文士的生活心態與文學》(合肥:黃山書社,2006)

十二、鄉貢:鄉貢是由縣一級考試,經過淘汰,選取若干名送到中央,然後會同生徒一起參加尚書省的有關機構考試(前期是吏部考功司,開元以後禮部)。鄉貢是唐代選拔官吏制度有別於過去時代察舉制和九品中正制的主要的標誌,這就是:一是經過逐級考試,憑考試成績決定取捨和名次高低,二是所謂「懷牒自列於州、縣」,不分門第高下,不問士族寒門,都可以按照正常條件報名投考,因此中唐時的李肇,在其所著《國史補》中,就簡單明瞭地說「投刺謂之鄉貢」。傅璇琮,《唐代科舉與文學》,(臺北:文史哲出版社,1994年),頁46。

十三、貢舉:科舉之正式名稱宜曰:「貢舉」且貢與舉各有所指,這是唐代的用法。…《大寶律》當有與《養老‧職制律》相當的律文存在。此事說明唐、日雙方在法制上將貢舉一詞分為二義,一為貢人,一為舉人,合而曰貢舉。貢人指地方上貢到中央應考諸人,舉人指由學校出身(含中央與地方)或臨時詔舉(即所謂制舉)而應貢舉考試者。貢人在唐即所謂鄉貢,日本通稱為貢人)。高明士,《隋唐貢舉制度》(臺北:文津出版社,1999年),,頁376-377。

十四、謁先師:「玄宗開元五(717)年,規定朝見後,接著到國子監孔廟拜謁孔子,然後請學官開講,舉子們可提出質問。朝中清資官五品以上大臣及地方來的朝集使,並往觀禮,可謂相當隆重。這個謁聖禮,象徵意義恐大於實質意義。也就是政府除提示舉子應尊聖、敬老以外,並提示教育重於考試。以後各朝代,都能遵循實施,同時也影響後來的高麗、朝鮮王朝。」高明士,《隋唐貢舉制度》,(臺北:文津出版社,1999年),頁101

十五、請托:請托之風始於武則天時期,武則天採取各措施,廣開入仕路,使一般地主士人擁入官揚;又不斷下令舉荐人才,大開制科,破格用人,使一般官吏有可能迅速升遷。一些科舉出身者不僅升入五品,跨進了高級官吏通貴的行列,而且有的還做到了侍郎、尚書以至宰相。吳宗國,《唐代科舉制度研究》,(瀋陽:遼寧出版社,1997年),頁222

十六、禮部侍郎:考功員外郎從六品上,禮部侍郎正四品下。有關考功員外郎可參考宋德熹,2005,〈唐代前期吏部考功員外郎的身分背景〉,第七屆唐代文化學術研討會(台北:台北大學),刊於2006《興大歷史學報》第十七期,PP.4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