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摭言》卷二導讀

黃兆宇

 

一、       神州解送…謂之「等第」據吳在慶、劉心所撰之〈唐代科場弊病略論─以中晚唐數次科場案為例〉一文認為,舉子以等第薦送,特別是名列較前者,登第的可能性越大。

二、       得之者搏躍雲衢搏躍,元人郝經的《陵川集》卷23〈請舅氏許道士出圜堵書〉載:「馳突搏躍以喪其良心,昧其明X焉」;姜漢椿將“搏躍”解釋為“迅速高升”,有譬喻之意(詳參《唐摭言校注》卷2,頁27)。雲衢,在《晉書》卷25、《舊五代史》卷93、《五禮通考》卷19中,皆可譬喻為“朝廷”。

三、       《神州等第錄》《紺珠集》卷4〈神州等第〉:「神州解送,自開元、天瓣宏琚A率以在上十人,謂之“等第”,必求名實相副者。小宗伯選之,或至渾化不然,十得七八,茍被黜者,多則牒貢院請落由。故有《神州等第錄》以紀得人之盛。後多為形勢之人所占,遂不足貴矣」。

四、       盧宗回,據《萬姓統譜》卷11記載:「字望淵,南海人。少時讀書忘嶺飽A同眴朱之,毆宗窗A宗絰嘗瞻ㄝ。舉元和進士,累官集賢校理」。而據宋人沈括所撰之《夢溪筆談》卷14曰:「長安慈恩寺塔有唐人盧宗窗A一詩頗佳,唐人諸集中不載,今記于此:『東S曉日上翔鸞,西轉蒼龍拂露盤,渭水冷光薩忖哄A玉峰晴色墮欄干;九重麻鰤悎t見,百二山河表媃[,暫輟去蓬悲不定,一蛌鰿伀瑼囍w』」。

五、       絕僥幸請托之路,有推賢讓能之風:據吳在慶、劉心〈唐代科場弊病略論─以中晚唐數次科場案為例〉的研究,中晚唐時期科場弊病頗多。文中更特別歸納六個案例的共同原因,並點出此乃“請託”之風氾濫所造成。

六、       「殘月如新月:唐人鄭谷[1]的《雲臺編》卷中〈京兆府試殘月如新月〉有載:「榮落何相似,初終j一般;猶疑和夕照,誰信墮朝寒。水木輝華g,詩家比象難;佳人應誤拜,棲鳥反求安。屈指期輪滿,何心謂影殘;庾樓清賞處,吟徹曙鐘看。另一方面,宋人樓鑰也曾經嘗試以此題作詩:「近晦月猶在,蕭騷夜向晨。已殘幾欲盡,忽見恍如新。老桂沈清影,餘輝釦半輪。纖纖兩頭玉,皎皎一鉤銀。明似哉生際,光疑太逼真。妝樓誰起早,深拜誤佳人」(《攻媿集》卷12)。

七、       沈駕:關於沈駕此人,《唐語林》卷2有記述相關,「h庭筠、鄭瀆、何涓、周鈴、朱耘、沈駕、周繫,以詞翰顯」;而在唐人康駢所撰之《劇談錄》卷下〈元相國謁李賀〉也有記載,「h庭筠、鄭瀆、何、周鈐、宋耘、沈駕、周繁,以詞賦標名」,可見此人以詞稱善。

八、       羅隱:據《舊五代史》卷24〈羅隱列傳〉載:「羅隱,餘杭人。詩名於天下,尤長於詠史,然多所譏諷,以故不中第,大為唐宰相鄭畋、李蔚所知。隱雖負文稱,然貌古而陋。畋女幼有文性,嘗覽隱詩卷,諷誦不已,畋疑其女有慕才之意。一日,隱至第,鄭女垂簾而窺之,自是絕不詠其詩。唐廣明中,因亂歸鄉里,節度使錢鏐辟為從事。開平初,太祖以右諫議大夫徵,不至,魏博節度使羅紹威密表推薦,乃授給事中。年八十餘,終於錢塘」,據正史可以補足《唐才子傳》卷7中所述羅隱屢試不第的原因;《唐才子傳》卷7載:「字昭諫,錢塘人也。少英敏,善屬文,詩筆尤俊,養浩然之氣。乾符初舉進士,累不第」。但另一方面,據宋人韓淲所撰之《澗泉日記》卷下載:「羅隱,新城人,唐光坐T年辣V王表薦為錢塘令,遷著作郎,辟掌書記。天祐三年充判官。梁開平二年授給事中,三年遷發運使。是年,卒葬于定山,金部郎中沈崧銘其墓」,在籍貫上雙方明顯不同。

九、       倪曙:據《淳熙三山志》卷26記載:「字孟,觼x人,仕劉隱為工部侍郎、平章事」。而《萬姓統譜》卷14載「字孟曦,侯官人,中和中及第,有賦名,為太學博士」。侯官,據《舊唐書》卷40〈地理三〉記載,為「隋縣,後廢。長安二年,又分閩縣置」(頁1598)屬江南東道福州中都督府所轄,位居今福建省福州市西1520公里處。

十、       唐駢:據《欽定四庫全書》所收錄該氏著作《劇談錄》提要記載:「駢,池陽人,乾符四年登進士第,官至崇文館校書。[2]是書成於乾U二年,皆記天疇H來[3]事,亦間以議論」。而據《新唐書》卷59〈藝文三〉所載,應當修正為“康軿”,此處“駢”乃《唐摭言》傳鈔訛誤。《新唐書‧藝文三》又曰:「字駕言,乾符進士第」。

十一、       周繁據《唐摭言》卷10記載:「周繁,池州青陽人也。兄繇以詩篇中第,繁工八韻有飛卿之風」,又據《江南通志》卷11載,「縣令周繇處士周繁墓在建阮仁阬山」。

十二、       郭求:《翰苑群書》卷4〈元和已後〉載:「藍田尉,授集賢校理,充拾遺,又充出守本官」,又同書卷6〈元和後二十四人〉載:「元和十一年十一月六日自藍田尉史館修撰充。八月遷左拾遺。十一月八日出守本官」。《舊唐書》卷17下〈文宗本紀下〉載,「(大和五年)九月丙申朔。甲辰,貶太子左庶子郭求為婺王府司馬」(頁543)。《御定全唐詩》卷779存詩一首曰〈日暖萬年枝〉,該詩曰:「旭日升溟海,芳枝散曙煙;h仁臨樹久,煦嫗在條偏。陽迆襲g惠,嘉名表聖年;若承恩渥厚,常屬棟梁賢。生植雖依地,光華只信天;不才堪仄陋,徒望向榮先

十三、       平曾:《唐詩紀事》卷65載:「謁華州李固言,不遇,因吟一F而去,曰:『老夫三日門前立,珠箔銀屏晝不開。詩fj凝捖U堙A正如閑看華山來』」又曰:「唐以府元被黜者,九人,其一也。長慶二年同賈閬仙軰貶,謂之舉場十惡。後謁固於蜀幕中,皆名士。輕忽無所畏,遂獻《雪山賦》,李覽命推出。不旬日,再獻《鯸魚賦》,曰此魚觸物而怒翻身上波d烏鳶所獲,奈魴鯉何李覽之遂不至深罪」。《御定全唐詩》卷508載詩三首,分別為〈謁李相不遇〉、〈留g薛僕射〉以及〈縶白馬詩上薛僕射〉。

〈謁李相不遇〉

老夫三日門前立,珠箔銀屏晝不開。詩fj凝捖U堙A正如閒看華山來。

〈留g薛僕射〉[4]

梯山航海y嶇,來謁金陵薛大夫;毛m時趨l,衣冠儼處拜貐。誠知兩軸非珠玉,深愧三縑旅途;眀日過江風景好,不堪囬首望勾吳。

〈縶白馬詩上薛僕射〉[5]

白馬披鬃練一團,今朝被絆欲行難;雪中放去空留跡,月下牽來只見鞍。向北長鳴天外逺,臨風斜控耳邊寒;自知毛骨還應異,更請孫陽仔細看。

十四、       劉騭:《全唐文》卷842有存文〈善歌如貫珠賦〉一篇。

十五、       田鬯《冊府元龜》卷644載,於敬宗寶曆元年中賢良方正科:「第四次等,韋繇、李昌實、嚴F、田鬯、崔璜」。

十六、       李余:與唐人賈島交情甚好,賈島撰之《長江集》卷4、5、8皆有關於李余的詩:

4〈送李餘及第歸蜀〉

知音伸久屈,覲省去光輝。津渡逢清夜,途程盡翠㣲。雲當綿竹疊,鳥離錦江飛。肯寄書來否,原居出亦稀。

5〈送李餘往湖南〉

昔去候h涼,秋山滿楚{。今來從辟命,春物Z涔陽。嶽石掛海雪,野楓堆渚檣。若尋吾祖宅,寂寞在瀟湘。

8〈喜李餘自蜀至〉

迢z岷峨外,西南驛路。幾程尋嶮棧,獨宿w寒濤。白鳥飛還立,青猿斷更號。往來從此過,詞體近風騷。

十七、       韋敖:唐人沈亞之撰《沈下賢集[6]2載,其人善撰樂府」。

十八、       春闈:據姜漢椿校注,又可稱“春試”。《宋史》卷156〈選舉志〉載:「舊制,秋貢春試,皆置別頭場,以待舉人之避親者。自緦麻以上親及大功以上婚姻之家,皆牒送。惟臨軒親試,謂之天子門生,雖父兄為考官,亦不避」(頁3636)。

十九、       丹桂據晉人嵇含撰《南方草木]》卷中載,「桂有三種葉:如柏葉皮赤者,為丹桂;葉似柿葉者,為菌桂;其葉似枇杷葉者,為牡桂。《三輔m圖》曰:甘泉[7]南有昆明池,池中有靈波殿,以桂為柱,風來自香」。據宋人鄭樵撰之《通志》卷76載,“丹桂”為“牡桂”的古稱,並形容「其皮赤耳,其花實似趙萸,藥中之靈物」。

二十、       京兆府解試《唐語林》卷3載一軼事:「喬彛,京兆府解試時有二試官。彛日午叩門,試官令引入則醺醉視題曰:幽蘭賦。不肯作,曰兩人相作對作,得此題速改之,乃改為「渥洼馬賦」。奮筆斯須而就,其辭甚工,便欲首送京兆尹,曰:喬彛崢捸A甚以解副薦之」。

二十一、              貢院門據《資治通鑑》卷288注曰:「禮部貢院門也,五季自梁以來雖皆右武之,時而諸州取解,禮部試進士未嘗廢。唐明宗天成二年抪s及第進士有聞喜宴,今後逐年賜錢四百貫,其進士試詩賦、文、帖經、對義,S朝廷猶重科舉之士,故史使狫鰡N家子亦愛士流」;《畿輔通志》[8]11〈貢院在城東南隅觀象臺北〉:「按院制,外為崇墉,四周皆施以棘。院之前中左右各樹,坊中曰天下文明,左曰虞門,右曰周俊。坊之X為貢院門,次為龍門。直甬道為明逺樓,左右號舍鱗次櫛比,中為至公堂,東為監試廳,左右為受卷、彌封、謄、對讀、供給五所堂,後隔以重門,曰X龍門。X為聚奎堂,考官u卷之所。又後為會經堂,堂東西經房相屬,同考官居之。按此地為元禮部舊基,明永樂時改為貢院,萬厯初因故址拓地重建」。

二十二、              尹璞《萬首唐人絕句》卷69記載有詩一首曰“楊B相公宅”:「禍福從來路不窗A偶然平地上煙霄;煙霄未S還平地,門對孤]占寂寥」。

二十三、              張又新時號「張三頭」《太平廣記》卷178:「進士狀頭,宏詞D頭,京兆解頭」。

二十四、              楊衡:《唐才子傳》卷4記載:「楊衡,字仲師,霅人。天繹℅蛈a西來,與符載、崔U、李渤同G廬山,結草堂于五老]下,號山中四友,日以琴酒寓意雲月,遣]衡詩工苦于聲韻」。據宋人姚鉉所編《唐文粹》卷15上下、17下、18,共載其詩四首,分別為盧十五竹亭送姪偁歸山〉、〈宿吉祥寺寄廬山G者〉、〈宿青牛谷梁鍊師仙居〉、〈題花樹〉,而《唐百家詩選》卷6也載其詩七首,分別為〈盧十五竹亭送姪偁歸山〉、〈哭李象〉、〈白紵詞〉二首、〈題花樹〉、〈傷蔡處士〉、〈送人流雷州〉,大部分與《唐文粹》所收不同。又據宋人洪邁所編《萬首唐人絕句》所載,分別為〈仙女詞〉、〈春夢〉、〈宿青牛谷〉、〈寄徹公〉、〈九日〉共五首。

二十五、              宋城縣:《元和郡縣志》卷8:「漢睢陽縣,屬宋國,後屬梁國。後魏屬梁郡。隋開皇三年罷梁郡,以縣屬亳州。十六年于此置宋州,睢陽屬焉。十八年改為宋城」,位居今河南省虞城西。

二十六、              綠袍:《舊唐書》卷185下〈良吏列傳〉:「薛苹,河東寶鼎人也。少以吏事進,累官至長安令,拜虢州刺史…廉風俗,守法度,人甚安之。理身儉薄,嘗衣一綠袍,十餘年不易,因加賜朱紱,然後解去…凡十餘年,家無聲樂,俸祿悉以散諸親族故人子弟」;《新唐書》卷145〈楊炎列傳〉:「自道州還也,家人以綠袍木簡棄之,炎止曰:『吾嶺上一逐吏,超登上台,可常哉?且有非常之福,必有非常之禍,安可棄是乎?』及貶,還所服」。

二十七、              洛下:據《舊唐書》卷56〈李密列傳〉記載,李密曾說「我之所部,並是山東人,既見未下洛陽,何肯相隨西入?」,而“洛下”一詞是否可以對此作延伸解釋。


 

[1] 字守愚,宜春人,光坐T年進士,為右拾遺。乾寧中仕至都官郎中。

[2] 同“即”。

[3] 同“瑣”。

[4]  註曰:薛平僕射出鎮浙西,主禮稍薄,曾留詩諷之。

[5] 薛僕射聞曾出境追還,縻留數日,又獻縶白馬詩。薛曰:若不留絆行軒,那得觀其毛骨。遂以殊禮相待。

[6] 據《新唐書》卷60〈藝文志〉載,有「沈亞之集九卷」,《唐才子傳》卷4載,「沈亞之,字下賢,吳興人。初至長安與李賀結交,舉進士不第,為歌以送歸。…沈下賢詩I甚為當時名輩器重,云有集九f

[7] 甘泉宮,據《三輔黃圖》卷2載:「甘泉部A一曰雲陽。《史記》秦始皇二十七年作「甘泉」,及前殿築甬道…一曰甘泉。秦所造在今池陽縣西,故甘泉山野H山為名,釧P匝十餘里,漢武帝建元中增廣之周十九里,去長安三百里,望見長安城…有芝生甘泉殿邊房中…漢未央、長樂、甘泉野|面皆有公車」。築甬道意謂「築垣晹p街巷」;公車乃負責「受章疏之處」。

[8] 清代李衛等人所撰,序曰:「三代以前,《九丘》誌九土之疆域,而典籍不傳。近世邑各有志,以統於郡;郡復有志,以統於省;省復為通志,合之為大一統志。而無外之規模以著,王者高居九重,而疆土之分,邊防之要,職業之繁,簡民風之厚薄,可以一覽而得,志之所繫亦重矣。我朝…畿輔為首善之地,經畫區置萬方皆取則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