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摭言》卷三導讀

楊岳倫

〈關試〉條

一、吏部員外:《舊唐書》卷42〈 志‧職官〉載:「吏部員外郎正六品上,諸司員外郎正六品下。」,姜漢椿校注頁52。

二、南省:《舊唐書》卷16〈本紀‧穆宗〉載:吏部尚書趙宗儒奏:「先奉敕,先朝所放制科舉人,令與中書門下四品已上官同於尚書省就試者。臣伏以制科所設,本在親臨,南省策試,亦非舊典。今覃恩既畢,庶政惟新,況山陵日近,公務繁迫,待問之士,就試非多。臣等商量,恐須停罷。」,姜漢椿校注頁52。

三、試判:《新唐書》卷45〈志‧選舉下〉載:「凡擇人之法有四:一曰身,體貌豐偉;二曰言,言辭辯正;三曰書,楷法遒美;四曰判,文理優長。四事皆可取,則先德行;德均以才,才均以勞。得者為留,不得者為放。五品以上不試,上其名中書門下;六品以下始集而試,觀其書、判。已試而銓,察其身、言」又載:凡試判登科謂之「入等」,甚拙者謂之「藍縷」。選未滿而試文三篇,謂之「宏辭」;試判三條,謂之「拔萃」。中者即授官。」

四、門生:陳寅恪先生在《唐代政治史述論稿》中篇〈政治革命與黨派分野〉提到「唐代自進士科新興階級成立後,其政治社會之地位逐漸擴大」,「用科舉座主門生及同門關係,勾結朋黨,互相援助。」[1],其座主門生朋黨關係見諸於《新唐書》卷174〈列傳‧李宗閔〉載:「時訓、注欲以權市天下,凡不附己者,皆指以二人黨,逐去之。人人駭栗,連月雺晦.帝乃詔宗閔、德裕姻家門生故吏,自今一切不問,所以慰安中外。嘗歎曰:「去河北賊易,去此朋黨難!」;有關座主門生產生的時間可參吳宗國,《唐代科舉制度研究》(沈陽:遼寧大學出版社,1997),另可參金n坤,〈中晚唐五代座主門生與科場風氣〉(《教育考試2008年第6期》。

〈讌名〉條

一、讌:通宴;可參傅璇琮所著《唐代科舉與文學》(西安:陜西人民出版社,    2003)一書對於座主門生之間的宴集活動有所敘述。姜漢椿校注頁53。

二、聞喜(曲江宴)可參宋師德熹〈長安之春─唐代曲江宴遊之風尚〉(收入《唐史識小─社會與文化的探索》(板橋:稻鄉出版社,2009);楊婷雅,《盛世縮影─唐代曲江研究》(中興歷史所碩士論文,2007)。姜漢椿校注頁53。

三、櫻桃:《舊唐書》卷7〈本紀‧中宗〉頁149載「夏四月丁亥,上游櫻桃園,引中書門下五品已上諸司長官學士等入芳林園嘗櫻桃,便令馬上口摘,置酒為樂。乙未,幸隆慶池,結綵為樓,宴侍臣,泛舟戲樂,因幸禮部尚書竇希宅。」

四、打毬:《舊唐書》卷196〈列傳‧吐蕃上 〉頁5226載:「俄而贊普之祖母遣其大臣悉薰熱來獻方物,為其孫請婚,中宗以所養雍王守禮女為金城公主許嫁之。自是頻歲貢獻。景龍三年十一月,又遣其大臣尚贊吐等來迎女,中宗宴之於苑內毬場,命駙馬都尉楊慎交與吐蕃使打毬,中宗率侍臣觀之。」

〈今年及第明年登科〉條

一、郭代云:「郭代云」當為「郭代公」之誤。《新唐書》卷122〈列傳‧郭元振〉載:「郭震字元振,魏州貴鄉人,以字顯.長七尺,美須髯,少有大志。」,「十八舉進士,為通泉尉。」其事可參周勛初,〈郭元振〉條,《唐人軼事彙編(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頁397~398。) 姜漢椿校注頁53。

二、制入高等:姜漢椿校注頁53。

姓名

出處

事蹟

初始官

郭子儀

《舊唐書》卷120〈列傳‧郭子儀〉頁3449

子儀長六尺餘,體貌秀傑,始以武舉高等補左衛長史,累歷諸軍使。

左衛長史

(《朝野僉載》〈甘子布〉條周甘子布,博學有才,年十七,為左衛長史,不入五品。登封年病,以驢輿強至岳下,天恩加兩階,合入五品,竟不能起。鄉里親戚來賀,衣冠不得,遂以緋袍覆其上,貼然而終。)

《舊唐書》卷44 〈志‧職官三‧東宮武官‧太子左右衛率府〉 長史各一人,正七品上。

韋執誼

《舊唐書》卷135〈 列傳‧韋執誼〉頁3732

執誼幼聰俊有才,進士擢第,進制策高等,拜右拾遺,召入翰林為學士,年纔二十餘。

右拾遺

《舊唐書》卷42〈志‧職官‧九品職事〉「從第八品上階左右拾遺」

姜公輔

《舊唐書》卷138〈列傳‧姜公輔〉頁3787

登進士第,為校書郎。應制策科高等,授左拾遺,召入翰林為學士。

左拾遺

《舊唐書》卷42〈志‧職官‧九品職事〉「從第八品上階左右拾遺」

《舊唐書》卷154 〈列傳‧孔巢父/ 戢〉頁4099

戢字方舉,戣母弟也.以季父巢父死難,德宗嘉其忠,詔與一子正員官,因授戢修武尉.以長兄戡未仕,固乞迴授。舉明經登第,判入高等,授祕書省校書郎、陽翟尉,入拜監察御史,轉殿中,分司東都。

祕書省校書郎、陽翟尉

《舊唐書》卷42〈志‧職官‧九品職事〉「正第九品上階校書郎」

李鄘

《舊唐書》卷157〈列傳‧李鄘〉頁4147

李鄘字建侯,江夏人。北海太守邕之姪孫。父暄,官至起居舍人。鄘大曆中舉進士,又以書判高等,授祕書正字。

秘書正字

《舊唐書》卷42〈志‧職官‧九品職事〉「正第九品下階正字」

辛祕

《舊唐書》卷157〈列傳‧辛祕〉頁4150

辛祕,隴西人。少嗜學,貞元年中,累登五經、開元禮科,選授華原尉,判入高等,調補長安尉。

長安尉

《舊唐書》卷42〈志‧職官‧九品職事〉「從第八品下階京縣尉」

韋夏卿

《舊唐書》卷165〈列傳‧韋夏卿〉頁4297

韋夏卿字雲客,杜陵人。父迢,檢校都官郎中、嶺南節度行軍司馬。夏卿苦學,大曆中與弟正卿俱應制舉,同時策入高等,授高陵主簿。累遷刑部員外郎。

高陵主簿

《舊唐書》卷42〈志‧職官‧九品職事〉正第九品下階諸州上縣中縣主簿

趙宗儒

《舊唐書》卷167〈列傳‧趙宗儒〉頁4361

趙宗儒字秉文。八代祖彤,仕後魏為征南將軍。父驊,為秘書少監。宗儒舉進士,初授弘文館校書郎。滿歲,又以書判入高等,補陸渾主簿。

陸渾主簿

《舊唐書》卷42〈志‧職官‧九品職事〉「從第九品上階諸州中下縣主簿」

裴度

《舊唐書》卷170 〈列傳‧裴度〉頁4413

裴度字中立,河東聞喜人。祖有鄰,濮州濮陽令。父漵,河南府澠池丞。度,貞元五年進士擢第,登宏辭科。應制舉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科,對策高等,授河陰縣尉。

河陰縣尉

《舊唐書》卷42〈志‧職官‧九品職事〉「從第九品上階諸州中下縣主簿」

羅讓

《舊唐書》卷188 〈列傳‧羅讓〉頁4937

羅讓字景宣。祖懷操。父,官至京兆尹。讓少以文學知名,舉進士,應詔對策高等,為咸陽尉。

咸陽尉

《舊唐書》卷42〈志‧職官‧九品職事〉「從第八品下階京縣尉」

〈慈恩寺題名遊賞賦詠雜紀〉條

一、慈恩寺:《舊唐書》卷191〈列傳‧方伎/僧玄奘〉頁5109載:「高宗在東宮,為文德太后追福,造慈恩寺及翻經院,內出大幡,敕九部樂及京城諸寺幡蓋眾伎,送玄奘及所翻經像、諸高僧等入住慈恩寺。顯慶元年,高宗又令左僕射于志寧、侍中許敬宗、中書令來濟李義府杜正倫、黃門侍郎薛元超等,共潤色玄奘所定之經,國子博士范義碩、太子洗馬郭瑜、弘文館學士高若思等,助加翻譯。凡成七十五部,奏上之。後以京城人眾競來禮謁,玄奘乃奏請逐靜翻譯,敕乃移於宜君山故玉華宮。六年卒,時年五十六,歸葬於白鹿原,士女送葬者數萬人。」;另可參王齊秀,〈大慈恩寺與大雁塔〉。而有關李德裕將題名排除事見《新唐書》卷四十四〈志‧ 選舉上〉頁1168 ~1169載:武宗即位,宰相李德裕尤惡進士。初,舉人既及第,綴行通名,詣主司第謝。其制,序立西階下,北上東向;主人席東階下,西向;諸生拜,主司答拜;乃敘齒,謝恩,遂升階,與公卿觀者皆坐;酒數行,乃赴期集。又有曲江會、題名席。至是,德裕奏:「國家設科取士,而附黨背公,自為門生。自今一見有司而止,其期集、參謁、曲江題名皆罷。」德裕嘗論公卿子弟艱於科舉,武宗曰:「向聞楊虞卿兄弟朋比貴勢,妨平進之路。昨黜楊知至、鄭朴等,抑其太甚耳。有司不識朕意,不放子弟,即過矣,但取實藝可也。」德裕曰:「鄭肅、封敖子弟皆有才,不敢應舉。臣無名第,不當非進士。然臣祖天寶末以仕進無他岐,勉彊隨計,一舉登第。自後家不置文選,蓋惡其不根藝實。然朝廷顯官,須公卿子弟為之。何者?少習其業,目熟朝廷事,臺閣之儀,不教而自成。寒士縱有出人之才,固不能閑習也。則子弟未易可輕。」德裕之論,偏異蓋如此。然進士科當唐之晚節,尤為浮薄,世所共患也。」;此部份可參見陳寅恪,〈中篇-政治革命及黨派分野〉,《隋唐制度淵源略論稿 唐代政治史述論稿》(台北:里仁書局,2004,頁229-230)

二、蕭穎士(頁56):《舊唐書》卷190〈列傳‧文苑中‧孫逖〉載:「二十一年,入為考功員外郎、集賢修撰。逖選貢士二年,多得俊才。初年則杜鴻漸至宰輔,顏真卿為尚書。後年拔李華、蕭穎士、趙驊登上第,逖謂人曰:「此三人便堪掌綸誥。」姜漢椿校注頁56。

三、狎遊(頁58):唐代士人狎妓之事可參見宋師德熹,〈狎妓敘事的先驅:孫棨《北里志》所見晚唐社會〉(收入《唐史識小》(板橋:稻鄉出版社,2009) 、王蕾,〈唐代科舉制度下的士人狎妓風氣〉,《文史天地》2006年第10期,姜漢椿校注頁58。

四、咸通中(頁60):唐懿宗年號;咸通年號共使用16年(860-874)。《舊唐書》卷19〈本紀‧懿宗〉頁649載:「宣宗制泰邊陲樂曲詞有「海岳晏咸通」之句。又大中末,京城小兒疊布漬水,紐之向日,謂之拔暈。帝果以鄆王即大位,以咸通為年號。」

五、東床之選(頁60):《世說新語》卷中〈雅量第六〉第19條載「郗太傅在京口,遣門生與王丞相書,求女。丞相語郗信:「君往東廂,任意選之。」門生歸,白郗曰:「王家諸郎,亦皆可嘉,聞來覓吽A咸自矜持。唯有一郎,在東坐W坦腹臥,如不聞。」郗公云:「正此好!」訪之,乃是逸少,因嫁女與焉。」[2]

六、乾符中(頁60):唐僖宗的年號;乾符年號共使用6年(874-879)。

七、楊汝士詩(頁62):「隔坐應須賜禦屏,盡將仙翰入高冥。文章舊價留鸞掖, 桃李新陰在鯉庭。再歲生徒陳賀宴,一時良史盡傳馨。當時疏廣雖雲盛,詎有茲筵醉綠醽。」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484第7,題名為《宴楊僕射新昌堬》;《全唐詩》共收錄8首作品。

八、王渙詩(頁62):「青衿七十榜三年,建禮含香次第遷。珠彩下連星錯落, 桂花曾對月嬋娟。玉經磨琢多成器,劍拔沈埋更倚天。 應念銜恩最深者,春來為壽拜尊前。」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690第7,題名為《上裴侍郎》;《全唐詩》共收錄3首作品。

九、裴贄詩(頁62):「謬持文柄得時賢,粉署清華次第遷。昔歲策名皆健筆, 今朝稱職並同年。各懷器業寧推讓,俱上青霄肯後先。 何事老夫猶賦詠,欲將酬和永留傳。」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688第3,題名為《答門生王渙李德鄰趙光胤王拯長句(一作裴贄詩)》,作詩者為孫偓。《新唐書》卷183〈列傳‧孫偓〉頁5386載:「孫偓,字龍光。父景商,為天平軍節度使。偓第進士,歷顯官,以戶部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遷門下,為鳳翔四面行營都統。俄兼禮部尚書、行營節度諸軍都統招討處置等使。始,家第堂柱生槐枝,期而茂,既而偓秉政,封樂安縣侯。與朴皆貶衡州司馬,卒。」;《全唐詩》共收錄6首作品。

十、廣宣詩(頁62):「從辭鳳閣掌絲綸,便向青雲領貢賓。再辟文場無枉路, 兩開金榜絕冤人。眼看龍化門前水,手放鶯飛穀口春。 明日定歸台席去,鶺鴒原上共陶鈞。」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822第11,題名為《賀王起(一作賀王侍郎典貢放榜)》;《全唐詩》共收錄16首作品。

十一、王涯詩(頁62):「延英面奉入春闈,亦選功夫亦選奇。在冶只求金不耗, 用心空學秤無私。龍門變化人皆望,鶯穀飛鳴自有時。 獨喜至公誰是證,彌天上人與新詩。」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346第3,題名為《廣宣上人以詩賀放榜和謝》;《全唐詩》共收錄24首作品。《舊唐書》卷169〈列傳‧王涯〉頁4401載 「王涯字廣津,太原人。父晃。涯,貞元八年進士擢第,登宏辭科。釋褐藍田尉。二十年十一月,召充翰林學士,拜右拾遺、左補闕、起居舍人,皆充內職。元和三年,為宰相李吉甫所怒,罷學士,守都官員外郎,再貶虢州司馬。」

十二、王起詩(頁65):「貢院離來二十霜,誰知更忝主文場。楊葉縱能穿舊的,桂枝何必愛新香。九重每憶同仙禁,六義初吟得夜光。莫道相知不相見,蓮峰之下欲征黃。」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464第4,題名為《和周侍郎見寄》;《全唐詩》共收錄6首作品。

十三、盧肇詩(頁65):「嵩高降德為時生,洪筆三題造化名。鳳詔佇歸專北極, 驪珠搜得盡東瀛。褒衣已換金章貴,禁掖曾隨玉樹榮。 明日定知同相印,青衿新列柳間營。」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1第7,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奉和主司王僕射答周侍郎賀放榜作)》。《全唐詩》共收錄28首作品。

十四、丁稜詩(頁65):「公心獨立副天心,三轄春闈冠古今。蘭署門生皆入室, 蓮峰太守別知音。同升翰苑時名重,遍歷朝端主意深。 新有受恩江海客,坐聽朝夕繼為霖。」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2,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奉和主司王僕射答周侍郎賀放榜作)》。《全唐詩》共收錄2首作品。

十五、姚鵠詩(頁65):「三年竭力向春闈,塞斷浮華眾路岐。盛選棟樑非昔日, 平均雨露及明時。登龍舊美無邪徑,折桂新榮盡直枝。 莫道只陪金馬貴,相期更在鳳凰池。」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3第26,題名為《及第後上主司王起》。《全唐詩》共收錄33首作品。

十六、高退之詩(頁65):「昔年桃李已滋榮,今日蘭蓀又發生。葑菲采時皆有道, 權衡分處且無情。叨陪鴛鷺朝天客,共作門闌出穀鶯。 何事感恩偏覺重,忽聞金榜扣柴荊。」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3,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王僕射酬周侍郎賀放榜)》。《全唐詩》共收錄1首作品。

十七、孟球詩(頁66:「當年門下化龍成,今日餘波進後生。仙籍共知推麗藻, 禁垣同得薦嘉名。桃蹊早茂誇新萼,菊圃初開耀晚英。 誰料羽毛方出谷,許教齊和九皋嗚。」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4,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酬周侍郎)》。《全唐詩》共收錄1首作品。

十八、劉耕詩(頁66):「孔門頻建鑄顏功,紫綬青衿感激同。一簣勤勞成太華, 三年恩德仰維嵩。楊隨前輩穿皆中,桂許平人折欲空。 慚和周郎應見顧,感知大造竟無窮。」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5,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酬周侍郎)》。《全唐詩》共收錄1首作品。

十九、裴翻詩(頁66):「常將公道選群生,猶被春闈屈重名。文柄久持殊歲紀, 恩門三啟動寰瀛。雲霄幸接鴛鸞盛,變化欣同草木榮。 乍得陽和如細柳,參差長近亞夫營。」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6,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酬周侍郎)》。《全唐詩》共收錄1首作品。

二十、樊驤詩(頁66):「滿朝簪發半門生,又見新書甲乙名。孤進自今開道路, 至公依舊振寰瀛。雲飛太華清詞著,花發長安白屋榮。 忝受恩光同上客,惟將報德是經營。」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7,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酬周侍郎)》。《全唐詩》共收錄1首作品。

二十一、崔軒詩(頁66):「滿朝朱紫半門生,新榜勞人又得名。國器舊知收片玉, 朝宗轉覺集登瀛。同升翰苑三年美,繼入花源九族榮。 共仰蓮峰聽雪唱,欲賡仙曲意怔營。」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8,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酬周侍郎)》。《全唐詩》共收錄1首作品。

二十二、蒯希逸詩(頁66):「一振聲華入紫薇,三開秦鏡照春闈。龍門舊列金章貴,鶯穀新遷碧落飛。恩感風雷宜變化,詩裁錦繡借光輝。 誰知散質多榮忝,鴛鷺清塵接布衣。」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9,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酬周侍郎)》。《全唐詩》共收錄2首作品。

二十三、林滋詩(頁66):「龍門一變荷生成,況是三傳不朽名。美譽早聞喧北闕, 頹波今見走東瀛。鴛行既接參差影,雞樹仍同次第榮。 從此青衿與朱紫,升堂侍宴更何營。」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16,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酬周侍郎)》。《全唐詩》共收錄6首作品。

二十四、李仙古詩(頁66):「恩光忽逐曉春生,金榜前頭忝姓名。三感至公裨造化, 重揚文德振寰瀛。佇為霖雨曾相賀,半在雲霄覺更榮。 何處新詩添照灼,碧蓮峰下柳間營。」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18,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酬周侍郎)》。《全唐詩》共收錄5首作品。《全唐詩》作李宣古。

二十五、黃頗詩(頁67):「二十二年文教主,三千上士滿皇州。獨陪宣父蓬瀛奏, 方接顏生魯衛遊。多羨龍門齊變化,屢看雞樹第名流。 千堂何處最榮美,朱紫環尊幾處酬。」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23,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酬周侍郎)》。《全唐詩》共收錄3首作品。

二十六、張道符詩(頁67):「三開文鏡繼芳聲,暗暗雲霄接去程。會壓洪波先得路, 早升清禁共垂名。蓮峰對處朱輪貴,金榜傳時玉韻成。 更許下才聽白雪,一枝今過郤詵榮。」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25,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酬周侍郎)》。《全唐詩》共收錄1首作品。

二十七、丘上卿詩(頁67):「常將公道選諸生,不是鴛鴻不得名。天上宴回聯步武, 禁中麻出滿寰瀛。簪裾盡過前賢貴,門館仍叨舊學榮。 看著鳳池相繼入,都堂那肯滯關營。」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26,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酬周侍郎)》。《全唐詩》共收錄1首作品。

二十八、石貫詩(頁67):「重德由來為國生,五朝清顯冠公卿。風波久佇濟川楫, 羽翼三遷出穀鶯。絳帳青衿同日貴,春蘭秋菊異時榮。 孔門弟子皆賢哲,誰料窮儒忝一名。」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27,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酬周侍郎)》。《全唐詩》共收錄1首作品。

二十九、李潛詩(頁67):「文學宗師心秤平,無私三用佐貞明。恩波舊是仙舟客, 德宇新添月桂名。蘭署崇資金色重,蓮峰高唱玉音清。 羽毛方荷生成力,難繼鸞皇上漢聲。」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28,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酬周侍郎)》。《全唐詩》共收錄1首作品。

三十、孟宁詩(頁67):「科文又主守初時,光顯門生濟會期。美擅東堂登甲乙,榮同內署侍恩私。群鶯共喜新遷木,雙鳳皆當即入池。別有倍深知感士,曾經兩度得芳枝。」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29,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酬周侍郎)》。《全唐詩》共收錄1首作品。《全唐詩》作孟守。

三十一、唐思言詩頁(67):「儒雅皆傳德教行,幾崇浮俗贊文明。龍門昔上波濤遠, 禁署同登渥澤榮。虛散謬當陪杞梓,後先甯異感生成。 時方側席征賢急,況說歌謠近帝京。」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30,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酬周侍郎)》。《全唐詩》共收錄1首作品。

三十二、左牢詩(頁67):「聖幹文德最稱賢,自古儒生少比肩。再啟龍門將二紀, 兩司鶯穀已三年。蓬山皆美成榮貴,金榜誰知忝後先。正是感恩流涕日,但思旌旆碧峰前。」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32,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酬周侍郎)》。《全唐詩》共收錄2首作品。《全唐詩》作戈牢。

三十三、王甚夷詩(頁68):「春闈帝念主生成,長慶公聞兩歲名。有蘊赤心分雨露, 無私和氣浹寰瀛。龍門乍出難勝幸,鴛侶先行是最榮。 遙仰高峰看白雪,多慚屬和意屏營。」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36,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酬周侍郎)》。《全唐詩》共收錄2首作品。

三十四、金厚載詩(頁68):「長慶曾收間世英,果居台閣冠公卿。天書再受恩波遠,金榜三開日月明。已見差肩趨翰苑,更期連步掌台衡。 小儒謬跡雲霄路,心仰蓮峰望太清。」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52第34,題名為《和主司王起(一作和主司酬周侍郎)》。《全唐詩》共收錄2首作品。

三十五、營妓(頁72):黃現璠在《唐代社會概略》(上海:商務印書館,1936)中載道:「營妓之設,說者謂蓋以慰籍軍士者,始於春秋時代越國。越絕書雲:獨婦山者,勾踐將伐吳,徒寡婦致獨山上,以為死士,示得專一也,去縣四十裡,後說之者,蓋勾踐所以游軍士也。此為營妓之濫觴。至漢武帝時,正式成立,漢武帝外傳雲:漢武帝始置營妓,以待軍士之無妻息者。其說未知真假,然而唐之營妓,實既官妓之別稱,故為官僚往來,必有營妓奉迎。」,另參宋師德熹,〈唐代的妓女〉,收入鮑家麟編,《中國婦女史論集‧續集》(板橋:稻鄉出版社,1991);另可參鄭志敏,《唐妓探微》(中興歷史所碩士論文,1995)、陳雅鈴,《唐代妓女研究》(臺灣師範大學中文所碩士論文,1995)、張福政,《唐代妓女的類別與性質研究》(政治大學中文所博士論文,2001)、沈沂潁 ,《唐人小說中之妓女故事研究》(臺灣大學中文所碩士論文,2004)。

三十六、楊汝士詩(頁72):「郎君得意及青春,蜀國將軍又不貧。 一曲高歌紅一匹,兩頭娘子謝夫人。」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484第10,題名為《賀筵占贈營妓》。《全唐詩》共收錄8首作品。有關唐代豔詩可參劉豔萍,〈中晚唐冶遊狎妓之風與豔詩創作〉,《聊城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9年第1期。

三十七、薛侍郎〈諸門生〉(頁72):薛侍郎為薛昭緯。「時君過聽委平衡,粉署華燈到曉明。開卷固難窺浩汗, 執衡空欲慕公平。機雲筆舌臨文健,沈宋章篇發詠清。」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688第7,題名為《華州榜寄諸門生》。《全唐詩》共收錄2首作品。《全唐詩》無「自笑觀光渾昨日,披心爭不愧群生。」兩句。

三十八、宣慈寺門子(頁75):《太平廣記》卷第196〈豪俠四〉

三十九、紫雲樓(頁75):《舊唐書》卷17下〈本紀‧文宗下‧大和九年〉頁559 載:「戊申,填龍首池為鞠場,曲江修紫雲樓。」

四十、平康里(頁76):《開元天寶遺事》卷上〈風流藪澤〉載「長安有平康坊,妓女所居之地,京都俠少萃集於此,兼以新進士以紅箋名紙(類今日之名片)遊謁其中,時人謂此坊為風流藪澤。」至宋代《東京夢華錄注》卷三〈寺東門街巷‧脂皮畫曲妓館〉載「羅燁醉翁談錄丙集。平康里者乃東京諸妓所居之地也。自城北門而入。東回三曲。妓中最勝者多在南曲。其曲中居處。皆堂宇寬靜。各有三四廳。其前後多植花卉。或有怪石盆池。左經右史。小室垂簾。茵榻帷幌之類。凡學子及新進士。三司幕府。但未通朝籍未直館殿者。咸可就游。不吝所費。則下陳水陸備矣。其循暀@曲卑下。凡雜之妓居焉。二曲所居之妓。係名官籍者。凡官設法賣酒者。以次分番供應。如遇供番。一月止一二日也。諸妓以其出里艱難。每遇南街保唐寺有講經之便。多以旬之八日相與聽講。賢者皆納其假母一緡。然後得出。」,姜漢椿校注頁76。

四十一、裴思謙詩(頁76):「銀缸斜背解鳴璫,小語偷聲賀玉郎。 從此不知蘭麝貴,夜來新染桂枝香。」此詩收錄在《全唐詩》卷542第4,題名為《及第後宿平康堙]一作平康妓詩)》。《全唐詩》共收錄1首作品。

 


 

[1]陳寅恪,〈中篇-政治革命及黨派分野〉,《隋唐制度淵源略論稿 唐代政治史述論稿》,台北:里仁書局,2004,頁229。

 

[2] (南朝宋)劉義慶撰;徐震堮著,《世說新語校箋》,北京:中華書局,2004,頁20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