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摭言》卷四                         李廣健

1節操

1-1裴晉公[1]質狀眇[2]小,相不入貴。既屢屈名場[3],頗亦自惑。會有相者在洛中,大為縉紳所神。公時造之問命。相者曰:「郎君形神稍異於人,不入相書。若不至貴,即當餓死。然今則殊未見貴處。可別日垂訪,勿以蔬糲相鄙。候旬日,為郎君細看。」公然之,凡數往矣。無何,阻朝客在彼。因退遊香山佛寺,徘徊廊廡之下。忽有一素衣婦人,致一緹(糸習)[4]於僧伽和尚[5]欄楯[6]之上,祈祝良久,復取筊擲之,叩頭瞻拜而去。少頃,度方見其所致,意彼遺忘,既不可追,然料其必再至,因為收取。躊躇至暮,婦人竟不至,度不得已,攜之歸所止。詰旦[7],復攜就彼。時寺門始辟,俄睹向者素衣疾趨而至,逡巡[8]撫膺惋嘆,若有非橫。度從而訊之。婦人曰:「新婦阿父[9]無罪被繫,昨告人,假得玉帶二;犀帶一,直千餘緡,以遺津要。不幸遺失於此。今老父不測之禍無所逃矣!」度憮然,復細詰其物色,因而授之。婦人拜泣,請留其一。度不顧而去。尋詣相者,相者審度,聲色頓異,大言曰:「此必有陰德及物!此後前途萬里,非某所知也。」再三詰之,度偶以此言之。相者曰:「只此便是陰功矣,他日無相忘!勉旃[10]勉旃!」度果位極人臣。

1-2盧大郎[11]補闕[12](自注:盧名上字與僕家諱同,下字曰暉。)升平[13]鄭公[14]之甥也。暉少孤,長於外氏,愚常誨之舉進士。咸通十一年[15]初,舉廣明,庚子歲[16],遇大寇犯闕,竄身南服[17]。時外兄[18]鄭續[19]鎮南海[20],暉向與續同庠序[21]。續仕州縣官,暉自號「白衣卿相[22]」。然二表俱為愚鐘愛。爾來未十稔,續為節行將[23],暉乃窮儒,復脫身虎口,挈一囊而至。續待之甚厚。時大駕幸蜀,天下沸騰,續勉之出處,且曰:「人生幾何!茍富貴可圖,何須一第耳!」暉不答。復請賓佐誘激者數四,復虛右席以待暉。暉因曰:「大朝設文學之科以待英俊,如暉能否,焉敢期於饕餮[24]!然聞昔舅氏所勖,常以一第見勉。今舊館寂寥,奈何違宿昔之約!茍白衣歿世,亦其命也;若見利改途,有死不可!」續聞之,加敬。自是龍鐘[25]場屋[26]復十許歲,大順[27]中,方為宏農公[28]所擢,卒於右袞[29]

1-3孫泰[30],山陽[31]人,少師皇甫穎[32],操守頗有古賢之風。泰妻即姨妹也。先是姨老矣,以二子為托,曰:「其長損一目,汝可娶其女弟。」姨卒,泰娶其姊。或詰之,泰曰:「其人有廢疾,非泰不可適。」眾皆伏泰之義。嘗於都市遇鐵燈臺,市之,而命洗刷,卻銀也,泰亟往還之。中和[33]中,將家於義興[34],置一別墅,用緡錢二百千。即半授之矣,泰遊吳興郡[35],約回日當詣所止。居兩月,泰回,停舟徒步,復以資授之,俾其人他徙。於時,睹一老嫗,長慟數聲,泰驚悸,召詰之。嫗曰:「老婦常逮事[36]翁姑於此,子孫不肖,為他人所有,故悲耳!」泰憮然[37]久之,因紿[38]曰:「吾適得京書,已別除官,固不可駐此也,所居且命爾子掌之。」言訖,解維[39]而逝,不復返矣。子展,進士及第,入梁為省郎[40]

1-4論曰[41]之三立[42],德居其首;夫子之四科[43],行在其先。矧乃五常[44]者,總之於仁;百慮者,試之於利。禍福不能回至德,貧富不能窺至仁。夫炯戒之倫[45],而窮達不侔[46],其惟命與!茍屆諸道,又何窮達之異致矣!

2與恩地舊交

2-1劉虛白[47]與太平裴公[48]早同硯席[49]。及公主文[50],虛白猶是舉子[51]。試雜文[52]日,簾前獻一絕句曰:「二十年前此夜中,一般燈燭一般風。不知歲月能多少,猶著麻衣[53]待至公!」

2-2孟棨[54]年長於小魏公[55]。放榜日,棨出行曲謝[56]。沆泣曰:「先輩,吾師也。」沆泣,棨亦泣。棨出入場籍[57]三十餘年。

2-3長孫籍[58]與張公舊交。公兄呼籍[59]。公嘗諷其改圖。籍曰:「『朝聞道,夕死可矣[60]』」

3師友

3-1李華[61]以文學名重於天寶[62]末。至德[63]中,自前司封[64]員外[65],起為相國。李梁公峴[66]從事檢校吏部員外[67],時陳少遊[68]鎮淮陽[69],尤仰公之名。一旦,城門吏報華入府,少遊大喜,簪笏[70]待之;少頃,復曰:「云已訪蕭公功曹矣。」即穎士也。

3-2盧江[71]何長師[72],趙郡[73]李華,范陽[74]盧東美[75],少與韓衢[76]為友,江淮間號曰「四夔[77]」。

3-3裴佶[78]字弘正,宰相耀卿[79]之孫,吏部郎中[80][81]之子,卒於工部尚書[82]。鄭餘慶[83]請先行朋友服[84],私謚[85]曰「貞[86]」,子曰泰章

3-4喬潭[87],天寶十三年及第,任陸渾尉[88]。時元魯山[89]客死是邑,潭減俸禮葬之,復恤其孤。李華《三賢論》曰:「潭,昂之孫,有古人風。」李華稱元德秀、張友略[90]「志如《道德》,行如經術。」

3-5貞元十三年[91],李摯[92]以大宏詞[93]振名,與李敏[94]同姓,同年[95],同登第,又同甲子(及第時俱二十五歲),又同門。摯嘗答行敏詩曰:「因緣三紀異,契分四般同。」

3-6隴西[96]李舟[97]與齊相國映[98]友善,映為將相,舟為布衣,而舟致書於映,以交不以貴也。時映左遷於夔[99],舟書曰:「三十三官,足下近年已來,宰臣當國,多與故人禮絕[100]。僕以禮處足下,則足下長者,僕心未忍;欲以故人處足下,則慮悠悠之人,以僕為詭。我欲修書,逡巡至今,忽承足下出守夔國,於蒼生之望,則為不幸;為足下謀之,則名遂身退,斯又為準。僕昧時[101]者,謹以為賀。但鄱陽[102]、雲安[103],道阻且長;音塵寂蔑[104],永以三嘆。僕所疾沈痼[105],方率子弟力農,為世疏矣,足下亦焉能不疏僕耶!足下素□,僕所知之;其於得喪,固怡如也。然朝臣如足下寡矣,明王豈當不察之耶!惟強飯[106]自愛。珍重,珍重!」

3-7李華《祭蕭穎士文》:「維乾元三年[107]二月十日,孤子趙郡李華以清酌[108]之奠[109],敬祭於亡友故楊府功曹[110]蘭陵[111]蕭公之靈:嗚呼茂挺,平生相知,情體如一;歲月之別,俄成古今。天乎喪予,此痛何極!華亹(或作u)[112]深重,艱難所鐘;殊方永慕,觸目號裂;途窮易感,況哭故人。以足下才惟挺生,名蓋天下,道孤命屈,淪厄終身。避亂全絜[113],忠也;冒危遷祔[114],孝也。有王佐之才,先師之訓,而歿於道路,何負於天乎痛哉!華疇昔之歲,幸忝周旋,足下不棄愚劣,一言契合,古稱管、鮑[115],今則蕭、李,有過必規,無文不講。知名當世,實類無人;循環往復,何日忘此!存實等泣血千堙A羈旅相依;聞其一哀,心骨皆斷。夫痛之至者,言不能宣;雖欲寄詞,只益填塞。茂挺,君其降靈!尚享!」

3-8韓文公[116]〈瘞硯文〉:「隴西[117]李元賓[118]始從進士,貢在京師,或貽之硯。四年,悲歡否泰,未嘗廢用。凡與之試藝[119]春官,實二年登上第。行於褒谷間[120],役者誤墜之地,毀焉。乃匣歸[121]埋於京師里中。昌黎韓愈,其友人也,贊而識之:士乎成質,陶乎成器。復其質非生死,類全斯用,毀不忍棄,埋而識之仁之義。硯乎硯乎瓦礫異!」

3-9杜工部[122]交鄭廣文[123],嘗以詩贈虔曰:「諸公袞袞[124]登臺省,廣文先生官獨冷。甲第紛紛厭粱肉,廣文先生飯不足。先生有義出羲皇[125],先生有才過屈宋。德尊一代常壈坎[126],名垂萬古知何用!杜陵野老人更嗤,短褐身窄鬢如絲。日糴太倉[127]五升米,時赴鄭老同衾期[128]。得錢則相覓,沽酒不復疑,忘形到爾汝[129],痛飲真我師。清夜沈沈動春酌,燈前細雨簾前落。但覺高歌有鬼神,焉知餓死填溝壑!相如[130]逸才親滌器[131],子雲[132]識字終投閣[133]。先生早賦歸去來,石田茅屋荒蒼苔。儒術於我何有哉孔某盜跖[134]俱塵埃。不須聞此意慘淡,生前相遇且銜杯!」又曰:「廣文到官舍,繫馬堂階下。醉則騎馬歸,頻遭官長罵。垂名三十年,坐客寒無氈。賴得蘇司業,時時與酒錢。」及虔即世,甫賦〈八哀詩〉[135],其一章誄[136]虔也。

3-10崔群[137]字敦詩,貞元八年[138],陸贄[139]下及第,與韓愈為友。群佐宣州[140]幕時,愈與群書論交,略云:「考之百行而無瑕尤,窺之閫奧[141]而不見畛域[142],明白淳粹,輝光日新者,惟吾君一人。僕愚陋無所知,然曉聖人之書,無所不讀,其精粗巨細,出入晦明,雖不盡識,抑不可謂不涉其源者也。以此而推之,而廣之,誠足下出群拔萃[143]無謂僕從何而得也。」

3-11劉駕[144]與曹鄴[145]為友,俱攻古風詩。鄴既擢第,而不即出京,俟駕成名同去,果諧所志。

3-12毛傑[146]〈與盧藏用[147]書〉:「月日,雲夢子毛傑謹致書於盧公足下:傑聞君所貴者,道也;所好者,才也。故才高則披襟[148]而論翰墨,道狎[149]則言事而致談笑。何必雞鳴狗盜,始資僥幸之能;簟食瓢飲[150],不顧清虛之用!自公立名休代[151],博物多能。帝曰爾諧,擢為近侍。所以從容禁省,出入瑣闈[152];忠弼在躬,優柔薦及。傑時在草莽,運厄窮愁,思折俎[153]而無因,嗟掃門而不逮。豈知群邪遘逆,聯聲嗷嗷;紫奪我朱[154],遠詣惡土。賴公神色自若,心行不逾;餌芝術[155]以養閑,坐煙篁[156]而收思。傑梁鴻遠旅,閔仲未歸[157];留戀德音,徘徊失路。互鄉童子,當願接於宣尼;蘇門先生,竟未言於阮籍。公子傑者如彼,僕於公者若此。百年朝夕,何事惜於交遊;四海兄弟,何必輕於行路!賈生不云乎:『達人大觀,物無不可;小智自私,賤彼貴我。』況公拂衣高尚,習靜閑局,世事都捐,尤精道意,豈有自私而已,無大觀[158]者哉!儻能憐雲壑[159],獎無知,湣張良小子,說鴻蒙[160]之偈[161],遺黃石之書。虛往實歸,沾霧露之微潤;裒多益寡[162],落邱山[163]之一毫:則知足下之眷深焉,小人之慶畢矣。」盧答毛公:「毛子足下:勤身訪道,不毒氛瘴,裹糧[164]鬼門,放蕩雲海,有足多矣。一昨不遺,猥辱書禮,期我遐意,詢於道真[165],使人慚愧也。僕知之矣:士之生代,則有冥誌深蔽[166],滅木穹窒[167],煉九還[168]以咽氣,味三秀[169]以詠言;固將養蒙全理,不以能鳴天性,則其上也。養感當途[170],說動時主;懷全德以自達,裂山河以取貴,又其次也。至於誠信不申,忠孝胥缺,獨禦魑魅[171],永投豺虎;無面目以可數,椎心膺以問天,斯最下也。僕在壯年,常慕其上,先貞後黷[172]卒罹憂患,負家為孽,置身於此,何顏復講道德哉!雖然,少好立言,亟聞長者之說;老而彌篤,猶憐薄暮之晷[173]。加我數年,庶無大過。覽莊生だP之喻[174],則乾坤龍馬之旨可好矣;培風運海,則六九[175]之源無差矣;隳之正氣,則洗心藏密[176]有由矣。開卷獨得,恬然會真,不知寰宇之寥廓[177],不知生之與謝,斯亦曖昧所守,何必為是!儻吾人起予指掌,而說今之隱幾[178],不亦樂乎!道在稊稗[179],無相阻,曷為區區[180],過勞按劍[181]也!頃風眩[182]疾,下淚復厲,筆此還答,無所銓次,淹遲日期,庶不我責。盧藏用頓首。」

3-13方幹[183]師徐凝[184]。幹常刺[185]凝曰:「把得新詩草婼。」反語曰:「村埵。」李頻師方幹,後頻及第。詩僧清越[186]贈幹詩云:「弟子已得桂[187],先生猶灌園[188]

3-14韓文公名播天下,李[189]、張籍[190]皆升朝[191],籍北面師之,故愈〈答崔立之[192]書〉曰:「近有李、張籍者,從予學文。」〈與陸傪[193]員外〉書亦曰:「韓退之之文,非茲世之文也,古之文也;其人非茲世之人,古之人也。」後愈自潮州量移[194]宜春郡[195],郡人黃頗[196]師愈為文,亦振大名。頗嘗睹盧肇[197]為碑版[198],則唾之而去。案《實錄》:愈與人交,其有淪謝[199],皆能恤其孤,復為畢婚嫁,如孟東野[200]、張籍之類是也。李義山[201]師令狐文公[202],呼小趙公[203]為「郎君[204]」,於文公處稱「門生」。

4氣義

4-1郭代公[205]年十六,入太學,與薛稷[206]、趙彥昭[207]為友。時有家信至,寄錢四十萬以為學糧。忽有一衰服[208]者叩門云:「五代未葬,各在一方,今欲同時舉大事,乏於資財。聞公家信至,頗能相濟否?」公即命以車,一時載去,略無留者,亦不問姓氏。深為趙、薛所誚[209]。元振怡然曰:「濟彼大事,亦何誚焉!」其年,為糧食斷絕,竟不成舉。

4-2熊執易[210]赴舉,行次潼關[211],秋霖月餘,滯於逆旅。俄聞鄰居有一士籲嗟數四[212],執易潛伺之,曰:「前堯山[213]令樊澤[214]舉制科,至此,馬斃囊空,莫能自進!」執易造焉,遽輟所乘馬,倒囊濟之。執易其年罷舉,澤明年登科。

4-3代公為通泉縣尉[215],掠賣千餘人以供過客。天后異之,召見,大愜聖旨。並口占〈古劍〉一篇以進。上奇之,命繕寫,當直學士[216]

4-4楊虞卿[217]及第後,舉三篇,為校書郎[218]。來淮南[219]就李鄶[220]親情[221],遇前進士陳商[222]啟護[223]窮窘,公未相識,問之,倒囊以濟。

4-5李北海[224]年十七,攜三百縑[225]就納國色[226],偶遇人啟護,傾囊救之。

4-6許棠[227]久困名場,咸通末,馬戴[228]佐大同軍幕[229],棠往謁之,一見如舊相識。留連數月,但詩酒而已,未嘗問所欲。一旦,大會賓友,命使者以棠家書授之;棠驚,莫知其來。啟緘,即知戴潛遣一介恤其家矣。

4-7贊曰:孰以顯廉臨財不茍。孰以定交宏道則久。窮乃益堅,達以胡有!無得無喪,天長地久。君子行之,小人則否。


 

[1]裴晉公:裴度(765-839)唐朝宰相。字中立,河東聞喜(今山西聞喜)人。貞元(785-805)進士,由監察御史升為御史中丞。憲宗時力主削藩,升為宰相。元和十二年(817)督師破蔡州,擒吳元濟,河北藩鎮大懼,多表服從政府。唐藩鎮叛亂局面暫告結束。晚年以宦官專權,辭官退居洛陽。

[2]眇:指形貌矮小瘦弱。

[3]名場:指科舉的考試。

[4](糸習):赤色厚繒。《後漢書.應劭傳》李賢注:「(糸習),音襲。緹,赤色繒也。」

[5]僧伽和尚:一、梵語Sañgha的譯音。意為大眾。原指出家佛教徒四人以上組成的團體,後單個和尚也稱「僧伽」。簡稱為僧。二、人名。為西域名僧,俗姓何,龍朔初入唐,於泗沖建寺,後居薦福寺。《太平廣記》卷九六引《紀聞錄.僧伽大師》:「後中宗問萬迴師曰:『僧伽大師何人耶?』萬迴曰:『是觀音化身也。如《法華經.普門品》云:「應以比丘、比丘尼等身得度者,即皆見之而為說法。」此即是也。』」世稱其為觀音大士化身。亦借指觀音大士或其塑像。

[6]欄楯:欄杆。《史記.袁盎晁錯列傳》司馬貞索引:「《纂要》云:宮殿四面欄,縱者云檻,橫者云楯。」

[7]詰旦:翌日早晨。

[8]逡巡:徘徊不進;滯留。遲疑;猶豫。

[9]阿父:稱謂。一、指父。二、指伯、叔。

[10]旃:音「占」。相當於「之」或「之焉」。《詩.唐風.采苓》箋:「旃之言焉也。」《左傳.襄二八年》注:「旃,之也。」

[11]盧大郎補闕(自注:盧名上字與僕家諱同,下字曰暉。):《唐摭言》卷十有「王大夫(自注:名與定保家諱一字同。)廉問浙東」,詩人方干造之,《唐方鎮年表》卷五〈浙東〉引方干詩,斷定王大夫為王渢,《太平廣記》亦有「越州廉使王渢」。「渢」為王定保家諱其中一字,本條因缺乏直接證據,姑按作者自注的排列順序,推測盧氏全名或為盧渢暉。參方積六(等編),《唐五代五十二種筆記小說人名索引》,北京:中華書局,1992,頁63150

[12]補闕:官名。唐武后垂拱元年(685)始置,有左右之分。左屬門下省,右屬中書省,掌管供奉諷諫。

[13]升平:縣名。唐天寶十二年(753),析宜君縣地置,屬坊州。故治在今陝西黃陵建莊鄉。寶應元年(762)省,後復置。

[14]鄭公:當為鄭續之父。

[15]咸通十一年:唐懿宗(李)的年號。唐懿宗只有一個年號,咸通共十四年,咸通元年為庚辰年,公元860年。

[16]廣明庚子歲:年號。唐僖宗年號(880-881),廣明元年(880)為庚子歲。唐僖宗廣明元年十二月(8811月)庚子年,黃巢攻入長安,僖宗逃難四川。

[17]南服:古代王畿以外地區分為五服,故稱南方為「南服」。

[18]外兄:表兄。

[19]鄭續:《唐方鎮年表》:廣明元年(880)至中和四年(884)「鄭續」條下:《嶺表錄異》:僖宗朝,鄭續領番禺,高州得銅鼓。又引本書:鄭隱,中和末鄭續領南海,辟為從事。卷7。

[20]南海:郡名。秦置;今廣東全省除西南部外皆其地。治番禺,即今廣東省番禺縣。仍之;三國吳以後至隋唐之世廢置不常。

[21]庠序:古鄉學之名也。《孟子.梁惠王》:「僅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義。」注:「庠序者,教化之宮也;殷日序,周日序。」按後人亦通謂學校曰庠序。

[22]白衣卿相(白衣公卿):唐人極重進士,宰相多由進士出身,推重進士稱白衣卿相,言身為白衣卿相,而有卿相之資。本書卷一〈散序進士〉:「進士科始於隋大業中,盛於貞觀、永徽之際;縉紳雖位極人臣,不由進士者,終不為美。以至歲貢常不減八九百人。其推重謂之『白衣公卿』,又曰『一品白衫』。」也作「白衣卿相」。

[23]節行將:持節的大將。泛指總軍戎者。

[24]饕餮:一、惡獸名。鐘鼎彝器多琢其形以為飾。《呂氏春秋.先識》:「周鼎著饕餮,有首無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以言報更也。」二、貪殘。《淮南子.兵略》:「貪昧饕餮之人殘賊天下,萬人搔動。」在此喻兇人,貪財貪食也。

[25]龍鍾:疊韻形容字。《荀子.議兵》作「隴種」,唐人多作龍鍾,取義甚多。一、老態或衰憊貌。二、潦倒失意。

[26]場屋:科舉時試士之地,言於廣場中為屋。

[27]大順:唐昭宗年號(890-891)

[28]宏農公:楊復恭(?-892),弘農郡開國公、魏國公,唐末宦官。初為河陽監軍。龐勛之亂,監軍有功,入為宣徽使、擢密使。因與田令孜不和,下遷飛龍使。僖宗自蜀還京,復其官,時內外經略之制,皆出其手,授觀軍容使,封魏國公,加金吾大將軍,專典禁兵。軍權在手,頗擅朝政。昭宗即位,以其假子楊守立與之爭權,大順二年齡891)賜其杖屨,失勢。後與假子楊守亮於奔逃中為華州兵所獲,被斬。

[29]右袞:古代天子或三公穿的禮服,在這裡借指三公。

[30]

[31]1.郡名。漢景帝十分梁國置山陽國,建元(140-135)間改為郡。晉廢。舊治所在今山東金鄉現西北。參閱《讀史方輿紀要》三二〈g州府.昌邑城〉。2.即今江蘇淮安縣。秦淮陰縣地。漢置射陽縣,因在射水之陽,故名。西晉置山陽郡,後降為山陽縣,因地有山陽得名。南北朝、隋、唐因之,隋廢郡留縣。武德四年(621),於此置東楚州。八年,去「東」字,為楚州。參閱《太平寰宇記》一二四〈楚州〉、《嘉慶一統志》九三〈淮安府〉。

[32]皇甫穎:本書卷八〈及第後隱居〉:皇甫穎,早以清操著稱,乾符(僖宗年號,874-879)中及第,時四郊多壘,穎以垂堂之誡,絕意祿位,隱於鹿門別墅,尋以疾終。

[33]中和:唐僖宗年號(881-885)

[34]義興:郡名,晉設置,梁廢除,今江蘇宜興縣。

[35]吳興郡今縣名。屬浙江省。在嘉興縣西。

[36]逮事:猶及奉事也。

[37]憮然:茫然自失。

[38]紿:欺也。誑也。

[39]維:繫車之繩也。

[40]省郎:官名。隋唐時期對尚書省所屬諸司郎官的統稱。

[41]范宣:晉陳留人。字宣子。少尚隱遯,博綜U書,尤精三禮,善畫。雖閒居屢空,常以誦讀為業。譙國戴逵等皆聞風宗仰,自遠而至。諷誦之聲,有若齊魯。太元(376-396)中范寧為豫章太守,江州人士並好經學,時以為化二范之風。有禮易論難。

[42]三立:謂立德、立功、立言。語本《左傳蝌舅膜G十四年》:「(穆叔曰:)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本節「論曰:范宣之三立,德居其首;夫子之四科,行在其先。」按:「三立。」乃穆叔之言,王定保誤作范宣子。參見「三不朽」。

[43]四科:孔門分德行、言語、政事、文學四科。《論語》〈先進〉:「德行,顏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言語,宰我、子貢;政事,冉有、季路;文學,子遊、子夏。」疏:「夫子門徒三千,達者七十有二,而此四科惟舉十人者,但言其翹楚者耳。」

[44]五常:(1)《尚書.泰誓》:「狹侮五常。」疏:「五常即五典,謂 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五者,人之常行。」(2)五常之道,仁、義、禮、智、信也,見《論衡.問孔》。按本節文義當從後解。

[45]炯戒之倫:明顯警戒的道理。

[46]侔:齊等;相當。

[47]劉虛白:竟陵人劉虛白擢元和(806-820)進士第,嗜酒,有詩云:「之道醉鄉無戶稅,任他荒卻下丹田。」

[48] 裴公:裴坦,唐聞喜人。字知進。及進士第,歷楚州刺史。令狐綯當國,薦為職方郎中,累官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不數月卒。坦性簡儉,子娶楊收女,齎具多飾金玉,坦命撤去,曰:「亂我家法。」世清其概。居太平里,時稱「太平宰相」。

[49]硯席:硯台與坐席。借指學習。《北史.魏陳留王虔傳》:「(元暉)好涉獵書記,少得美名於京下。周文禮之,命與諸子遊處,每同硯席,情契甚厚。」唐黃滔《祭陳侍御文》:「滔江鄉則中外親姻,帝里則參差硯席。」

[50]主文:主閱文卷之考官也,與「主司」義同。

[51]舉子:唐宋時期,科舉考試之應試人。

[52]雜文:指詩、賦、贊、頌、箴等以外的其他文體。

[53]麻衣:舊時舉子所穿的麻織物衣服。

[54]孟棨:一作孟啟。晚唐人,字初中。屢舉進士不第,乾符(874-879)年間始及第,曾任尚書司勛郎中,做《本事詩》一卷,記唐人詩歌的本事,保存不少唐代詩人軼事,但頗有附會之處。

[55]小魏公:崔沆,金玄子,字內融。魏國公崔鉉子。僖宗時以戶部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改中書侍郎。時盧攜專政,而黃巢勢寖盛,沆每建裁遏,多為攜沮。賊陷京師,遇害。

[56]曲謝:遍謝。五代王定保《唐摭言˙謝恩》:「三日後,又曲謝。其曰,主司方一一言及薦導之處,俾其各謝挈為之力;苟特達而取,亦要言之。」

[57]場籍:科場的考生名冊。場,科場;籍,名冊。

[58]

[59]張籍:德宗貞元(785-805)中登進士第。性詭激,能為古體詩,有警策之句,傳於時。

[60]朝聞道,夕死可矣:語出《論語˙里仁第四》。

[61]李華:(約715-774)唐趙州贊皇(今屬河北)人,字遐叔。開元進士。天寶中,為監察御史,因劾按楊國忠親屬,遷右補闕。安祿山叛軍入京時,逃避不及,被迫受偽職,亂平貶杭州司戶參軍,因自恨不能完節,遂屏居江南。上元中被召,稱病力辭。李(由見)領選江南,召為檢校吏部員外郎,旋因病辭官,客居山陰(今江蘇淮安)。文辭華麗,與蕭穎士齊名,號「蕭 李」。為韓柳以前的古文名家。晚年家居奉佛,而士大夫常持金帛登門,請撰家傳、墓碑。亦工詩。原有《前集》、《中集》,已佚,後人輯有《李遐叔文集》。

[62]天寶:唐玄宗李隆基第三個年號(742-755)。

[63]至德:唐肅宗年號(756-758)。

[64]前司封:前任的司封。司封:吏部下屬機構,掌管官吏的封爵,其職即前代的古爵、主客。至唐代始稱司封。《通典.職官.吏部尚書》:「《左傳》曰晉文公執秩以正其官,註云:顴揖H正其官,註云:顴插A主爵秩之官。漢尚書有封爵之任而無其官。……晉尚書有左右主客曹,北齊河清中改為主爵,置郎中一人屬吏部,主封爵之事。隋初為主爵侍郎,煬帝改為主爵郎。唐武德初為主爵郎中,龍朔二年改為司封大夫,咸亨元年復舊,光宅元年改為司封郎中,掌封爵、皇之枝族及諸親內外命婦告身及道士女冠等。」

[65]員外:指正員之外加增之官,始於唐高宗時。

[66]李梁公峴:吳王恪孫也。至德(756-758)初,肅宗召之,拜扶風太守。明年,擢京兆尹,封梁國公。

[67]檢校吏部員外:唐宋有檢校官,自太師至各部員外郎並為加官。

[68]陳少遊:唐,博平人。又習老莊書,為崇玄生,諸儒推為都講,大學生陳希烈高其能。既擢第,補南平令。長權變,一切幹濟。會謝督幸,以是數遷。建中(780-783)初累官淮南節度使,加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李希烈陷汴,少遊送款。會友人得其降表,少遊聞之,羞悸死。

[69]淮陽:郡、國名。東漢章和二年改為陳國。隋開皇十六年改陳州,大業初又改為淮陽郡。

[70]簪笏:冠簪和手版。古代仕宦所用。

[71]盧江:郡名。又可稱廬江郡,今安徽合肥縣治。

[72]

[73]趙郡:東漢建安17年改趙國置,治所在邯鄲縣(今河北邯鄲市西南)。唐武德初改為趙州,天寶初年復為郡,乾元初復改為趙州。

[74]范陽:地名。唐郡。今大興宛平、昌平、房山、安次、寶坻等縣之地。

[75]盧東美:唐范陽人。大曆(766-779)中為吳令。歷太常博士、考士員外郎。咸舉其職。與韓會、張正則、崔造為友。好談經濟之略。常以王佐自許。

[76]

[77]四夔:《唐書.文藝傳》崔造與韓會、盧東美、張正則三人友善。僑居上元。好談經濟之略。皆自謂王佐才。號四夔。此與本書言何長師、李華、盧東美、韓衢號四夔異。

[78]裴佶:唐耀卿孫。字弘正。第進士,授藍田尉。德宗幸梁,佶奔建行在,授補闕。李懷光以河中叛,佶建議請討,帝深器之。歷遷諫議大夫,黔中觀察使,部夷安服,官至工部尚書。卒謚貞。

[79]裴耀卿:字煥之,河東聞喜人。八歲,神童擢第。弱冠,授祕書省正字。睿宗立,任國子主簿,檢校詹事府丞。玄宗開元初,歷任河南府士曹參軍,考功員外郎。知開元五、六年(717718)貢舉。進右司郎中,轉兵部郎中,遷長安令,出為濟州刺史,轉宣、冀州刺史,有善政聲。入為戶部侍郎;京兆尹。二十一年(733),拜黃門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充轉運使。翌年,遷侍中,兼崇文館學士。二十四年(736),改尚書右丞,封趙丞侯。天寶元年(742)進尚書左僕射,俄改右僕射。三載(744)卒,年六十三,諡文獻,贈太子太傅,加贈司空。

[80]吏部郎中:三國魏改選部為吏部,吏部尚書下轄曹有吏部曹,主官稱吏部侍郎、郎中或吏部郎,其郎中、侍郎的區別,僅在於郎官資歷的深淺。隋煬帝時,確定以侍郎作為各部尚書的次官,而部下各曹的主官統稱為郎。唐代,改各曹郎為郎中,此後吏部郎中一直 是指吏部下所屬吏部司的主官,其次官稱吏部員外郎。《舊唐書職官志》:「(吏部)郎中一人掌考天下文吏之班秩階品。……郎中一人掌 小銓,亦分為九品,通謂之行署。」

[81]

[82]工部尚書:工部主官。宋代以前屬尚書省。工部尚書始設于隋。《通典職官工部尚書》:「至隋乃 有工部尚書……蓋因後周工部之名兼前代起部之職。」「唐制:工部尚書為正三品官,下統工部、屯田、虞部、水部四曹。」《舊唐書職官志》:「工部尚書一員,侍郎一員。尚書、侍郎之職,掌天下百工、屯田、山澤之政令。」高宗龍朔二年一度改為司平太常伯,光宅年間又改稱為冬官尚書,神龍以後始恢復舊稱。

[83]鄭餘慶:唐人,絪從子,字居業。少善屬文,擢進士第。貞元(785-805)中由翰學士累進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每奏對,多傅經義,坐事貶郴州司馬,憲宗立,復入相。時主書滑渙弄權,為餘慶所面叱,帝聞而善之,拜太子少師,封滎陽縣公。穆宗立,加檢校司徒,卒諡貞。餘慶行己完潔,祿入悉賙所親,或濟人急。絪家昭國坊南,餘慶第在坊北,世稱南鄭相北鄭相。

[84]朋友服:為逝去的友人服喪期。

[85]私謚:不得公家易名之典,而由鄉里親屬或門下士奉以美諡者,曰私諡。

[86]清白守節,曰貞。大慮克就,曰貞。不隱無屈,曰貞。〔晉〕孔晁注,《逸周書諡法解》(板橋市:藝文印書館,1966),卷6,頁27

[87]喬潭:字源,梁人。天寶十三(754)年進士,官陸渾尉。著有〈霜鍾賦〉、〈素絲賦〉、〈裴將軍劍舞賦〉等文。

[88]陸渾尉:漢置陸渾縣,於今河南省嵩縣北三十里。尉為唐代縣級低層的品官。通典:「尉漢諸縣皆有……大唐初因隋制……武德中改為正,七年三月復改為尉,赤縣置六員,他縣各有差分判諸司事。」賴瑞和,《唐代基層文官》(臺北市:聯經,2004),頁143229

[89]元魯山:即元德秀。唐河南(治今河南洛陽)人,世居太原(今山西太原西南),後移魯山(今屬河南)。字紫之。少孤貧。開元進士。歷任南和尉,龍武彔事參 軍、魯山令。後隱居陸渾山,世稱元魯山。著有《季子聽東論》、《蹇士賦》。

[90]張友略:據方積六、吳冬秀編,《唐五代五十二種筆記小說人名索引》(北京:中華書局,1992)亦作「有略」,頁105。《新唐書》,卷220,〈文藝中〉:「穎士樂聞人善,以推引後進為己任,如李陽、李幼卿、皇甫冉、陸渭等數十人,由獎目,皆為名士。天下推知人,嘗兄事元德秀,而友殷寅、顏真卿、柳芳、陸據、李華、邵軫、趙驊,時 人語曰「殷、顏、柳、陸,李、蕭、邵、趙」,以能全其交也。所與遊者,孔至、賈至、源行恭、張有略、族弟季遐、韓拯、陳晉、孫益、韋 建、韋收。獨華與齊名,世號「蕭、李」。嘗與華、據遊洛龍門,讀路旁碑,穎士即誦,華再閱,據三乃能詳記。聞者謂三人才高下,此其分也。有奴事穎士十年,答楚嚴慘,或勸其去,答曰:「非不能,愛其才耳。」穎士數稱班彪、皇甫謐、張華、劉琨、潘尼能尚古,而混流俗不自振,曹植、陸機所不逮也。又言裴子野善著書。所許可當世者,陳子昂、富嘉謨、盧藏用之文辭,董南事、孔述睿之博學而已。」

[91]貞元十三年:797年。唐德宗年號(785-805)。

[92]李摯:(772-?)約貞元初為延陵令,十二年(796)又中博學宏詞科。餘事無考。《全唐書》存詩二句。

[93]大宏詞:唐制,選人能試文三篇,謂之宏詞。又制科有博學宏詞科。

[94]

[95]同年:同舉鄉貢者,謂之同年。《國史補》:「進士為時所尚,俱捷所謂之同年。後世舉人及優拔共 同歲選舉者亦稱同年。」

[96]隴西:今縣名,隋置,在今甘肅隴西縣西南。

[97]舟:舟字公受。水部員外郎岑之子。以尚書郎奉使出為虔州刺史,封隴西縣男。

[98]齊映:《新唐書》:「齊映,贏洲高陽人。舉進士,博學宏詞,中之,補河府參軍事。滑毫節度使令狐彰署掌書記,彰疾甚,引映託後事。映陰說彰納節,歸諸子京師。彰從之,即以如妻映。彰卒,軍亂,映間歸東都。會造疾,映乃當國。卒,年四十八,贈禮部尚書,謚曰忠。」

[99]夔:今湖北省秭歸縣東有子城地名沱者,古國也。

[100]禮絕:謂居百官之首,地位尊榮,至于極點。司馬光《涑水記聞》卷十五:「宰相自唐以來,謂之禮絕,百僚見者,無長幼皆拜。」

[101]昧時︰猶言不識時務。

[102]鄱陽︰縣名。秦置。即今江西鄱陽縣。

[103]雲安:縣名。漢朐忍縣地,屬巴郡。北周改為雲安。唐屬夒州。故城在今四川雲陽縣東北。

[104]音塵:猶言消息全無。

[105]沈痼:積久不治之病。

[106]強飯:亦作「彊飯」。努力加餐飯,勉強進食。

[107]乾元三年:唐肅宗年號(761)

[108]清酌:謂酒也。《禮.曲禮》︰「酒曰清酌。」疏:「酌,斟酌也,言此甚清澈可斟酌。」按清酌為祭祀用酒之專稱。

[109]奠:置祭也。

[110]功曹:漢代司隸屬吏有功曹從事,功曹書佐,郡縣有功曹史,漢末州亦置功曹書佐,皆掌選署功勞,位居佐史之右,為各府綱紀之任。省稱功曹。魏晉沿置,或改作西曹書佐,主吏及選舉事,位任頗重,置有擅州郡之政各重一時者,南朝宋以下公府,軍府,多置功曹參軍,掌糾駁獻替。諸卿寺,王府以至州郡縣亦多置功曹,或為掾史,或為從事,書佐。北齊郡縣功曹之上,又由光迎功曹,隋作光初光曹。隋諸王府,軍府及諸州皆置功曹參軍,後改為司功參軍,皆由吏部除授。唐沿置,在府稱功曹參軍,在州稱司功參軍,在縣稱司功,皆去掾史從史從事之名,位任亦漸輕,遠非漢世功曹之比。

[111]蘭陵:地名。戰國楚邑,漢置縣,晉兼置郡;隋時郡縣俱廢。在今山東省嶧縣境。唐復置縣,元廢。即今嶧縣治。又晉時嘗僑置蘭陵縣於今江蘇省武進縣治;並置南蘭陵郡,隋時並廢。

[112]亹罰亹,罪過;罰,懲罰。《後漢書.桓帝紀下》:「罪深亹重,人鬼同疾。」

[113]絜:清潔,後寫作「潔」。引申為純潔,清白。

[114]遷祔:遷葬後死者合食於祖先。按《儀禮.既夕禮》:「卒哭明日以期班附」注:「祔,卒器之明日祭名,祔,猶屬也。」《釋名.釋喪制》:「又祭曰祔,祭於祖廟,以後死孫祔於祖也。」

[115]管、鮑:春秋時管仲和鮑叔牙的並稱。兩人相知最深,後常用於比喻交誼深厚的朋友。管仲春秋齊潁上人。名夷吾,字仲,謚敬,故亦稱敬仲。初事公子糾,後事齊桓公為相,通貨積財,富國強兵,尊周室,攘戎狄,九合諸侯,一匡天下,桓公尊為仲父。鮑叔牙春秋齊大夫。少與管仲善,同賈南陽,知管仲賢而貧,分財多與。後鮑叔牙事齊桓公,管仲事公子糾,公子糾死,管仲囚;鮑叔牙乃薦管仲於桓公,卒佐桓公成霸業,世多稱其知人而篤於友誼。

[116]韓文公:韓愈(768-824),唐人。字退之,世稱韓昌黎。幼孤,刻苦學儒。及長,操行堅正,發言真率。德宗時,登進士第,歷四門博士,轉監察御史。疏諫宮市之弊,貶陽山令。憲宗時,召為國子博士,改史館修撰,轉考功郎中。知制誥,拜中書舍人,坐事改太子右庶子。又以諫迎佛骨事貶刺潮州,移刺袁州,所至有善政。尋徵為國子祭酒,累遷吏部侍郎,卒謚文。愈博通經史,綜貫百家。生平力排異端,攘斥佛老,常以為文章自魏晉以還,作者多拘對偶,而經誥之指歸,遷、雄之氣格,不復振起。故其所為文,務反近體;而沈雄奧衍,深得本元,能卓然自成一家,世稱韓文,蘇軾常稱其文起八代之衰。有《韓昌黎全集》。

[117]隴西:古郡名,在今甘肅省,後沿用為甘肅省別名;亦簡稱隴。

[118]李元賓:李觀,唐人,字元賓。華從子。貞元進士。舉弘辭,授太子校書郎。卒年二十九。觀屬文不襲沿前人,時謂與韓愈相上下。有《李元實文編》。

[119]試藝:試驗才能,轉以稱舊時應時的文字。

[120]褒谷間:谷名,陝西終南山之谷,南口曰褒,在褒城縣北,北口曰斜,在郿縣西南,長四百五十公里。

[121]匣歸:匣通柙,匱也,見《說文》,《史記.荊軻傳》:「而秦舞陽奉地圖匣以次通。」

[122]杜工部:杜甫,唐襄陽人,審言從孫。字子美。居杜陵自稱杜陵布衣,又稱少陵野老。後人以別於杜牧,稱為老杜,少貧,舉進士不第。玄宗時,以獻賦待制集賢院。肅宗立,拜右拾遺,出為華洲司功參軍。尋棄官依嚴武,武表為檢校工部員外郎,後人因稱杜工部。大曆中遊耒陽,大醉卒。甫善為詩歌,雄渾氣放,與李白齊名,時稱李杜。尤多為即事憂時之作,世號詩史。有《杜工部集》。

[123]鄭廣文:鄭虔,唐滎陽人。家貧,習書無紙,嘗以柿葉代之。玄宗愛其才,置廣文館,用為博士,世稱鄭廣文。能詩,善畫,工寫山水。常自寫其詩并畫以獻,帝署其尾曰:「鄭虔三絕。」又習知地理、兵戍、物產諸務。官至著作郎,坐事貶台州司戶參軍。

[124]袞袞:眾多。

[125]羲皇:指伏羲。上古帝王,姓風氏。有聖德,象日月之明,故稱太昊。教民佃漁畜牧,養犧牲以充庖廚,故又曰庖羲。始畫八卦,造書契,都陳,在位一百十五年(按或作宓羲,大作伏戲。

[126]壈坎:坎壈。坎廩。坎。《楚辭.九辯》:「坎廩,貧士失職而志不平……。」

[127]太倉:京師積穀之倉。《漢書‧高帝記》:「七年二月,蕭和治未央宮,立太倉。」按漢大司農屬官有太倉令丞,後魏有太倉尚書,唐置太倉署,亦屬司農。

[128]同衾期杜甫〈醉時歌〉。彼此投契相得。

[129]爾汝:親暱之詞,不客氣的第二人稱。

[130]相如:司馬相如(前179-前117)西漢辭賦家。屬郡成都(今屬四川)人,字長卿。景帝時以貲為郎,任武騎常侍,因病免。去梁,從枚乘等遊。後在臨邱遇新寡家居的卓文君,攜以同奔成都。善辭賦。所作《子虛賦》為武帝所賞識,因得召見,又作《上林賦》,武帝用為郎。曾拜中郎將,奉使西南,後為孝文園令。其賦多描繪帝王苑囿之盛,田獵之樂,於篇末則寄寓諷諫。用詞華麗,富於文采。

[131]滌器:洗滌器物。《漢書.司馬相如上》:「相如身自著犢鼻褌,與庸保雜作,滌器於市中。」南朝梁劉勰《文心雕龍.時序》:「買臣負薪而衣錦,相如滌器而被繡。」

[132]子雲:揚雄(前53-後18)一作楊雄。西漢文學家、語言學家。蜀郡成都(今四川)人,字子雲。少好學,長於辭賦,多摹擬司馬相如。成帝時,以大司馬王音薦,獻〈甘泉〉、〈河東〉、〈羽獵〉、〈長楊〉四賦,被任為郎。王莽時,任大夫,校書天祿閣。曾作〈劇秦美新〉,頌揚王莽。博通群書,多識古文奇字。仿《論語》作《法言》,仿《易經》作《太玄》,又採集各地方言為《方言》,續《倉頡篇》為《訓纂篇》。

[133]投閣:《漢書‧揚雄傳贊》:「莽(王莽)誅豐(甄豐)父子,投棻(劉棻)四裔,辭所連及,便收不請。時雄(揚雄)恐不能自免,乃從閣上自投下,幾死……。有詔勿問;然京師為之語曰:『惟寂惟寞,守德之宅。』」譏刺其言行不一。

[134]盜跖:人名,跖亦作蹠。春秋柳下惠之弟。從卒九千人,驅人牛馬,取人婦女,侵暴諸侯,橫行天下。《史記.伯夷列傳.正義》:「蹠者,黃帝時大盜之名;以柳下惠之弟為天下大盜,故世放古號之盜蹠。」

[135]八哀詩〉:杜甫於大曆元年(766)居夔州時作。八哀詩〉是為八個已故人物所寫的傳記,每首一人,各以其官爵姓名為篇名。哀,哀思、哀傷之意,即詩序所雲「嘆舊懷賢」。八個人物是王思禮、李光弼、嚴武、李璡、李邕、蘇源明、鄭虔、張九齡。詩序說明為八人立傳及排列先後的原因。所寫八人,皆選取最能表現人物突出特點的事蹟,故各具特色。

[136]誄:古時居上位的人累列死者功德並根據其功德而作諡的哀悼詞。

[137]崔群:崔群(772-832)唐見州武城(今山東武城西北)人,字敦詩。貞元進士。初為秘書省校書郎。元和初,為翰林學士,遷禮部侍郎,選拔人才較公允。十二年(817),為宰相。以反對用皇甫鎛為相,出為湖南觀察都團練使。穆宗時,任御史中丞,出任武寧軍節度使,被節度副使王智興所逐。還朝授秘書監,歷華、宣二洲刺史,荊南節度使,後為吏部尚書。

[138]貞元八年:唐德宗年號(785)。

[139]陸贄:字敬輿,蘇州嘉興人。大曆八年(773)中進士,大曆十四年(779)五月招為翰林學士,後轉考功郎中;去了梁州後,轉成議大夫,回京之後,轉中書舍人。到了貞元七年(791)轉投兵部侍郎,八年(792)為中書侍郎同門下平章事,十一年(795)被貶忠州別駕。順宗立時,詔追陸贄還朝,但陸贄未得知其詔以卒。

[140]宣州:隨開皇九年改為南豫州置,治所在宣城縣(今安徽宣州市),大業初改為宣城郡。唐武德三年復為宣州,天寶元年改為宣城郡,乾元元年復為宣州。

[141]閫奧:室之深邃處也。

[142]畛域:界限或範圍。

[143]出類拔群:人才特出,超出眾人之上,語本《孟子.公孫丑篇上》:「出於其類,拔乎其萃。」

[144]劉駕:字司南,江東人。早年屢試不中,客居長安。大中三年(849),軍隊收復河、湟,獻上樂府十首。大中六年(852)進士,官國子博士。與曹鄴為好友,時稱「曹劉」。辛文房稱其「詩多比興含蓄,體無定規,興盡即止,為時所宗。」

[145]曹鄴:陽朔人。字鄴之。大中進士。由天平節度掌書記遷太常博士,持論不阿,歷祠部郎中。終洋州刺史。有《曹祠部集》。

[146]毛傑:毛欽一,字傑,自號雲夢子,荊州長林人。生卒年及生平事蹟均無考,約唐玄宗開元中前後在世。著有文集三卷,見《新唐書.藝文志》。

[147]盧藏用︰盧藏用(約664-約713),字子潛,幽州范陽人。少以辭學著稱。初舉進士,不得調,與兄徵明偕隱於終南山。著有文集三十卷,(《舊唐書.經籍志》作二十卷。此從《新唐書.藝文志》)傳於世。

[148]竭誠相待,如「與君道合神遇,投分披襟。」

[149]狎:接近。

[150]簞食瓢飲:出自《論語》雍也第六的典故。原為「一簞食,一瓢飲」,意為十分貧窮。

[151]休代:猶言盛世。

[152]瑣闈:稱宮門,因門上刻有瑣文,故稱。

[153]折俎:《左傳.宣公十六年》:「王享有體荐,宴有折俎,公當享,卿當宴。王室之禮也。賈公彥疏:「凡解牲體之法,有全烝其豚。解為二十體,體解即此折俎是也。」引申為參與國家大典。

[154]紫奪我朱:古時紅色為正色,紫色是朱、青混合的間色,春秋時魯桓公、齊桓公都偏好紫衣,造成上行下效,紅色幾乎代替了紫色。後引申為異端代替正統,邪惡超越正義的意思。

[155]芝術:藥草名。南朝宋謝靈運〈曇隆法師誄〉:「茹芝術而共餌,披法言而同卷。」

[156]煙篁:竹子,竹林。

[157]

[158]大觀:宏遠之觀察。漢代賈誼〈鵬鳥賦〉:「小智自私兮,賤彼貴我;達人大觀兮,物無不可。」指有遠見。

[159]雲壑:雲覆之深谷。

[160]鴻蒙:自然元氣也。

[161]偈:即佛經中的唱頌詞。每句三字、四字、五字、六字、七字以至多字不等,通常以四句為一偈。亦多指釋家雋永的詩作。

[162]裒多益寡:削減有餘以補不足。

[163]邱山:泛指山。

[164]裹糧,出自《詩 大雅.公劉》:「頂q餱瞗A于橐于囊」,謂t帶熟食乾糧,以備出征或遠行。

[165]道真道理之真旨。

[166]

[167]滅木穹窒:閉塞洞穴。《詩.豳風.七月》:「穹窒熏鼠,塞向墐戶。」

[168]九轉:猶九還。九次提煉。道教謂丹的煉制有一至九轉之別,而以九轉為貴。

[169]三秀:謂芝草也。《楚辭.九歌.山鬼》:「采三秀兮於山間。」

[170]當途:亦作當塗,與當路同意。

[171]魑魅:即螭魅。古代傳說中山澤的鬼怪。

[172]黷:汙濁的意思。

[173]薄暮之晷:薄暮為傍晚,太陽快下山的時候。晷為日影,引申為時光。

[174]だP之喻:典出莊子‧逍遙遊》:「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ヾA即「鰥」之或體。《毛詩傳》:「鰥,大魚也,字亦作「鯤」。」《釋名,釋親屬》:「鰥,昆也。」是其證。だP,傳說中的大鳥。

[175]六九:《易》以陰爻為六如初六、上六,陽爻稱九,如初九、九二。合為應為陰陽之義。

[176]洗心藏密:洗心:改過之喻;《易.繫辭》:「六爻之義易以共,聖人以此洗心,退藏於密」疏:「聖人以此易之卜筮,洗蕩萬物之心,萬物有疑則卜之,是蕩其疑心,行善則吉,行惡遇凶,是蕩其惡心也。」有改過向善之意。

[177]寥廓:古代謂宇宙的元氣狀態。

[178]隱機:隱藏著的危機。明張居正〈答上師相徐存憐}附與諸公書〉二:「近來世局,幾更易矣。流俗之見,睹朝野無虞,便謂太平景象。不之隱機伏禍,深有可慮。」

[179]稊稗:草名,莊子.知北遊》:「道在稊稗。」禾本科,似小米。

[180]曷為:為何;為甚麼。

[181]按劍:以手撫劍。預示擊劍之勢。

[182]風眩:眩暈的一種,又稱風頭眩。

[183]方幹:字雄飛,桐廬人,生卒年不詳,約唐懿宗咸通元年(860)前後在世。幼有清才,徐凝一見器之,授以詩律。常攜詩謁錢塘江太守姚合,合見其貌寢兔缺,甚卑之,坐定閱卷,乃駭目變容,深加禮待。大中(847-860)中,舉進士不第,隱居鏡湖。家貧,日以詩酒自娛。行有日矣,忽以疾逝,不成果。即卒,門人U諡曰玄英先生。幹有遺詩三百七十餘篇,有《玄英先生集》。

[184]徐凝:字不詳,睦州人,生卒年不詳,約唐憲宗元和(806-820)中前後在世。與施肩吾同里,日共吟詠,嘗於杭州開元寺題牡丹詩,為白居易所賞,元稹亦為獎掖,詩名遂振於元和間。至長安,不善干謁,僅遊韓愈之門,竟不成名。將歸,以詩韓愈,有「欲別朱門淚先盡,白頭遊子自身歸」之句,遂歸里,優悠詩酒以終。

[185]刺:指諷刺或指責、下對上的斥責。

[186]清越:指前蜀貫休。釋貫休,字德隱,俗姓姜氏,金華蘭溪登高人也,號禪月大師。七歲投和安寺圓真禪師出家為童侍。休善小筆,得六法。長於水墨,形似之狀可觀。

[187]得桂:為科舉及第之意,其典故出自《晉書.郤詵傳》:「臣舉賢良對策,為天下第一,猶桂林之一枝,昆山之片玉。」後因此以得桂為科舉及第。

[188]灌園:從事田園勞動,後謂退隱家居。

[189]李翱:唐隴西狄道(今甘肅臨洮人),字習之。李沖十世孫,貞元(785-805)進士。元和(806-820)初,任國子博士、史官修撰,以言論激烈,久不遷官,後任考功員外郎、禮部郎中,屢因事左遷。晚年官至山南東到節度使。早歲曾從韓愈學習古文,文辭為世所重。有《李文公集》。

[190]張籍:張籍(767-830),唐吳郡(今江蘇蘇州)人,字文昌。少時居和州烏江(今安徽和縣烏江鎮)。任太常寺太祝,十年不得升遷,家貧,有眼疾,被孟郊嘲為「窮瞎眼 張太祝」。後歷任水部員外郎、國子司業等職,也稱張司業或張水部。工詩,樂府尤得名,與王建齊名,稱張王。白居易對他的樂府詩,亦頗推崇。今存宋人重編的 《張司業集》。

[191]升朝:上朝,到朝廷議事。

[192]崔立之:字斯立。行二十六。郡望博陵(今河北安平)。貞元四年(788)進士及第,又中博學宏詞科。歷任祕書省校書郎、大理評事、藍田丞、國子博士等職。工詩,敏于才思。與韓愈、劉禹錫友善。韓愈極稱其才。

[193]陸傪:字公佐,唐史無傳。現今可考其事跡的,只見於《李文公集陸歙州述》。生於唐玄宗天寶五年(746),卒於唐德宗貞元十八年(802),享年五十七歲。李翱〈陸歙州述〉記載陸傪初為觀察使,因無法受到重用,遂退居田野六、七 年,後來入朝為祠部員外郎,兩年後,派任為歙州刺史,但於就任的旅途中過世。陸傪是貞元(785-805)年間的名士,受到韓愈、李翱的敬重。

[194]量移:唐制,官吏因罪摩禳A改任邊遠,地方,遇赦則酌量移之近處,謂之量移。

[195]宜春郡:隋置袁州。改曰宜春郡。唐復改袁州。尋復置郡。又廢為袁州。即今江西宜春縣治。

[196]黃頗:唐宜春人,字無頗。工文章,韓愈為袁州刺史,頗師事之。會昌(841-846)末舉進士,仕至監察御史。

[197]盧肇:唐宜春人,字子發。會昌(841-846)中、與黃頗共舉進士。牧獨餞頗、明年肇以狀元及第歸、郡牧迎接甚厚。肇賦詩云:「向道是龍人不信,果然奪得錦標歸。」初,李德裕謫袁州長史,殊遇肇。及德裕入相,肇絕無倚附,後官歙宣池吉四州刺史。著有《文標集》。

[198]碑版:碑碣。

[199]淪謝:去世。

[200]孟東野:孟郊(751-814),字東野,唐湖州武康(今浙江德清)人,孟浩然孫。現存詩歌五百多首,以短篇五言古詩最多,沒有一首律詩。代表作有〈游子吟〉。孟郊早年生活貧困,屢試不第。46(一說45),始登進士第。歷溧陽尉、河南水陸轉運從事、試協律郎、檢校兵部尚書,兼東都留守。後母死去官。鄭餘慶鎮守興元,奏郊為參謀,郊應邀到閿鄉(今河南靈寶),暴病去世。韓愈等人籌得一百貫為之營葬。張籍私諡為貞曜先生。

[201]李義山:李商隱(813?-858)字義山。行十六,號玉谿生,懷州河內人。年十六,著〈才論〉、〈聖論〉,以古文知名。弱冠以文謁見令狐楚,楚奇其才,令諸子遊,並親授駢體章奏法。大和六年(934),令狐楚轉河東節度使,商隱從至太原。開成二年(837),因楚之子綯之薦,登進士第。楚卒,入涇原節度使王茂元幕為掌書記。茂元賞其才,以女妻之。時牛、李黨爭激烈,商隱為牛黨所不喜,以為「詭薄無行」,綯亦詆其「忘家恩,放利偷合」而排擠之。與杜牧齊名,人稱「小李杜」。又與溫庭筠、段成式皆以駢文著名,三人皆行十六,故時號「三十六體」。商隱素秉匡國之心,於藩鎮之跋扈,宦官之專橫,國勢之蜩螗,生民之疾苦,在在關心。然其壯志難酬,宦途偃蹇,故發於詩什多抨擊時弊,抒憤寄慨之作。〈安定城樓〉、〈馬嵬〉、〈賈生〉等詩可為代表。

[202]令狐文公:令狐楚(766-837)字殼士,自號白雲孺子,行四。開成元年(836)出為山南西道節度使,翌年卒於官舍,諡文。令狐楚聰敏博學,才思俊麗。五歲即為詩成章。登科後為藩府掌箋奏十三年。德宗每覽太原表文,必能辨楚所為,數稱賞之。元和(806-820)中掌制,詞風犀利,絕人遠甚。所撰憲宗皇帝哀冊文,為時所稱,晚年頗能獎拔新進。曾向朝廷奏進張祜詩卷,予以推薦又授李商隱作駢文。工詩,與劉禹錫、李逢吉、廣宣唱和甚多。

[203]小趙公:趙嘏(806?-852)字承祐,行二十二,楚州山陽人。大和(827-835)時,遊元稹浙東幕,復為宣歙觀察使沈傳師幕賓。嘗應進士試未第,遂寓居長安,陪接卿相,出入館閣。會昌(841-846)間,返江東,家於浙西。四年(844),方登進士第。大中(847-860)中,任渭南尉,世稱「趙渭南」。卒,年四十餘。嘏於當時頗有詩名。與詩人杜牧友善,其〈早秋〉詩之「殘星數點雁橫塞,長笛一聲人倚樓」句,尤為杜牧所激賞,稱其為「趙倚樓」。尤工七言律詩,清圓熟練,頗多佳句。

[204]郎君:唐人稱尚書郎為郎君。另外,唐人對新進士的別稱亦叫郎君。

[205]郭代公:唐朝魏州貴鄉人。郭震,字元振,以字顯,少有大志,年十八,舉進士。武后時為涼州都督,置和戎城及白亭軍,拓境千五百里。神龍中遷安西大都護,睿宗立,召為太僕卿,安西酋長有剺面哭送者。先天初以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玄宗誅太平公主,諸宰相走伏外省,獨震提兵護帝,復為朔方大總管。會玄宗講武驪山,坐軍容不整,流新州。開元初為饒州司馬,道病卒。

[206]薛稷:薛稷(649-713)字嗣通,蒲州汾陰(今山西萬榮)人。出身官宦世家,是詩人薛道衡曾孫,魏徵外甥,薛曜的兄長。武則天朝被舉為進士景龍中,任昭文館學士。唐睿宗立,授中書侍郎,官至太子少保禮部尚書,以翊贊功封晉國公。人稱「薛少保」。工書畫,魏徵家富圖籍,多有虞世南褚遂良墨跡。薛稷窮年模寫,能畫人物、佛像、樹石、花鳥,尤以畫鶴著名,直到五代黃筌以前,薛稷畫鶴無人能及。與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並稱初唐四大書家。開元元年(713)牽連進太平公主竇懷貞謀反一案,賜死在萬年獄中。

[207]趙彥昭:唐甘州張掖人,字奐然。趙武孟子。少豪邁,以文辭知名,擢進士第。中宗景龍中累遷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睿宗立,出為宋州刺史,入為吏部侍郎,遷刑部尚書,封耿國公。尋貶江州別駕,卒。編詩一卷。

[208]衰服:衰乃「喪服也。生麻布製,旁及下邊不緝者,謂之斬衰。熟麻布製,緝旁及下邊者,謂之齊衰。」

[209]誚:亦作譙,責讓也。《書金縢》:「王亦未敢誚公。」今俗言譏誚,亦謂之以微言責讓之意。

[210]熊執易:熊執易通於《易》義。建中四年,侍郎李紓試易簡知險阻論,執易端座割析,傾動場中,一舉而捷。

[211]潼關:位於陝西渭南潼關縣北,北臨黃河,南踞山腰。《水經注》載:「河在關內南流潼激關山,因謂之潼關。」始建於東漢建安元年(196)。潼關是關中的東大門,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

[212]籲嗟數四:籲,通吁。呼求;呼告。

[213]堯山:河南省魯山縣。

[214]樊澤:樊澤(742-798)字安時,河中(今山西運城地區)人。父樊詠,累贈兵部尚書。生於唐玄宗天寶元年(742),少孤貧,客居外祖父家,喜兵法,相衛節度使薛嵩表為堯山令。建中元年(780),赴長安參加考舉,舉賢良。楊炎薦為右補闕。建中三年(782),淮西節度使李希烈反,樊澤任山南東道節度使出擊,擒其大將張嘉瑜、杜文朝、梁悛等人。官撿校禮部尚書。卒於德宗貞元十四年(798)。贈司空,諡曰成。

[215]通泉縣尉:隸屬梓州,周明帝置通井縣,隋開皇三年改為通泉縣。縣尉為唐縣 最低層的品官。

[216]直學士:官名。唐朝弘文館、集賢殿書院置。以六品以下官為之,掌詳正圖籍,教授生徒。

[217]楊虞卿:字師皋,虢州弘農人。佞柔、善諧麗權幸。宗閔、僧孺相穆宗引為右司郎中。宗閔倚之,時號黨魁,為京兆尹。以罪貶虔州司戶,死。

[218]校書郎:官名。東漢置,即以郎官典校皇家秘書圖籍。至隋、唐,秘書省及著作局皆置,掌校讎典籍,為文士起家之良選。

[219]淮南:約於今安徽境內。

[220]李鄶:當為李鄘。《登科記考》卷十八「楊虞卿」下注引《摭言》:「楊虞卿及第後舉宏詞,為校書郎,來淮南就李鄘婚姻……。」又,據《新唐書.李鄘傳》,李鄘於元和五年(810)出任淮南節度使,在任七年,與楊虞卿事相符。又《新唐書.楊虞卿傳》:「為校書郎,抵淮南委婚幣。」則李鄶為李鄘無疑。

[221]親情:親事,婚嫁之事。

[222]陳商:唐人,字述聖,陳宣帝玄孫,官秘書監,封許昌縣令。又《唐書.藝文志》謂述聖係唐當徒人,進士,會昌中禮部侍郎秘書監。其文語高旨深。唐德宗時與王沖霄同隱馬仁山,江表從學者眾,後應詔射策,仕至卿。

[223]啟護:請求援助。

[224]李北海:李邕,唐江都人。字泰和,玄宗時官北海太守,世稱李北海。文名滿天下,兼工行草書,李陽冰謂為書中仙手。性剛毅激烈,而放縱不羈,終為李林甫所害。

[225]縑:雙絲織微帶黃色的細絹。唐之布帛四丈為匹,亦謂匹為縑。

[226]國色:色指色役。古時徭役之一。盛利於唐代,即由官府僉派人戶去各級品官和官衙擔任僕役的一種差役。

[227]許棠:唐人,字文化,咸通末高提為禮部侍郎。時士多繇權要干進,提獨取棠及公乘億、聶夷中等,皆有名當時。

[228]馬戴:唐,字虞臣,會昌間登進士第。大中初太原李司空辟掌書記,以正言被斥為龍陽尉,咸通末佐大同軍幕,終太學博士,工詩,有遺集。

[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