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摭言》卷十導讀

                                                 曾麗儒 99.05.22

海敘不遇(續)

【題解】此條所記,內容駁雜,然亦頗有興味,頗能見當時讀書人的眾生相。

    周賀,少從浮圖,法名清塞,遇姚合反初。詩格清雅,與賈長江、無可上人齊名。島哭柏巖禪師詩籍甚,及賀賦一篇,與島不相上下。島曰:「苔覆石床新,師曾占幾春,寫留行道影,焚卻坐忘身。塔院關松雪,房廊露隙塵。自嫌雙淚下,不是解空人。」賀曰:「林逕西風急,松枝講法餘。凍須亡夜剃,遣偈病時書。地燥焚身後,堂空著影初。此時頻下淚,曾省到吾廬。」

1.周賀:(1)《唐才子傳》卷六。清塞,字南卿,居盧嶽為浮屠,客南徐亦久,後來少室、終南間。俗姓周,名賀。工為近體詩,格調清雅,與賈島、無可齊名。寶歷中,姚合守錢塘,因攜書投刺以丐品第,姚合延待甚異。見其《哭僧》詩雲:「凍須亡夜剃,遺偈病中書」。大愛之,因加以冠巾,使複姓字。時夏臘已高,榮望落落,竟往依名山諸尊宿自終。詩一卷,今存。

2)參見《全唐詩》卷五○三編其詩為一卷。《全唐詩補編.續拾》卷二八補四句。《唐詩紀事》卷七六,《郡齋讀書志》卷四中、《唐才子傳校箋》卷

2.反初:還俗之意。

3.姚合:(1)清.紀昀在《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卷一五一《姚少監集》提要,論及姚合之「武功體」。謂︰「開成末終秘書少監,然詩家皆謂之姚武功,其詩派亦稱『武功體』,以其早作〈武功縣詩〉三十首,為世傳誦,故相習不能改也。」在姚合後學之中,劉得仁在姚合拜杭州刺史時,作詩相賀。周賀也於此時,來杭州請謁。方干於大和間與姚合結交。無可於穆宗長慶初,姚合任萬年縣尉時,即曾與賈島夜宿萬年縣府。由此可知,中晚唐時期應也有一批詩人,學習姚合詩。

(2) 《唐才子傳校箋》卷六〈姚合〉條載 :「合,陝州人,宰相崇之曾孫也。以詩聞。元和十一年,李逢吉知貢舉,有夙好,因拔泥塗,鄭解榜及第。曆武功主簿,富平、萬年尉。寶應中,除監察禦史,遷戶部員外郎,出為金、杭二州刺史。後召人,拜刑戶二部郎中、諫議大夫、給事中。開成間,李商隱尉弘農,以活囚忤觀察使孫簡,將罷去,會合來代簡,一見大喜,以風雅之契,即諭使還官,人雅服其義。後仕終秘書監。與賈島同時,號『姚、賈』,自成一法。」生平事蹟見諸《舊唐書》卷九六及《新唐書》卷一二四〈姚崇傳〉附〈姚合傳〉、《郡齋讀書志》卷四中、《唐詩紀事》卷四九。

    繆島雲,少從浮圖,才力浩大,有李杜之風。其詩尤重奇險,至如:「四五片霞生絕壁,兩三行雁過疏鬆。」復曰:「拋芥子降顛狒狒,折楊枝灑醉猩猩。」《廬山瀑布》曰:「白鳥遠行豎,玉虹孤飲潭。」皆敻出前輩。開成中常遊豫章。武宗朝準敕反初,名甚喧然。

4.繆島雲:(1)《全唐詩補編》外編第二編。《全唐詩補逸》卷之十二

               少從浮圖,武宗時返俗。補詩十首。

  2)全唐詩補編》續拾,卷二十八。過盱江麻姑山題絕句〉

      萬疊峰巒入太清,麻姑從此會方平。

       一從燕罷歸何處,寶殿瑤臺空月明。

3)〈安徽省湯口鎮─小鎮名人〉(http://www.hudong.com/wiki/%E6%B1%A4%E5%8F%A3%E9%95%8799.4.20。湯口鎮位於馳名中外的黃山風景區南麓,素有黃山門戶之稱。釋島雲   即繆島雲,少為僧,唐會昌年(唐武宗年號)中(841846)敕准還俗。他慕東國僧擲缽神異事蹟來黃山探訪,遍游全山,成為有記載以來最早登上天都峰的人,也是唐代詩人中歌詠黃山最多的人,他的詩多刻在黃山絕壁之上。至清代,人們還能從石壁上讀到他的《黃山懷古》、《仙僧洞》、《湯泉》、《仙石橋》等詩,可見他在黃山逗留之久。

5.開成唐文宗年號(836~840)。

6.豫章在今江西省南昌市市區。隋開皇九年(589年)改為洪州。大業初及唐天寶、至德年間,又曾改洪州為豫章郡。

7. 敕:帝王的詔書。如:「詔敕」。《新唐書》卷三十六《百官志一》:「凡上之逮下,其制有六:一曰制,二曰敕,三曰冊,天子用之。」

 

    胡玢,不知何許人,嘗隱廬山,若心於五七言。《桑落洲》一篇曰:「莫問桑田事,但看桑落洲。數家新住處,昔日大江流。古岸崩欲盡,平沙長未休。想應百年後,人世更悠悠。」又《月詩》雲:「輪中別有物,光外更無空。」玢與李騭舊交;騭廉問江西,弓旌不至。

8.桑落洲:今江西九江東北。

9.廬山:唐中葉以後,習業盧山之風甚盛,宰相如楊收、李逢吉、朱朴、名士如符載、劉軻、竇群、李渤、李端、溫庭筠、杜牧、杜荀鶴皆出其中。大抵皆數人同處,或結茅,或居寺院,且有直從寺僧肄業者。唐末五代此風尤盛。引自嚴耕望,〈唐人習業山林寺院之風尚〉,收入中國唐代學會編,《唐代研究論文集第二輯》,(台北:新文豐,1992),26。

10.李騭:(1)曾任太常少卿、弘文館直學士,加之制誥,遷中書舍人、洪州刺史等

       職。《全唐文》卷七百二十四騭。開成時為荊南判官。咸通中擢太

     常少卿宏文館學士。出為江南西道都團練觀察處置等使、檢校左

     散騎常侍兼洪州刺史、御史中丞

   (2)(清)董誥等編《全唐文》卷七百二十四。〈題惠山寺詩序

      太和五年四月。予自江東將西歸涔陽。路出錫邑。因肄業於惠山寺。居三歲。其所諷念左氏春秋詩易及司馬遷班固史屈原離騷莊周韓非書記及著歌詩數百篇。其詩凡言山中事者。悉記之於屋壁。文則不載。其寺會昌末經廢毀。屋室殆無存者。去年蒙恩自禁職出鎮鍾陵。鍾陵與毗陵地不相遠。而惠山居其屬邑間。其寺復置。會錫邑宰去年過此。留宴數日。今於予為故人。因寓書請再題焉。嗚呼。自太和癸丑至咸通己丑。三紀餘矣。念邑中居人與僧居在惠山興寧兩寺者。今無人焉。染翰增悲。復何言耳。咸通十年二月一日。江南西道都團練觀察處置等使中散大夫檢校左散騎常侍使持節都督洪州諸軍事兼洪州刺史御史中丞上柱國賜紫金魚袋李騭題記

3)《全唐詩》卷607,有詩三首。〈慧山寺肄業送懷坦上人〉、〈讀惠山若冰師集因題故院三首〉、〈自惠山至吳下寄酬南徐從事〉。

11. 廉問察訪查問。當時李騭任江南西道觀察使。

12. 弓旌弓和旌。古代徵聘之禮。以弓招士,以旌招大夫。《左傳‧昭公二十年》。《昭明文選》任昉〈宣德皇后令〉:「爰在弱冠,首應弓旌。」後以「弓旌」指招聘賢者的信物,引申為延聘之意。

 

    段維,或雲忠烈之後,年及強仕,殊不知書;一旦自悟其非,聞中條山書生淵藪,因往請益。眾以年長猶未發蒙,不與授經。或曰,以律詩百餘篇,俾其諷誦。翌日維悉能強記,諸生異之。復受八韻一軸,維誦之如初,因授之《孝經》。自是未半載,維博覽經籍,下筆成文,於是請下山求書糧。至蒲陜間,遇一前資郡牧即世,請維誌其墓。維立成數百言,有燕許風骨,厚獲濡潤。而乃性嗜煎餅,嘗為文會,每個煎餅才熟,而維一韻賦成。咸通、乾符中,聲名籍甚,竟無所成而卒。

13. 燕許風骨:盛唐前期,燕國公張說(667-730)與許國公蘇頲(670-727)齊名,世稱「燕許大手筆」,其著作雖繼承六朝駢風,文句兩兩相儷,但不過分講究對偶隸事,清俊典雅,氣象渾穆,已是駢體經世文的成熟傑構。自安史之亂以至中晚唐藩鎮割據,當時廟堂尚實用的公文寫作,更擴展到藩鎮幕府`。在此指段維有兩人的文風

蘇頲,據《全唐詩小傳》〈蘇頲〉條載:「字廷碩,誘坐l。幼敏悟,一覽至千言,輒覆誦。擢進士第,調烏程尉,舉賢良方正,歷監察御史。神龍中,遷給事中、脩文館學士、中書舍人。明皇愛其文,由工部侍郎進紫微侍郎,知政事,與李乂對掌書命。帝曰:前世李嶠、蘇味道,文擅當時,號蘇李。今朕得頲及乂,何愧前人。襲父封爵,號小許公。後罷為益州長史,復入知吏部選事。卒,諡文憲。頲以文章顯,與燕國公張說稱望略等,世稱『燕許』。集三十卷,今編詩二卷。」燕國公張說,許國公蘇頲(音挺),朝廷典章多經其手,號「燕許大手筆」。

10.強仕四十歲代稱。《禮記‧曲禮上》:「四十曰強,而仕。」

11.中條山中國山西省南部主要山脈之一,因位於秦嶺與太行之間,山勢狹長而得名,全長約160公里

14.前資:古時稱已去職的官員。

15.八韻:指長詩歌。

16.咸通、乾符:唐僖宗年號(873-879)。

 

    劇燕,蒲阪人也,工為雅正詩。王重榮鎮河中,燕投贈王曰:「只向國門安四海,不離鄉井拜三公。」重榮甚禮重。為人多縱,(ㄌㄧㄥˊ)(ㄌㄧˋ)諸雰ヾA竟為正平之禍。

17.劇燕:(1()王讜撰;周勛初校證《唐語林校證》卷二,文學。

           (清)徐松撰,孟二冬補正《登科記考補正》卷二十三,咸通十四年癸巳(873)。七月十八日,懿宗崩。僖宗即位。進士三十人:

    大中、咸通之後,每歲試禮部者千餘人,其間有名聲其間有名聲 原書作「其間章句有聞」。,如:何植、李玫李玫 原書亦作「李玫」。新唐書卷五九藝文志三小說家類有李玫纂異記一卷,原註:「大中時人。」當即此人。齊之鸞本、歷代小史本作「李玟」。又詩藪外編卷三唐上引劇談錄此文,所敘人名全同原書,知語林所記多誤。、皇甫松、李孺犀、梁望、毛潯毛潯 原書作「毛濤」。、具麻具麻 原書作「貝庥」。來鵠、賈隨,以文章稱;溫庭筠、鄭瀆、何涓、周(ㄑㄧㄢˊ)、宋耘、沈駕、周繫(即周繁)周繫 原書作「周繁」。,以詞翰顯;賈島、平曾、李淘李淘 原書作「李陶」。、劉得仁、喻坦之、張喬劇燕、許琳、陳覺,以律詩傳;張維、皇甫川、郭(ㄒㄧㄣˊ)、劉庭輝劉庭輝 原書作「劉延暉」。,以古風著。雖然,皆不中科。

2)「咸通十哲」之一。所謂「十哲」,實為十二人。於張喬段列出。

18.(ㄌㄧㄥˊ)(ㄌㄧˋ):欺壓、欺凌。《史記》卷十〈孝文本紀〉:「令不得居其故,陵轢邊吏,入盜。」亦作「凌轢」。

 

    李濤,長沙人也,篇詠甚著,如「水聲長在耳,山色不離門。」又「帚地樹留影,拂床琴有聲。」又「落日長安道,秋槐滿地花。」皆膾炙人口。溫飛卿任太學博士,主秋試,濤與衛丹、張郃等詩賦,皆榜於都堂

19.李濤:(1)《資治通鑑》唐紀七十三。《資治通鑑》後梁紀三,均王上之上,乾化三年……。有李濤相關事蹟。

2)《唐語林校證》卷二,文學。見劇燕段補充。

3)周勛初主編,嚴杰、武秀成、姚松等編〈唐人軼事匯編〉(四)p.1812-1814,頗多敘述。

20.都堂:唐代尚書省辦公之處。

 

    任濤,豫章筠川人也,詩名早著。有「露團沙鶴起,人臥釣船流。」他皆仿此。數舉敗於垂成。李常侍騭廉察江西,特與放鄉堣壯苤A盲俗互有論列。騭判曰:「江西境內,凡為詩得及濤者,即與放色役,不止一任濤耳。」

19.任濤:(1)「咸通十哲」之一。所謂「十哲」,實為十二人。於張喬段列出。

       (2)據《唐才子傳》卷九〈任濤傳〉載:筠川人也。章句之名早擅。乾符中,應數舉,每敗垂成。李常侍騭廉察江西,素聞濤名,取其詩覽之,見云:「露摶沙鶴起,人臥釣船流。」大加賞歎曰:「任濤奇才也,何故不成名會當薦之。」特與放鄉里雜役。未幾,濤逝云,有才無命,大可憐也。詩集今傳。

        (3)傅璇琮著《唐代科舉與文學》第十五章〈進士試與社會風氣〉,引此段說明雖未登第,也有特例可免除徭役,進一步說明科舉得第者,能免除鄉里征役是當然的事,且各科皆然,不只是登進士科。

20.論列:議論、非議。

21.色役:由官府指派人戶去各級品官和官衙擔任僕役的一種差役。古時徭役之一,盛行於唐代。是由官府指派成年男子義務性的勞役,主要是各級品官和官衙擔任樸役的差役。而徭役的義務性勞役,包括修城、鋪路、防衛鄉里、戍守邊疆等工作。據漢餈《論貴粟疏》載:「春耕、夏耘、秋收、冬藏,伐薪樵,治官府,給徭役,……四時之間,無日休息。」《後漢書》卷四十九〈王符傳〉載:「聖人深知力者民之本,國之基也。故務省徭役,使之愛日」。

 

    羅虯辭藻富贍,與宗人隱、鄴齊名。咸通、乾符中,時號「三羅」。廣明庚子亂後,去塤i州李孝恭。中有紅兒者,善肉聲,常為貳車屬意。會貳車騁鄰道,虯請紅兒歌而贈之繒彩。孝恭以副車所貯,不令受所貺。虯怒拂衣而起,詰旦,手刃絕句百篇,號比紅詩,大行於時

22.:名冊。古時歌妓稱成為入籍。

23.肉聲:沒有樂器伴奏的清唱,此指歌舞。

24.貳車:與下文的「副車」,均喻指副職。

 

     周繁,池州青陽人也。兄,以詩篇中第。繇工八韻,有飛卿之風。

25. 周繁()王讜撰;周勛初校證《唐語林校證》卷二,文學。內文詳參劇燕段。

26.周繇:(清)徐松撰,孟二冬補正《登科記考補正》卷二十三,咸通十三年壬辰(872)。

    《唐才子傳》:「周繇,江南人。咸通十三年鄭昌圖榜進士,調福昌縣尉。」《永樂大典》引《池州府志》:「周繇字允元。」《唐詩紀事》:「繇字為憲,池州人。及咸通進士第,以《明皇夢鍾馗賦》知名,調池之建德令。李昭象以詩送曰:『投文得士而今少,佩印還家古所榮。』後以御史中丞與段成式、韋蟾、溫庭皓同遊襄陽徐商幕府。」孟按:《唐才子傳校箋》冊五《周繇傳》陶敏補箋云:《唐詩紀事》所紀字為憲之周繇,當作『元繇』,且於大中末官至御史中丞,與字允元之周繇並非一人。又,《唐摭言》卷十云:『周繁,池州青陽人也。兄繇,以詩篇中第。』《直齋書錄題解》卷十九已載繇「咸通十三年進士」。又,《全唐詩》卷六0六林寬有《和周繇校書先輩省中寓直》詩。

 

    何涓,湘南人也,業辭。嘗為《瀟湘賦》,天下傳寫。少遊國學,同時潘緯者,以《古鏡詩》著名,或曰:「潘緯十年吟古鏡,何涓一夜賦瀟湘。」

27.何涓:1)清王士禛撰《古夫於亭雜錄》卷一,文章遲速。

文章遲速不同,此由天性,不關工拙,故漢人云:「飛章馳檄用枚皋,高文典冊用相如。」唐人詩云:「潘緯十年吟《古鏡》,何涓一夕賦《瀟湘》。」又吳道子、大李將軍俱畫嘉陵江山水於大同殿壁,明皇曰:「李思訓數月之功,吳道玄一日之跡,皆極其妙。」蓋又不獨文章為然。

2)()王讜撰;周勛初校證《唐語林校證》卷二,文學。內文詳參劇燕段。

28. 潘緯:湘南人,登咸通進士第。《全唐詩》存詩二首。查閱《登科記考補正》卷二十三,唐懿宗咸通二年辛巳(861~咸通十五年甲午(874),未見登錄。(可再於登科記補遺方面去查找。)

 

    章碣,不知何許人,或曰孝標之子。咸通末,以篇什著名。乾符中,高侍郎湘自長沙攜邵安石至京及第,碣賦〈東都望幸〉以刺之。復為《焚書坑詩》曰:「竹帛煙銷帝業虛,昔年曾是祖龍居,坑灰未冷關東亂,劉項雰茪讀書。」

29. 章碣:(1)唐錢塘人。登乾符進士第。以詩聞名當時。後不知所終。

  (2)(清)徐松撰,孟二冬補正《登科記考補正》卷二十三,乾符四年丁酉(877),列為進士三十人。

3)()陸游撰;李劍雄,劉德權點校老學菴筆記》卷四

         今世所道俗語,多唐以來人詩。「何人更向死前休」,韓退之詩也;「林下何曾見一人」,靈澈詩也;「長安有貧者,為瑞不宜多」,羅隱詩也;「世亂奴欺主,年衰鬼弄人」,海枯終見底,人死不知心」,杜荀鶴詩也;「事向無心得」,章碣詩也;「但有路可上,更高人也行」,龔霖詩也;「忍事敵災星」,司空圖詩也;「一朝權入手,看取令行時」,朱灣詩也;「自己情雖切,他人未肯忙」,裴說詩也;「但知行好事,莫要問前程」,馮道詩也;「在家貧亦好」,戎昱詩也。

30.邵安石:唐連州(治今廣東連縣)人。乾符四年(877)進士。

      (清)徐松撰,孟二冬補正《登科記考補正》卷二十三,乾符四年丁酉(877),列為進士三十人。

     

    來鵠,豫章人也,師韓、柳為文。大中末、咸通中,聲價益籍甚。廣明庚子之亂,鵠避地遊荊襄,南返,中和,客死於維揚。

31.來鵠:(1)(清)董誥等編《全唐文》卷八百十一。咸通舉進士不第。

   聖政紀頌〉篇中有「有鄉校小臣來鵠 」一句。

2)()王讜撰;周勛初校證《唐語林校證》卷二,文學。內文詳參劇燕段。

  3)《全唐詩補編》外編,第二編,《全唐詩補逸》卷十三。

來鵬,《全唐詩》作來鵠。來鵬,豫章人。家徐孺子亭邊,林園自樂,師韓柳為文。咸通間,舉進士不第。廣明中,避地荊襄,中和間客死於維揚逆旅,主人收葬之。補詩一首。

32. 中和:唐僖宗年號(881-884)。

 

    張喬,池州九華人也,詩句清雅,敻無與倫。咸通末,京兆府解,李建州時為京兆參軍主試,同時有許棠與喬,及俞坦之、劇燕、任濤、吳罕、張蠙、周繇、鄭谷、李棲遠、溫憲、李昌符,謂之「十哲」。其年府試《月中桂》詩,喬擅場。詩曰:「與月長洪蒙,扶疏萬古同;根非生下土,葉不墜秋風。每以圓時足,還隨缺處空;影高群木外,香滿一輪中。未種青霄日,應虛白兔宮;何當因羽化細得問神功。」其年許棠在場席多年,以為首薦;喬與俞坦之復受許下,薛能尚書深知,因以詩唁二子曰:「何事盡參差,惜哉吾子詩;曰令銷此道,天亦負明時。有路當重振,無門即不知;何曾見堯日,相與啜澆漓。」

33. 李建州:(1)據下文,知是李頻。字德新。睦州壽昌人,大中八年(854)進士。官南陵主簿,武功令。

2)()洪邁著容齋隨筆》 續筆卷一,十八則, 李建州򢼃

建安城東二十里,有梨山廟,相傳為唐刺史李公祠。予守郡日,因作祝文曰:「亟回哀眷。」書吏持白回字犯相公名,請改之,蓋以為李回也。後讀文藝李頻傳,懿宗時,頻為建州刺史,以禮法治下。時朝政亂,盜興相椎敓,而建賴頻以安。卒官下,州為立廟梨山,歲祠之,乃證其為頻。繼往禱而祝之云,俟獲感應,則當刻石紀實。已而得雨,遂為作碑。偶閱

唐末人石文德所著唐朝新纂一書,正紀頻事,云除建州牧,卒於郡。曹松有詩悼之曰:「出旌臨建水,謝世在公堂。苦集休藏篋,清資罷轉郎。瘴中無子奠,嶺外一妻孀。恐是浮吟骨,東歸就故鄉。」其身後事落拓如此。傳又云:「頻喪歸壽昌,父老相與扶柩葬之。天下亂,盜發其冢,縣人隨加封掩。」則無後可見云。稽神錄載一事,亦以為回,徐鉉失於不審也。

34. 擅場:技藝超群。

 

35.許棠:字文化。唐宣州涇人。咸通十二年進士,時已年近五十,任涇縣尉。

      《登科記考補正》卷二十三,咸通十二年辛卯(871),列為進士四十人。

 

    謝廷浩,閩人也。大順中,頗以辭賦著名,與徐夤不相上下,時號「錦繡堆」

36.謝廷浩:周勛初主編,嚴杰、武秀成、姚松等編《唐人軼事彙編》,頁1684

          《白孔六帖》入引作《舊唐史》。《實賓錄》、《六帖》作「謝延皓」。

  

    陳象,袁州新喻人也,少為縣吏,一旦憤激為文,有西漢風骨,著《貫子》十篇。南平王鍾傳鎮豫章,以羔雁聘之,累遷行軍司馬,御史大夫。傳薨,象復佐其子文政。為淮師攻陷,象被擒送維揚,戮之。象頗師黃老,訖至於此,莫知所自也。

37.鍾傳:(1)湯篔、陳岳等段,都有提及。

2)《新唐書》列傳一百一十五。洪州高安人。以負販自業,或勸其為盜必大顯。時王仙芝倡狂,江南大亂,眾推傳為長,乃鳩夷獠,依山為壁,至萬人,自稱高安鎮撫使。………

廣明後,州縣不鄉貢,惟傳歲薦士,行鄉飲酒禮,率官屬臨觀,資以裝齎,故士不遠千里走傳府。傳少射獵,醉遇虎,與鬬,虎搏其肩,而傳亦持虎不置,會人斬虎,然後免。既貴,悔之,戒諸子曰:「士處世尚智與謀,勿效吾暴虎也。」乃畫搏虎狀以示子孫。凡出軍攻戰,必禱佛祠,積餌餅為犀象,高數尋。晚節重斂,商人至棄其貨去。天祐三年卒。

匡時自立為節度觀察留後。次子匡範為江州刺史,怨兄立,挈州附淮南,因言兄結汴人圖揚州。楊渥使秦裴攻匡時,圍洪州。匡時城守不出,凡三月,城陷,淮軍大掠三日止,執匡時及司馬陳象歸揚州。渥切責,匡時頓首請死,渥哀赦之,斬象於市

38.羔雁:小羊和雁。用為卿、士大夫的贄禮,亦用作徵召、婚聘、晉謁的禮物。

 

    湯篔,潤州丹陽人也,工為應用,數舉敗於垂成。李巢在湖南,鄭續鎮廣南,俱以書奏受惠。晚佐江西鐘傳,書檄闐委,未嘗有倦色。傳女適江夏杜洪之子,時及昏暝,有人走乞障車文,篔命小吏四人,各執紙筆,倚馬待制,既而四本俱成。天祐中,逃難至臨川,憂恚而卒。

39. 闐委:闐,充滿、填滿。物或人大量集中。

40.李巢:(1)()司馬光編著;()胡三省音註;標點資治通鑑小組校點,資治通鑑》唐紀,卷第二百,唐紀十六, 高宗天皇大聖大弘孝皇帝上之下,顯慶四年。(節錄)會洛陽人李奉節告太子洗馬韋季方、監察御史李巢朋黨事洗,悉薦翻。監,古銜翻。敕敬宗與辛茂將鞫之。……

2)(後晉)劉昫撰;楊家駱主編,舊唐書》列傳,卷六十五,列傳第十五,長孫無忌(顯慶)四年,中書令許敬宗遣人上封事,稱監察御史李巢與無忌交通謀反,帝令敬宗與侍中辛茂將鞠之。

3()王溥撰唐會要》卷二十六,待制官顯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引諸色目舉人謁見。下詔策問之,凡九百人,李巢、張九齡、秦相如、崔行功、郭待封五人為上第,令待詔宏文館。坐日,令五人隨仗供奉

41.鄭續《唐方鎮年表》:廣明元年(880)至中和四年(884)「鄭續」條下:《嶺表錄異》:僖宗朝,鄭續領番禺,高州得銅鼓。任領南東道節度使。

42.障車文:應用文體之一。舉行婚禮障車時的祝頌文字。唐人婚嫁,等候新婦至,眾人擁門塞巷,車至不得行,稱為障車。

 

    李凝古,執事中損之子,沖幼聰敏絕倫,工為燕許體文。中和中,傽^門時溥,溥令制露布進黃巢首級。凝古辭學精敏,義理該通,凡數千言,冠絕一時,天下仰風。無何,溥奏諸將各領一麾,凝古獲濡潤而不之謝,溥因茲減薄。

43. 中和:唐僖宗年號(881-885)。

44.李凝古:(1(後晉)劉昫撰;楊家駱主編《舊唐書》列傳第一百二十九。提及與時溥食中毒,有惡凝古者譖之的後續事件。………光啟初(885-888),王綱不振。是時天下諸侯,半出U盜,強弱相噬,怙眾邀寵,國法莫能制。有李凝古 者,從支詳為徐州從事,詳為衙將時溥所逐,而賓佐陷於徐。及溥為節度使,因食中毒,而惡凝古者譖之,云為支詳報讎行酖,溥收凝古殺之。…………。

2)(宋)司馬光編著;(元)胡三省音註;標點資治通鑑小組校點。資治通鑑》 唐紀七十一,僖宗惠聖恭定孝皇帝中之下,中和三年

武寧節度使時溥「武寧」,當作「感化」。因食中毒,中,竹仲翻。疑判官李凝古而殺之。凝古父損,為右散騎常侍,在成都,溥奏凝古與父同謀;田令孜受溥賂,令御史臺鞫之。侍御史王華為損論冤,令孜矯詔移損下神策獄,為,于偽翻。下,戶嫁翻。華拒而不遣。蕭遘奏:「李凝古行毒,事出曖昧,已為溥所殺,父損相別數年,聲問不通,安得誣以同謀!溥恃功亂法,陵蔑朝廷,欲殺天子侍臣;若徇其欲,行及臣輩,朝廷何以自立!」由是損得免死,歸田里,時令孜專權,U臣莫敢迕視,迕,五故翻。惟遘屢與爭辯,朝廷倚之。

45.露布:不加檢封而公開發佈的官方文書。據唐代封演《封氏聞見記》:“露布”,捷書之別名也。諸軍破賊,則以帛書建諸竿,上兵部,謂之“露布”,蓋自漢以來有其名。所以名“露布”者,謂不檢封露而宣佈,欲四方速知。亦謂之“露板”。

韋莊奏請追贈不及第人近代者

【題解】本條所記諸人,如孟郊、李賀、陸龜象、賈島、羅鄴、羅隱等,確為晚唐文壇之佼佼者。未能及第,是他們的不幸,抑亦竟是他們的大幸。見仁見智,由人評說。

1.《全唐文》卷八百八十九,韋莊,〈乞追賜李賀皇甫松等進士及第奏〉。

    詞人才子。時有遺賢。不霑一命於聖明。沒作千年之恨骨。據臣所知。則有李賀、皇甫松、李群玉、陸龜蒙、趙光遠、溫庭筠、劉德仁、陸逵傅錫、平曾、賈島、劉稚珪、羅鄴、方幹。俱無顯遇。皆有奇才。麗句清詞。Z在詞人之口。銜冤抱恨。竟為冥路之塵。伏望追賜進士及第。各贈補闕拾遺。見存惟羅隱一人。亦乞特賜科名。錄升三級。便以特敕。顯示優恩。俾使已升冤人。皆霑聖澤。後來學者。更勵文風。

2.《容齋隨筆》三筆卷七,十四則,唐昭宗恤錄儒士。

唐昭宗光化三年十二月,左補闕韋莊奏:「詞人才子,時有遺賢,不霑一命於聖明,沒作千年之恨骨。據臣所知,則有李賀、皇甫松、李U玉、陸龜蒙、趙光遠、溫庭筠、劉德仁、陸逵、傅錫、平曾、賈島、劉稚珪、羅鄴、方幹,俱無顯遇,皆有奇才,麗句清詞,遍在詞人之口,銜冤抱恨,竟為冥路之塵。伏望追賜進士及第,各贈補闕、拾遺。見存唯羅隱一人,亦乞特賜科名,錄升三署。」敕獎莊而令中書門下詳酌處分。次年天復元年赦文,又令中書門下選擇新及第進士中,有久在名場,才沾科級,年齒已高者,不拘常例,各授一官。於是禮部侍郎杜德祥奏:揀到新及第進士陳光問年六十九,曹松年五十四,王希羽年七十三,劉象年七十,柯崇年六十四,鄭希顏年五十九。詔光問、松、希羽可祕書省正字;象、崇、希顏可太子校書。按登科記,是年進士二十六人,光問第四,松第八,希羽第十二,崇、象、希顏居末級。昭宗當斯時離亂極矣,尚能眷眷於寒儒,其可書也。摭言雲:「上新平內難,聞放新進士,喜甚,特敕授官,制詞曰:『念爾登科之際,當予反正之年,宜降異恩,各膺寵命。』時謂此舉為五老牓。」

 

3.《唐摭言》中所提,但未於上述《全唐文》、《容齋隨筆》提及人物:孟郊、李甘、顧邵孫(查無資料)、沈珮(查無資料)、顧蒙。

 

孟郊,字東野,工古風,詩名播天下,與李觀、韓退之為友。貞元十二年及第,佐徐州張建封幕卒,使下廷評,韓文公作誌,東野謚曰貞耀先生。賈島詩曰:「身歿聲名在,多應萬古傳;寡妻無子息,破宅帶林泉。冢近登山道,詩隨過海船;故人相吊處,斜日下寒天。」

4.孟郊:(1)(後晉)劉昫撰;楊家駱主編舊唐書》列傳卷第一百一十,孟郊

孟郊者,少隱於嵩山,稱處士。李砟壎q洛中,與之遊。薦於留守鄭餘慶,辟為賓佐。性孤僻寡合,韓愈一見以為忘形之契,常稱其字曰東野,與之唱和於文酒之間。鄭餘慶鎮興元,又奏為從事,辟書下而卒。餘慶給錢數萬葬送,贍給其妻子者累年。

2)()歐陽修,宋祈撰;楊家駱主編《新唐書》卷一百七十六,列傳第一百一。在韓愈傳中列有孟郊、張籍、皇甫湜、 盧仝、賈島、劉。………從愈游者,若孟郊、張籍,亦皆自名於時。

3)新唐書》卷一百九十六,列傳第一百二十一, 隱逸, 陸龜蒙。………詔方下,龜蒙卒。光化中,韋莊表龜蒙及孟郊等十人,皆贈右補闕。

4)()董誥等編全唐文》卷六百八十四郊字東野。湖州武康人。年五十始第進士。調溧陽尉。鄭餘慶鎮興元。奏為參謀。卒年六十四。張籍諡之曰貞曜先生。

5()永瑢等編撰四庫全書總目提要》集部三,別集類三,卷一百五十。

【孟東野集十卷】內府藏本唐孟郊撰。郊字東野。武康人。貞元中舉進士。官溧陽尉。事蹟附載新唐書韓愈傳。愈集中貞曜先生墓誌銘。即為郊作也。是集前有宋敏求序。稱世傳其集編汴吳鏤本五卷一百二十四篇。

6)《登科記考補正》卷十四,貞元十二年丙子(796)。進士三十人。此段提及韓愈《貞曜先生墓誌銘》:先生諱郊,字東野。年幾五十,始以尊夫人之命來集京師,從進士試。既得即去。閒四年,又命來選為炩妤L《登科記》,東野及第在貞元十二年,年五十四。錄有《登科後詩》、《同年春燕詩》兩首。

 

李賀,字長吉,唐諸王孫也,父炸癒A邊上雰。賀年七歲,以長短之制,名動京華。時韓文公與皇甫湜覽賀所業,奇之,而未知其人。因相謂曰:「若是古人,吾曹不知者;若是今人,豈有不知之理!」會有以炸礎璊謒左怴A二公因連騎造門,請見其子。既而總角荷衣而出,二公不之信,賀就試一篇,承命欣然,操觚染翰,旁若無人。仍目曰高軒過,曰:「華裾織翠青如蔥,金鐶壓轡搖冬瓏;馬蹄隱耳聲隆隆,入門下馬氣如虹。雲是東京才子、文章鉅公。二十八宿羅心胸,殿前作賦聲磨空;筆補造化天無功,元精炯炯貫當中。龐眉書客感秋蓬,誰知死草生華風我今垂翅負冥鴻,他日不羞蛇與龍。」二公大驚,以所乘馬命連鑣而還所居,親為束發。年未弱冠,丁內艱,他日舉進士,或謗賀不避家諱,文公特著《辯諱》一篇,不幸未登壯室而卒。

5.操觚染翰:觚,指木簡,可用以書寫。翰,指毛筆。操觚染翰指創作詩文字畫。

   觚,有三種意思。(1)古代青銅製盛酒禮器,具有八個稜角。說文解字:「觚,

   鄉飲酒之爵也。」(2)稜角。《漢書》卷二十五,郊祀志下:「甘泉泰(ㄓˋ)

   壇,八觚宣通象八法。」

3)古代書寫的木板。陸機〈文選‧文賦〉:「或操觚以率爾,或含毫而邈然。」

     李善注:「觚,木之方者,古人用之以書,猶今之簡也。

 

趙光遠,丞相隱弟子,幼而聰悟。鹹通、乾符中,以為氣焰溫、李,因之恃才不拘小節,常將領子弟,恣遊俠斜,著《北里志》,頗述其事。

6趙光遠:(1)《唐人軼事匯編》(三)p.1579。紀錄趙光遠與妓女萊兒一段交往情事。

2)《舊唐書》本紀第二十上,昭宗李曄,乾寧三年。

十二月丁未,李克用縱兵俘剽魏博諸郡邑。以前翰林學士承旨、尚書左丞、知制誥趙光遠為禦史中丞。太常禮院奏權立行廟,以備告饗,從之。

 

    李群玉,不知何許人,詩篇妍麗,才力遒健。咸通中,丞相修行楊公為奧主,進詩三百篇,授麟臺讎校。

7.李群玉:(1)《新唐書》志第五十,藝文四,丁部集錄,別集類李U玉詩三卷,後集五卷。字文山,澧州人。裴休觀察湖南,厚延致之,及為相,以詩論薦,授校書郎。

2)《全唐文》卷七百九十三,鄭處約,李群玉守宏文館校書郎敕 

   李群玉放懷邱壑。吟詠性情。孤雲無心。浮磬有韻。吐妍詞於麗則。動清律於風騷。冥鴻不歸。羽翰自逸。霧豹遠跡。文彩益奇。信不試而逾精。能久處而獨樂。念其求志。可以言詩。用示縶維。命之刊校。可守宏文館校書郎。……群玉字文山。澧州人。以裴休荐徵拜校書郎。

3)《全唐文》唐文拾遺,卷八,懿宗皇帝李群玉進詩賜物敕。卿所進歌詩。異常高雅。朕已遍覽。今有少錦彩器物賜卿。宜領取。夏熱。卿比平安好。

4)《登科記考補正》卷二十二,唐宣宗大中八年甲戌(854)。上書拜官一人:李U玉。《唐才子傳》:「李U玉字文山,澧州人。清才曠逸,不樂仕進,赴舉一上(自按:次)即止。裴相公休觀察湖南,厚禮延致之郡中。大中八年,以草澤臣來京詣闕上表,自進詩三百篇。休適入相,復論薦。上悅之,敕授弘文館校書郎。」

8. 丞相修行楊公:據《唐才子傳》所記為裴休。查新、舊《唐書》裴休傳,裴休任職湖南與入京為相時間與《唐才子傳》相符。

 

     李甘,字龢鼎,長慶四年及第,《登科記》已註矣。

9.李甘:(1)《舊唐書》卷一百七十一,列傳第一百二十一李甘字和鼎。長慶末進士擢第,又制策登科。大和中,累官至侍御史。鄭注入翰林侍講,舒元輿既作相,注亦求入中書。甘唱於朝曰:「宰相者,代天理物,先德望而後文藝。注乃何人,敢茲叨竊?白麻若出,吾必壞之。」會李訓亦惡注之所求,相注之事竟寢。訓不獲已,貶甘封州司馬。

2)《資治通鑑》卷第二百四十三,唐紀五十九。文宗元聖昭獻孝皇帝上之上,太和二年甲午,賢良方正裴休、李郃、李甘、杜牧、馬植、崔璵、王式、崔慎由等郃,曷閣翻。璵,音余。 二十二人中第,皆除官。

3)《資治通鑑》卷第二百四十五,唐紀六十一,文宗元聖昭獻孝皇帝中,太和九年時。  人皆言鄭注朝夕且為相,侍御史李甘揚言於朝曰:「白麻出,我必壞之於庭!」壞,音怪。癸亥,貶甘封州司馬。考異曰:舊傳曰:「鄭注入翰林侍講,舒元輿既作相,注亦求入中書。甘昌言於朝云云,貶封州。」按是時元輿未作相,舊傳誤也。然李訓亦忌注,不欲使為相,事竟寢

4)《全唐文》卷七百三十三。李甘甘字和鼎。長慶末進士。又登制科。太和中累官侍御史。貶封州司馬

5)()王溥撰唐會要》卷七十六,貢舉中,制科舉太和二年閏三月.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科,李郃、裴休、裴素、南卓、李甘、杜牧、馬植、鄭亞、崔博、崔興、王式、羅邵京、崔渠、韓賓、崔慎由、苗愔、韋昶、崔煥、崔讜及第。詳明吏理達于教化科。宋昆及第。軍謀宏達堪任將帥科。鄭冠、李式及第。

6)《登科記考補正》卷十九,長慶四年甲辰(824)。正月壬申,穆宗崩。《舊書》本紀。丙子,敬宗即位於太極東序。《通鑑》

進士三十人:李甘,《舊書》本傳:「甘字和鼎,長慶末進士擢第。」《摭言》引《登科記》:「李甘,長慶四年及第。」《因話錄》:「長慶以來,李封州甘為文至精。乾出於李相國武都公門下,時以為得人。」

 

論曰:工拙由人,得喪者命;非賢之咎,伊時之病。善不為名,而名隨之;名不為祿,而祿雂。茍異於是不汨,而小人之儒也尤人,君子之儒也反己。《詩》曰:「風雨如晦,雞鳴不已。

10.《詩經‧鄭風‧風雨》:「風雨淒淒,雞鳴喈喈。既見君子,云胡不夷。風雨瀟瀟,雞鳴膠膠。既見君子,云胡不瘳。風雨如晦,雞鳴不已。既見君子,云胡不喜。」原意其實只是表示妻子在風雨的夜裡看到丈夫回來了十分歡喜,後來的士人把「風雨如晦,雞鳴不已。」引伸為類似「松柏後凋於歲寒」的意義,又把原指丈夫的「君子」引伸為能帶來希望的人。

 (明)顧亭林《日知錄》卷十七。〈兩漢風俗〉部份原文:至其末造,朝政昏濁,國事日非,而黨錮之流,獨行之輩,依仁蹈義,舍命不渝,風雨如晦,雞鳴不已。三代以下,風俗之美,無尚於東京者!

〈廉恥〉部分原文:「吾觀三代以下,世衰道微,棄禮義,捐廉恥,非一朝一夕之故。然而松柏後凋於歲寒,雞鳴不已於風雨,彼眾昏之日,固未嘗無獨醒之人也。」意是鼓勵君子在亂世之中依舊堅守禮義廉恥,不隨波逐流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