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氏家訓》慕賢篇研讀大綱

江宜華

一、聖賢難得,當心醉魂迷向慕之。──慎交遊;無友不如己者

 1.播越:《後漢書˙袁術傳》:『天子播越,宮廟焚毀。』李賢注:『播,遷也;越,逸也;言失所居。』

 2.生於亂世,長於戎馬:按《北齊書》卷四十五〈文苑˙顏之推傳〉,顏之推生逢戰亂之時代,經歷坎坷,三為亡國之人,南朝梁滅仕北齊;北齊亡入北周;北周終歸於隋。

 

二、世人多蔽,貴耳賤目,重遙輕近。

1.貴耳賤目:按《漢書》卷八十七下〈揚雄傳〉載:『(桓)譚曰:「……凡人賤近而貴遠,親見揚子雲祿位容貌不能動人,故輕其書。昔老聃著虛無之言兩篇(師古曰:「謂道德經也。」),薄仁義,非禮學,然後世好之者尚以為過於五經,自漢文景之君及司馬遷皆有是言。今揚子之書文義至深,而論不詭於聖人,若使遭遇時君,更閱賢知,為所稱善,則必度越諸子矣。』

2.重遙輕近:以「魯人謂孔子為東家丘」為例。按《三國志》卷十一〈魏書     ˙邴原傳〉裴注引〈原別傳〉云:『(原)欲遠游學,詣安丘孫崧。崧辭曰「君鄉里鄭君,君知之乎?」原答曰:「然。」崧曰:「鄭君學覽古今,博聞強識,鉤深致遠,誠學者之師模也。君乃舍之,躡屣千里,所謂以鄭為東家丘者也。君似不知而曰然者,何?」原曰:「先生之說,誠可謂苦藥良鍼矣;然猶未達僕之微趣也。人各有志,所規不同,故乃有登山而採玉者,有入海而採珠者,豈可謂登山者不知海之深,入海者不知山之高哉!君謂僕以鄭為東家丘,君以僕為西家愚夫邪?」崧辭謝焉。』

3.少長周旋,每相狎侮。――以宮之奇為例。

4.逖聽:《漢語大詞典》10/914〈逖聽條〉載:猶逖聞。(在遠處聽到)常表示恭敬。

5.采聽:收集聽取。《漢語大詞典》10/1311〈采聽條〉載:《國語˙晉語六》「風聽臚言於市」三國吳韋昭注:「風,采也。臚,傳也。采聽商旅所傳善惡之言。」

 

三、用其道(言),不棄其人。

1.凡有一言一行,取於人者,皆顯稱之,不可竊人之美。

 

四、此人(丁覘)後生無比,遂不為世所稱,亦是奇事。

1.軍府輕賤多未之重,恥令子弟以為楷法。――據此可知六朝重門望

2.待蕭祭酒(子雲)之言,而為聞者刮目。

 

五、巢父、許由,讓於天下;市道小人,爭一錢之利。――以羊侃為例。

1.侯甸采衛:《漢語大詞典》10/1310〈采衛條〉載:采服和衛服,即《周禮》的采畿和衛畿。《書˙康誥》:「侯甸男邦采衛。」孔傳:「采服二千五百里,衛服二千里。」章炳麟《訄書˙訂禮俗》:「其在成周,周公斥大九州,凡殷世為子男於蠻夷者,一切改隸采衛。」

 

六、以北齊之賢士楊愔與折衝之臣斛律明月為例,說明人才與國政衰亡的關係。

1.略無綱紀:「略」作副詞,皆,全。《漢語大詞典》7/1357〈略無條〉載:全無,毫無。《三國志˙蜀志˙趙雲傳》「以雲為翊軍將軍」裴松之注引《趙雲別傳》「趙雲身自斷後,軍資什物,略無所棄。」

2.盧思道〈北齊興亡論〉。――凡有善政,皆遵彥之為;是以主昏于上,國治于下。

3.智調有餘:猶智算、智數(謀術、心計)。《漢語大詞典》5/766〈智調條〉載:漢徐幹《中論˙考偽》「心疾乎內,形勞於外,然其智調足以將之,便巧足以莊之。」

 

七、悲張延雋之威重若敵國終為群小取代,以北齊滅亡之跡乃啟於此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