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氏家訓》<涉務篇>研讀大綱

 

                                                       胡志佳

第一段:國家人才分類

顏之推:朝廷之臣:鑑達治體,經綸博雅;

        文史之臣:著述憲章,不忘乾古;

        軍旅之臣:斷絕有謀,強幹習事;

        藩屏之臣:明練風俗,清白愛民;

        使命之臣:事變從宜,不辱軍命;

        興造之臣:程功節費,開略有術;

劉紹《人物志》人物十二類:清節家:行為物範;術家:智慮無方;法家:立憲垂制;國體:三才純備;器能:三材而微;贓否:分別是非;技倆:錯意工巧;智意:能煉眾疑;文章:屬辭比事;儒學;到藝深明;口辯:應對給捷;雄捷:膽略過人。

第二段:顏世指出晉室南渡後,因為優禮士族,這些人逐漸點掌機要,而那些能文章探義理之士,多半虛浮不切實,有犯錯而不加處罰,導致最後尸位素餐者日多。對國君而言,真正能做事反而是起自寒素之人,有錯時也不需在意其身分,可以加以處罰,因有賞罰,才能推動時務,而士族不自反省,反責怪梁武帝愛小人而疏士大夫。

第三段:顏氏批評至梁朝,士族在門閥特權保護下,風俗日漸敗壞,在體力上一代不如一代。

第四段:顏氏指出南朝士族,全憑俸祿過活,逐漸五榖不分,四體不勤,當這些士族不去碰觸,僚解人生最基礎、最重要食物的來源,他將不會重視其他的一切。

 

《顏氏家訓》<名實篇>

第一段:顏氏指出名實欲相符,應先忘懷於聲名。上士忘名,中士立名,下士竊名。

第二段:君子之信言潔行,應推己及人。

第三段:有名聲後利益往往伴隨而來,使人易沉迷於追求聲名之中,而忘記其原本所堅持的誠信。

第四段:舉例說明某一士族為求取聲名,以酒牘珍玩,交諸名士。久而久之,實虛無法區別。

第五段:修改潤飾子弟文章以求取聲名的行為是不可取的。

第六段:人應堅持最初的理想。

第七段:顏氏指出導向良好的社會風氣應是每一個人的責任,應更家維護父祖所留下來的美名資產,而不是恣意敗壞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