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場研讀會討論記錄

 

宋德喜:家訓本身可以在不同篇章當中互相做一個對照,例如〈勉學篇〉、〈文章篇〉,

甚至也可以與其他經典作比較,求學問道時,名、實之間有時是難以兼顧的。

 

李昭毅:在本篇章當中,感覺名、實是一體的,沒有特別需要重「實」,從國家角度,

看一個人的「實」也是需要「名」來輔助之,兩者不可偏廢。

 

馬以謹:顏之推和葛洪對於名的看法有所不同,可能與時代背景、宗教差異有所關係。

 

胡志佳:顏之推的觀點當中認為,重視家風家學視為持家族聲望不墜的重要利基。

 

宋德喜:「名」意思、內涵可能有很多的理解角度,顏之推並未如葛洪一般,需要對

「名」有很嚴肅的界定。名重實,實大於名,如寒門子弟,當走出鄉里時需要伯樂才識

得千里馬,魏晉時期的人物難免也要走出鄉里,因此對一般凡夫俗子而言,難免是求名

為首要的目的。

 

張文杰:兩漢都有兄弟當中其中一人協助另外一人成其志願的情形,例如西漢開國功臣

陳平即是在兄長資助下才能安心於學問經卷之中。本文整篇內容是強調兄弟之間不合,

只有妯娌、僮僕的問題,而並未討論到分家析產時財產爭頌的情形,在這個方面或許

還有發揮、討論的地方。

 

宋德喜:關於分家的問題,顏之推以家庭倫理的觀點來看,是主和不主分的,家裡對於

倫理割裂的因子有後母、妯娌等等,關於家內秩序的維持,顏之推不免受到時代氛圍影響,

因此在本篇以及治家篇當中,對於女性都視為是家族的「亂源」,對於此點的討論,

必須要從當時的時空背景下觀察。

 

        兄弟之間如何維持和諧是大家庭當中一個相當重要的問題,因此家訓當中常常會

出現希望兄弟之間能夠和睦相處的言詞。中國家庭由秦漢以小家庭為主逐漸轉變為

中古時期累世同居、同財共爨等等的情形下,親戚之間能夠彼此和睦相處的確是件不易的事。

 

陳登武:六朝以來一直有家室紛爭、殘殺的記載,相信顏之推對此,在行文當中也有

所感嘆,唐律當中的七出,也是維護家內秩序的手段之一。

 

馬以謹:人類學者將家庭分為下列數個軸線:

       父子軸-威權性

       夫妻軸-排他性

       兄弟軸-平等性

       母子軸-依存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