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場研讀會討論紀錄

 

魏嚴堅:顏之推在釋、道、佛三家當中對於佛教也有一定程度的重視,而佛教對於喪葬

儀式的備辦,基本上也不贊成厚葬或有很多人前來弔唁的排場,或許這和顏之推告誡子孫

喪葬不宜鋪張有所關連。魏晉時期服用五石散的人很多,而服用此類藥物算不算是養生呢?

 

宋德喜:顏之推在面臨家與國之間的抉擇,今天李老師的導讀中有提到相關資料,另外,

從前面數篇文章當中的討論可以得知,顏是採取家重於國的概念,但今天在〈養生〉〈歸心〉

兩篇當中似乎也可以得知他對於國重於家的觀念、作為也可以認同。

 

      〈歸心篇〉當中家、國兩難的衝突,顏之推並沒有給予標準答案,選擇當忠臣或孝子都

是他可以接受的選擇,但從其他篇章當中,可以得知其心偏向維護家族利益一方的色彩較為

濃厚。附帶一題,六朝時期大臣殉國的情形也比不上秦漢以前以及唐代以降。

 

        關於〈歸心篇〉當中所說的報應,似乎報應並不一定都會反應在施作者身上,反而是常常會

在周遭的人身上顯現,「變成主者無事,從者有事」,關於報應的相關討論可以參閱《冤魂志》

當中勸人為善所舉的例子。

 

      〈雜藝篇〉第一條談論到的各種雜藝,他的態度是不需過於鑽研、沈迷,太過深入於

各種雜藝也可會損及門閥大族的地位或尊嚴。另外,第四條當中談論關於書法當中的變體字,

在造字上,北方比南方來的拙劣,利用兩個單字合成一個新意的造字方式,在今日社會當中

也有類似的情況,例如「甭」一字就是一個好例子。

 

       卜筮之事,顏之推偶爾會利用,但仍然採取批判的態度,這點和他的行為有所矛盾。

        博弈,有賭博和下棋之分,君子可以偶爾為之,但不可沈迷。

        醫藥大致也是瞭解一些居家藥學常識即可,不過陳寅恪三代先祖也擅長藥學,或許可以

代表古代士大夫對基本醫藥常識是略知一二的。

 

      《隋書˙經籍志》當中對於古代喪服禮儀有詳細的記載,在討論喪葬的時候可以放入參考

之用。節葬原因,推測顏之推考慮現實面的成分居多,可能和當時家族經濟狀況較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