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場研讀會討論記錄

酒誡篇

陳俊強:由葛洪內篇當中參雜了不少道教的思想,在內篇當中,酒是否有著其他的作用,

如與鬼神溝通,在內篇當中是否有提到?

 

宋德喜:在內篇當中有提到不少酒的字眼,魏晉南北朝時服寒食散也要配酒。葛洪反對酗酒,

因此下筆不免激切,因此把許多的醜態說明出來。至於酒本身是否真的一無是處?古來文人雅士、

王侯將相都曾讚頌酒精帶來的作用,相關討論酒的文章也連篇累牘,後代戲曲小說當中,

甚至提及文人雅士將文稿丟入酒中使酒香純的情形,另外又例如曹操曾下禁酒令,但也歌頌酒

是解憂的良藥。因此或許葛洪是反映了反對民間酗酒的行為,而非認為酒僅僅只有負面的作用,

因此酒是中性的,完全看使用者的想法、接受度、使用目的,甚至是酒品。

魏晉名士崇尚酒的情形相當普遍,甚至有人表示要痛飲酒、讀離騷,以顯示他的內心與風範。

 

交際篇

宋德喜:東漢以來的黨錮團體,在社會當中一般對其都是以正面評價居多,但如葛洪等人,

認為士大夫交際是期期不可的,因為他反對朋黨,這樣的觀點,在其他篇章亦有所見,例如

〈名實篇〉當中提到有些人會用朋黨的的力量來獲取不當的名利,而交友之道也應先選擇、

篩選過濾之後再交往,這點對於我們交友是有所啟發的。另外,葛洪這種交友的觀念,

是否也反映了當時門閥社會重階級、門第的價值觀,也值得再深入探討。

 

陳登武::肘後備急方與抱朴子內篇當中都有提到要溫酒來服藥,因此可見葛洪在內外篇有著

許多差異,內篇為道家、神仙思想,其中道家已非傳統的道家。外篇為儒家思想,對時事、

社會、國家的看法。

 

交際篇當中,值得探討的是如何將葛洪的思想觀念與兩漢儒家思想作連結,關於交友方面的討論,

王符、嵇康等人也曾著墨,因此大致可將儒家交友的態度歸類為下列幾項:

1.      友直、諒、多聞

2.      禮記 儒行篇「毀方瓦合」

3.      「公義」與「合誼」絕交與工

4.      攀援富貴  「富貴則人爭附之,貧賤則人爭去之」

5.      絕交論

 

宋德喜:清談風氣的轉變,余英時在〈名教危機與魏晉士風的演變〉當中有所提及,例如痛飲酒

的習慣,就有內、外在的顯示和人生哲學蘊含在內,漢過篇當中批判漢末時代當權者就有呼應著放任、

通達的名目在內。魏晉名士在東晉以下就出現了名教與自然的調和,兩者之間並未如後世想像的對立。

朋黨問題,葛洪由自身之痛以及背景等因素來表述自己的意見,不過在南北朝時期,文學集團的

分野十分普遍,但是否如葛洪所說,文學集團的話分野是帶有私利,值得再進一步深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