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驕篇

周聖智:葛洪是人才,但懷才不遇,難以發揮所常,他曾南下至廣州,後又因任官而北歸。

 

陳登武:關於「達」的觀念,在世說新語當中有提王蒙喜好顧影自憐,但時人也認為這是一種

「達」的表現。

陳寅恪在《魏晉南北朝史講演錄》、《陶淵明之思想與清談之關係》兩篇有提到名教與自然的問題,

並將司馬氏→名教、曹魏政權→自然 兩者劃分十分明顯。

 

名實、清鑒篇

宋德喜:名實篇中有提及豪俠的評斷是貶抑、不予支持的,並且對社會的亂象感嘆,對此,

他也難以提出變革,只能寄望於後世來改變。

關於清鑒篇,遠流出版社出版了《奇人異相》一書,書中蒐集了不少古人面相值得作為面相學

參考之用。

漢唐之際觀人術非常多,透過實證基礎來建構理論,在唐人筆記小說當中,蝨w客的外觀也影響

了唐人對俠者外貌印象。此外,葛洪外貌不佳,是否與他不信以外貌品評人物有關?不過拒以貌

相人與儒家思想也有關係,例如顏之推也是採如此態度。

 

詹宗祐:人在徬徨時才會去算命、相人,以作者本身的寒素背景,在門閥社會當中是難以有出路

或是有所作為,因此本書可說是在反應內在的焦慮和期望。名實、清鑒兩篇主要在討論國家如何

來選才和鑒別人才,葛洪在問題的描述和現象的舉例上非常豐富,但思想方面的論述並未十分深刻。

 

陳俊強;為什麼〈清鑒篇〉有「清」一字,與南北朝十分流行的清議有無關連?

 

李昭毅:當時品評常用清、品、神等等的字眼,因此或許葛洪提名為〈清鑒〉之意將原本世俗

觀點作一個澄清和釐清。

 

宋德喜:「清」有動詞的意味,指激濁揚清,或許與東漢以降對「清」的觀念有關,相關的說法

在《世說新語》當中可以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