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次會議紀錄

 

陳俊強:謝謝馬老師的導讀,今天來發現原來倉促間成文的反而都做得很好。今天三位老師導讀的都有不同的風格。魏老師著重在空間的布局,陳老師著重在若干歷史記載,而馬老師注重整卷的重點介紹及其小注和歷史的補充。

陳識仁:從馬老師資料中的瓔絡寺的描述可知一年建30所寺廟,《洛陽伽藍記》中有捨宅為寺的記載很多,但捨宅為寺是以住家當作寺廟,並不算是興建。一家平均45口,有一萬多口,十多座佛寺,一里等於300戶平方,要塞下如此多的人口,佛寺有的只提到名字,可能可推測其規模並不算大。至於御道,可以說是官道,沿城門劃出去的即為御道,御道是沿城口劃出來的交通道。

魏嚴堅:城東不只13座寺廟,每年不只建30座,有的可能是擴建,有的是拆舊寺建新廟,因此在木材的使用上也不會很多。

陳登武:南北文化差異部分,抓鬼的方法相當有趣,書內描述的很有意思。有關於書中提到的閻羅王的問題,周祖謨認為應用慧嶷這個名字,入冥復活是魏晉以來的書寫方式,寫了5個僧人受審判,前2人往天堂,第3人講涅盤華嚴經,剛馬老師講到的例子,3個往更壞,剛馬老師說他有查了一下,很明顯的,它比我過去接觸的更為寫實,反映當時南北佛教差異。南方講義理,北方人對講經的反而不喜歡。

陳俊強:茯生簡直是壞事做盡,苻堅的部分,是古代史學的書寫的方式,現今認為童言童語,或許古代不是如此,透過觀看唐代兒童墓誌碑,小孩死了,他有何可留下?將其成人的行為寫下即是很有趣,那是文人、史官書寫的方式,將孩子認為是成人。

李力:死了又活了的例子很多,志怪小說中很多,干寶《搜神記》也有提到。

陳登武:入冥復活是種書寫的手法。

陳俊強:死後復活是增強說服力,另一種是透過死人傳達一種訊息。

陳登武:尒與爾的差別有人撰文討論過。

陳俊強:有關於齊的風俗部分,對各地風俗,史書記載並非相當完整,文中提到對齊風俗的看法,懷甎是何意?

汪天成:此應指懷甎是當做紙筆,比較簡便,是寫美言。

陳俊強:可能是指其態度反叛很快,書內最白話的地方反而是最看不懂的(諺謠),要再推敲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