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次會議紀錄

 

汪天成:我個人對於高力士外傳這篇文章,比較在意的是這篇文章是如何來的,是在何種情況下流傳下來。高力士和玄宗的互動中,小說和正史有何不同?至於移仗之端,正史上是將罪推給李輔國,但是發生這麼嚴重的事情,肅宗會不知道嗎?

宋德熹:在計畫中預定要選讀這些文章是為了把握開天由盛轉衰的情況。高外傳是由郭湜和高力士對談,以口述歷史的角度來看,外傳和正史是不同的。明顯的說,正傳為正史,而外傳則為小說體裁的軼聞。至於在移仗之端這方面,高力士在口述的時候是否有所留保。目前學界認為馬嵬坡事件真正的主謀者應該是李輔國受到太子的授意,因此才能和陳玄禮合作。在政爭的過程中,唐代太子不願意當老太子,這是其原動力。此外,之後的演講必須要能夠搭配正史和小說,史文互証。同時必須注意到近人的論述,如王壽南、傳樂成老師的論述,而馬嵬坡的論述從白居易的長恨歌中也有提到。變造、和糴之法,余大綱的文章也有詳細的論述,可以和小說對照來看。而在變造的研究上,台灣很少在提到這方面的事情,反而大陸較為連貫,由全漢昇教授領軍來做,一路由變造、和糴做到下面的研究。在頁2973部分提到的幾個姓氏,讓我覺得很有意思,可以透過此句話去研究當的時的酷吏政治,同時可考証高力士的回憶是否正確。

陳登武:司馬光對高力士外傳的看法,他認為是兩大集團的對立,由肅宗和李輔國對上玄宗和高力士,在政治上對掌權有所爭執。

 

汪天成:對東城老父傳,我同樣比較疑問的是它是如何來,又是如何流傳下來的。

陳登武:高力士是從制度面做討論,而東城老父傳也同樣處理了很多追憶性問題。

 

陳登武:我本人有也寫到有關於地獄審判的文章。

汪天成:我對於民間信仰是不甚熟,但我認為在論述它的寫作年代時,可以加上發表者自己判斷的寫作年代。對於唐太宗的形象,此文是否真的有醜化的意涵,我不太認為是如此,我覺得應為寫小說時的人性化敘述所導致。此篇文章到底寫成的年代在何時,是否在官方說法成立之前,因為若為官方說法成立就已成定本。

宋德熹:大雲經,在早期認為是武則天偽傳,但現在認為並不是如此,此經在佛經中早已存在,是因為武周看到對其統治有所幫助特別提出來的,陳寅恪曾說大雲經在北朝時即已出現了。一般而言,官方說法認為唐太宗大義滅親,其他的論述已經被埋葬。李潄桐曾經有將其真相敘述出來,所謂的官方說法,只是一個方向,但是無法完全的成為定本。大聖滅祖之說為一廂情願的說法,反而唐末天復是比較明確的時間。我比較留意的是崔子玉的崔字,偏旁不同是否為抄書問題。

陳登武:從文章中很明顯可以看出這是賄賂的行為,崔子玉公然用要脅的方式要求官職。

宋德熹:從文章內提到的閻羅王是鬼團頭,就我所知,團頭二字是宋代才出現,因此必須好好查証到底是否是這樣。而內容提到崔氏家族500餘口,此絕非本支,應有包含奴婢和同望的旁支,但在法律規定連坐中全都包含在其中。

許慈佑:此篇文章和偃子父的文章似有相像之處,都可以講到社會對法律官府的投射,或許可以將兩篇做對比。此篇提到佛教的成行,當時盛行的程度為何?唐太宗不是反對佛對嗎?

張雅惠:有人校對為大聖滅祖「興國」。偃子父也有賄賂的形象,是可以拿來和此篇做對照。對於佛教盛行的程度,唐太宗入冥記不是寫在太宗時期,而武后有利用佛教,因而很難說明程度為何。

宋德熹:提到寫作的年代,在歷史學方面較少去討探文章寫作的年代,中文系反而會注意到這部分。至於此篇的寫作年代,可由,大雲經:早不過武周,採訪使:玄宗年間開元22年以後出現來推論。

陳登武:我曾經從法制的角度來討論,此文章是否有醜化的傾向,從唐太宗對佛教的態度可看出。從唐太宗本人來說,他是反對佛教的,他即位時就曾擔心洛陽佛原有無建成太子手下。唐太宗1314年左右有一幅地獄圖,其中的四個僧侶也必須一一被檢視,佛教對唐太宗也是無好感可言。有關於地獄,除了佛教,道教也寫地獄,最早的版本應為朝野僉載。而唐太宗入冥記反映三審三問的司法審判。判官在中唐時成為閻羅王的幕僚,之前的幕僚是長史。地獄審判不會把皇帝寫入,因此唐太宗被叫去問話是有相當程度的醜化,是很不光榮的事情。

宋德熹:有關玄武門事變當天的情形討論的文章很多,以當天來說是「囚」慈父沒錯。過去讀到兩大門神,提到唐太宗,那故事是創作於何時,就民間來說,是對唐太宗有何態度。此篇不一定是醜化他,而是而是民間的一種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