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次會議紀錄

 

馬以謹:此次的研讀內容比較偏向於傳奇,而傳奇最早出現於藝文集,到了魏晉六朝為志怪小說,宋朝為小說。聶隱娘女俠身懷絕技或許是因為北朝和南朝的婦女互相比較,北朝的女子騎馬、拉弓的技巧都非常精湛。此外,使用母系社會這一個名詞必須相當的注意,它是有基本的條件限制。若說唐朝公主再嫁頻繁而說當時的貞節觀念淡薄,這樣是有待斟酌的。若和魏晉比較跟與明清比較,兩者得出來的數據是不一樣,因此,應和前代相比,唐代的貞節觀念並沒特別的淡薄。此外,守貞指的是在室女,守節指的是出嫁女,兩者名稱上應有所區別。在有關出門的工具方面來說,魏晉以後由於戰爭的緣故,因此民間的馬匹很缺,尤其是南方更是缺乏,沒有餘馬可當交通工具。紅線傳中有佛家輪迴的觀念可以進一步的再注意。馮燕傳中的禮教問題,從實際上來看,中晚唐的北方藩鎮對禮的觀念是很低的,北宋初年的北方禮教教化水準就很低。研讀內容中提到女人自己找丈夫,她們的身份多為妓人或女婢,我認為妓人應為家伎(歌舞女郎)。妓到了唐代才有妓女的意思,魏晉的妓反而是指面容姣好的女子。在虯髯客傳中,李唐創業之初,是李淵或李世民策畫天下大事,在這個問題上或許可以提供一些觀點。

魏嚴堅:俠主要是重然諾,之後才有武技在身的描述。

易慶和:一般觀念認為俠要重諾、很有行俠仗義的行為,這都是司馬遷給了俠高道德的標準,但漢代當時並沒有很多人被列入。遊俠有高品德跟低下的分別,並非全是仗義行俠,仍有違法亂紀之事,例如盜墓、偷鑄錢,雖然目的是為了幫助人。而俠到了唐人小說中的俠義精神被發揮到了極致,並且給予武功的描述,我認為是受到唐代尚武、佛教密宗的影響。唐遊俠的類型有很多,有豪俠、鬥俠、遊俠等。但現代人受到武俠小說的影響,美化了遊俠的形象。這樣的形象是從宋代才有忠義俠士的形象。

魏嚴堅:我們給了俠太優美的幻想,替「天」行道的天是他自己頭上的一片天。只要不為己就叫做俠,自以為是的看法任意擴張,義賊就是賊。

董坤耀:為何沒人將虯髯客傳放入初唐討論,我想是因為此篇也有傳奇小說的意味,有隱涵的意義。

宋德熹:我認為風塵三俠應為風塵三寶,只有虯髯客才有資格為俠。紅拂女符合俠的形象地方只有她勇於私奔。俠在唐代特別的地方就是以武行俠。至於為何要說三寶,因為李靖的窩囊,可能是他尊重女性或懼內。歷史是注重全面性探討,較少以個案探討。不論作者是誰,個人偏向於是杜光庭,因為背景較為吻合,是為了重建唐王朝的權威。母性社會的用話我認為也應該要注意使用。不能一概而論唐代婦女可自由選擇丈夫,名門大族仍須遵從媒妁之言。鏡子在唐代應為一個工具,而沒有神秘的色彩。唐代女性的地位雖然有所提升,但是仍然受到男重女輕的束縛。法律上有關於自首的材料應該有很多。我想馮燕殺人殺了兩次都能逃過法律制裁,表現唐代仍有踐踏女姓的普 世價值。郭元振在正史和小說中描述不同,是看後世的主流觀念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