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場會議紀錄〈上清傳〉〈辛公平上仙〉〈河間傳〉〈周秦行紀〉〈牛羊日曆〉

 

工作報告:下次將於1125日舉辦研讀會,邀請劉淑芬老師,同時中午將會到餐廳吃飯。

張雅惠:感謝三位精采的報告,首先就由我來說幾點意見。〈辛公平上仙〉中提到大陣仗的隊伍,從之前研讀過的〈唐太宗入冥記〉的內容而言,地獄是人間的投射,而此處所描述的較為不同,可以再深入討論。若說李唐是因為圖讖而起,我認為不能如此下定論,圖讖應為一種工具,証明自己具有天性,或是政策的安排。它是工具且行之已久,會影響到政治作為或狀態。 我個人是不務正業的主持人,我想就請東華來的同學說說此次的心得好了。

林明專:我覺得各位的講評都有根據,符合史實。我贊同唐代皇權後期是以近似神話寓言來鞏固,例如虬髯客傳。他就用近似神話來鞏固唐代正統。〈辛公平上仙〉中也看到所謂神怪故事,可問為何有而話在其中,是為了打擊政敵或背景本身就是如此。〈辛公平上仙〉在寫皇帝將死時有神跡,是否為神話的作用,鞏固之類,還是打擊政敵?

張雅惠:藉由小說來攻擊,應是此時期小說有普及,才會成為工具?才有其成效在其中。〈河間傳〉中有錯字,可再改正。

陳俊佑:我個人有對〈辛公平上仙〉的看法,主持人提到宗教觀念中的地獄建置比擬陽間官職,所以小說也有如此的官職。唐代官制有其服色,但我不確定吏是否也是如此有顏色之分。

宋德熹:兩唐書的輿服志,宋代洪邁的《容齋隨筆》中有考証。

陳俊佑:至於地獄觀的部分,既然是死了,應該是下去,怎會上仙呢?我想此小說偏向道家,「上仙」是指最高等級的仙人,符合人世最高位者的資格。

張雅惠:此次會議到此結束,散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