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次會議紀錄

 

陳登武:謝謝汪老師的解說版本問題,讓我們知道版本應該是如何說法。此卷內容有不少南北差異的部分,也有很多志怪,透過不同的領域應該會有不同的見解。東寧寺條中有提到格詔問題,我認為應該為前格後詔,但此時仍非唐代的格,周祖謨在這邊的看法不太好。此外,此卷提到很多水果,都描述的特別好吃,我想會寫到佛寺的水果,應該是有其用意在其中吧,如受佛法加持緣故,所以特別好吃。再者,原來神跟鬼是同樣的意思,洛水之神等於洛水之鬼。此外,頁22下提到妖賊,我覺得妖賊和宗教有關係,尤以道教為多。在妖賊後提到洛水之神,中間是否有關係,可以思考一下。

汪天成:國之將亡必有妖孽,代表妖已經混入人世之中了。

陳登武:我想就請主任先發言好了。

宋德熹:呼應剛提到的南北正統論,透過《史記》歷史的註解,傳國璽在進入三國前已經消失,五胡十六國時出現的傳國璽是新刻的,因為上面沒有缺一角。卷二景寧寺陳慶之的對話認為正朔在南朝,內容涉及了辯証問題。至於有關對罵的語言,莊申教授寫了有關唐代的罵人語,罵人的內容含有種族歧視的意味,但它並非是歧視,而只是一種口頭語。史學界的正統論,南北各自表述,沒有確定的答案。卷三中有「統」這個字,書中的寺廟很多都有「統」字,周正輔寫錯了,卷一也有胡統寺,其註解錯了,《伽藍記》中的胡是指西域以外的胡族,其解釋為非漢族是錯誤的,是太后姓胡,胡氏統立的意思。至於有關水果的問題,葡萄一直到明代元好問仍然是用蒲桃,我認同汪老師提到的葡萄紅酒,古時候仍然是利用發酵作用,所以顏色呈現紅色。文學界講到洛神都認為是有性別之分的,我想可再查考一番。因為我本身是做社會生活史的,對於裡面的奴僕、伎妾較有興趣。是外來種,但是因為氣候緣故,只能種植在南方,漢到三國是以藥飲為主,具有治療的效果,《封氏聞見記》中提到唐時才普及全國。正覺寺條裡面,孝文帝所做的文字遊戲,我想那是飲酒史中的酒令遊戲,相當的有意思。歧州、山東等民風的討論,史學界有許多的討論,即使是同為山東河北,仍有不同地區可討論。高陽王氏提到的社會生活史中有二九一十八,古代數目乘法很少有直接記錄,過去我曾聽吳老師提到,或許從簡牘中可以留意。

汪天成:是否是李約秦簡?

陳登武:內容有一條是此地原為道觀,拜老子的,但是後來改為佛,或許可討論佛道關係。

魏嚴堅:我是抱著學習的心來的,我很好奇的在於歷史所要如何來研究這本書。正統論的問題,南齊書也有罵北,王肅是由南入北(宋德熹:瑯邪王氏),那他 又回到南方時,他是抱持著何種態度?南人到北方的身份認為又為何?孝文帝遷洛時已朝正統論在做,正統是論其文化觀,而非地域。

宋德熹:這部分高老師有相關的文章,可以印發給大家參考。

魏嚴堅:從南到北的人,北朝尊重其人,那從北到南的人有受到同樣的態度嗎?

宋德熹:這部分也是一樣的,客民較有制度,有上客、下客,給其優渥待遇,年輕力壯的還會配給公主,蔡幸娟有寫過相關的研究。

陳登武:余英時有寫過一篇網乖離論。北魏有一件有名的婚外情,毆公主傷胎(宋德熹:那是劉敞的兒子),他也是歸化南人,後來失蹤了。李貞德寫《公主之死》就是和此有關。

宋德熹:陳弱水老師的學生寫了使節,通常離開了又回來的人會被視為逆臣,結果並非全都不好,要看情況。

陳識仁:從另一角度看,王肅由南入北,孝文帝提供胡人食物給王肅吃,但王肅仍然吃南食。孝文帝雖是漢化的君主,但飲食是漢化不了,飲食不單是吃飯,反而變成一種文化,他本身也是吃羊肉,並未吃漢食。

宋德熹:北朝到唐代,華北飲食混吃是很正常,是遷就當地的原料。余英時的文章提到王肅到北方時帶了私僮,而那個私僮是會做菜的,因此王肅的飲食方面不需要擔心。

陳登武:其他同學有無想法,我們討論的很熱烈。

宋德熹:魏老師認識王裴秀?他現在在哪裡?

魏嚴堅:他在雲林科大。

陳登武:希望明天大家都能出席,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