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次會議紀錄

 

宋德熹:聽完李老師的導讀,本來我要感傷落淚的,但李老師對研讀會的期許,又激勵了我們是否應該趁這個機會反芻,將過去幾年來研讀過的經典文獻再次好好的重新去研讀吸收。因此,我希望向所有研讀會的成員約定,在未來的一年內,不管研讀會是否會繼續舉行,希望大家能將過去讀過的資料、心得抒發為文,希望到時能舉辦研討會,如果有機會的話會將大家的心得出版成冊,希望成員別忘記我們的約定。卷五的內容李老師私下和我說過,若是要導讀的話,內容可長可短,短的只要三分鐘,長的則要三個小時,剛我已經領受了李老師的功力。卷文的內容裡面特別透過西域行所涉及的國家、人名、山川、地理等,做了相當程度的說明。此外,透過莊申的罵人語研究,雖然只有短短一句話,但卻能將其歷史意義、社會文化現象彰顯出來。至於雙聲語的部分,關涉文人士子才思敏捷的表現,如飲酒活動中的酒令、上回研讀所提到的拆字等,因此,雙聲語仍然要再度請在場的中文系的老師。其次,有關社會民情的部分,如婦女能騎馬、火葬的問題等,和宗有一定的關連,也和西北外族、波斯等有關係。我個人對於卷五中兩位主角相當敬佩,從文章的描述可知他們並未具備很好的外語能力,卻走到西北地區,文字語言不相通,勇氣可嘉。語言在相關涉外關係中也是個很重要的問題,安史之亂中的史思明也是熟外語的。此外,佛教在宣教過程中是否放低了姿態,不只是佛教,道教似乎也是如此,以吸收教外的同道。 以下先請兩位中文學界的老師就雙聲語的部分為我們做個解答。

汪天成:雙聲語指兩個字字音相同,有些音現代唸起來可能就不是雙聲語。如「是誰宅地過家謾罵」,宅地兩個字,一個唸ㄗ,一個唸ㄉ,古時候唸ㄓㄔㄕ和ㄉㄊㄋ一樣,用台語發音就可以知道,所以宅地都唸ㄉ,兩者是一樣的。ㄍㄎ兩個唐是相同的。「凡壁」,台語發音沒有ㄈ這個音,會唸成ㄅ音,所以凡唸成ㄅ音,因此為雙聲。「郭冠軍家」皆為聲,因此說此婢女瞧不起他,因此此婢是郭家的,其發音牽到中古音。

宋德熹:經過汪老師的解說,讓我恍然大悟,原來我們的閩南語是內含中古音的。有關西北行的部分,就請郝教授給我們提供意見。

郝春文:首先,我感覺這樣的研讀方式是很好的訓練。西北地方的風土民情難倒我了,我不出陽關的。《洛陽伽藍記》老早前就讀過,不過臨時手邊沒本子。此次李老師是根據幾個人的行徑來討論風土民情,南北朝到唐代也有許多行徑的路線,或許可以互相比較一下。至於里程測量和地理書上所寫一樣,可能也是之後寫的。

陳登武:讀卷五這部分,每人手上的版本不盡相同。假有死罪,不例殺,以入空山……。此段文獻和《魏書》2280頁倒數第六行,描述的內容雷同,此處是具有強烈的審判意義,尤以2280頁講得更為清楚,與此條文字最被學界重視。39頁上提到多為儀法,此條和菩提達摩在國中文獻第一次出現正在此,我給大學部同學看菩提達摩的影片中,就是本於宋的文獻,裡面有提到他何時來,何時離開,裡面就有提到這人,要考証其來去的時間是很重要的資料。

宋德熹:今天清華的陳老師來這邊,我要對陳老師很抱歉的是,陳老師以為我們在研讀筆記小說,其實那是上半年的進度,下半年我們是讀洛陽伽藍記的。以後若還有機會,可多花時間留意筆記小說。昨天赦教授提到佛教的事蹟,唐小說中也有很多捨身的故事。王國良最近有研究有關於虎的形態,提出來供大家參考。和大家的約定,要把平常所讀,過去所唸的做成紀錄,將來研討會要做採收的動作。1130日和121日唐代學曾要辦研討會,希望研讀會的成員到會上碰頭,大家在惠蓀林場再見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