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次會議記錄

 

汪天成:《唐語林》基本上和續《世說》同時代,但稍晚於續《世說》,受到續《世說》的影響不大,但前面的分目是一樣的。續《世說》自《唐語林》,其內容是不斷改變的,《世說新語》裡面的德行前四則都是禮賢,相對於《論語》的概念是有所不同的。在孝行上面,基本是一樣的,《世說新語》中比較特別的是以節儉為其美德,這點和《論語》的概念是不同的,而續《世說》又有所不同。《唐語林》中,44則德行中,孝友的篇目就佔了17則,可見唐人對此行為的重視。《唐語林》較偏向時事,故在孝友上會出現比較多的記載,而《世說新語》的言語有108則,當中可以分為俊語及解嘲兩種,到了續《世說》言行的表現上在於敢講與否,與《世說新語》不同,而非在口才上的描述。

曾賢熙:汪教授把《世說》、續《世說》與《唐語林》的內容進行了分析,對此三部不同時代的書籍進行說明,可以反應出著書作者的時代背景及價值觀。在裡面有提到孝的問題,《唐語林》和《論語》對於孝道的解釋是有所不同的,各位應該還有其他看法,大家可再進行討論分析。

馬以謹:汪老師所提出的問題,我個人也有興趣,針對於孔門四科作為前四者的條目,可以看出從魏晉自隋唐,雖然因時代背景不同,但有同樣的基本理念,以儒家思想為主軸。

吳在慶:汪老師的研究方法引起我的注意,對於三部書進行分析、研究,是相當新穎的分法,針對時代背景的不同而進行的劃分及其異同,值得再進一步去論述。

汪天成:《世說》和續《世說》為通史的範圍,而《唐語林》則是專門對於唐代的時事進行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