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場會議記錄:《唐語林.夙慧》、《唐語林.賢媛》

 

主持人(陳登武):馬老師的導讀一向都有她的風格,相信此次也能讓大家有所收穫。

馬以謹:在得知要導讀〈夙慧〉、〈賢媛〉,由於內容為一條一條的,因此,此次打算在讀一段文字後,從中找出問題來做討論。

 

陳登武:此次馬老師的導讀仍然沒讓大家失望,提出了相當多的問題來做引導。首先釐清P.1緣坐與連坐的問題,連坐是指職務上的連坐,而緣坐則是血緣關係的連坐。劉晏條的部分,據我了解,其首選等了10年,所以內容不甚完全。

詹宗祐:它是因為文字有刪削的情況,所以時間上有跳躍。

陳登武:徐勣為徐世勣,避世諱而為徐勣,後因功被賜姓李,改為李勣。596條中,馬老師提出女戒書寫的背後反應為何?我想或許是在父權社會中不希望女性忌妒,因此有賢媛篇的編輯。受到父權社會的影響,世家大族家的女性在這樣的氣氛下也影響了女性的觀感,使其轉而宣揚女戒。

李建崑:456條中提到八分書,它是小篆的一種,應為隸書的寫法。458條神童科,若因此說官吏年齡不限,是有待商榷的,畢竟並非科舉考上即可為官。474媵,應該是指陪嫁的丫頭,在戰國時已有。今天收穫頗多,原來唐高祖與煬帝為表兄弟。595條提到公主入道,在唐代似為一種風氣,有人專門討論其發生的原因與條件。599條中,縑與絹是不同的東西,今天才知。600條提到座主與門生的關係,就其內容來看,我認為應是其妻較為正直。

汪天成:上官儀之孫為上官婉兒,會將其放在夙慧中,應是其始生後即會說「是」。

李建崑:上官婉兒,太宗朝、武周時,婉兒多主文場,的確是有其情形。

周聖智:劉晏條,馬老師提到秘書為隸中書省下,但我不認為是如此。597條提到阿部思的部分,為天寶12年時事。他是太原以北、河東節度使管的番族首領,為安祿山管理,但被逼迫而起兵反對。因為安祿山起兵,因此大家才會記得阿部思的冤屈,公主為其說話,只是代表當時人的見解。

馬以謹:有關於秘書省與中書省的關係,我所引用的文字是由《舊唐書‧百官志》中所引,秘書省的確是放在中書省下面才提到。在研讀《唐語林》的過程中,可看到由於傳抄的關係,在文字上因為版本的不同而有不一樣的詞彙,若要詳細的去考究,須仰賴考証的工夫,對照史書來比較。

汪天成:590中提到煬帝稱李淵有阿婆面。堂主是指阿婆做主,有威嚴的意思。透過這樣的角度解釋,算是相當有趣。

詹宗祐:對於為何訂此夙慧的篇名,及其條目的選擇的條件令人費解。強記、偷看學舞,算是夙慧的一種嗎?607條提到玉華宮,是唐太宗時所建之離宮。唐代的離宮相當多,光長安附近一帶,有人做過研究,有約30幾所。

馬以謹:590條的圖讖部分,本來想做進一步討論,但由於搬家之因,資料不在手邊,因此難以做發揮。溫大雅《大唐創業起居注》中有提到許多與圖讖有關的條目,煬帝對於當時民間流傳的謠言是相當的不滿意。

陳登武:毛漢光、李豐懋也寫過相關的文章。玄宗自稱鴉的部分,烏鴉在唐代是為吉祥鳥,所以日本人受到唐朝的影響,對烏鴉相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