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次會議紀錄

 

陳 珏:今天李老師導讀地相當精彩,現在適合的《唐語林》版本為周勛初教授的《唐語林校注》,如果每次的導讀像今天李老師的內容一樣豐富的話,或許可編寫成一本唐語林校編。

宋德熹:文中子,年代與王勃的年代是否可再考訂,研究王通、文中子門人學記,把初唐的名篇納入。178條與鬥雞有關,鬥雞是百戲之一,羅香林於《唐代文化》中有一篇鬥雞的文章。181條提到面相,敦煌文書中有占經,黃正建有相關的研究,此外,《太平廣記》中有也許多資料可供使用。183條提到唐代春天盛遊賞曲江宴部分,今年有位碩士生的畢業論文為研究曲江,可做為參考。故宮博物院有一幅號稱李昭道的曲江圖。本人去西安芙蓉園時,它的牆壁是用唐詩做裝飾,用詩文突顯觀光價值,非常有意思。185提到家人禮,指的是平常庶民文化,有輕視之意,尾形勇研究秦漢的家人及家人禮,有部分有中文可閱讀,唐時家人與漢代家人的意思是不相同的。189264條是有關中古門閥譜牒,代表社會的標準與政治衝突時,敢於和政治對抗。191禮緣人情,涉及了清談等課題,余英時有專篇談論到五服等問題、外戚的服屬問題、禮與情的分合、解放問題。192條《月令》部分,唐月令是玄宗刪定,成為典制,而德宗的地位不如玄宗,因此要做刪定的動作有困難。196提到裴杜的人生觀,《玉泉子》中有一句云:「雞鴨魚肉,逢者即吃;生老病死,時至則醒。」203條餳,有學考研究時談到,紀羨林曾研究糖史,餳,到底意義為何?

李建崑:餳即飴。

宋德熹:214條提到的石虎,他在中國後宮史中可排名第一,其後宮人數多達三萬多人,非常驚人。童稚不奇,我有個研究生曾做過神童研究,寫了一篇文章。《唐人行第論》是以整個宗族排定行輩。231條,針對元和時期的詩或文,到底是主詩或是主文?以文學界的角度而言,韓愈是何者?還是兩者都是白居易?

李建崑:這部分牽涉其政治地位、影響力,因此,元和時期「主文」的是白居易。

宋德熹:234牛李黨爭條,可看到鄭覃是李黨,經學傳家,不好詩,曾要求廢進士科,其同黨李德裕也要求廢除曲江宴,或可說李黨不愛做人際關係。

李建崑:李賀驕傲,不齒明經科出身者,孤芳自賞。太常寺奉禮郎李賀,工作時期在晚上,其詩陰森是受到工作的影響,所以被稱為詩鬼。

宋德熹:239提到南海使送西國異香,公於龕前焚之,其煙如弦,穿屋而上,觀者悲敬。逢甲大學劉慶明教授的升等論文,探討香文化,其內容提及香自南海來,尤其是嶺南所產的香料,可燃、可吃,具有多種用途。246條是與士大夫風操問題相關。265條內容提到透過音律療疾,259條則是文字療法。27279283是與科舉相關,283條與考試相關,德宗時代已有建議是否帖試指定範圍。

陳 珏:177條文中子卒於大業十三年,時代上而言,應該是遇不到。鬥雞,全國威斯辛教授,姓高,寫過《唐代的鬥雞》,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有中譯本,他是由〈東城老父傳〉得到的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