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次會議記錄

 

宋德熹:先來做會務報告,首先,最近中興歷史系舉辦了三場的學術演講,時間分別為4/232425三天,其中和我們研讀會最有關連的為第一場,由北京師範大學歷史系寧卿教授演講的「筆記小說與唐宋城市社會」,有興趣的成員可於當天自行前往參加。第二,研讀會的成果研讀會預定於7/12()舉行,經費不多,但希望之前有交題目的老師們,望請配合,如果研究生、大學生願和老師一同參加,也值得嘉獎。新的研讀會申請已經遞出,到時研讀的方式或許會改變。此外,陳珏老師替汴孝萱教授傳達了一個訊息,表明汴孝萱參加研讀會的意願,但研讀會的經費不足,難以撥出相關的金額邀請。此次申請新的研讀會,本來順勢預計邀請汴孝萱教授、周勛初教授、傅璇崇,但遇到一個不小的困難,即三位教授年事已高,邀請的難度相當高。因此,高老師建議邀請黃正建教授、李錦繡教授,預定於11月底到12月上旬來台,到時將以研讀會名義邀請,並可請兩位參加研讀會。

宋德熹:針對此次的研讀內容,僅就本人所學做一些補充。489條牽涉到奪妓、贈妓的情形。長嘯,應指為吹口哨。《唐語林》卷5744條有完整討論,其中部分是參壞《封氏聞見錄》。而嘯的代表作,不管是喜怒哀樂,都可以咏嘯。大陸方面是從出士的魏晉畫像磚,其嘴狀似吹口哨來解讀的。王讜在此處有注意到嘯的內容。此外,李德裕的平泉莊,到了宋朝時仍存在,輾轉於達官貴人之手,莊裡有許多假山奇石,襯託唐宋名士對住宅的注重。盧建榮〈景物寄情:唐宋庭園的文化與政治〉中即有提到平泉莊。494條曲江的官方建設,要歸功於唐文宗利用神策軍力去建造。曲江風景是開放的。495條長孫氏自北魏起為拓拔同宗,以謀略起家,身材高壯,聲如洪鍾,常從事外交工作。孫國棟《唐貞觀永徽間黨爭試釋》,即論長孫氏的盛衰和長孫皇后有關。貞觀元年時,長孫無忌帶刀入宮,和此條相比,即可知其驕縱之處。496條唐代婚姻現象,過去認為是講究門當備對,競相追求五姓女。中晚唐後明顯有所改變,並不追求門閥間的聯姻。《唐國史補》提到後來的婚姻是追求名、追求利,文武間的聯姻,門風不同,傾向也不同。門閥文職比不上武職,代表著一種轉折。497條提到乳母,學界中包括李貞德、鄭雅如等人,皆有研究。北魏也有兩次奶媽政治現象。

陳識仁:525條藩南祖,吉甫西祖,絳東祖,而皆第三。此南、西、東是代表何義?

宋德熹:它代表著房支,只是遷出之意。

李廣健:是表方向位置。

宋德熹:用來指稱其遷出方位,其實並不定準。

宋德熹:528條中「質錢」不知為何義?

李廣健:典當乎?

宋德熹:那為何要爭取之?

李廣健:名望因素吧。

馬以謹:老百姓用普通的東西典尚的話,即給他物超所值。

曾賢熙:從邏輯而言似有問題,是否此條有缺字。如果家很窮,應該沒有值錢的東西。做官應該是有薪水的,為何陽城窮到如此?

李廣健:如果放在〈企羡〉裡,是合理的。此人雖然貧窮,但當時人認為其奇貨可居,所以大家會用高價去買。

馬以謹:當朝士的薪水是否低到無法養家?

宋德熹:內官的薪奉不多。陽城本身不貪財,有清望,且周濟相關人士。問題在於布、木何以到數萬,或許是以其名望來增值。

李廣健:還可以順勢行賄。

宋德熹:因其為陽城,當他得到錢後,應該也是流到其他地方,而不是自己收起來。

李廣健:542條,《登科記考》之前是私人記錄,宣宗相當重視,因此要求將歷年的考古、人名存檔。

宋德熹:現今的《登科記考》是把其在清朝能看到的記錄下來,但記錄的內容仍然相當少。大陸方面以墓誌石刻等資料做補充,但仍有不少漏洞。

 

會務討論

陳識仁:下年度的計畫,主讀者是否能以穿插方式主讀,下會期如果通過的話,能否像過去般,斟酌份量由學生來一起參與主讀。

馬以謹:開會通知的時間希望能早兩週時間公布。

宋德熹:如老師的建議,新會期如果通過,將再討論新的研讀形式,組合的方式應該可以有很多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