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次會議記錄

 

陳登武:魏老師所報告的條目雖然是較為短暫,但對於所報告的條目皆有詳細的說明。魏老師好幾次講到《唐語林》和《世說新語》的關係,雖然此兩篇條目在《世說新語》中皆有,但是在形容人物上卻有所不同。《世說新語》是從外在的神貌形容,展現出其自身的風采;而《唐語林》則不同。而對於條目中所提到的唐朝僧人喝酒與否的問題,中研院劉淑芬曾經提到藥酒的概念,在我的文章當中也有提到敦煌的僧人普遍是喝酒的,但這是比較特別的,因為此處僧人的信仰除了佛教外,也有信奉祅教的情形,並非單一信仰。

宋德熹:589條有關於官制的問題,官職和居住地是否有所關連,是否與文字語音有所牽涉?351頁中提到擲果而非擲鮮花,這應是有典故的。499501條有關於容止的部分,魏老師也區別了《世說新語》與《唐語林》之間的差別,我在研究長孫無忌時,文獻的記載中也有和《世說新語》所載的風流名士有相似的行為,可查兩唐書的長孫無忌傳。有關於文中所提到佛教與老虎的關係,記載大多是負面的,人與虎的關係是很危險的,在研究佛的問題上,曾記載了一位僧人以身喂虎,這是一種祭祀的表現。586條有一個課題被忽略了,是與功德墓有關係,在唐代的研究課題裡是較為被忽略的部分。

魏嚴堅:589條我也未做解釋,到底此條是屬栖還是逸,是可以再討論的。

汪天成:此條原則上應與栖逸有關的,離京城越遠則志向越高,居於京城之內,相較於之外,則其官位較低。

吳在慶:離中央越近,則官位越轉越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