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場會議記錄:《唐語林》卷五(611~680條)

 

宋德熹:不足之處就由勝源作補充,目前做了些許篩選,若無見於書面,先做簡單的口頭報告,之後再做補充。《唐語林校証》〈卷五〉是屬於補遺,前面是透過《永樂大典》的〈補遺〉,年代是從高祖到代宗。

胡勝源:武則天之前文武合一,之後是文武分離、重文輕武,這概念與南朝化有關,從這或許可以發展出唐朝南朝化可從世俗風尚切入。第二個問題是666條,唐玄宗稱他哥哥叫大哥,可是魏晉南北朝稱兄,哥指的是哥哥?是否跟鮮卑化有關。

魏嚴堅:提出問題,大家討論。

黃正建:615條,「胡不緣爾」,在單雄信看來李世民一家就是胡人,單雄信自認是漢人。李世民當政後,有意要迴避自己是胡人出身,經他們修改,種族變的很模糊,但從當時人的觀點來看,他們就是胡人。

魏嚴堅:635條,高宗的風穴病,在《新唐書》講到頭風傷病要針灸穴道,但《舊唐書》是刺百會,而《大唐新語》、《資治通鑑》則刺百會和腦戶二穴,但《新唐書》省去穴道,當時有那麼神奇,高宗真的看的到,有不同的說法。另有對秦鶴鳴的考察,一說法是他是否為外國醫生?676條,馮紹正畫西方,馬上下雨,這是玄怪還是真實?這條在《全唐文》也有,筆記小說也有。

黃正建:應該不是真事。

魏嚴堅:那這筆記小說放在正史、史料應用,是否可行?

黃正建:正常來說,求雨不是那麼容易實現的。但是筆記小說和正史,大量的求雨記載,不知是為何,但肯定不會是真的。求雨很多人寫過文章,像日本學者、雷聞,但當真事來記載這些現象,就不清楚。

魏嚴堅:631條,娑羅樹在寺院都有,菩提樹本是釋迦如來佛成道的樹,在唐貞觀時遣外史引至中國,寺內供奉。此樹另一說法好像和雞蛋花同種花,略淡黃?

馬以謹:一般說的菩提樹是木本植物,另一種是草本植物,從注解來看是指草本植物,所以禪宗不是說「菩提本非樹,明鏡亦非臺」。

魏嚴堅:不是行道樹的樹?

馬以謹:它應該是草本的。蒺藜是草本的,今天菩提樹有很多種,草本的會結菩提子,木本的綁成一棵樹,但這是不一樣的東西。

宋德熹:查古今圖書集成的圖像,這裡講「葉似白楊」,白楊的葉子究竟是什麼形狀?如能對比之下,就能知道。

馬以謹:如果說是「葉似紅藍」,那就是草本的,紅藍是一種染料。

宋德熹:這一段有錯字,要看周勛初的夾注。葉子似白楊,不是紅藍。人文能了解一些植物的話,是很好的。這一問題可繼續研究,但研究 災害史應該掌握生態環境學、昆蟲學基本知識。

黃正建:提供一消息,首都師範大學閻守誠申請的課題就是自然災害研究,書可能快出了。另一個就是中國社科院,中國古代自然災害史研究,分斷代的作,包括自然災害,分類的蒐集資料、描述朝廷對策、對策的效果、民眾的邪術對策等,不過重點課題在明清史,可稍微關注這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