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場會議記錄:《唐語林》卷五(681~749條)

 

馬以瑾:詹老師今日要導讀的是《唐語林》〈卷五〉681-749條,這屬於卷五的後半部,內容多樣。

 

馬以謹:謝謝詹老師的導讀,詹老師的導讀讓我們見識到他的考證和注釋功夫,今天還幫我們準備許多圖片,不但讓我們賞心悅目,也印證了許多文章內的資料。詹老師深入淺出的導讀,收穫很多。

黃正建:我覺得歷日令能看成酒令,非常的正確。不過,剛您引的具注歷,現在 吐魯蕃新出土的歷日的文書也有,他當時就叫歷日,叫具注歷較晚

詹宗祐:所以它是歷,不是律令,不是法律文書。

黃正建:是歷日,標有吉凶譴責,就像現在的黃曆。但是歷是日,就是曆。「內財吉」就是「納財吉」,兩個是通的。

詹宗祐:那「肩輿」的問題?

黃正建:我懷疑「步輦圖」這三個字是不是叫步輦圖,因為現在看到的是摹本,這三個字是宋徽宗寫的,那麼他的根據是什麼,就不清楚了。因為楊泓文章中也提到它實際上更像是腰輿,與步輦不一樣,而且原譯本畫的是否有問題,目前也有些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