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場會議記錄:《唐語林》卷六(750~815條)

魏嚴堅:謝謝三位的導讀,看750-815條,主要是唐德宗,這六十幾條之間,大部分多是相關條目,牽扯到軍事上、政治上的條文,可發現博雜。但經三位的啟發,可知還是有很多討論的空間。看781條,是否有諷意的意思?看圖說話,鵰是德宗,群鳥是群臣,那「上知眾怒」?眾怒是代表看到鳥很聒噪,皇帝感到不滿,是否代表大家討厭鵰?那裴延齡在畫時,不就弄巧成拙?此解釋是否說的通。

張文杰:順宗在位,不得人心。

魏嚴堅:這樣看的話,是「竟不大用」就是不用裴延齡。

文杰:之是指延齡?

洪淑湄:是。

馬以謹:應該是皇帝之前已經有耳聞他平日的作風,然後等他畫鵰後,皇帝對於群臣的眾怒,聽到對他的不滿,所以決定不用他了。

陳俊達:776條,有幾點看法。涇原兵變,是否可證明地方藩鎮勢力已凌駕中央,因迫使德宗出奔奉天,是否也可看出自府兵制敗壞後,中央已無實力平定地方叛亂?第二點,朱泚的手下推舉他為首,後被部將所殺,這風氣是否盛?

張文杰:基本上當時很盛,就整體而言,不能因涇原兵變而斷定地方力量凌駕中央。基本上還是忠誠的,只是有某些反叛。

魏嚴堅:這情況不能與東周戰國相比,德宗這幾個皇帝最頭痛的還是藩鎮問題,次之是江南財政,所以看到財政殘破,又看到815條那種情形,就會感到差異。剛才有說養馬、羯鼓,可以看到《唐語林》內很多很有趣的,羯鼓那個棬是放在哪裡?

張文杰:棬是架鼓的東西。

魏嚴堅:剛講到養馬機構,唐代也是有,唐代的馬主要是貢馬,那道士為什麼都騎驢,和尚有騎驢嗎?

馬以謹:唐代馬少,車都是牛車。魏晉以來馬就少,大部分都供給國家打戰用,一般民間多騎驢、牛。

魏嚴堅:騎驢、騎牛都比人走還慢,所以苦行僧都用走的。

張文杰:其實馬不只少,還貴,又容易生病,所以珍貴。河西走廊的壁畫,猴在馬的旁邊,這幅畫叫避邪。所以為什麼西遊記要猴保護馬,這就可以解釋了。

魏嚴堅:中原地區沒有牧場,環境就有差了。還有一個問題,767條的「青鹽枕」的枕是什麼?

張文杰:枕就是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