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場會議記錄:《唐語林》卷六(816~879條)

宋德熹:研讀會在去年七月辦了一場研讀成果的發表會,到時會在網站和書面通知,預計在三月底,請大家把修定稿完成回寄,預定在七月前由稻鄉出版社出版論文集,若要在外頭發表,請在七月前發表。第二件事是研讀會和台北的唐律研讀會聯盟,唐律研讀會是由高明士教授長時期主持的,在明年時他將要歡度七十壽慶,兩邊研讀會將進行正式合作,會在明年時,召開一個正式的研討會,研討會完就會把兩邊的成果合併,出版成壽慶的論文集,也會個別通知,先組成籌備委員會。此部分的主題預定是「法律、教育與國家 社會」,法律教育是高教授一生的堅持,國家與社會是我們的主軸,歡迎到時大家一同參與。第三件事是黃正建教授參與我們相關的學術研討的場合,他回去後發表了一篇側記和在國科會的結案報告中預備將訪台的觀察寫成文章,這是一種肯定,字裡行間也提到許多優點,請大家延續這樣的學術風潮,不管在大學部、研究所或者各個教學研究的職場上。下頭開始今日的研讀。

 

 

胡志佳:謝謝三位老師和同學的導讀。

宋德熹:879條,皮遐叔,就是皮日休,晚唐著名詩人,有詩集,此條誤以為皮遐叔為盧皮遐之叔。這表示山東世族范陽盧氏雖然是書香傳家,但其實在親屬稱謂上還是經常出岔,其實這是一個冷笑話。另唐第一大姓原為博陵崔氏,到中晚唐時代,因盧氏本身延續兄弟子嗣中進士科,所以到晚唐時成為第一世家。876條,提到歐陽琳的父親歐陽袞,這裡涉及杜邠不賣歐陽父子的帳,又牽涉到杜邠之子(裔休)與琳同年考上貢舉,但這裡主要指杜邠不賣歐陽氏家族的帳,拒絕套關係。872條,涉及冷笑話。唐朝時喜歡以姓+官名+名,又善戲謔文化,可見士子之輕薄風。夏口就是現在武漢市,漢口拆解就是「漢」是老先生,「口」是說 ,你這老先生所說的話是不足無憑的。而吃鍾乳是為了養生,乳為汝之諧音。利用某字的尾根打轉,這都是唐朝的戲謔文化。870條,露布是戰報。在貢舉考試時,有些輕薄之士會將考生名字串聯起來,成露布,有一語成讖之意,最後被殺掉的都是這些儒士,意謂「甘露之變」的株連者。866條,武翊黃,武元衡之子,在科場上連中三頭,又稱「武三頭」指連中解元、會元、狀元。863條,涉及唐律「賤避貴、去避來」,在梁實秋的《雅舍小品》提到人如果是要離開,他不去送;人要來,他會去迎接,這就是「去避來」的用語,也就是來者是客,走時關係就結束了。這裡牽涉雙方的誰先誰後,或是路上碰見誰要避誰,此為官場迴避問題,按故事來講,即是 內(宦)官與中丞大官,內(宦)官因自宮廷而出帶有皇氣,仍貴於大官。862條,提到韋溫、姚勗的事件,韋溫反姚勗這位吏當郎官,因郎官在唐代為6品,但為清官,升遷較快,因此不能隨意給 予流外吏職擔任。但楊嗣復認為姚勗是名臣之後,家世清白,所以是可以的。最後扯到「衰晉之風」,是因為晉代實施九品官人法,以門閥世族為起家官,只問血統,故不可晉制。意謂郎官本來就可以給能幹的人做,不一定要像晉朝,只問血統,不看能耐。剛剛提到貢舉的問題,可參傅璇琮《唐代科舉與文學》裡提到「知貢舉」,它是針對進士科,部分是明經科,但都是貢舉的考試科目。另一是關於「銓選」,選和舉在《唐語林》的條目裡都要分開,銓選是吏部,科考是禮部,兩者不同。822條,關於李汧之事,李為唐室之姓,故可查詢宗室世系表。

胡志佳:這60條大部分都集中在中唐以後,尤其是關於科舉考試、文人生活、請託、生活面貌,是今天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