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場會議記錄:《唐語林》卷 七(880~935條)

魏嚴堅:謝謝詹老師的導讀,我有些小看法。這邊是橫跨三朝代,從武宗到宣宗,到昭宗,基本上從這裡可看出主人翁是李德裕,在武宗時代是李黨得意之時,昭宗時是牛黨,所以從880條後,談及李德裕的部分很多,且長安的宅第也有談到,像日本的妹尾達彥也寫了不少這類的文章。另外,李德裕本身是世族出身,他又能提拔寒素,不知兩者之間是否有所衝突?在887條他升寒素,889條嫉進士,嫉妒和升之間,在牛李黨爭的過程中,究竟扮演著怎樣微妙的關係?剛剛詹老師提到這也牽涉到宦官,宦官在流派可能也有靠攏。另外一點,關於牛李黨爭在學界有兩種說法,一是牛黨、李黨,一是牛僧儒、李宗閔。再來是886條「惠山泉泡茶」,因為前面提到李宗閔個性儉樸,不好聲妓,那以他的用水、庭園別墅與「性簡檢」的關係應該不大,而且在890條他急著去看平原別墅,是為什麼?891條和892條敘述平泉莊龐大的庭園別墅、樹木、花卉。另外,893條「貶崖州」,後來李德裕死在這裡,聽說韋執誼也很怕,這裡是人見人怕,鬼見鬼怕的地方。907條「牡丹」,通常會寫成慈恩寺的牡丹,但此條講到慈恩的浴室院,不知這是怎樣的規模?應該不是我們現在講的「浴室」。當然,每個條文都有可用到的資料,如外科手術等,確實在《唐語林》裡有很多精采的部分,經過老師的導讀,在往後寫論文和報告時都是可用到的資料。

廖幼華:以往都把《唐語林》當史料讀,這也是第一次這麼仔細的讀,才發現有很多可以做。《唐語林》比較偏政治、社會,但剛剛提到平泉莊,就可以做,我覺得它的方位很明確,像在唐人筆記或宋代的地理志裡可以找到,這次收穫很大。剛剛讀到除了政治史及對平泉莊特別有感覺外,還有提到憲宗以後的朝,那一般都知道憲宗之死與郭妃、宦官有關,所以從憲宗之後的四個皇帝都是郭妃的子孫,到宣宗(憲宗之子)後,政局很多直追憲宗。這裡有很多蛛絲馬跡可循,談到唐代的政爭,陜西師大做了很多關於郭妃在這次政爭中的角色,這是關於911、914條表達了些許的看法。另外,韋丹在嶺南的作為很有能力、很有建設,對於西邊的蠻的鎮壓也有很好的表現,所以在912條提到宣宗在讀《元和實錄》時,看著韋丹的事蹟,才想起他的兒子。關於韋丹的事蹟,在《新舊唐書》的列傳中講的不完整,所以這裡可以補充其不足。

魏嚴堅:韋丹的家世背景是?

 

廖幼華:他也是關中韋氏。

楊岳倫:剛剛聽了老師們的講解,浮現了很多的想法。因為下年度我們將申請研讀《唐摭言》的計畫,這裡談到唐代士人的文化風俗習慣,而剛剛《唐語林》中提及很多士人舉子的社會面貌,所以這部分或許能與下年度的研讀作結合,做有關於唐代後半期士人面貌的探討。

魏嚴堅:今天的讀書會到此結束,謝謝大家的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