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場研讀會討論紀錄:《唐語林》卷八(998~1051條)

 

宋德熹:研讀會的成果發表會是針對老師和研究生,再加上加盟的,或者是曾經協助我們的師長,都發出了邀稿,目前包括了陳弱水教授、高明士老師等,截止日期在四月底,若大家還有文章均可投稿。下面就歡迎汪天成教授來導讀,他是政大中文系出身,學術專長與任教科目、著作雖並無完全擺在中古社會與國家的專題上,但著作相當豐富,主要攻古典戲曲與現代文學,任教也兼及駢文,與歷史學過度專業傾向,可說是博學。那就歡迎汪老師今天的導讀。

 

宋德熹:謝謝汪老師的導讀,大家是否有其他意見。剛才汪老師提到有關貢舉考試的部分-1027條,《太平廣記》所引的《唐摭言》比起今本稍微詳細,而目前所普遍看到的《大唐新語》也有相關方面的記載。在現在有關科舉考試的主考官、科場風習所引發的行卷、溫卷等所造成貢舉風的現象,目前在研究史上,是中文學界較為努力的部分,包括傅璇琮《唐代科舉文學》,還有廈門大學中文系的吳在慶教授出版一系列探討有關士人心態文學。有關唐朝登科計考到清朝,文史學界都有相當的投入。1009條講到「唐制十八道節度」,這牽涉到唐朝有關節度使的制度,特別是到唐玄宗時設置了十大兵鎮,這部分汪老師提到宋朝陳植的《木鍾集》這裡所講的「唐制十八道節度」材料,研判應該是與王讜所看到的同出一部,鐵定他們並非最早的傳記者,而是有所本,「本」在何處值得深入。998條,汪老師已指證周勛初所提到班固的《漢書》,事實上應該是應劭《漢官儀》,這是沒錯的。像相關這部分的修訂,特別是官制,周勛初教授有時會有少部分的疏脫之處。其次,1040條,這邊糾正所謂《語林》專書究竟是哪種《語林》,我記得《唐國史補》和其他眾多的筆記都有另外的名稱。1049條談到「火珠」,此關涉到域外的物產。另補充,9981008條都在講官制,其中100510061007條都在講御史台,大陸在這方面研究相當顯著,而在座的曾賢熙老師在唐代御史的官制及職能皆有專篇文章的論述。1001條「壁記」,談前任德政又順便介紹自己。今天的篇幅有兩處提到「茶」,1005條「茶必市蜀之佳者」和1051條「茶拓子」。另外,1010條針對「露布」,在之前導讀時已有談到。1011條談到嚴遵美,主要涉及嘲戲文化的議題。1013條談到隋文帝子秦孝王俊,這邊周勛初教授做了辨證-應為齊王攸。1015條提到「尚左、尚右」,在《陔餘叢考》有提及,而在上古秦漢時代,不確定是尚左還是尚右,到了唐朝才確定尚右,但官制上是相反的。1038條是相當有趣的條目,講到關西和關東吹什麼風時會下雨,否則就下雨,這關涉到天候氣象、天然災害。

 

廖惠霖:個人提出幾點貢舉看法,大家一起來討論。我覺得貢舉很像現在的推薦甄試,就是表面上看來客觀,講求多才多藝,可因事先會先採用溫卷,且主導權操縱在主考官手上,反而變得不客觀,相對於宋朝,則類似於今日的聯招。另外,提出兩個問題,一是唐時請託風氣之盛,那為什麼當時人沒有反對此風氣?二是古文運動在唐代中期的影響力是否有影響到中晚期?主要在哪些方面?

 

m兆宇:最近在研讀《水經注》,因應這次研讀會發現幾個問題。卷3536主要是講中國南方水氣,看完這部分和這次導讀資料的卷16〈榖水〉條部份,感覺北方跟南方的水氣相比,北方較為持平,南方水氣較複雜。另外,1049條,在《水經注》中稱林邑國為蠻夷之國,此國在《晉書》卷97〈地理列傳〉《梁書》卷76〈南蠻列傳〉皆有記載,而「林邑獻火珠」在《晉書》、《梁書》也都有提到,但解釋卻不詳盡。個人的想法與汪老師相同,因與該處天氣悶熱有關,而晚上天氣較涼爽,所以貿易上多挑此時間;還有一點是在《新唐書‧列傳》卷147〈南蠻下〉提到「丹丹」這個國家,在《水經注》似乎也有提到此國,但字卻不同,即丹加上鞢A不知是不是傳抄上的錯誤?還是不同國?

 

陳曉琪:1049條,這位交易者的外貌被誇大,是否因其為異族的關係而做這樣的解釋?

 

宋德熹:《通鑑》(胡注)講到面貌的問題,而資料上所引《新唐書》部分是否完整?

 

汪天成:《舊唐書》也如此記載,如果以西域維吾爾人來看,長相本來就比較漂亮一點,如果往東南,比較黑,這是不同的人種。

 

m兆宇:林邑就是今日越南境內,約中部沿海,所以算偏南方,膚色描述上較黑應是沒錯的。

 

汪天成:個人推斷可能是具有凸透鏡的效果(聚光),看起來就不依樣。

 

宋德熹:最後,請汪老師做總結。

 

汪天成:回答剛剛同學有關貢舉的問題,為什麼沒人反對請託?其實我個人覺得是大多數人不反對請託,因為有關係的人都不反對,只有沒關係的人(如中下階層平民)才會反對,而當時的人差不多也都不排斥此行為。另外,關於古文運動的影響,影響當然是巨大的,尤其是以文學史來說,但當時發揮的作用其實並不大。

 

宋德熹:今天就到此,謝謝大家的參與,下個會期將研讀《唐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