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場研讀會討論記錄:《唐摭言》卷一∼卷二

 

詹宗祐:各位師友大家好,今天是我們研讀會的第二次集會,上次請到邱老師來演講,這次是正式進入研讀會主題《唐摭言》的內容。今天是研讀卷一和卷二,由中興大學歷史系教授兼進修推廣部部主任宋德熹老師、中興大學歷史所研究生廖惠霖和黃兆宇導讀。

宋德熹:今天是第一回合的豋場,先提供些基本資訊。除了一般討論《唐摭言》,如岑仲勉《跋唐摭言(學津本)》,這貫通整個文本並關涉卷一、二、三等部份,也有關涉《唐摭言》作者的家世背景;另外,今天m兆宇也提供兩篇文章,一篇是〈《唐摭言》的研究與利用〉,這是大陸陶紹清所寫。《唐摭言》的主題研究在目前學界是不太多的,我們在研讀會的網頁上有掛著相關的基本材料,包括陳尚君教授的指導學生研讀《唐摭言》的碩士論文成果、吳在慶教授等學者針對唐代文人關涉《唐摭言》部分條文所做的探討,這類學者以中文學界為多,特別是像陳尚君教授、吳在慶教授跟我們研讀會關係甚深,他們也都幫著傅璇琮教授校證《唐才子傳》,這都是有目共睹的。另一篇是吳在慶教授〈唐代科場弊病與略論〉,這篇文章的主題涉及科場弊端,這部分在《唐摭言》發揮得淋漓盡致,而吳在慶教授有另外幾本專書關涉科舉士風。其他的相關材料也都影印給各位做參考,相關課題的研究史除了透過書面的報告外,今天也會傳閱二十六本書。

詹宗祐:謝謝三位為我們做了這麼精采的導讀,其實我個人對姜漢椿的版本相當不滿意,是因為他只把上海古籍的校本當底本,再做一些解釋,其實這在中文學界不叫「校」,因為還有很多本可以參校,可是他都沒有做,感覺只用了最便宜行事的方法。第二,如何校注。他的校其實非常粗疏,這包含兩方面:一是筆記小說是文士的印象及其記憶所了解而寫下的,這有非常多的錯;二是他幾乎只做名詞上的解釋,我們能做的補充相當多。如40頁的「會昌中,(李)回為刑部侍郎」,姜先生於43頁注3的解釋是「回為刑部侍郎:據《唐書》本傳,李回未任刑部侍郎」。這不叫做「校」,校不能如此寫。〈本紀〉沒有不代表沒有,事實上在嚴耕望的《唐僕尚丞郎表》就都有記載;小人物的資料要檢索也不難,氣賀澤保規的《墓誌銘彙編》和孟二冬的《登科計考》也都是很好的書。因為姜漢椿的本子不是很好,所以我們有很大的發揮空間。今天,宋老師和他的兩位學生也補充很多,我認為這很好,而這種導讀進行方式也不錯。我記得以往研讀會是老師讀,學生聽比較多,上學期開始宋老師會慢慢帶他的學生唸,所以以後若能一個老師搭一個學生,我覺得會是一個還不錯的方式。這是我的一些感想,如果大家有問題歡迎提出。

宋德熹:第十三條,是盛非聖。「洛下」,為何使用「下」?

詹宗祐:洛下就是洛陽的意思。

宋德熹:是否跟洛水有關?這與歷史地理有關。

詹宗祐:第一,宋老師講義的最後一條講到「公侯之淺深與著綠袍」,引了許多資料,而原田淑人那本書已有中譯本;第二,孫機的《漢代物質文化資料圖說》有針對〈輿服志〉做校注。

宋德熹:因為明年(2010年)我們預定六月二十六日舉辦國際性學術研討會,目前已連絡海外學者有吳在慶教授、李錦繡教授、妹尾達彥(或是金子修一)、朴漢濟教授。這研討會有很大的象徵意義,一是明年陳寅恪先生120週年的誕辰,這在大陸學界應會有熱鬧的活動,過去110週年有北大、清華、復旦、中山大學等有慶祝活動和論文集,而台灣方面我們到時會與中正大學合作;二是高明士老師的七十大壽,這研討會以研讀會師友為主,並延續之前於稻鄉所出版的書。研討會的人數約為一百多人,還請大家留意撰稿格式。另一件事是高老師演講日期是否會在十二月二十六日還需確定。另外,最近台北地區有不少的研究生組成早期中國史學會,其著力點在魏晉隋唐,並且在北京組成青年學者的聯誼會,包含臺海兩岸、日本40歲以下的學者。各位師友是否還有其他事?

朱振宏:再次做個宣傳,我們辦了《中國中古史研究》,第九期將在今年年底出刊,明年為第十期,歡迎各位惠賜稿件,範圍為秦漢到北宋王安石變法前,各領域皆可,有兩位匿名審稿人。並且中正大學預計於六月辦「胡化、漢化、洋化」的第二屆國際學術研討會,邀請了北大、中央民族大學及國內老師,於明年的六月四、五日,請希望大家踴躍參與。

詹宗祐:今天就到這,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