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場研讀會討論記錄:唐代貢舉文化與教育體系

 

宋德熹:各位老師、同學,今天很榮幸邀請到高明士老師,高老師這場演講本來應該於明年七月底前來協助我們豐收,但因為時間的關係,再加上《唐摭言》剛開始懵懵懂懂地研讀,所以需要借助名師。而高老師明年要歡度七十歲大壽,我們也有相關的慶祝活動,此計畫也獲得教育部的通過,目前尚在籌措經費,希望能辦成國際性的研討會,也請大家共襄盛舉。高老師曾經擔任過台大歷史系系主任、教育學程中心主任,目前是台大歷史系的名譽教授,高老師著作重心在教育法制,教育方面不僅限於中國中古,更擴及東亞世界中古時代的各國;有關教育圈、文化圈的探討,於學界也是首區一指。今天特別配合我們的讀本,從《唐摭言》開始講解,所以高老師針對此次演講也試先做好準備。今天的講題是高老師所擅長的部分──隋唐貢舉制度的創立。

宋德熹:謝謝高老師。老師勉勵我們「勿以善小而不為」,不要因為是小題目,但我們還是有把它擴展的機會。高老師在研究裡也不乏更多的大著作,並非把問題做小,只因我們比較小,才鼓勵我們需以小見大。剛剛有許多問題,自己也受惠良多,包括:第一、賓貢科的釐清;第二,開皇七年的重要性,最近有個相關的報導「西方眼界認為中國最偉大的皇帝是隋文帝」,而非漢武帝、唐太宗,案今天演將聽來隋文帝有相當的宏偉的藍圖規劃;第三,我們一方面要追隨前輩學者,一方面要能更上台階。現在鼓勵在座同學,踴躍發言提問。

林明專:對於貢舉制度蠻有心得,而聽到今天的演講收穫更多,因為還發現到貢舉裡還談到外國人的貢舉,所以我覺得高老師講的非常全面,反而覺得演講令我受益良多。

曾美惠:我今天聽到高老師的演講,發現這讀書會帶給我很多啟發,希望有機會能追隨各位的腳步。

曾麗儒:今天高老師所給我們的教材給了我很大的啟發,如在貢舉部分,有縱橫方面的解說,這些細節是以往所沒注意到。且整個貢舉制度在高老師的講解之下都讀通了,所以今天的研讀會和演講帶給我的收穫很多。

研讀會成員:隋文帝有這麼偉大嗎?

高明士:隋文帝九年之內做了許多事,從中央到地方,從律令制度化到打敗強敵,光是這兩點就了不起且值得肯定的。天下統一並非只靠軍隊,而是文帝做了詳細的考慮,第二,最困擾的是世家的問題,世家從漢末以來難以動搖且文帝本身也是世家出身,所以對他來說這問題難以解決,直到唐朝也才能解決這問題,但他至少擺平最強的敵人,所以我想是了不起的。而後朝總是會貶抑前朝,揚帝就是如此,對此我曾辯證過文帝的「不好學」是否為真。文帝做了八年,而唐太宗做了二十三年且有魏徵的輔佐,文帝的缺點在於後半的改變,這恐怕是家世太好,且權力使人腐化,這包含文帝、揚帝。

宋德熹:這部分高老師亦有詳細的論述,今天到此劃下完美的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