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場研讀會討論記錄:《唐摭言》卷三

 

宋德熹:各位老師、各位同學,今天學期之末很多老師都忙於改考卷,所以很謝謝曾老師今天前來當主持人,且研究生同學也踴躍出席。《唐摭言》讀到現在只是剛開始初試啼聲,尚未完全開始,文本內涵也未完全透徹,而在三民書局白話本中的每篇題解,有助於我們了解這段落所要呈述的現象。目前《唐摭言》到現在無正式的校注本,可惜的是除了周勛初教授、吳在慶教授和陳尚君教授在此領域有相當的成果外,在校注方面仍有一片天空。在使用版本方面,姜漢椿的本子是最好利用,維基的錯誤較多,而白話本不便使用。

曾賢熙:非常感謝宋主任為我們做非常詳盡的題解,因為時間有限,我們先請二位研究生同學導讀再來討論。

曾賢熙:剛剛宋老師已將〈卷一〉至〈卷三〉有關科舉的重點題解,而剛聽慧佳挑了幾個主題來說明,有幾點很有興趣。這種商業機構,它好像是官方和民間合作的感覺,而剛剛宋老師也講過,到了晚期考中進士後,要參加曲江宴外,還要預繳一大筆的錢。看起來進士團具有亦商亦官的性質,且文中也提到對於不來參加宴會的進士採取罰錢的措施,這種似乎是不成文規定且近似勒索,而這種是否普遍存在?大家又如何看待這問題?政府是否有其他措施?第二,長安三絕這部分提到何士參、驅使官,令人疑問的是進士的個人資料是如何取得?看起來這些資料在當時並非受到完善的保護。第三,從期集院來看,進士團包的工程相當龐大,不僅管吃,連租屋處的要管,但是就不知交給進士團的錢,是否除了包含宴會的錢外,也有包含租屋的費用。第四,關於櫻桃方面,現今中國的櫻桃產在貴州,看起來產地的問題是很有意思的一點,而岳倫這邊又提到宮中有櫻桃園,慧佳則認為櫻桃樹有可能是移植的,就目前手邊長安圖來看,無法得知櫻桃園設在哪邊。但宮中多少都會種植花圃樹木,如果以移植來看,土壤和氣候是重要因素,因此將櫻桃樹搬至北方(貴州到長安)還能種得活的話,是否還能長出櫻桃?所以,櫻桃原產地和長安洛陽的關係、唐人是否嗜吃甜食都是很有思考的空間,這是我個人的一些感想。〈卷三〉描述當時考中進士後的各種活動相當多,而此時是懿宗、僖宗時期,這時正處於唐晚期,就不論當時的末世現象,光看進士活動實在看不出要即將滅亡的跡象。總合來說,第三卷看起來相當熱鬧,如果能將卷中出現的人物、地點重新整理,將會是一段唐代科舉中非常熱鬧的生活狀態。這些是個人的一點看法,現在歡迎各位提出不同的看法。

游麗雲:為了逢迎上級官員會極其奢華,並且從各地搜羅物產,會不會因為這原因,或是因應曲江宴使他們去移植櫻桃?另一可能是否如同楊貴妃愛吃荔枝一樣,特地闢了荔枝驛道?這是一些個人的想法。

曾賢熙:剛剛提到荔枝道,是從嶺南快馬送到,可是文中提到長安櫻桃剛成熟之時,馬上口摘,可見這並非送來的,而是種在當地。這使我想到如果植物是否會因氣候問題而影響存活,若能活是否代表當地氣候也適合該植物果實的成熟。

宋德熹:其實唐代各地的物產在〈地理志〉裡都有提到。剛才慧佳引用《本草綱目》,但這方面的材料是宋代,所以是「洛中最盛」,這也可能涉及花木植摘的問題,但在岳倫的資料裡談到「入芳林園嚐櫻桃,馬上口摘」,芳林園在長安圖是在宮畿邊,而杏園、芳林園在《兩京城坊考》都有詳述。再者,在此地能長出櫻桃,就代表水土尚能符合,這可特別關注其生長環境。另外,我所留意的是唐朝時的櫻桃種得出來,它是「有若彈丸,核細而肉厚」,這跟我們現在的櫻桃差不多。第三,留意的部分是蜜餞,為什麼櫻桃要和糖而食?這是否表示這櫻桃是不甜的,這可從唐代物產來了解,而目前歷史地理演化到需了解其生態環境、植被、動物和礦產,這是可留意的地方。

曾賢熙:謝謝宋老師的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