煩惱只是投射

你的煩惱是因為其它某個人,他的煩惱是因為你,周圍的每樣東西都是你創造出來的,都是你投射的,然後你變得害怕、驚嚇,而且努力去防衛,然後就產生痛苦、挫折、衝突、沮喪和抗爭。整個事情都是愚蠢的,而它將會保持這樣,除非你改變你的態度。一定要在你裡面找到原因。 ─奧修 在一次聚會中,我認識一位「青春永駐」的朋友。剛看到她的樣子,我猜想她不過是個大學生,但聽她用行動電話處理事情時語調老練精確,我忍不住把她的年齡多猜了幾歲(不然,一定是從小在困苦的環境中磨出的少年老成),答案揭曉了;她年過三十五,自己擁有兩家業務蒸蒸日上的公司,是一個日理萬機的總經理。

光滑的臉龐,樸實的穿著、開朗的微笑和溫柔的語調,只要不談公事,她看來頂多像剛出社會的新鮮人。有人問她:「如何青春永駐,喝歐雷嗎?」問的人大約只有二十歲,在她的腦袋瓜裡,三十五「should be」很老很老了。

「我不知道…大概是因為我…沒有煩惱吧!」
「沒有煩惱?」在我聽來,對一個每天要處理這麼多事的人來說,簡直是個天方夜譚。當下我以為她是那種「心裡波濤洶湧,表面故作輕鬆」的那種人。

「從前『年輕』的時候,常常為雞毛蒜皮的事煩惱得不得了,連男朋友對我說:喂!你怎麼長了顆青春痘,我都會煩惱得睡不著覺,心想:他講這句話的意思是不是他不愛我了?」她笑著說:「直到…我大哥去世。」我們安靜下來。

「我大哥從小就是個有為的青年,二十多歲就開始創業,他車禍去世前幾天,正為公司少了一筆十萬元的帳煩惱,我大哥一向不愛看帳本,那個月他忽然把會計帳本拿出來瞧,管會計的人是他的合夥人,因為這一筆帳去路不明,他開始懷疑兩個人多年來的合作是否都有被吃帳的問題。

我嫂嫂說,他開始睡不著覺,睡不著就開始喝酒,喝酒後就變得煩躁,越煩躁越喝酒,有天晚上應酬後開車回家,發生了車禍,他就走了...。他走了之後,我嫂嫂處理他的後事時發現,他的合夥人只不過這個公司的十萬元挪到那個公司用,不久又挪回來了。沒想到我哥為了這筆小錢,煩了那麼久…」

開口問,怕傷害了信任;不開口問,又製造了幢幢疑雲。有時我們的頭腦像個碎紙機,一張紙絞了進去,變成佔據空間更龐大的紙屑。她說:「我學到了這一件事,不要創造煩惱,不要自找麻煩,就以最單純的態度去應付事情本來的樣子。這也許是我不太會長皺紋的原因吧!」

她總是開開心心,不只是人家願意和她相處,做生意時也會覺得和她合作很愉快。所以,生意愈做愈好。

每個人的周遭一定有看起來像「煩惱製造機」的人,他們總在為不可能發生的事、不足掛齒的小事、煩死也沒用的事、事不關己的事煩惱,在日積月累的煩惱中,對別人一個無意的眼神、一句無心的話,都有了疑心病,彷彿在努力的防衛病毒入侵,也防衛了快樂的可能。

別人怎麼想我們、沮喪怎麼包圍我們,其實都是我們投射出來的,都是「魔由心中生」。除非你改變你的態度,一定要在你裡面找到原因。煩惱只是投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