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大俠堂吉苛德

                                              

                                              劉建陵

                        

 

 

 

 

《吉苛德傳》中 ( Don ) 的由來。作者賽凡提斯的生平。因為參加雷邦都 ( Lepanto )海戰,左手因而殘廢。後返國途中,又因為攜帶重要人士的介紹信而被捕,受到特別待遇。在阿爾及利亞的阿爾及爾 ( Argel) 被拘留五年,其中四次企圖逃亡失敗。最後賽家聚集了五百盾贖金,後才獲放。返回西班牙後的生活潦倒,工作又不順利。其中曾經擔任短暫的工作,又因而入獄兩次。其現實與實際生活不幸的遭遇,始得有《吉苛德傳》著作出現。之後敘述《吉苛德傳》大意及它對後代世人的影響。

 

關鍵詞:吉苛德,賽凡提斯,雷邦都 ( Lepanto )海戰,阿爾及爾 ( Argel) 的監獄,現實與理想之不同,瘋狂行為。

            

    1605年,世界文壇發生了一件重大事件:西班牙的超級作家,賽凡提斯的《吉苛德傳》[1]上冊出版了,而且大受歡迎。在短短的數十天中,全國就出現了三種盜版。一時之間真可說是到處流傳,享譽全國。

    1614年,當作者聽說有人已經出版了《吉苛德第二部》。作品歪曲原著的本意,丑化原著的本意。使得賽凡提斯義憤填膺,他趕緊快馬加鞭,徹夜趕工創作。結果《吉苛德傳第二部》於 1615年出版。作者在序中開了一個有趣的玩笑:

            Enviando a vuestra excelencia, los días pasados mis comedias,antes impresas que representadas, si bien me acuerdo, dije que don Quijote quedaba calzadas las espuelas para ir a besar las manos a vuestra excelencia; y ahora digo que se las ha calzado y se ha puesto en cambio, y si él allá llega, me parece que habré hecho algún servicio a vuestra excelencua, porque es mucha la priesa que de infinitas partes me dan a que le envíe, para quitar el ámago y la náusea que ha causado otro don Quijote, que con nombre de Segunda parte se ha disfrazado y corrido por el orbe; y el que más ha mostrado desearle ha sido el grande Emperador de la China, pues en lengua chinesca habrá un mes que me escribió una carta con un propio, pidiéndome, o, por mejor decir, suplicándome se le enviase, porque quería fundar un colegio donde se leyese la lengua castellana, y quería que el libro que se leyese fuese el de la historia de don Quijote. Juntamente con esto me decía que fuese yo a ser el rector del tal colegio. Pregúntele al portador si su Majestad le había dado para mí alguna ayuda de costa. Respondióme que ni por pensamiento .[2]

           

中譯大意:

…...現在有個傢伙居然冒充吉苛德第二,到處亂跑,惹人討厭;因此四方各地好友都催我,把《吉苛德傳》趕快送去出版,好抵銷那假吉苛德的影響。其中最急著等吉苛德去的是中國的大皇帝。他一個月前派人送來一封中文信,要求我,或者可說是懇求我,把《吉苛德傳》送到中國去,他要建一所西班牙文學院。打算用吉苛德的故事做範本,他還說要請我去當院長。我還問那位欽差,中國皇帝有沒有託他送給我一些盤纏。他回答我:『中國大皇帝壓根兒沒想到這事。』

  我說:『那麼,老兄,你還是照來的行程,回到中國去吧。我身體不好,沒有力氣走這麼遙遠的長路,況且我不但是病人,還是個一無所有的窮人。』

我就這樣打發了他。』」

確實,1616年(明神宗萬歷四十年)。中國皇帝曾經託傳教士帶給西班牙國王一封信[3]。為此,賽凡提斯在這裡借題發揮,開了一個妙趣橫生的玩笑。

賽凡提斯出生於1547年九月二十九日( 可能),因為當天為聖人米格爾( San Miguel )的聖日 (Santo),所以才取名為米格爾 (Miguel)。但是真正有生辰記載是在阿爾加拉.德.伊那勒斯 ( Alcalá de Henares) 德聖.瑪麗亞.德.拉.馬約 ( Santa María de la Mayor )的教堂領洗簿上: 

     1547年十月九日星期日,羅得落.德.賽凡提斯 (Rodrigo de Cervantes )和雷奧洛女士 (Leonor )之子米格爾( Miguel)在此受洗。神父為巴及耶爾.德.賽拉絡 ( Bachiller de Serrano ),代父為約翰.巴爾多 ( Juan Pardo )。」

          米格爾為排行第四,上有兄長安德烈斯 ( Andrés),有時稱為約翰 (Juan),二姐安德亞( Andrea)及路易沙(Luisa)。數年後又有一弟羅德洛(Rodrigo)及妹瑪達雷納 (Madalena)

賽氏在四歲時舉家遷往巴亞洛里 (Valladolid),是當時宮廷所在地,也是賽氏全家遭遇不幸及感到可恥之地。事實上賽父由於無法付清日漸高抬的債務而入獄數月,後由貴族的庇護而出獄。之後又遷往哥爾多拔( Córdoba)及賽爾維亞( Sevilla),在1566年遷往馬德里 ( Madrid)

並無確定資料可知塞氏的求學生涯,他的大學生涯可能是在莎拉曼加 ( Salamanca )城渡過的,但這也是猜測。但是有一項我們可以確定的是他在《狗的對話》( El Dialogo de Perros)之中提到,他曾經在耶穌會的小學讀過書。但是不知是在馬德里 (Madrid),哥爾多拔( Córdoba)或賽爾維亞( Sevilla)。唯一能確定的是羅培士.德.歐葉斯 ( López de Hoyos )曾經是塞氏的文法老師。羅培士.德.歐葉斯 ( López de Hoyos )1569年曾經出版一書,敘述菲力浦 (Felipe) 第三夫人伊莉莎白( Doña Isabel) 的病故和其豪華的追悼會之實況及歷史 (伊莉莎白王后在1568年十月三日逝世)。之中並列入塞氏寫的三首追悼王后的詩:

       

    Que pudo merecer ella          無可奈何

    Para que en fan tiernos años   可值天華

    Dejase al mundo de vella       撒手西歸

                              

羅培士在1568年一月十五日被選為馬德里科學院院士,在他認為塞家經過那麼多困境,塞氏仍能受教育至二十一歲實在難能可貴。

   之後他赴羅馬在親戚加斯巴.德.賽凡提斯 (Gaspar de Cervantes)的介紹下認識吉六.阿瓜維巴主教 ( Gulio Aguaviva)。賽氏在吉六之下服務很短的時間,於1569年申請入伍,被排在狄亞可.德.烏賓納( Diego de Urbina)連上,屬於米格爾.德.蒙加達 (Miguel de Moneda)兵團之下。在那坡里( Napoles) 被安排乘上了聖十字架號艦 (Santa Cruz)在伯爵指揮之下開往歐難多( Otranto),在那兒與西班牙、威尼斯及教皇的艦隊會合,對抗土耳其。

1571年十月七日在雷邦多( Lepanto)戰勝土耳其艦隊:這一戰是賽氏一生難忘且光榮的戰役。1578年由一位證人加不累爾.加斯塔內達( Gabriel Castaneda)敘述:[4]

    中譯如下:

 

  「當土耳其艦隊靠近時,賽氏發著高燒,他的連長告訴他:

            『下去,避開,到甲板下去。』但是賽氏很憤怒地回答:

     『長官,在任何情況,機會之下,你們都為國王效勞,我和

       你們一樣是軍人。以前你命令我的,我做得很好,現在我

       雖然帶病、發燒,但我還是要盡我的生命為上帝及國王效

       命,直到戰死,我不下去。』因此連長安排他上戰線和另

       外十二個同伴並肩作戰。據同伴說:『 賽氏非常勇敢地作

       戰,好像無病一樣。終於左胸及左手為炮火所傷。』左臂

       留下永恆的記憶-雷邦多的殘廢者。事為統帥約翰王子知

       道,升了他四-六個錢的薪水。」

       

    在梅西納 (Mesina)治好了雷邦多的傷。但是左手卻永遠的殘廢了。1572年四月又加入曼努爾.崩絲.德.里昂(Manuel Ponce de Léon)的部隊,曾經參加拿瓦里洛.那坡雷斯( Navarino Napoles)等戰役、之後該部隊曾擔任賽德良(Cerdeña)、隆巴地亞(Lonbardia)及西西里(Sicilia)的警備部隊。

     1575年九月二十六日稱「太陽號」Sol 船同其弟洛得諾(Rodrigo)由拿玻里返回西班牙,身懷約翰王子( Principe Juan)及西沙伯爵(Sessa)的介紹信。當「太陽號」行至加達奴那(Cataluña)對面的巴拿默斯(Palamos)時遇上土耳其艦由阿爾藍地.媽努(Arnanti Manu)率領,擄獲了「太陽號」輪,開向阿爾及利亞(Argelia),中間包括賽氏及其弟同很多同伴。

     在阿爾及利亞,賽氏被囚五年,其事實,我們可由狄亞哥.德.阿埃多(Diego de Haedo)在1612年出版的一本書《 阿爾及利亞通史及地理誌》(Topognafía e Historia General de Argel)得知。另外,我們在賽氏的《加拉底亞》( La Galatea)、《 吉苛德傳》及《貝爾西勒斯 》( El Persiles )及他的喜劇《阿爾及利亞的事故》( Los Tratos de Argel )及《阿爾及利亞的浴室 》( Los Baños de Argel )[5] 中可以見到其在北非的爪麟。由這些作品之中我們可以尋求一些阿爾及利亞的情況及西班牙俘虜的精神。

發現了賽氏所攜帶的約翰王子及西沙伯爵的介紹信。土耳其人視他為重要人犯,可以取得大量的贖金。由此因素,賽氏在獄中的生活更為悲傷及更加難以逃逸。

    在俘虜營之中,賽氏曾企圖逃亡四次,均失敗。

    第一次在1576年元月,一位摩爾人( moro)必須引導賽氏一行十二人至歐難多( Otranto)的西班牙廣場。但引導者突然在未到達西班牙廣場之前,即將他們放棄在路上,使他們由於迷路而又走回阿爾及利亞,之後監禁這一行人,同時加以監視。

    賽氏的雙親為了兒子的自由,嘗試了一切可能想到的辦法,變賣一切物品,借貸聚集了一些錢,為了贖回兩個兒子。當聚集的錢發現不夠釋放兩人時,賽氏寧願先贖回其弟-洛得哥。

    1577年九月賽氏聚集所有同伴躲在一靠海的石洞內,等待一西班牙船來載運他們。船靠岸了,賽氏一行人兩次企圖靠近海灘均未達成。終於被其中一鍍金匠揭發其所躲藏的洞穴,而集體被俘。賽氏承認其是唯一負責計畫逃亡的人。於是賽氏被扣上鎖鏈,關入一「浴室」達數月之久。

    1578年元月他試圖第三次逃亡,由陸路到達甌難多。由那兒派遣一忠心的摩爾人,帶一封信給馬丁.德.哥爾多拔 ( Martín de Córdoba )是當地的指揮官。信中詳述逃亡的計劃及要求尋找一引導者。很不幸,送信者被抓,發現信中所有的詳情,簽名均為賽氏一人所為,本應該挨打兩千棍的,但是經過向阿三.哈吧( Hasan Baja )求情,因此又原諒他一次。

    最後一次逃亡是1580年五月。一位瓦倫西亞 ( Valencia )商人,支付了一筆錢,賽氏買了一艘船,準備聯合六十位同伴逃亡之用。當一切妥當,一位準道明會的巴斯 ( Paz) 博士向阿三告密此逃亡計劃。同前三次一樣,賽氏承認為唯一的負責人。之後數月賽氏被拘禁在阿三自己宮內,並套上腳鐐手銬。巴斯由於告密而得到一個錢及一罐黃油的獎賞。

    此時三合會的神父吉爾及貝亞 (Gil Bella),到達阿爾及利亞,攜帶著賽氏家庭所湊集的三百盾錢[6],來贖賽氏,但阿三索價五百盾錢。此時兩位高僧即在當地天主教商人中湊起錢來。正當此時賽氏已被戴上腳鐐手銬,要出發至永久監禁地-君士坦丁堡 ( Constantinpla )。在此緊要關頭,神父籌到了五百盾錢。在 1580年九月十九日得到了自由。

    在同年十月二十四日離開十一年之後,在得尼亞 (Denia )踏上故土時已三十三歲。由瓦倫西亞 ( Valencia )直奔馬德里與家人團聚。父親、母親、大姐安得亞 ( Andrea )及馬達累娜 ( Madalena )。另外一妹路易莎 ( Luisa )已入卡門教會 ( Carmenina )為修女,其弟洛得哥 ( Rodrigo )在葡萄牙入菲得亞 ( Figuera )的軍隊。其時賽家為籌集錢贖回兩個孩子,經濟情況正處於最壞之時。賽氏必須重新開始其生活。論武方面毫無疑問。左手的創傷是不能使他再回到軍隊中去了。論文方面,像他無任何大學學位是很難解決其經濟困難的。所以直至他出版了幾本書。以前他一直是默默無名的。

1581年五月賽氏轉往葡萄牙,當時菲力浦二世 ( Felipe II )宮廷所在,力求找點錢來渡過其難關及還債。國王因為他對於北非的風俗習慣非常了解,同時有經驗,因此賜給他在歐難多 ( Otrando )一工作機會。但並未能維持很久。

1582年二月賽氏又重新回到馬德里,攜帶一封介紹信去見開發美洲顧問-安東尼.德.埃那收 ( Antonio de Eroso )想去美洲闖天下。結果被否定了。也由於這封信,我們的知1582年賽氏已開始寫他的第一本著作《加拉底亞》( La Galatea)

1582年到1583年這一年之中,沒有正確的資料,可以證明其事,只知道他與一位有夫之婦安娜.比亞.彿朗加 ( Ana Villa Franca )的女子同居,並生一女名伊莎貝爾 (Isabel) 也是賽氏唯一的女兒。

1584年元月十四日,賽氏在出版商不拉斯.德.羅不列斯 ( Blas de Robles )處拿到1336 里爾  ( Reales )[7] 做為《加拉底亞》( La Galatea )的出版權。次年該書在阿爾加拉.德.亞拉列斯 ( Alcalá de Henares )出版。該年十二月十二日賽氏同加達里拉.德.莎拉莎.巴拉斯歐( Catalina de Salazar Palacios) 在埃斯維亞 (Esquivias)結婚。當時賽氏已三十七歲,在埃斯維亞市有了自己的家,在那兒寫了很多的戲劇,並在馬德里出版。

1587年固定其住所於賽爾維亞 (Sevilla),在該城擔任稅收員的職務。當時正值英西戰爭,菲力浦王 (Felipe)須要大量的稅收來從事戰爭。因此賽氏跑遍安達魯西亞 (Andalucia)各省,收集大量的穀物及油料之軍事所需,在其中也試圖申請去美洲闖運氣,但被否決了。壞運一直跟隨賽氏。在稅收員任內,至少有兩次不愉快之事發生。軍方要求的糧草,往往民間無法支付,而將責任歸至賽氏。在1592年九月十九日被控私賣公糧三百法內格 ( 一法內格等於五五、五公升)入獄。但不久無罪釋放。在1597年賽爾維亞 (Sevilla)一家銀行起火。內存有賽氏所收的全部稅收。如此賽氏無法估計所損失的稅收而入獄。之後到年底,以押金釋出。

1603年或1604年、賽氏又重新回到法亞洛里 (Valladolid),同其家人:母、姐姐、姪女及自己的女兒( 安娜所生 ) 同住。其弟洛得哥在1600年在杜那 ( Dunas )戰爭之中逝世了。

《吉苛德傳第一部》該是在法亞洛里 (Valladolid)完成的。當時的寫作環境是非常的壞,其家庭成員的行為,帶給賽氏非常多羞恥。大姐安得亞已六十歲了。她由二十四歲就開始接受男人求婚所攜帶的貴重珠寶及衣物。最後卻未成婚。有一私生女名宮斯旦莎 ( Constanza )。小妹馬達累娜 ( Madalena )也有四十八歲了。由二十歲始就經常接受男人餽贈,1581年威脅一名貝瑞斯 (Pérez ) 的男子和她訂親。男子不答應,終於以三百個錢和解。賽氏侄女宮斯旦莎 ( Constanza ) 已經三十三歲了,曾經在1596年接受男子那努沙 ( Lanuza )的聘金一千四百個錢,但最後沒有成婚,另外1614年又收了衣巴辣 (Íbarra ) 的聘金一千里耳,最後亦無談成。

《吉苛德傳第一部》出版後不幸事件發生了。1605627日晚上一拿瓦那人(Navarro)加斯巴.德.埃斯帕雷達(Gaspar de Espeleta)倒死在塞氏門口。塞氏半夜醒來,聽到呻吟聲「啊喔!賊啊!你殺了我,沒有任何人來拯救我。」加斯巴被鄰居移到屋內。小妹瑪達累娜在照顧他,直到去世。塞氏全家,同其鄰居,全被猜疑,被監禁一天,雖只一天,但對塞氏名聲影響很大,據證人所云:「塞氏家中的女人,允許男人隨便進入,不分早晚。」較明白一點說:「塞氏家中進出的男人,時傳出醜陋的事情及謠言。」其中有一名葡萄牙人朴西蒙.門第斯( Simón Mendez)為家人所知,他與伊莎白同居。朴西蒙.門第斯曾花費二百杜加錢買一條裙子送伊莎白。由這些鄰人口中得知,眾人皆稱賽家女人為Cervantas[8]

    這時賽氏的作品:《吉苛德傳》已大大有名了。同年六月十日為慶祝菲力浦王子誕辰的遊行晚會之中已有吉苛德及桑久的出現。再加上同月二十八日所發生的加斯巴.德.埃斯帕雷達事件及賽氏女人的名聲,使他的作品更加普及。

1606年宮廷移至馬德里,賽氏全家也跟著搬到馬德里。曾換過無數個往所。最後在獅子街 ( Calle de León )定居。不久1608年八月私生女依沙白同狄埃果.桑斯.德.阿其拉 ( Diego Sanz de Aguila )結婚,生有一女兒叫依沙白。不久桑斯去世。又同一商人路易斯.德.英里拉 (Luis de Molina )1609年賽氏大姐安得亞去世。其妹瑪達累娜渡過很悲傷的晚年。在1611年也去世。賽家只剩下賽氏及其妻、外甥女宮斯旦莎 ( Constanza )

其作品不斷的出版:1613年《模範小說》( Novelas Ejemplares)、《巴爾那索的旅行 (El Viaje de Parnaso )、《吉苛德傳第二部》,喜劇及小短劇 (Comedia y Entremeses) 1617年《貝爾西斯及西斯夢達》( Persiles y Sigismunda)1610年賽氏曾試圖陪同雷墨伯爵 Conde de Lemos 去拿玻里,但未能成行。

賽氏在死前曾久病臥床。在病中他已預知生命將逝。完成其最後的作品:

 

A Dios, gracias: a Dios, donaries; a Dios

 Rego cijados amigos: que yo me voy muriendo y deseando

 Veros, presto en la otra vida.”

        

中譯:   

    「再見吧!感謝主,英明的主,我親愛的朋友們,我將死去,希望立即在來生再見到你們。」

    1616年四月二十二日賽氏去世於馬德里獅子街的家中 ( 佛朗哥斯街的轉角) 確定在場的有其妻、外甥女宮斯旦莎、女兒依沙白。三聖神教會負責安葬賽氏。其屍體著方濟各會會衣、面部被覆蓋著,葬於三聖神教會修院內( 位於干達那納街Cantarranas )

    賽氏一生辛苦,家境不佳,赴羅馬從軍、雷邦多一戰使其成殘廢,這對於賽氏往後之榮耀精神,影響很大。雷邦多的殘廢者經常提及它。在被羅貝.德.貝加 ( Lope de Vega )譏笑之後。很生氣的回答:「其殘廢並非酗酒打架滋事而來的,而是為國家作戰而得到的,任何人要想得到此機會還不一定會有。」

    也因為他的殘廢,使他在阿爾及利亞五年的俘虜生涯中倍加受注視。他的作品多孕育在阿爾及利亞及賽爾維亞任收稅員之時。但其一生未享受到他作品所得到的榮耀。

    賽家女子不規律生活是賽氏一生感到恥辱的。賽氏姐妹、女兒、甥女均以名譽來換取金錢。貧窮、貸債,由年幼一直跟著他到年老,從賽氏在法亞洛里 (Valladolid) 入獄,直到他在賽爾維亞也入獄,埋葬了他的本質。他去美洲的願望,直到死仍無法達到。命運是比同一時代其他西班牙作家悲慘得多。

    嚴酷的現實和不幸的遭遇,使賽氏看到現實的黑暗和人民的災難,他決心用他的筆來揭露西班牙社會的罪惡。在他創作的作品中,以《吉苛德傳》最為著名,影響也最大,是文藝復興時期西班牙和歐洲最傑出的作品。

   《吉苛德傳》的小說主人翁叫拉.曼加。本是一個鄉紳,原名阿隆索.吉哈達。他讀當時風靡社會的騎士小說入了迷,自己也想仿傚騎士出外遊俠仗義。他從家堛漸j物中,找出一副破舊不全的盔甲,自己取名唐吉苛德,又物色了鄰村一個擠奶姑娘,取名杜爾西尼亞 ( Dulcinea ),作為自己終生為之效勞的意中人。然後騎上一匹瘦馬-羅西南地 ( Rocinante) 離家出走,出外行俠仗義。

    唐吉苛德把客店當作城堡,讓老板娘給他舉行授封儀式。一路上,他單槍匹馬地蠻幹。結果身受重傷,被鄉親們抬回家來。第二次,他說服鄰村一個名叫桑丘的農民做他的侍從,一同去行俠仗義,並答應他一旦勝利便可任命為總督。主僕兩人偷偷地上路,唐吉苛德還是按他腦子裡的古怪念頭行事。把風車看作巨人,把羊群當做敵軍,把苦役犯當作受害的騎士。把酒囊當作巨人頭。不分青紅皂白,亂砍亂殺,鬧出很多荒唐可笑的事情,他的行動不但與人無益,自己也挨打受苦。直到人們把他裝進籠子送回家,才結束了他的第二次遊俠。

    一個月後,唐吉苛德與桑丘約好去薩拉戈薩參加比武,他們碰到了各種奇遇,曾被公爵夫婦請到城堡做客。唐吉苛德的鄰居參孫,為了騙他回家,假裝成「白月騎士」與他比武,唐吉苛德失敗,不得不聽從對方的發落而回家。他到家後即臥病不起,臨終才明白過來。他立下遺囑,唯一的繼承人姪女如嫁給騎士,就取消其繼承權。

    賽凡提斯說他的創作《吉苛德傳》的目的是要消除騎士小說在社會上,在群眾之間的聲望和影響。騎士制度,騎士精神、騎士道德是西歐封建社會的一種產物。騎士的任務是「忠君、護教、行俠」,他們要求「文雅知禮」、不僅要忠實地為主人服務,還要效忠和保護女主人。為「心愛的貴婦人」去冒險和獲得成功,是騎士最大的幸福。

    騎士文學即表現騎士「忠心扶弱」的冒險生活,為博得貴婦人的厚愛所表現的忠貞和武俠精神。騎士主人翁都是理想化的人,俠義而崇高。故事虛構、驚險離奇,充滿魔法,挑戰、創傷、以及荒誕不經的情報。騎士文學與時代精神相差太遠,在文壇和讀者中影響極壞。

    賽凡提斯為了打擊和諷刺騎士文學,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巧妙地利用騎士小說的形式,借題發揮,成功地塑造出唐吉苛德的形象,把騎士制度、騎士精神、騎士道德漫畫化。

 

 

               

參考書:

  1. Cervantes, Miguel de. Don Quijote de la Mancha. Edición de Martín de Riquer. Cupsa editorial, Colección Hispánicos Planeta. Madrid.1977.
  2. Cervatnes, Miguel de. Entremeses. Edición introducción y notas. Editorial de Castalia. Madrid. 1970.
  3. Cervantes, Miguel de. Novelas Ejemplares. Introducción y Notas de Margarita Smerdou Altolaguirre. Colección Novelas y Cuentos. Editorial Magisterio español, S.A. 1973.
  4. Riley, Edward.C. Teoria de la Novela en Cervantes. Editorial Taurus,S.A. Madrid.1971.Unamuno, Miguel de. Vida de Don Quijote y Sancho. Editorial de Espasa-Calpe,S.A. Madrid. 1975.

 

 

Magic Grand Master Don Quijote

 

  Liu,Chien-Ling

Abstract

 

    In 1605 the first part of the famous “ Nuestro Idalgo de Don Quijote de la Mancha” was published. Ten years later in 1615 appeared the second part which was fictitious.    Within two weeks thousands of copies were published. The original author Miguel de Cervantes had to write his own edition. Finally he finished the second part of Don Quijote. In the preface, he wrote: “…recently I received a letter from a Chinese emperor who asked me to send him my novel and invited me as director to establish a Spanish College in China. I refused his invitation because first I was too old and second he didn’t give me any travel expenses.”    .

Actually the author Miguel de Cervantes who comes from a poor family went to military service to fight in the Sea War Lepanto and became disabled, Later he was taken captive to Algeria for five years. But finally he was ransomed back to Spain.Five years in the prison of Algeria he conceived his great novel Don Quijote which describes the adventure of Don Quijote and his servant Sancho Panza and the realization of the deifferences between reality and ideal.

 

Key words: Don Quijote de la Mancha, Chinese emperor, Spanish College, Sea War of Lepanto, Algeria, reality and ideal.      

[1] Don Quijote 唐在中古世紀對大俠之尊稱,非名字的一部份。如現在的 Mr.

[2] 吉苛德傳第二部序文中的一段。

[3] 此為菲力浦二世,當時西班牙佔領呂宋群島和中國往來。

[4] Martin de Riguer in Hispanico pláneta 所註之 Don Quijote de  la  Mancha 之序文。

[5] Baño 在此意為監獄之意。

[6] 當地 Argel 的錢幣單位。

[7] 當時西班牙王國的一種錢幣單位。

[8] Martín de Riguer in Hispánicos planeta Don Quijote Note 中所指      P.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