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排華事件

 

 

墨西哥排華之始末

 

一、華人赴墨之起源

二、排華運動之起因

三、排華背景期 一九二八年至一九二九年

四、排華初期 一九三零年一月至一九三一年一月

五、排華激烈期 一九三一年七月至一九三一年十二月

六、結論

 

一、華人赴墨之起源

 

墨西哥地處美國之南, 中美洲七國中最北的國家。 事實上遠在十六世紀。 明朝時便有中國人前往墨西哥的記載(1) 當時西班牙在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之後。 即在中南美洲各設一總督(Virrey) 南美洲 設於秘魯( Virrey de Peru) 中美洲設於墨西哥稱為新西班牙( Virrey de Nueva Espana ) 同一時期西班牙佔領菲律賓。 屬墨西哥管轄。 同時有客貨輪定期航行於馬尼拉及墨西哥之間有定期航線通航的記載(2) 我國閩粵兩省和菲律賓來往密切, 因此由十六世紀起即有華人在墨西哥出現。 並據稱當時在墨西哥市也有稱為” Parian” 的華人街(3) 當明清時又以墨西哥所產之銀為上品。 做成龍銀為貨幣。 二十世紀初 (一九零九年至一九二一年) 華人在墨西哥達到最高峰, 共有大約兩萬七千八百名華工主要分佈於墨西哥市( la ciudad Mejico )。順拿那省 ( Senora ) 而早期華工非直接由中國東來墨西哥。 大部份由鄰國進入, 如美國、 古巴等國

 

二、排華運動之起因   

 

墨西哥排華運動始於一九零零年代, 盛於一九三零年代。 經過了一九三一年的排華事件之後。就再沒有華人赴墨。 談到排華事件歸因於一八六八年( 清同治七年) 美國駐華公使浦安臣受邀請委託辦理中國事務全代表。 他到華盛頓與美國國務卿使都華( Stuward)簽訂了中美天津條約續訂條款, (又稱浦安臣條約)。 其實是一廉價勞力的合約。 因為當時美國正在修築鐵路,需要大量勞工,因此由中國引進大批勞工去工作。 鐵路完工之後,勞工既失業,形成很大的問題。 因而引發了排華的慘案,包括屠殺,焚毀驅逐污辱華工等事件。同時間在澳洲、加拿大、 夏威夷州等地,也發生同樣事件。排華運動傳佈各地,擁有數萬名華人的墨西哥也發生了排華的呼應。

中墨的首次通商條約簽訂於一八九九年,華工抵達墨國之後,從事交通建設。銅礦開採等工作。在一八九九年中墨雙方建立正式外交關係,在其條約之中即明訂 “ 兩國人民皆得自由居住並經營各種商業。其生命財產同授保護。“工人出境亦可攜帶家屬皆自由”等規定。中墨簽約之後,中國赴墨的華商和華工漸增。駐美、秘、古巴公使梁誠與於一九零三年(清光緒二十九年)奏請清政府在墨西哥增設領事館。 墨國也同時在廣州設領事館。 一九零四年梁赴墨京呈遞到任國書並開辦領事館。 墨國也派使到中國(4)。中墨兩國外交關係正漸入正軌, 此時即爆發排華事件。

一九零三年墨國藉口防疫禁止華人前往,終經梁誠交涉,之後才放寬禁令,之後即訂立與中國及東方諸國的移民入境章程,華人聚居的順拿那( Senora )省也在一九二零年通過了排華的條例中,並禁止華墨通婚,劃定華人居住地區等措施。 此後華人旅墨之命運不再樂觀。一九二一年中墨修改商約時特將 “ 華工非得中墨兩國許可不得來墨的規定形諸文字 ”(5)。

二十世紀初的墨西哥和其他大多數拉丁美洲國家一樣,在政治經濟上屬落後地區。 表面上該國為共和國, 實則民主政治根基未固,政治多操之於軍事將領或地方少數集團手中。一九三一年的排華風潮中陸軍部長加業氏(Pularco Elias Calles )是極關鍵人物。 其子羅得里格斯(Rodrigo)即為華人據聚居的順拿那(Sonora)省的省長。 其父所組之排華團體指揮各地的排華活動,其子即為執行者。其對中央的指揮置之不理,使得我國與墨西哥之交涉效果不彰。

加葉氏父子得以帶動語論,鼓勵風潮,除了其對軍事方面之影響外,當時國際經濟情況亦進入所謂三十年代經濟大危機中。 當時美國經濟陷入不景氣之中, 大批在美國工作之墨西哥勞工亦失業回國。 墨國本身財政狀況不佳,謨生困難。 因此排斥華人,遂成為與論的要求。

此排華運動,由北方順拿那( Senora )省漸闊及全國。 其中主要為社會經濟意義, 因而採拘捕華人,滋擾華商營業。 還有藉排華法令壓迫華僑離境的作法。 大肆取締聚賭禁止華墨通婚,取締衛生。 另規定華商必須雇用百分之八十墨國工人的比例。 突增華商銀營業稅。 外僑必須註冊等,政策皆對華僑產生很大的壓力。 尤其以僱用墨工比例及增加營業稅兩項。 將華商壓迫殆盡。 這些資料皆以外交部檔案為主包括各項函電呈等外交文件。 其中以駐外使領館文件佔多數。 其中以順拿那(Senora ) 及聖路易玻托西(San Luis Potosi)一九三一年最為激烈。 以下將排華依時間先後順序列出:

第一部分為排華背景期: 大約是 一九二八年至一九二九年內容主要是墨國的政治情勢。

第二部分為排華初期 : 大約是 一九三零年至一九三一上半年。 以墨政府以清查僑民並取締煙毒賭,非法入境為名大肆拘捕華僑。其中可見華僑內鬥及偷渡入境問題。

第三部分為排華激烈期: 集中在 一九三一年下半年,順拿那( Senora)省,通過華商每聘用一名華工,時必須僱用四名墨工人。這是順拿那( Senora )省政府為安排,因為美國經濟危機,而被遣返的大批墨國工人的生計,加上順拿那\( Senora )省積欠公務員四十萬墨幣之薪資。 自加葉氏(Calles )之子任省長之後, 增加銀營業稅,扣徵近四十萬元, 直到一九三一年下半年 華僑陸續被遣返, 排華始漸貧平息。

 

三、排華背景期大約是一九二八年至一九二九年    

 

墨西哥新政府於一九一一年革命成功, 建立如美國聯邦政府稱為 ” 墨西哥聯邦政府” ( los Estaods Unidos de Mejico)當時的參眾議院通過,將賠償在革命之中,華商在墨國所受的一切損失,大約八百萬墨銀。 總統也批准逐年償還, 但因我國內亂, 墨國政府以之為藉口,不能照付。直到一九二六年,當時國務總理顧維鈞,擬派徐勤為墨國公使,交涉此賠款。 但因當時有墨國華僑黃抹正居北京,向僑務局請願。 稱此款應歸華僑。 因為當日受損失的華僑,已無從調查。 因稱此款應用於華僑之教育。 僑務局亦同意。 但顧維鈞不同意。 因此而擱置, 直至我國南北統一。 外交部再派員交涉,期將此款討回,如數做為華僑教育基金。

     外交部立即令我駐墨使館交涉華僑損失賠償事宜。 其結果我駐墨公使多次發函催討,並有一九二五年五月一九二六年二月及一九二七年二月,將催討情形先後回報。 駐墨使館復呈索賠交涉情形如下:

 

部七月五日快郵代電,內查准國民政府秘書處函稱 據黃宗漢函呈墨國華僑撫卹案公文底稿,並西文底稿

    駐墨使館呈 墨字第一七二八號 民國十七年十月九號

        為呈復事 案奉

 

請轉呈政府與黃員會同辦理等情。據此,經轉陳常務委員,奉諭交外交部核辦,應撿同原件請查照辦理等,因查是案延宕多年,宜結束以慰罹難僑胞。對於此案真相,華僑代表黃寬知之頗詳,如有諮詢之處可與之接觸,合亟抄發原件,抑即向墨政府交涉辦理,回復外交部,並隨文附原函一件、公文底稿四件、西文底稿三件。奉此,竊查” TORREON” 菜苑賠款一案,在王前公史任內曾送報部,嗣在岳使任內亦經催詢多次,並於十四年五月三日、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及十六年二月四日將催詢情形先後報部。上年十二月初岳使臨行時曾分見竭外、財兩長,詢問此案,外長答稱,須先與財長接恰,然後答復。其時岳使以行期在即,未及久待,孝敏與十二月九日接待館務後,即經面訴外部主管司長,據稱部長之意,須由貴國先定辦法方可商議等語。旋詢辦法二字,究係何指,乃並未確實說明,揣其用意,或即指將總數加減而言,當經孝敏將接洽情形報告岳使,俾其回部面陳各在案。傾奉

鈞部代電,遵及函約黃代表寬焯來京,連日確實籌商索償辦法,並分途探聽接洽,僅以墨國政局自此次新選總統奧布烈剛被刺後,對於下屆總統問題迄今尚未解決,而現任總統行將滿任,勢必無意結束此案,免招物議,兼之國庫現狀異常拮据,此時乃恐難以交付,故擬於該國下界總統就職之後,再行相機設法進見,以期早結懸案。正籌商間,又接奉八月二十七日第七十九號快郵代電一件,並付抄件,當即存卷以資參考。茲奉前因,除尊與黃代表寬焯接洽辦理,並正式備文催詢墨外交部外,理合將接洽情形具文呈復,伏起祈

鈞鑒鑒為何  景呈

外交部長 次長

                            駐墨西哥使館二等秘書暫代館務 雷孝敏景呈

                            ( 外交部檔案)

 

     一九二九年三月三日順拿那( Senora),新納娜阿( Sinaloa),奇哇哇(Chihuahua),杜囊哥(Durango),戈拉維拉( Coahuila)。等省,宣佈反前總統加葉氏( Calles)的專權,並宣佈脫離中央政府。 各省相繼響應。 所有軍民均一氣貫通, 並無流血發生。 後中央政府任命加葉氏(Calles 為海陸軍部長, 率兵征勦先後克復危拉刻努師(Veracruz),戈拉維拉(Coahuila),杜囊哥(Durango)省, 革命軍聲勢銳減。 中央軍分頭進逼, 戰事日劇 ,軍餉亦告缺, 因而向商家借貸。 多方借貸, 多方勒索, 華商難以倖免 。我駐墨使館通告僑界: 遇有官方索借, 如屬無可拒絕 應取正式收據, 作為將來向政府交涉之憑證。 此有關僑商財產上之損失。 為數實屬甚巨。 惟在武力威逼之下, 無法避免。 各國僑民所遭相同, 不獨華僑如此, 至於華僑之生命,則央求當地政府確實保護之外。 凡居住於美墨邊境之華僑,經洽美移民局的同意。 華僑得憑使館證書於危急時入美避亂。 其不與美國交界之處,則央求美外交部,轉飭各赴美使領館,於必要時或,登軍艦或,入工廠,以避免險 均分別洽辦就緒。

然順拿那(Senora, 新納娜阿( Sinaloa)兩省僑民,生命財產關係至重。 革命之後, 革命軍雖有保護外僑的宣言。 然事實上軍事行動中, 僑民生命財產難免損失,除恰請官廳保護之外,所有僑民避亂手續,均接洽辦就緒。唯財產方面,因革命軍缺乏糧餉,屢向商家勒索,損失不少。幾經交涉亦無法阻止,只有任其索借。各國駐墨領事均有同樣通告。民國十八年五月一日駐順拿那(Sonora)馮領事執正曾有公文向中央政府請求匯款以供應所須。

  

   馮執正呈請匯款以應供需

       

順拿那( Sonora)領事馮執正呈               正字第一三八號   民國十八年五月一日

為呈報事:竊職館管境順、新兩省,於三月初宣佈革命,脫離中央政府,所有地方及僑民情形,疊經函電陳報在案領館駐在地諾加利 ( Nogales ),為美墨交通門戶,地當衝要,為雙方所必爭。政府與革命軍隊雖未在此接觸,而革命軍飛機常來窺測,自上月中旬起,日來拋擲炸彈,革命軍駐防軍以缺乏軍械,無可射擊,故中央軍得來去自由,阜中居民則一夕數驚,寢食不寧。至中央大軍北征,先後克復順及新省,南方革命軍勢力日衰。 軍官逃避入美, 兵卒亦無鬥志。 上月三月三十日, 中央軍飛機多架前來 ,連拋炸彈 。情勢緊張, 全父戶驚慌 。僑民入美避亂, 早經籌備就緒。 立即分頭,與各僑團及美移民局接洽。 於必要時召集全體過境, 經美國軍官撮合。 由駐美墨領事代表中央政府,與革命軍軍官歸附條件。 電奉墨總統核准。 中央政府早已密佈人員伏居美境, 以備隨時接應。 下午四時, 墨領事宣讀墨總統復電後, 所有中央人員,即排隊過境入墨。 在中央軍隊未到以前, 暫由美軍維護治安。 地方上得免騷擾,及搶劫事件, 僑商幸均安。 目下中央所派接防之康賽雷斯 General Locas Gonzales 已帶兵抵境。 秩序可漸恢復, 除將僑商因此次革命所受損失,詳細調查在案,呈請駐墨政府交涉並呈報

鈞部查核外, 理合將中央收復本 僑民安逸情形具文呈報, 仰幾

俯鑒備呈

外交部次長

                              駐順拿那領事  馮執正

                              ( 外交部欓案 )

 

四、  排華初期 一九三零年一月至一九三一年六月

       

根據旅墨華僑, 林英傑述有關華商在墨行商日漸困難。 同時戈拉維拉(Coahuila )之排華黨,更上書中央移民局,促請四款轉呈內務部執行,該四款損害我僑民生命財產很大,其四款詳文如下: 第一條 禁止華人開設雜貨店及洗衣店。 第二條 每地另設一華人居住區域, 要遠離墨人居住地。 第三條 不準華墨通婚 。第四條 每地要華人特別註冊。 如甲地赴乙地要向主管機關報告。 乙地赴甲地亦同(6)

    據外交部檔案已見墨國各地政府假藉各種理由拘捕華人,並驅逐出境。.

    熊崇志電外交部已嚴重交涉墨國排華如附件。.

 

    熊崇志電外交部已嚴重交涉墨國排華。

    

熊崇志電  第一七二六零號 民國十九年九月二十七日

南京外交部: 但比克(Tampico)領事昨晚報告: 墨國內務部直接派員在 維拉華雷斯(Villa Juarez)及其附近拘捕華僑八十二人。 幸未查驗冊籍, 解到但比克(Tampico)居留。 查此舉係前總統加野氏主動。 未經移民局司。 今日又據 維拉格瑞羅(Villa Guerrero, 聖路易玻托西(San Luis Potosi 華僑及陳領事報告: 該處市長, 限現定全體華僑八日內出境。 此種不法排華, 大傷華僑商業財產。 志已向外交部提出嚴重交涉制止,現候復。 先電查核。 志二十七日

 

外交部檔案

 

    陳承謨電外交部嚴重交涉驅逐華僑情形。

    陳承謨電  第一七二七八號 民國十九年九月二十八日。

南京外交部總次長鈞鑒: 二十四日墨內務部借查入境憑證為詞, 直接差派居留管內維拉華雷斯(Villa Juarez)及附近一帶華僑八十二名, 勒令停業, 驅逐出境。 又在歐乾玻城( Ocampo 驅逐所有華僑十八名, 迫令離業。 職已經取得被捕僑民合法憑證。 分別由駐墨使館暨館員提出嚴重交涉。 謹先電聞 寞叩 二十八日

 

外交部檔案

 

另我駐各地領事館,亦查出非法入境為數眾多, 墨國也嚴格取締。 最近墨國政府派員查核, 凡屬新進入境之華僑。 如無正式入境憑證者。 立即押解出境, 經我駐墨國官員幾經交涉, 發現由廣東省有大批偷渡客,幾度波折非法入境。墨國人數達千人之多, 後墨國報紙大勢誇張, 宣染亦為倒至排華原因之一。.

另據我駐墨西哥使館民國十九年十月六日向外交部呈報有關墨國拘捕華僑辦理情形。 一、 近日墨國政府派員在 業爾蒙地(El Monte)藉口查核, 拘捕華僑一百五十餘人, 雖我多方向市府,中央查證多日, 均得不到確實消息。 二、 據由該處逃出之華僑,湯鏡湖到館報告稱,業爾蒙地(El Monte)市警長自稱奉省長之命令傳喚華僑胡達談話。 省長對其面稱: 限四日內所有居留在加里亞(Galia)一帶的華僑須一律停業出境。 該處僑商聞訊, 均驚慌失措。 並訂於當晚九時招開會, 擬派代表請見省長與 加葉氏(Calles)。. 當晚八點, 警察即全體武裝出勤分向僑商搜查軍火立即驅除各商夥出店。 加以拘捕僅留店主守舖。 且令四日內停業 ,一律出境, 守舖者,當晚不得出街。 否則若被當地農工射殺不負責任。 搜索至十二時尚未停止。 湯員即在此時私僱車,逃出到 稱為廣東的地方(El Limon Hacienda El Canton)。 中途亦被開槍,幸未擊中。 湯僑於次日中午逃抵向我駐墨使館報告。 三、 被捕諸人, 皆囚禁於一陋室內,地狹人多,空氣污濁,氣候炎熱, 痛苦不堪。 四、. 事前在廣東(El Limon Hacienda El Canton 附近因被竊賊進入。 有華僑胡君在店內曾擊斃一農民墨人盜匪。此次拘捕華僑,勒令出境,或與此案有關。 但此事件本館未穫報告。 無案可查。 五、 本地之業爾科雷爾( El Correo)晚報亦登載有關中國人被捕消息。 認係移民局查冊之結果,且繼續下去。 六、 該處土人均係瓜分地主之佃農,及地方官吏與華僑,感情本甚惡劣。 因有排華之舉。 又因前總統加葉氏(Calles)及教育總長在該處,設之糖廠。 因而很多僑商前往投資。 但省市當局消極抵制,不發給商業執照之事。幾經交涉未有結果。 已領有牌照者, 苛與重稅。 聞省長曾對人說:『業爾蒙地( El Monte 一帶新興農業區, 絕對不能讓外人染指。』 因長久以來,華僑之克苦耐勞,經營商業行為。 已為墨國政府人民不能相比。 而心懷忌妒之心, 而廣東 ( Hacienda El Canton ) 之胡君擊斃強匪。 引起土人惡感, 請當局驅逐華人乃近因。 但當局礙於法律無可藉詞 。適內部查冊委員抵達該處, 因利趁勢, 即以高壓手段,施行一網打盡政策。 對外則以該華人係 非法入境 加罪於僑民。 我駐墨官員,亦全力和墨國外交部交涉。 並要求立即釋放被捕之僑胞。 但外交部答覆,此乃內政部之舉止。 將盡力和內政部交涉解決。 不久聖路易玻托西(San Luis Potosi 格瑞羅(Guerrero)兩地之華僑,已接到限八日內離境之通知。後幾經交涉該八十二名華僑扔未得恢復自由。不過法庭准予保留此案,不便移交受理上訴之法庭處理。並准該華僑具保出外候審。經調查此次拘捕華僑,係前總統加葉氏(Calles)主謀,查加葉氏(Calles)自退任之後,仍然操縱政權左右行政,此次該二百八十二名華僑,既被主謀拘捕,將來如果獲得釋放,回復後榮,能否獲保安全,此為最重要問題。

 

五、排華激烈期            一九三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根據順拿那(Sonora)華僑團體報告,以該省多一九一九年省議會通過之二例,凡外僑工商業均須僱用墨工百分之八十,違者查封並處罰各地僑商。有被查封者,有被自動關閉者,亦有遵循法律而僱足墨工者。又據各地區華僑團體報告,排華黨籍實勞工比率為名,向華僑商店滋擾。凡未合乎勞工比率者,強令關閉。商店中除了經理一人外,其餘華人股東亦不准工作。而已入墨西哥國籍者,亦不認同為墨國勞工,而對於獨資的商家,亦強迫僱用,以合墨西勞工比率,如有不從者,即在店門前喧鬧,阻止行人入內購物,四處演講排斥華人,抵制華貨介於激動墨人一致反對華僑地方官任其騷擾不加干涉,最後引暴動。

    當然這其中亦有我華人違法事件,例如偽造合法証件,私設煙館、賭場、走私等亦為當地警察拘捕。一九三一年四月二十二日亦有二十九名由總統下令驅逐出境。 總統下令無須說明理由。 礙於憲法歸定, 亦無交涉之可能。 此非專對華僑之辦法, 凡所有各國僑民亦受同樣待遇。

        順拿那(Sonora),聖路易玻托西(San Luis Potosi)兩省因地處美墨邊境, 華僑皆以雜貨店營生。 另美國因受 一九三零經濟大恐慌影響,下令所有工廠須用美國工人。 因而數千名墨國工人在美失業返回墨國,一時無法安身, 流離失所。 排華黨人因妒生忌, 稱機鼓吹失業工人, 附和者不少。又新當選未履新的順拿那省(Senora) 省長加業氏(Rodolfo Elias Calles), 乃為前任總統加業氏(Plutarco Elias Calles)之子。 亦屬排華人士。 因此排華檔持有後援 。遂借愛國之名, 提倡抵制華商。 又以實行墨國勞工比例之實, 肆行騷擾。 務令華商無法營業。 墨國官方亦畏懼其威勢, 不加取締。 各華商為勢所迫, 相繼閉門停業者甚多。 雖幾經交涉抗議。 但墨國前總統加業氏(Calles), 遠超越現任總統。 又其子將成為順拿那省(Senora)省新任省長。 以致中央對排華之處置,多所顧忌。 可見當時中央政府之命令地方官是否執行尚屬疑問。 地諾加利 ( Nogales )華商聯合向聯邦法院控制工例案, 亦遭法院延期不宣判,司法亦不公。 這種情形華商只有任其宰割.

        順拿那 (Senora),新納娜阿( Sinaloa),地諾加利  ( Nogales ) 毛詩耀 ( Hermosillo) 南和可  (Navojoa ),奧里雲 ( Ciudad Obregon ),羅舞珠 ( Los Mochis ) 俄沙位 ( Guasave ) 等城均有排華黨遊行示威。 其中尤以順拿那 ( Senora )省排華最為嚴重。 勞工比例, 加上營業稅,及外僑註冊等,均與華商有重大影響。 其中尤以墨人勞工比例一項關係重大。 查順拿那省 ( Senora ),勞工比例係於一九一九年順拿那(Senora)省議會通過。 按照當年工例第 一零六條之規定, 凡外國人工廠、 商店之工人, 除店主一人外, 其餘股東均似為工人。 換言之,如電中有外國人, 即須雇用墨國工人四名。 不論是否為股東, 多則按此類推, 另外對入籍之資格加以限制。 凡外國人已取得墨國籍, 仍然似為外國人。 不能作為墨國人士看待。 此一規定,表面上看並非專為華人而設, 實際上順省雜貨業者十分之八九均為華人經營。 華商在順拿那(Senora)省商業勢力頗為雄厚, 且中等以上之商店,多為合股經營。 電中夥伴非股東即墨籍華人。 不必雇用墨人,充當夥計。西岸反華黨(Comite Nacionalista Anti-China de la Costa Occidental 因妒生忌 ,遂以愛國為名,使順拿那(Senora省通過此反華之法令,以壓迫華人。 令難以立足於墨國。

 

七、結論

 

經過三期排華運動之後,雖經我外交部訊令駐墨國使領館,經多方交涉亦無所獲。最後只得採取央請美國調停並商請難僑過境,返國之措施。據我駐舊金山總領事報告。墨僑第一批余業和等一百八十四人一九三一年、九月三日假道舊金山稱門羅總統號回國。其費用除向舊金山華僑捐款外,並派副領事張紫帶,上船慰問,隨後假道舊金山返國者達千人以上。亦有部份僑胞不願返國者,而轉往古巴、巴拿馬等國。後行政院及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決定撥款救濟旅墨華僑。但是人數實在太多,每人所得僅夠購買糧食之用。經過1931年下半年激烈期之後,華僑大多離境。排華運動始漸平息。

大致說來,旅墨華僑的人數由擴大、形成規模、到逐漸消滅,其為時並不長久,約僅三十年,但集中於二十世紀初期。此中原因與該國的排華運動有密切的關係。

 

註釋:

 

1. 張鎧,< 十九世紀華工與華人對拉丁美洲的歷史貢獻>,近代史研究,近代史研究編輯部,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一九八四年。一百八十二頁。

2. 張鎧,< 十九世紀華工與華人對拉丁美洲的歷史貢獻>,近代史研究,近代史研究編輯部,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一九八四年。一百八十二頁。

3.  Diario de Lima,Lima,Concejo Provincial,  25,Feb,1935 祕魯利馬日報,一九三五年二月二十五日。

4. 同註三。

5. 外交部檔案

6. 陳翰笙編,華工出國史料匯編,第一輯,第一冊,序言,北京,中華書局,一九八四年,十四頁。        

參考書目:

 

一、Eapana y China.  Joase Eugenio Borao Mateo. Central Book Publishing Company. Julio,1994 西班牙與中國 鮑曉鷗 1994 年七月 中央圖書公司。

二、Aproximacion a la vision hispanica de China hasta principios del siglo XVII.

Francisco Luis Perez Exposito Universidad de Tamkang. Caves Books,LTD.

    Sep, 1993.西班牙語系國家對中國之看法 至十七世紀初。淡江大學白方濟教授 1993年九月 敦煌書局。

三、Collection of data of Anti-Chinese in Mexico   edited by Ho Fang-Jiau

    Academia Historica Taipei ,Taiwan. ROC 1991 .墨西哥反華資料集 何鳳嬌

    中華民國國史館 1991 年臺灣台北出版。

 

作者:劉建陵  中興大學外文系副教授 通訊處:台北市南區中興大學外文系

              電話: 04-22840322-707Fax: 04-22852903 e mailclliu@dragon.nchu.edu.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