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1.jpg

au12-1.jpg

au13-1.jpg

sea1.jpg

huang1.jpg

au11-1.jpg

au18-1.jpg

au4-1.jpg

au14-1.jpg

au5-1.jpg

au9-1.jpg

au10-1.jpg

au8-1.jpg

au16-1.jpg

au15-1.jpg

au17-1.jpg

au6-1.jpg

au7-1.jpg

 

bi-button1.jpg    cr-button1.jpg   sum-button1.jpg    art-btton1.jpg

 

 

〈他的眼底,你的掌心,即將綻放一朵紅玫瑰〉摘要:

瑞克‧碟卡與羅依‧巴提是一對感情深厚的男同志,除了一同研究拓樸學、身心遺傳學外,也一同加入SM企業工作。SM即為SIMULATE MIRACLES縮寫,旨在大量製造虛擬的感官經驗來填補人類的心靈、感官與夢境。人造日光、人造漢堡、甚至還有冥鏡,都是SM研發出來的「擬真」產品。不論是人們吃的食物或乃至人類的各種心靈感受及經驗,SM都有辦法將其複製成為與真實毫無兩樣的幻境來迎合人類所有的慾望。身為SM內部的高級研究員,瑞克‧碟卡與羅依‧巴提兩人決定利用所學的知識展開一項秘密計畫:他們想「創造」一個孩子。透過將碟卡的精蟲加工再模擬成卵子,這兩個男人終於成功地製造了一個男孩,取名為瑞羅依克‧碟巴提卡。然而,這個被製造出來的男人,命運從此掌握在這對男同志戀人的手裡,最後也因這對戀人的決裂,碟巴提卡遂變成兩人互相報復的工具,除了遭到反覆變性外,記憶也不斷地受到竄改,肉體更成了瑞克‧碟卡可以隨意寄生之處,十足成了這對男同志實驗底下的白老鼠。(張秀芳摘要)

關鍵字:星球、星系、迷幻藥物、虛擬真實、複製、同性生育、資本主義。

紀大偉。他的眼底,你的掌心,即將綻放一朵紅玫瑰〉《感官世

        界》。台北:平氏,1995

 

〉摘要:

      默默自己住在未來的海底,與母親有過結的她,彼此過著不相往來的日子。就在默默接受媒體採訪她和母親的關係後,她母親竟然要求要和默默見一面。原來,當默默還在幼兒時期,生了一種叫Logo的病,全身被病毒給侵蝕掉,只剩下腦部,為了挽救默默的生命,她的母親將他變成了她,並且接受了一家科技公司的協助幫她保留唯一的腦部,代價是二十年後才能取回,這二十年來默默所有的一切記憶、一切感官都是透過母親所書寫下來的期待所發生的虛擬事件。而現在二十年的期限到了,她母親終於可以將她領回,而不必再透過一篇又一篇母子毫無交集的虛擬世界來編織默默的人生。

    《膜》由一篇同名小說〈膜〉以及許多短篇小說所構成,可以將它視為由一個「不正常」的人以「不正常」的角度所出發而完成的一本「正常」的書。在此書中,紀大偉藉由虛擬出來的未來世界書寫一個沒有酷兒的世界。沒有酷兒不是因為他們不存在,而是因為他們不再被視為異已,也因為如此,在一個不被貼上標籤的時代,酷兒(暫且讓我繼續使用這個落後的名詞)所面臨到的難題、所產生的感情因素就可以更客觀地呈現在讀者面前。

    在《膜》裡面,我們所看到的,不是酷兒以及「正常人」的衝突,而是所有人類都會遇到的問題,當本來在酷兒與正常人之間本來就不存在的那條鴻溝被消弭之時,我們會發現,原來大家都有一樣的感受,大家都追求同樣的目的,只是心裡那道自已築起來的心牆,擋住了原本應有的視野,使得雙方彼此看不清楚。

    藉由紀大偉的《膜》,他幫我們重新去感受這個世界如何在別人的眼中所呈現,也補足我們對這個世界所缺乏的認識。(龔豪君摘要)。

紀大偉。《膜》。台北,聯經。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