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 向陽新作 ] [ 向陽作品﹝99-00﹞ ] [ 向陽作品﹝95-98﹞ ] [ 向陽作品﹝89-93﹞ ]
作品89-93
一首被撕裂的詩

一六四五年掉在楊州、嘉定
漢人的頭,直到一九一一年
滿清末帝也沒有向他們道歉

夜空把□□□□□□
黑是此際□□□□□
星星也□□□□□
由著風□□□□□□□
黎明□□□

□夕陽□□□□
□□唯一□□□
□遮住了□□
□雨敲打□□□□
的大□

□帶上床了
□□的聲音
□□眼睛
□□尚未到來

一九四七年響遍台灣的槍聲
直到一九八九年春
還做著噩夢

1989.03.10.南松山  
1989.03.16.自立晚報「本土」副刊
1998.07.30.向陽工坊「詩的網路實驗」版

(註)本詩發表後,引起詩壇友人極大同感,先後有康原〈一首填空的詩〉(1989.03.25)、蕭蕭〈一首被□□的詩〉(1989.03.27)發表於自立副刊。

一首被撕裂的詩
一封遭查扣的信
血淌著,一點聲息
我有一個夢
野百合靜靜地開
月亮已經回家去了
海的四季
發現□□
火與雪溶成的

春秋兩題
龍的文本
X與O的是非題
掌中集